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全本小说阅读我,杂役弟子,剑道无敌

全本小说阅读我,杂役弟子,剑道无敌

新版红双喜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完整版古代言情《我,杂役弟子,剑道无敌》,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秦初二胖,由作者“新版红双喜”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了自己的不足,再者就是知道我要挑战主峰,所以不想给我添乱,这说明他们对青竹峰的荣誉感很在乎,拿得起放得下,也是真男人所为,以后要对他们尊重些。二胖,还有你们所有人都记住,我们在人格上不低于任何人一等,但也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杂役弟子是青云宗弟子,但也还是杂役。”二胖等人都对着秦初躬躬身,秦初说得他们懂,做人首先要做好自己的本分。事情告一段落,秦初就回到了断崖边,接着修......

主角:秦初二胖   更新:2024-06-11 21: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初二胖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本小说阅读我,杂役弟子,剑道无敌》,由网络作家“新版红双喜”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整版古代言情《我,杂役弟子,剑道无敌》,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秦初二胖,由作者“新版红双喜”精心编写完成,简介如下:了自己的不足,再者就是知道我要挑战主峰,所以不想给我添乱,这说明他们对青竹峰的荣誉感很在乎,拿得起放得下,也是真男人所为,以后要对他们尊重些。二胖,还有你们所有人都记住,我们在人格上不低于任何人一等,但也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杂役弟子是青云宗弟子,但也还是杂役。”二胖等人都对着秦初躬躬身,秦初说得他们懂,做人首先要做好自己的本分。事情告一段落,秦初就回到了断崖边,接着修......

《全本小说阅读我,杂役弟子,剑道无敌》精彩片段


打坐修炼了一夜元气,在秦初练剑的时候,白羽来了,说杂役大院外边有人找。

有点纳闷,秦初收了长剑后,就来到了杂役大院的门口。

杂役大院门口有不少青竹峰的外门弟子在,为首的是林铮等几个外门弟子。

“秦初,我们是来道歉的,前段时间是我们青竹峰外门弟子做得过分,这点上是我们的不对,这个错我们认下;再者关于挑战,我们承认现在不是你对手,给我们一些时间,等你跟主峰的矛盾解决完,我们再来战!”林铮对着秦初抱抱拳,其他的青竹峰外门弟子也躬身抱拳。

“道歉就不用了,本身没什么大事,就是意气之争,以后欢迎来切磋。不得不说,今天的你们,让我高看一眼。”林铮等人道歉,有点出乎秦初的意料之外,因为这是男人担当的体现。

“以后会来切磋的,挨打就挨打,我们没怕过。”林铮点点头,秦初的态度他也没想到,原本他觉得以秦初的尿性,一定会出口打击他们几句,毕竟是他们上门道歉,将脸伸到了秦初面前,可秦初给了他们尊重。

林铮等人走了,秦初回到了杂役大院内。

“头,他们来认错了,他们服气了!”二胖兴奋了,林铮等人的话,他和杂役弟子们都听见了。

看着二胖,秦初摇摇头,“不是服气!是他们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再者就是知道我要挑战主峰,所以不想给我添乱,这说明他们对青竹峰的荣誉感很在乎,拿得起放得下,也是真男人所为,以后要对他们尊重些。二胖,还有你们所有人都记住,我们在人格上不低于任何人一等,但也要做好自己的事情,杂役弟子是青云宗弟子,但也还是杂役。”

二胖等人都对着秦初躬躬身,秦初说得他们懂,做人首先要做好自己的本分。

事情告一段落,秦初就回到了断崖边,接着修炼基础剑法,有了剑灵境的感觉在身,秦初一直修炼到傍晚才停下。

坐在木屋边,秦初将储物腰带和储物手环都拿了出来,将物资倒腾出来整理了一下。

将物资整理好,秦初打算将东西收到储物戒指内。

看着手上的戒指,秦初就有些纳闷,简单的戒指,怎么就能装那么多东西呢?

有些好奇,秦初就摘下了储物戒指,拿在手上研究!

就在这时候,一道黑色人影出现了,从青云宗山门外,直接朝着青竹峰飞去。

与此同时在藏书阁前打坐的莫道子也睁开了眼睛,身子一闪离开了原地。

“还真是没推算错,余孽真在这个方向,可惜不是主要人物!”一穿着黑色战袍男子出现在青竹峰的杂役大院外的断崖,其一手托着一个罗盘,一手握着腰袢的战刀手柄。

“余孽……你是谁?”看着眼前穿着黑色战袍的男子,秦初感觉到了危机。

穿着黑色战袍的男子没说话,右手拔刀,一刀朝着秦初当头斩出。

拔剑出鞘,秦初脚下错开一步,一剑刺了出去。


“大小姐,林苍和木野还是没有消息,可能是出现不测了。”柳云开口说道。

柳泽是千柳城城主的女儿,柳云是她的随从,加入青云宗也是为她服务的。

“安排人去青竹峰打探消息,我们抓个机会将他弄死,不能让他到我们青云峰来挑战。”柳泽对着柳云说道。

秦初每天除了修炼元气,就是修炼基础剑法,资源上他不缺,就没有着急去做任务。白羽也是一样,每天都在努力修炼,他怕跟不上秦初的脚步。

这天吃了晚饭后,秦初突然腹部疼痛如刀绞,这情况让他明白是中毒了,是晚饭被人做了手脚。

就在秦初扛不住的时候,从断崖侧面来了几个人,来人是柳泽、柳云和李波,是李波买通了厨房弟子,应该说是骗了厨房的弟子,他安排身边人给杂役堂送了饭菜,说其中的一份是专门给秦初的,为的是感谢秦初给厨房送了蛇肉。

厨房的孝敬,二胖自然是毫不怀疑的就给秦初送了过去。

“卑鄙小人!”看到柳泽几人,秦初就清楚自己中毒是怎么回事了,是柳泽等人勾结了李波害他。

“断肠丹!你死定了,断崖就是你的葬身之地。”看着秦初,柳泽脸上满是冷意,秦初住在是断崖边,死得会悄无声息。

秦初脸色苍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断肠丹,这是毒性很强烈的毒药。

“来人了,我们走,不要被人看见!”听到了有脚步声接近,柳泽带着柳云和李波离开了断崖,秦初现在已经不能说话了,她也不担心暴露。

是白羽来到了断崖,他的修为突破到了三阶真元境,这让他十分的兴奋,他打算找秦初切磋下。

看到倒在地上的秦初,白羽震惊了,跑到秦初身边,抱着秦初,让秦初坐起来靠在自己身上。

“头,你这是怎么了?”白羽被吓到了,不知道秦初是怎么回事。

“毒……”捏着自己咽喉,身躯不断抽搐的秦初艰难的吐出一个字。

白羽伸手在自己储物腰带内摸了摸,接着拿出了一个白瓷瓶子,打开后将里边一颗丹药拿出来给秦初吃了下去,“这是我家族弟子的防身丹药,一定可以解毒的。”

吃下了丹药后,秦初脸上的汗水还在流淌,但身上的痉挛已经止住了。

半个时辰后,秦初的脸色好了很多。

“到底是怎么回事?”白羽看着秦初问道。

“我被人下毒了,我恢复后,第一件事是杀人,你去帮我办一件事,去将今晚给我送饭菜的厨房弟子,抓到杂役堂扣下,证人保护好,明天杀人,宗门也不会说什么。”秦初怒了,被柳泽和李波的下作手段弄怒了。


青山绿水,风光无限!

一个穿着粗布长袍,脸上带着英气的少年,躺在一间茅草屋前树下看着夕阳。

一个青袍老者出现了,踢了少年一脚。

“干什么?您老要求的事情我都做完了,咱们家的柴火都堆成山了。”少年指了指茅屋后边的柴堆。

老者什么也没说,到了柴堆前,在少年的诧异的眼神中,将柴堆点着了。

“我们今天就要离开了,你不是想要学剑么?机会来了,不过呢我们先去一个地方。”老者说完话,带着少年离开了茅屋,到了一处峡谷。

峡谷内有着一座孤坟,坟前有着一座无字的坟墓。

“老爷子,这是谁的坟墓?”少年看着老者问道。

老者扭头看向了少年,“你以前是不是踢过这墓碑几脚?现在告诉你,这就是你自己的坟墓!”

少年眼神中满是诧异?伸手指了指坟墓,又指了指自己胸口。

“没错,就是你自己的坟墓,十四年前,我路过此地,发现里边还有生机,就将你扒了出来,然后养了你十四年!”老者看着少年说道。

少年眼中满是震惊,“老爷子,您是说我秦初不是您捡来的,是您在里边扒出来的?”

“是的,你脖颈的上玉佩上有一个秦字,初是因为那天朝阳初升,就给你取了一个秦初的名字,接下来我还有事情要做,已经耽误了十四年,不能再耽误,所以今天将事情都告诉你。”老者开口说道。

听了老者的话,秦初沉默了,随后对着老者躬躬身,“秦初感谢您老养育我十四年!”

“当年你身上有一处剑伤,贯穿胸口,你能活下来,是因为你身躯内有一滴圣血,这件事你一定要谨记,不能跟别人提及,会有杀身之祸。”老者看着秦初说道。

随后老者告诉秦初,埋葬他的石棺是刀剑斩出来的,当时埋葬他的人应该是很着急,可能是被追杀,而他身上的伤就是追杀者的成果,至于寻找身世,玉佩就是线索,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去青云宗,青云宗的一位莫长老擅长推演之术,或许可以推演出十四年前发生了什么。

“十四年来,我每天让你洗药浴,你身上的圣血已经成长起来,再者我传你的心法你要一直修炼,至于你一直央求着要去青云宗学剑法那就去!但是你要知道一点,你想见莫长老难度很大,需要资格,没有让人重视的资格,人家怎么可能帮你?再者你现在这样寻找身世,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想要活着,先让自己强大起来,最起码要知道明天饭在哪里吃!”老者说完身子一闪就消失在天际。

老者走了,秦初站在坟墓前,伸手抚摸了一下石碑,“不管是谁埋的我,不得不说你们心真大,搞活埋!”

嘀咕了一下,秦初回到茅屋内收拾了一下,将几件衣物包好,朝着肩膀上一绑,身子一闪离开了茅屋,他要去青云宗。

一道人影在山间奔跑,身影如同猎豹,是离开了茅屋的秦初。

有拦路的野兽,秦初全部是一拳打死,哪怕是猛虎。。

南炎州,青云宗是这一个区域唯一的剑道宗门,是练剑者的圣地,每到青云宗上招收弟子的时候,前来欲要拜入山门的弟子数以万计,但青云宗收徒的条件苛刻,能入门者百不存一。

青云宗一年一度的收徒大典结束了,有人欢喜有人忧,没拜入青云宗的青少年,都失望的离开了青云宗。

一背着背包的少年出现了,来到了青云宗的山门,“收徒大典怎么没有什么人?”

青云宗看守山门的弟子看着少年,眼神跟看傻子一样,“收徒大典昨天结束,你说还有没有人?”

听了青云宗弟子的话,少年伸手拍了一下额头,他紧赶慢赶的还是来迟了,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秦初。

“这位大哥通融一下,看看能不能破例?”秦初搓着手说道,他是没办法,今天不能拜入青云宗,晚饭都没着落,他总不能饿着。

“你想什么呢,你有什么资格让我们青云宗破例?你是什么东西?”青云宗的弟子瞪了秦初一眼。

秦初揉了揉有点乱的头发,接着身子一闪,一拳将这个看守山门的家伙打倒在地,骂自己,那就先打了再说。在山里生活,凶猛的野兽他见多了,解决问题的只有拳头,拳头够硬,对方就不会张牙舞爪的吼叫。

这个看守山门的弟子倒在地上,捂着肚子,身子躬得跟虾米一样。

就在这个看守山门的青云宗弟子还要说话的时候,山门内出现了两个中年男子。

“陆兄,我家小儿就麻烦你照顾了。”一位中年男子对着另外一位抱抱拳,接着离开了青云宗。

剩下的中年男子看向了秦初,“你在青云宗的山门动手?”

“他骂我,我打他没错吧?”秦初身子后退了一步,调整了一下身子,这个中年男子要动手的话,他得有准备。

“他骂你,是他不对,但在青云宗的山门不能动手,这是大忌!看你是个孩子,本座不跟你计较,你来做什么?”中年男子打量了一下秦初问道见中年男子没有动手的意思,秦初松了口气,“我想加入青云宗,想请他通融一下,看看能不能破例。”

“青云宗收徒大典已经结束,我青云宗传承无数年,宗门弟子数以万计,不是小门小户,为你一个人破例,你觉得能么?”中年男子笑了笑说道。

“你们应该破例,因为将来青云宗一定会以我为荣。”秦初看着中年说道。

“你说,青云宗要以你为荣?”中年男子沉默了一下后说道。

“没错,我秦初说的!”秦初伸手敲了敲自己的胸口。

“陆长老,这家伙胡言乱语的您别当真,弟子马上赶他走!”被秦初打倒下的守门弟子爬起来说道。

陆长老思考了一下,“宗门弟子考核期过了,就算没过,你能不能通过也是未知数,不过冲着你刚才的话,本座给你一个机会,杂役弟子做不做?”

“做,为什么不做!”一听事情成了,秦初兴奋了,杂役弟子怎么了?今晚有吃饭的地方。

陆长老带着秦初进入了青云宗,将秦初带到了杂役楼,交代了一下就离开了!

秦初送陆长老出了杂役楼,“多谢,你不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还不错,但你这一言不合就动手习惯很不好!”看了看秦初,陆长老走了,他是提醒了秦初一句,但内心觉得秦初血气方刚的挺好,这也是留下秦初的原因。

在杂役堂管事的安排下,秦初被杂役弟子带走到了青云峰杂役弟子居住的区域。

杂役弟子居住的区域有很多杂役弟子,来来去去的,没人理会秦初。

不长时间,有一个十分肥胖的杂役弟子,丢给了秦初一个扫把,让秦初干活。

干了一阵子活,秦初被这个胖杂役训斥了好几回。

吃完晚饭,分住处,秦初就纳闷了,胖杂役自己住一个房间,他和其他好几个人挤一个房间。

“我们杂役弟子,宗门怎么管理的?胖家伙是上边安排的?”秦初看着躺在自己身边一个瘦弱的杂役问道。

“不是,他能打架,我们打不过他,他自然是头了,再者他能管事,杂役堂的执法自然乐于见到。”瘦弱的杂役弟子开口说道。

接下来的两天,胖杂役一直对秦初大呼小叫的,秦初很是不满。

这不秦初刚坐下,胖杂役来了,“秦初,去把外门弟子的茅厕清洗一下。”

“我不去,要去你去!”秦初不愿意了,打扫茅厕这事他不干。

“你找打是不是?”胖杂役挥拳就朝着秦初打来。

秦初后退了一步,接着身子前冲,一拳打在胖杂役的肚子上,将胖杂役打翻,接着骑了上去,对着其眼睛就是一拳,“从杂役堂混起,没什么不可以!”


听了老者的话,秦初有点郁闷,怪不得介绍十分牛气,完整的天元残卷三十万积分都换不到,那自然霸道,可问题是残卷。

“前辈,咱们讲讲道理,弟子在藏书阁内看到天元残卷介绍的时候,没写着是残卷,所以这个后果不能让弟子背着,弟子能不能去换一本?”秦初看着老者说道。

老者站起身来,上下打量了秦初一眼,“这也许是宗门的失误,可你换到了它,你不觉得这是个缘分么?三万积分并不多,再者这本典籍你看了,不可能退换,你就拿着吧!”

听了老者的话,秦初无语了,不给退换,那这个黑锅,只能他扛着。

“不要沮丧,对于打基础,天元诀残卷对你的修炼辅助绝对会超过任何典籍,后边虽然缺失,但也有宗门先贤和长老的一些注解,本座告诉你,你赚大了。”老者看着秦初有些失望的脸庞说道。

呼出了一口气,秦初对着老者抱抱拳,“秦初谢谢前辈的解惑,能辅助我打基础,这就足够了。”

随后老者又提醒了秦初和二胖,典籍谁换了就是谁的,不允许交流,如果发现修行其他不属于自己兑换的典籍,宗门废掉修为,赶出青云宗,另外典籍真本,一个月后要送回来。

秦初和二胖二胖离开了青云峰,回到了杂役堂。

“头,接下来怎么安排,我们先稳着修炼?”二胖看着秦初问道。

“你是不是傻?任务必须继续做,这次我们换了典籍,下次我们去藏宝阁去换丹药,丹药和功法是辅助我们元气修为提升的两个重要元素,等等我喊你。”秦初瞪了二胖一眼,就去断崖了。

秦初先泡了药浴,虽然身躯到了一个极限,但也继续润养,为身躯素质的提升做准备,药浴泡好,秦初进入木屋,拿出了天元残卷就开始研究。

天元残卷是一位叫天元子的修炼者所创,除了修炼法诀,还有元气修炼的一些心得和注解,秦初翻到了最后一页也就是缺失的地方,他看见了两位青云宗先贤的注解。

第一位注解人叫萧云,他注解上说,天元诀四阶之后的修炼道路是断了,但打基础是最适合不过。

另外一位是莫道子的注解,他注解上说,按照天元诀前篇的推演,修炼到四阶之后天元诀凝炼出来的元气会十分狂暴,身躯会承受不住,所以要转修功法;按照他的想法,天元诀后半部的缺失是人为的,因为再修炼下去会伤身躯。

能修炼到四阶……这个结果秦初能接受,四阶之后再换功法就是。

稳定了心神,秦初就开始修炼天元诀。

随着秦初将丹田元气按照天元诀的运行方式运行,断崖附近的天地灵气,都朝着他身躯内汇集,他丹田内元气快速的运行,将天地灵气都炼化成自己的元气。

接下来的两天,秦初没出木屋,二胖放在木屋门口的饭菜他都没碰。

第三天凌晨,随着秦初丹田的一个剧烈震动,他的元气修为,进入了聚元六级。

稳固了一下元气,秦初睁开了眼睛,其双眼内两道光芒一闪而过,聚元六级了,感受到丹田内旋转运行的元气,秦初很满意这两天的修炼效果。

出了木屋,秦初拿出了长剑,开始修炼基础剑法。

在秦初修炼剑法的时候,藏书阁的门口,将秦初带入青云宗的陆长老陆远,正跟着藏书阁右侧盘坐的老者说着话。

“师叔,陆远去青竹峰查过了,那些任务积分是他们自己获得的,两个小家伙最近是疯狂的做任务,那个秦初虽然没有元气修为在身,他的身躯很强,今早弟子远远的探查了一下,他的身躯层次到了三阶极限,元气修为也到了聚元五级,而且马上就会突破到聚元六级。”陆远对着老者说道。

“本座就不理解了,那个二胖现在是二阶凝元境后期,秦初虽然没到凝元境,但他们两个加入宗门没有任何问题,怎么就成了杂役弟子?”老者皱皱眉。

“师叔,他们两个错过了宗门的收徒大典,当杂役弟子,就是找一个吃饭的地方,最近那个秦初还惹出了一些事端。”陆远咳嗽了一声,杂役弟子要挑青云宗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这事挺尴尬的。

“你怎么还吞吞吐吐的?”老者看着陆远皱皱眉。

随后陆远就说了,秦初和青云峰弟子的矛盾,也说了秦初当初是他领到杂役堂的。

“这不是什么事情,宗门弟子过得太安逸了,缺少压力,现在杂役弟子要挑了他们,也算是一个警醒,只要那两个家伙没有作弊,没有使用手段,一切顺其自然!”老者说完就闭上眼睛。

秦初又修炼了两天,随后喊着二胖,到了功勋大殿,让他们遗憾的是功勋大殿内的任务单子不多。

“过去我们青竹峰的任务完成的效率比较低,所以呢任务就比较少,你们这段时间做任务频率大、效率高,所以任务就跟不上了。”韩执法开口说道,他看着秦初和二胖的眼神很是满意,他觉得来年宗门再开收徒大典,秦初两人都不用经过新人期,可以直接成为外门弟子。

“执法大人,那我们去其他峰的功勋大殿接任务可以么?”秦初了想了一下问道。

“可以,宗门没有规定,哪个峰的弟子,只能接哪个功勋大殿的任务。走了,本执法带你们去青石峰,那边任务效率比较低,过去比咱们效率高点,但也不景气,任务会比较多。”韩执法开口说道。

“不用了,我们去青云峰,去抢他们的任务做。”秦初做出了决定。

“本执法知道你和他们之间的矛盾,可你们去那边那边做任务,容易让他们重视,你想要挑战他们的外门弟子就难了。”韩执法开口说道。

“没事!我就是要让他们感觉到压力,我和他们之间是明战,他们欺负我,我就让他们没任务做,二胖你觉得怎么样?”秦初看向了二胖。

二胖点了点头,“你说怎么干,咱们就怎么干!”

秦初和二胖走了,韩执法在后边跟上了,他觉得有好戏看。


莫道子再次暴走,能量压着秦初,又是一顿暴打。

“小子,你别在福中不知福,可以说这本惊神剑决,是青云宗所有剑诀中最适合你的,而且除了你眼前的这位,没有其他人修炼过,根本没人了解,你说珍贵不珍贵?”凌云子开口了,他觉得不开口不行,秦初一直认为自己吃亏,就不信莫道子的。

听了凌云子的话,秦初将典籍收了,接着就要走,不过被莫道子给抓了回来,“不给积分就想跑?”

没有办法,秦初交出了积分卡,在央求了几句的情况下,被莫道子转走了十万,给他留下了一些零头,能换一些凝元丹。

拿着惊神剑决,秦初走了,虽然得到了典籍,但内心有点小郁闷,因为十万积分没了不说,还欠下了十万,过去的半年白忙不说,接下来还得还账。

秦初走了,执法弟子看向了莫道子,“莫太上,您的惊神剑决在宗门不是不传之秘么?”

“不是不传,是没有合适的人,想要修炼惊神剑决,其中一个条件是将基础剑法修炼到大圆满,这样才能发挥惊神剑决的威力,另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我们宗门也没有人能达到,本座还不至于吝啬的将剑诀烂在自己手里!”莫道子开口说道,能在藏书阁执勤的弟子,都是忠诚度绝对没问题的核心弟子,所以他说了传给秦初惊神剑决的主要原因。

“哈哈!将基础剑法修炼到大圆满了,还想找进步的空间,真是太生愣了。”凌云子笑了,莫道子从来没这么吃瘪过,扬名天下的惊神剑决竟然被秦初鄙视了,他也知道修炼惊神剑决的另外一个条件是什么,是必须有剑灵境在身,心神和长剑一体。

在秦初走后不久,一个女子来到了藏书阁,一身罗裙随风飘动,有着别样的气质。

“上叔师妹,是来换取典籍的么,积分卡给我吧!”一个执勤弟子开口说道。

“多谢师兄,莫太上,弟子是来换取惊神剑决的!”上叔瑜看向了莫道子。

“你怎么知道这个?”莫道子皱皱眉,因为惊神剑决的事情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

上叔瑜对着莫道子躬躬身,“弟子看过一本宗门古典介绍,也询问过一位长老,他老人家推荐的,弟子也知道惊神剑决是青云宗攻击上最为犀利的剑诀。”

“推荐的……他根本不知道实情,惊神剑决必须要有基础剑法的底蕴才可以修炼。”莫道子开口说道。

“他老人家说过这点,所以弟子苦修了三个月基础剑法,将基础剑法的提升到了宗师境,还请莫太上成全,弟子这一辈子只为剑道。”上叔瑜对着莫道子说道。

莫道子打量了一下上叔瑜,“本座一辈子都在为青云宗崛起做努力,能对门下弟子扶持的绝对不吝啬,你是剑道天才,但不适合本座的剑道,你该找的是他。”说完话的莫道子指了指凌云子。

拿着价值二十万积分的惊神剑决,秦初回到了杂役大院旁边的断崖木屋,接着拿出来研究了,他倒要看看惊神剑决怎么价值二十万积分的。

可斩人、斩妖、斩魔,剑可通神,剑出鬼神惊……惊神剑决的总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