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误入季少的温柔

误入季少的温柔

花槿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仇冉本以为,从天而降的二十万能够帮助自己缓解燃眉之急,可谁知真正的压力竟还在后面。第一天,父亲因为嗜赌而欠下了巨额赌债,为了还债,她只能选择四处奔波。第二天,父亲竟意外获得了彩票,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松口气时,第三天,父亲为了永久的荣华富贵而将她卖给了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主角:仇冉,季寒潇   更新:2022-07-15 22: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仇冉,季寒潇的女频言情小说《误入季少的温柔》,由网络作家“花槿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仇冉本以为,从天而降的二十万能够帮助自己缓解燃眉之急,可谁知真正的压力竟还在后面。第一天,父亲因为嗜赌而欠下了巨额赌债,为了还债,她只能选择四处奔波。第二天,父亲竟意外获得了彩票,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松口气时,第三天,父亲为了永久的荣华富贵而将她卖给了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误入季少的温柔》精彩片段

单调的钢琴曲悠然的响起。

仇冉督了一眼旁边的手机,按了一下Ctrl+S保存了初稿后,才接道:“怎么了?”

宋千凝松了口气:“没猝死就好。”

“有话就说,忙着呢!”然后她把图片导出,脸蛋慢慢凑近电脑,“嗯,等会儿把这修改一下......”

“冉冉,我有事儿要去西城区,你帮我个忙呗。”

“不帮,没时间。”

“......这可是个好机会,不用露脸,去吃一顿好的还能白得二十万呢!”宋千凝勾起嘴角,看着手里的请柬。

“几点?在哪儿?”

“七点半,繁世酒店,化妆舞会。”

“我不会跳舞。”仇冉把手机免提打开,紧接着就响起噼里啪啦的打字声。

“又不是一定要你跳舞。冉冉,这可是好机会,上个月你拿到的钱都被叔叔拿出去赌了,你有我你饿不死,但你想想你哥哥。”

果不其然,打字声停住了。宋千凝准备再接再厉时,对面叹了口气:“行吧......”

“好的!请柬和服装我给你放楼下的盒子里了,玩得开心,拜拜!”

“喂......”她无语的看着手机,挂得真快。快五点了,稿子等回来再修改吧,先把该准备的准备好。

七点钟。

仇冉抬头看了眼对面的大楼,拉了拉裙摆,宅在家久了,就像与世隔绝一般。抿抿唇,冷漠的踩着高跟鞋上了铺着红地毯的楼梯,把手里的银色请柬递给旁边站着的门卫。

“小姐,请!”

她微微点点头,跟着其他人走进了大厅。大学时也参加过类似的舞会,宋千凝是个妥妥的千金小姐,经常把她拉来救场,时间一久,也习以为常了。

出了电梯,自然而然的走到餐桌前,手指从银灰色的桌布上滑过,上面展开的珍珠白花纹是上好的刺绣品。挑了一杯暗红色的红酒,卖相不错,不知道味道如何。这么想,也就这么做了,醇香的香味冲进口腔,冰凉的液体带着苦涩的味道散开。

仇冉受不了的眯了眯眼,好在有面具遮住,不然丢人了。

她放下杯子,环视了四周一眼,人不多,就一百多人,准备离开时却被前面的服务员给拦住了,有些疑惑的皱皱眉:“怎么了?”

服务员扬起一抹官方的笑容笑道:“请小姐原地等待,不要随意走动,舞会马上开始!”

舞会?不要随意走动?仇冉听的有点懵,再说舞会和她有什么关系,她又不是为了跳舞而来的。

突然“啪”的一声,全场熄灯。昏暗的暖黄色灯光在几米远的舞台洒下,好听的男声响起:“抱歉,各位久等了”

仇冉好奇的看过去,但手却不禁抓紧裙摆,有种不详的预感。

“......假面舞会才是今天的重头戏,所以,手腕上栓有淡黄色腕花的幸运儿们,你们将作为今天的开场舞嘉宾,请用你们曼妙的舞姿为这场舞会启一个好的开端吧!”

“对了,千万注意的是,请找到与你相对的另一半哦!缘分天注定,对吧!”话完,主持人笑着双手举起,明示舞会开始。

然后洪水般的掌声“哗——”的响起。

仇冉立刻抬起手看了看,漂亮的葡萄眼睁大,这淡黄色的腕花什么时候戴在自己手上的!正好,束束白色灯光打下来,仇冉眯着眼睛看向四周,没错,所有人都在看她。有些胆怯的退了一步。

不是吧,感觉被宋千凝那家伙骗进了狼窝。还开场舞,舞她都不会,凉了。

正在全身冒汗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仇冉皱皱眉抬头看过去。嗯,是个高自己半个头的男人。悠扬的小提琴声音作为前奏,E弦在仇冉的心头晃动,可她此刻只想哭,因为高自己半个头的男人朝自己伸出了手。

“不好意思,我不会跳舞......”仇冉用着最诚恳的眼神看着他,可好像没什么用。

季寒潇挑挑眉,周边的人都开始第一步了,而他......他的舞伴在拒绝他。很好!

“小姐,你打算让我一个人跳双人舞吗?”

仇冉有些哭笑不得:“先生,不是我想让你难堪,是,是我真的......”

季寒潇不耐烦的一把抓住她的手,往中间走去。等仇冉回过神来,她已经随着音乐转了个圈。既然到了这种地步,她也没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上。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不出意料,有些东西学不来就是学不来。

一曲终了,掌声响起。

仇冉算是松了口气,腰上的手让自己十分不爽,她很讨厌陌生人特别是异性的触碰,这一曲舞下来,也是难为她了。往后退了一步,巧妙的拿开男人手,刚想开口时没想到对方比自己先了一步。

“小姐,请问我可以要一笔医疗费吗?”

哈?

“医,医疗费?”仇冉懵了,她也没做什么啊。

没错,这是报复。季寒潇是个很记仇的男人。除此之外,仇冉的舞步已经到了他不得不吐槽的地步,没想到这女人这么大反应,有些鄙夷。

“呃......先生,我说了我不会跳舞,是你硬拽我过来的。”说到这儿,仇冉很轻松的耸耸肩,“找我要医疗费?一切皆因你起,怎么?想碰瓷?”话完,她还挑了挑眉,从旁边的服务员的托盘里拿了一杯红酒,笑道:“告辞。”

季寒潇半张脸都黑了,意思还是他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