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军婚甜蜜蜜:极品炮灰她在七零当娇娇精品全篇

军婚甜蜜蜜:极品炮灰她在七零当娇娇精品全篇

晴天看月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穿越重生《军婚甜蜜蜜:极品炮灰她在七零当娇娇》,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宋落樱霍斯霄,由大神作者“晴天看月”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了,她给我寄来了蜂蜜,花生,还有一些干货。哎呦呦,这么多儿子,都没人知道我喜欢蜂蜜,就我孙媳妇一送,就送到我心坎上,你说我运气咋就这么好呢……”电话里,除了炫耀他孙媳妇,还是他孙媳妇,电话那边的老人听得都快吐了:“你能不能换个话题?”老爷子干脆利落回道:“不能,我有这么好的孙媳妇,为什么不能说?为什么要掖着藏着?你这个糟老头,坏的很,居然不让我提孙媳......

主角:宋落樱霍斯霄   更新:2024-02-18 13: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落樱霍斯霄的现代都市小说《军婚甜蜜蜜:极品炮灰她在七零当娇娇精品全篇》,由网络作家“晴天看月”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穿越重生《军婚甜蜜蜜:极品炮灰她在七零当娇娇》,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宋落樱霍斯霄,由大神作者“晴天看月”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了,她给我寄来了蜂蜜,花生,还有一些干货。哎呦呦,这么多儿子,都没人知道我喜欢蜂蜜,就我孙媳妇一送,就送到我心坎上,你说我运气咋就这么好呢……”电话里,除了炫耀他孙媳妇,还是他孙媳妇,电话那边的老人听得都快吐了:“你能不能换个话题?”老爷子干脆利落回道:“不能,我有这么好的孙媳妇,为什么不能说?为什么要掖着藏着?你这个糟老头,坏的很,居然不让我提孙媳......

《军婚甜蜜蜜:极品炮灰她在七零当娇娇精品全篇》精彩片段


最底下还有一封信。

字迹温婉而精致,笔触轻盈,每一个字里都涵蕴着女子的智慧。

这个儿媳妇找的好。

阿霄还是有点眼光的。

霍任按照信上的安排,给老爷子分了些野果、蜂蜜、花生。

他用袋子装好,提去老爷子家:“老爷子,我来啦!”

霍老爷子听到这震耳欲聋的声音,脸一沉,脱下鞋子朝外面扔出去:“让你小声点,小声点,总是不听,想吵死老头子我是不是?”

霍任仿佛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出似的,他身形一闪,避开老爷子扔过来的凶器。

一看是鞋,又捡起来,没心没肺地笑着:“你孙媳妇给你寄东西来了,要不要,不要,我拿走了!”

说完,作势就要离开,老爷子气的牙根痒痒的,这混蛋,一天不气他,就不舒服:“东西留下,你滚!”

霍任当没听到,他径直进屋,将老爷子扔掉的鞋放在他面前:“地上凉,快穿上。”

脚底确实有些凉,老爷子没逞强,他穿上后,立马打开麻布袋,看到里面还有蜂蜜,立马拿出勺子舀一勺放在嘴里。

很浓稠,晶莹剔透,闻起来很香,味道很纯,喝在嘴里甜甜的蜜香,口感很好。

这蜂蜜好啊!

他拿起话筒就给好友打电话:“喂,我告诉你,我孙媳妇可孝顺了,她给我寄来了蜂蜜,花生,还有一些干货。

哎呦呦,这么多儿子,都没人知道我喜欢蜂蜜,就我孙媳妇一送,就送到我心坎上,你说我运气咋就这么好呢……”

电话里,除了炫耀他孙媳妇,还是他孙媳妇,电话那边的老人听得都快吐了:“你能不能换个话题?”

老爷子干脆利落回道:“不能,我有这么好的孙媳妇,为什么不能说?为什么要掖着藏着?你这个糟老头,坏的很,居然不让我提孙媳妇!”

另一边的人差点气吐血:“……”

霍任嘴角止不住抽了一下。

原来炫耀也遗传!

霍大伯母得知宋落樱给老爷子寄了东西,匆匆赶过来:“爹,阿霄媳妇给你寄了什么好东西?”

老爷子挂掉电话,一脸不悦地看着她:“又没有你的份,问什么问?”

霍大伯母一僵,用笑容掩住尴尬:“我就问问。”

老爷子很不喜欢这个大儿媳,虽然心是好的,但说话不中听,还小气吧唧的。

“你结婚多年,从没给我送过什么,人家落落刚结婚,就知道给我寄东西,亏我还对大房一家那么好,哎,一片真心喂了狗啊!”

霍大伯母被老爷子说的无地自容:“爹,你喜欢什么,我给你买!”

老爷子气笑。

他是缺东西的人吗?

他要的是那份心。

“不用,你自己留着吧,我有阿霄媳妇就行了。”

霍大伯母脸色变了变。

老爷子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他的家产想留给阿霄媳妇?

一个乡巴佬,凭什么!

老爷子才不在意她的想法呢。

他财富自由不靠儿子,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谁也管不了!

霍大伯母在老爷子这边碰了一鼻子灰,回家对着几个孩子就是轰炮:“一个个的只知道低头工作,不知道巴结老头子,再这样下去,老头子的钱都要进乡巴佬的口袋了!”

霍大伯听到这话,一百零一次后悔当初不听父母的话,娶个这么个东西。

他冷着脸,呵斥道:“说啥呢!钱是老爷子的,他想给谁就给谁,你没有权利决定,以后再听你说这种话,就给老子滚回你娘家去!”

霍大伯母很害怕自家男人送她回娘家,吓得脖子一缩,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垂着头,但还是想争取一下:“老头子不能太偏心,他有四个儿子,按理说,家产是要给你们四个的。”


宋落樱觉察到她不对劲,立马让霍斯霄把人拦住,她来到阿雪面前,轻拍着她的背,温柔说道:“别怕,只要你不想走,没人敢带你走!”

她的声音仿佛能治愈阿雪那千疮百孔的心,她渐渐恢复冷静,眼睛带着希翼:“真的吗?”

宋落樱笑得像小太阳一样:“嗯。”

男人怒盯着宋落樱,若不是被霍斯霄骇人的气势吓到,他恐怕早冲上来打人了:“你他妈的,你谁啊?让开!”

霍斯霄见不得别人骂宋落樱,他阴沉着一张脸,冰冷若霜的声音能冻死人:“骂谁呢!没有票,就滚出去,别在这里挡道!”

男人还想说什么,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下一秒,人就被霍斯霄扛在肩上。

男人傻眼。

他被一个男人扛了!

霍斯霄把人扛出车厢,并警告他:“再来骚扰,我叫公安!”

等男人反应过来时,火车门已经关了。

他气的不行,追着火车拍车门:“阿雪,你个贱人,给老子出来,贱人,贱人,好女不嫁二夫啊,你这是要造反!”

阿雪透过玻璃,看着人影越来越小,心里的恐惧也渐渐消失,她朝宋落樱投去感激的光芒:“谢谢你们。”

宋落樱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不客气。”

……

另一边。

宋老三无比哀怨地看着王春香:“娘,为啥不把自行车留下?”

王春香一个巴掌拍向他的后脑勺:“落落在那也要用车,买新的,又要花钱,这次结婚花那么多钱,他们哪还有钱买车。”

宋老三哦一声,想起那三百块,眼珠子一转,笑嘻嘻地看着王春香:“娘,我去运输部看一下,你先回去。”

王春香也想去打听打听:“我跟你一起去。”

宋老三有事要办,不是去运输部,他哪敢让王春香跟着,嗖一声,拔腿就跑了。

王春香气的脸都绿了,臭小子,她就这么见不得人吗?

宋老三一口气跑很远才停下来,他心有余悸地拍着胸口:“好险,差点就露馅了!”

宋老三走了两个小时才到廖家。

三百块,不是一个小数字。

廖勇不敢问他爹娘,他正在家里翻钱,听到拍门声,吓得魂都没了。

“廖勇,开门!”宋老三在路上遇到熟人,那人告诉他,廖勇今天没出门,所以才拍门直接叫名字。

没找到钱,廖勇哪会开门:“等一下,马上好!”

他继续翻啊翻。

五分钟后,终于在一件破棉袄的口袋里翻出一个鼓鼓的四方袋。

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钱。

他拿出来一数。

有八百块。

这个年代的人,没有储蓄意识,有钱就放家里。

廖勇数三百出来,想把其它的放进去,想到什么,又从里面抽出十张大团结出来,才把钱放在原处。

他打开门,没让宋三哥进屋,就把钱给他:“数一下。”

这些钱是给小宁姐的,当然要数清楚,宋三哥数完,确定是三百,才冷着脸看向廖勇:“好自为之。”

回到家已经是下午五点。

宋三哥把要来的三百块给宋小宁,顺便还把昨天看到的事告诉她。

宋小宁哭得稀里哗啦:“呜呜呜……他不是人!”

宋大伯板着一张脸,冷声说道:“他要是人,会把你丢在家里不管?

廖家不要女娃娃,我们要,到时把大妮二妮的姓也改了。”

宋小宁想起以前的种种,微微点头,哽咽说道:“好——”

幸好有家人出主意。

不然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宋大伯看向听收音机的老爷子:“爹,你觉得呢?”

宋老爷子瞥了眼宋小宁,唉声叹气道:“傻不拉几的,我们宋家就没出过这么傻的人,别人欺负你,不知道欺负回去,以后出去,别说你是我孙女。”

宋老爷对这个大孙女,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但宋小宁却以为老爷子不喜欢她,还老实点头:“好,我不说。”

宋老爷子就挺无语的,这么大个人,居然听不懂人话:“以后少出门,就你这脑子,被人骗了,还给人数钱。”

宋小宁:“……”

她这么丑,才没人骗她呢!

……

林子里。

刘美娇靠在男人怀里,眼神妩媚深情:“宋落樱比我后订婚,都结婚了,你什么时候娶我进门?”

男人挑起刘美娇的下巴,在她唇上亲一口:“已经在准备了,彩礼是一辆自行车,一百块钱。”

刘美娇脸顿时黑下来,她推开男人:“宋落樱还三转一响呢!你一辆自行车就想打发我?”

男人觉得刘美娇不知好歹,这么多彩礼还嫌弃:“你去看看其她人有多少彩礼?”

刘美娇才不管别人,她只跟宋落樱比:“没有三转一响,我不嫁,你看着办吧!”

男人也火了:“乡下来的,就是眼皮子浅,你以为那些票地上有捡吗?反正彩礼就是一百块,一辆自行车,你想嫁就嫁,不嫁就算了。”

惯得你!

刘美娇气哭,一路跑回家把自己关在房里。

周丽华下工回来,看到家里清锅冷灶,眉头紧蹙一起:“人呢!难道还没回来?”

她淘米烧火切菜,忙得团团转。

做好饭菜,还没见刘美娇回来,这下她急了。

周丽华刚准备出去找人,家里的其他人也回来了。

“你们有没有看到美娇?”

刘父抓了抓仅剩的几根头发,吞吞吐吐地说道:“她在家,我亲眼看到她回来的。”

“啥!在家?”周丽华冲到刘美娇的房间,看到她躺在床上睡的正香呢,气的不行,用力拍着刘美娇的肩膀:“死丫头,老娘都快急死了,你倒好,睡的像头猪一样,你怎么不睡死算了! ”

刘美娇悠悠醒来,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娘,娘,何川家只肯给一辆自行车,一百块钱的彩礼。”

跟上来的刘父在心里默默算着,一辆车一百七八,还要票,再加一百块现金,一共是两百七八,之前订婚礼金是一百五,七七八八加起来是四百多。

这么多,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亲家已经很大方了,别挑刺。”

刘美娇不想自己被宋落樱比下去:“大方个屁,我要三转一响,没有这些,我不嫁。”

刘父一脸复杂地看着刘美娇:“想屁吃呢!能买车,就已经很不错了,你知道票有多难搞吗?

有些人,几个月也搞不到一张!”

刘美娇不听不听王八念经,她捂住耳朵:“宋落樱有的,我也要有。”

刘父恨不得一巴掌呼过去,他厉声说道:“人家对象是京都来的,能比吗?”

刘美娇只要一想到自己找的对象不如宋落樱找的,就气的不行,胸口也传来阵阵刺痛,她用力拍打枕头,语气里透着恨意:“凭什么,凭什么!”

……

火车上的宋落樱并不知道这些。

她躺在床上正准备睡觉,肚子突然发出噜咕噜咕的声音。

霍斯霄垂眸看着她,关心问道:“饿了吗?”

宋落樱难为情地摇了摇头:“不是,是肚子不舒服。”

说完,她从包里拿出纸,揉着肚子往厕所的方向走去。

路过走道时,她听到两个女人用东瀛话商量着什么。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两个女人有问题。

她强忍着肚子的不适,蹲在地上佯装系鞋带,耳朵却竖起来偷听她们说话。

可惜,她们很警惕,发现不对,就不说了。

宋落樱只好站起身,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厕所走。

她前脚刚走,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跟上去。

宋落樱推开厕所门,才踏进一只脚,高个子女人狠狠推了她一下。

下一秒,便把门关上,对着宋落樱一拳挥过去,她速度又快又突然,宋落樱想躲闪,但慢了一步,胸口被击中,痛的她眼泪都出来了。

女人见状,得意一笑,右脚弯起,想顶宋落樱的肚子。

第一次,是女人偷袭,宋落樱才被击中,这次有防备,当然不会让对方得逞。

宋落樱抓住女人的右脚,狠狠捏住,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在逼仄的厕所响起。

女人痛的五官扭曲,她眼里划过一抹恨意,更多的是无法置信,这,这个女人把她的骨头捏碎了!

脚不能动,女人出拳头,宋落樱敏捷躲开,顺势抓住女人的手,一拳头砸在她脸上。

“啊——”女人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起来,还没等她歇口气,宋落樱的拳头再次落在她脸上。

“砰砰砰——”宋落樱连续打了十几拳,直至女人晕过去,她才罢手。

解决完这个,宋落樱才开始蹲厕所。

守在厕所外面的矮个子女人,以为同伴把宋落樱解决了,眼里露出一抹笑。

这次她们有任务在身,若被人发现,就会有危险。

所以她们宁愿错杀一千,也不可放过一个。

一会后,厕所门缓缓打开,女人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宋落樱拽住头发。

下一瞬,人就进了厕所,等她看清昏迷不醒的同伴,她才知道自己失算了。

她想反击,反被宋落樱三两下打趴在地上。

宋落樱不知道火车上还有没有两人的同伴,所以没敢把人拖出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