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完整作品阅读

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完整作品阅读

夏声声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流畅阅读的其他小说《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陆衡之陆明月,是作者“夏声声”独家出品的,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纸钱燃尽的味道。道路两侧有不少人跪着烧纸,家家户户门上都贴着崭新的神画,来往之人面上还有淡淡的恐惧。“妹妹别怕。”“每年七月十三到七月十五,这三天,所有人都闭门不出。”“这是鬼门大开闹邪祟的日子,生人避让。这些纸元宝,纸钱,都是烧给他们的。门上的神画,有镇压邪祟的作用。”......

主角:陆衡之陆明月   更新:2024-06-10 20: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衡之陆明月的现代都市小说《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完整作品阅读》,由网络作家“夏声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流畅阅读的其他小说《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陆衡之陆明月,是作者“夏声声”独家出品的,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纸钱燃尽的味道。道路两侧有不少人跪着烧纸,家家户户门上都贴着崭新的神画,来往之人面上还有淡淡的恐惧。“妹妹别怕。”“每年七月十三到七月十五,这三天,所有人都闭门不出。”“这是鬼门大开闹邪祟的日子,生人避让。这些纸元宝,纸钱,都是烧给他们的。门上的神画,有镇压邪祟的作用。”......

《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完整作品阅读》精彩片段


“奴婢打听过,那陆景淮在外极其神秘,从未有人知晓他爹娘是谁。只知他豪掷千金,又主张英雄不问出处,广交天下好友。许多寒门学子,都与他是极好的朋友。”

许氏露出—丝嘲讽:“拿着我的钱,豪掷千金,可真清高。”

“不问出处?他有什么资格问出处,他是外室子啊,最让人不屑的身份。”

【前世,他结交寒门士子,连中三元,名声极好。】

【后来他亲妹妹,就是母亲的养女陆景瑶,亲自举报许家和母亲谋反,许家全族被杀。】

【完美的除掉了我舅舅,还有娘亲。正正经经嫁进了侯府,—点污水没沾……】

【前世,我们家就是祭天的。】

许氏听着女儿的心声,心都在滴血。

好,好的很。

“寒门士子?谁不知寒门最是看重名声品性。若爆出他是外室子,乃私生子,他还能这般如鱼得水吗?”许氏低声呢喃。

夜里,许氏睡的安稳。

而整个侯府,彻夜未眠。

老夫人的私库大开,—件—件往外搬奇珍异宝。

老太太跪在小佛堂,佛珠都快扯烂了。

“卖了,全都卖了,赶紧填亏空。”

“娇娇还在狱里,景瑶哭的眼睛都肿了。景淮心里也不好受,若这次名声无法挽回,对景淮的影响太大了。”陆衡之面色难看。

他的私库已经卖的—干二净,甚至将庄子都挂了出去。

这—刻,他不由恨上了许瑾如,害的他如此窘迫狼狈。

害得景淮污名缠身,简直毒妇!

天不见亮,陆准池便来给许氏请安。

他眼睛上挂着两个黑眼圈。

“娘,昨儿夜里好吵啊,家里跟闹贼似的,窸窸窣窣响个不停。”他揉了揉眼睛,—副没睡醒的模样。

许氏神清气爽,她当然知道为什么。

“兴许是家里闹耗子吧。放心,娘放了耗子药,晚上就清静了。”许氏暗含深意。

“小点声儿,你妹妹昨夜没睡好,估摸早上要补觉呢。”许氏陪着儿子用了早膳。

陆准池匆匆吃了几口,便背着个书袋喊道:“我去看看妹妹,看完就走。”

登枝不由笑道:“怀孕时,他就念着不要妹妹,妹妹娇气爱哭,现在每日上学放学,看完才走。”简直真香。

而陆准池,此刻偷偷窜进了屋内。

“妹妹,我来啦。我给你带了—壶奶,带了尿布,带了换洗的衣裳。”

【开心开心,哥哥来偷我啦!】

【哥哥还带了我最喜欢的花布袋来装我!】

陆明月手—张,就被哥哥装进了袋子里。

【快走快走,不然映雪姐姐要来看我啦……】陆明月趴在袋子里,露出个小脑袋。

陆准池做贼似的推开窗,背着妹妹跳了下去。

今儿府上忙碌的厉害,竟真让她把妹妹偷了出去。

陆准池将布袋子挂在胸前,妹妹从袋子里探出脑袋,露出粉雕玉琢的小脸。

京城乃北昭最繁华的地带,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陆明月眼珠子都不够用了。

糖人好看!

买!

陆准池买了个糖人儿,自己吃—口,妹妹吃—口。

陆明月看着小玩偶眼睛都移不开。

买买买!

空气中都散发着自由的金钱的味道。

以及,纸钱燃尽的味道。

道路两侧有不少人跪着烧纸,家家户户门上都贴着崭新的神画,来往之人面上还有淡淡的恐惧。

“妹妹别怕。”

“每年七月十三到七月十五,这三天,所有人都闭门不出。”

“这是鬼门大开闹邪祟的日子,生人避让。这些纸元宝,纸钱,都是烧给他们的。门上的神画,有镇压邪祟的作用。”


入夜。

许氏被请到了德善堂。

老太太想要许氏去探新科状元顾翎的口风。

虽然老太太是陆晚意亲娘,可她已经老了。

如今许氏又是三品诰命,自然能给陆晚意长脸面。

许氏直言,她不看好顾翎。

“母亲,顾翎虽有才华,可他不堪为配,晚意值得更好的!”

“娘,晚意嫁给他,定会后悔的!晚意是我一手养大,我还能害了晚意不成?”许氏甚至大声阻止,府中许多人都曾听见。

“你养她又如何,晚意不是你肚子里出来的,你怕是记恨砚书亲事被退,看不得她好。”

两人闹得不欢而散。

此事府里众人皆知,而许氏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她得把自己摘出去。

第二日。

老太太便请了人去探口风。

此事极其顺利,顾翎无权无势,能娶得忠勇侯府嫡女,那已经是高娶。

当月便请人交换庚帖,订下亲事。

陆晚意已经十九岁,年后便二十。

直接定在了三个月后。

亲事有些急,可见陆家的急切。

府里言笑晏晏,众人欢欣雀跃,唯独许氏面沉如水,所有人都以为她不满意亲事。

只有陆明月知晓。

她娘每天晚上做梦都笑醒。

春去秋来,陆明月已经五个月,脱下了厚厚的袄子,换上了薄薄的小裙子。

露出了藕节似的白嫩胳膊,看起来娇娇软软的像个白面团。

眉心一抹红,衬的她犹如小仙童。

【今儿七夕节,好想看灯会呀……】

【好想好想出门,明月还从未出门过呢。】陆明月听得外头丫鬟的声音,心里碎碎念个不停。

她发现自己渐渐能发出声音,只是发音不太准。

她现在坐的很稳,因着娘胎里养得好,又能吃能睡,也能稍稍爬一段儿了。

“夫人,夫人!长公主来报信,说是……说是怀上了!”登枝急匆匆进门,满脸喜意。

许氏猛地从榻上坐起来。

“真的?”说完便双手合十拜了一拜。

“菩萨保佑,菩萨保佑,玉儿这么多年施粥赠衣,行善无数。成婚十四年,终于怀上了!!”许氏喜极而泣。

她父亲是太傅,时常带她入宫。

一来二去,她和长公主自幼关系就极好。

“快,让人送贺礼去。”

“可有给宫里送信?”许氏满脸欢喜。

“送了送了,长公主怀孕刚满三个月,胎刚坐稳,报信头一个就来的咱家,第二个才进宫呢。”登枝也不由好奇,长公主好似格外看重夫人。

连怀孕,第一个都报给侯府。

许氏愣了愣。

“怀孕多久了?”

“满打满算,今儿正好三个月。”登枝还仔细问了时间。

许氏猛地朝陆明月看去,陆明月坐在床上,正津津有味的嗦手指呢。

许氏张了张嘴,三个月前,长公主问明月要了个孩子!

“对了,公主还说,要给小小姐送份大礼道谢呢。”

登枝有些好奇:“公主为什么要给小小姐送大礼啊?”

许氏眼皮子跳了跳,她莫名的不想让明月名声外泄。

至少,不是现在。

她抬头看向窗外,繁花似锦的侯府,依然绚烂如常。可她,已经开始防备侯府了。

“长公主与明月有些缘分,此事不可声张。”她还记得,她的明月出生时差点丢了命。

登枝点头应下。

许氏想了想,玉儿这一胎难得怀上,她到底要亲自走一趟。

正好这会儿陆准池下学堂,他每日都要来妹妹摇篮前背书。

“准池,今儿要麻烦你看着妹妹了。妹妹会爬,当心她摔下床。娘大概晚些才能回来。”许氏知道他和妹妹关系好,当即笑着道。

小说《为了自救,老祖她在线剧透》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众人一脸忌讳。

“你!”裴惜呼吸微滞,她呆呆的看着众人,瞬间红了眼睛。可许氏此话,有理有据,她又无法反驳。

甚至掌柜还隐晦的看了她一眼。

“这位夫人,不好意思,可否请您下次再来。不好意思……今日店中,不大方便。”掌柜只觉背后发寒。

这马上七月半,鬼门大开,整座城都要闭门三日。

他可不敢触碰什么邪魅的东西。

能把舍灵珠干翻,鬼知道她做了什么。

裴惜气得双眼发红,贝齿紧咬,她死死的瞪着许氏。

“夫人,先回去吧。”身后的丫鬟拉了拉裴惜衣袖,侯爷虽然给她足够的宠爱,但绝对不许她闹事。

他将脸面,看的极重。

否则,也不会养着她十七年,也不敢接回府。

裴惜转身欲走,可许氏却轻轻抬了抬手。

“这位夫人留步。”许氏满含深意的看了她一眼。

“你还欲作何?”裴惜语气带了几分不悦,眼神怨毒的看着许氏。

许氏摇了摇头:“此话有些冒犯,但事关夫人脸面与尊严,不得不拦下夫人。”

“夫人鬓边发簪,哪里来的?”她指了指裴惜头上的镂空发簪。

那一丝丝镂空的金线,勾勒的发簪灵动逼人。

裴惜眉宇间闪过一抹心虚,但很快又直起了脊背。

“是我夫婿所赠。乃他族中祖传之物。怎么?忠勇侯夫人,连这点东西都买不起?”这根簪子,是上次景淮考上秀才,侯爷送给她的。

许氏眉眼凌厉。

“可真是奇怪了,我陪嫁之物,怎会戴在你的头上?!”

“登枝,报官!”许氏双目泛着寒光。

这,可是她私库中的东西!

陆景瑶,好大的狗胆!

吃她的穿她的,还拿她的嫁妆养姘头!

今儿,非要扒他一层皮!

“不许报官!”裴惜猛地娇呵一声。

那嗲嗲的娇柔之声差点没夹住。

“这簪子,是我相公族中所赠,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你的?你怎能凭空污蔑?”裴惜欲语泪先流,倒是惹的不少人心疼。

她身段窈窕,即便只露出一双如水的眸子,都勾的人动人心魄。

许氏的美,是端庄大方的美。

登枝不敢离开,便让人偷偷跑出去报了官。

“证据?这簪子,是我十五那年,亲自画图纸,亲自命人打造。这世间,绝无第二根相似的簪子!”

“图纸还在我府中,你可要看证据?”

“或者,你大概从未仔细瞧过吧。”许氏心底涌起一抹怨恨,十五岁的她,初次动心,便飞蛾扑火,葬送一颗真心。

“这是我与侯爷的定情信物。金簪内部,刻着我与侯爷的名字,恩爱不移呢。”真是讽刺啊。

这是她当年为了纪念与陆景瑶的爱情,亲自设计的图纸,千丝万缕的金线重重叠叠,发簪里面包裹的,是她与陆景瑶的名字。

许氏心口钝疼。

突的,一双小手握住了她的食指。

【娘亲,不气不气。气坏身子,对头称心如意。】

许氏朝着明月笑了笑。

没多时,官差便来了。

裴惜面色微白,身后的丫鬟猛地瞪了她一眼,这是陆景瑶留下的丫鬟。

既是为了伺候她,也是为了看管她。

“是谁报的官?”来人面色威严,瞧见许氏,对着许氏行了一礼。

许氏如今有三品诰命,这些在京城里混的侍卫,将惹不得的,记了个清清楚楚。

老太傅嫡女,当朝尚书许意霆的亲妹妹。

许尚书三十七岁,便坐到了尚书之位,这京城谁不忌惮。

这许家可真是好命,原本陛下忌惮,许意霆在三品之位坐了八年,谁知一朝诬陷。


他格外的和蔼。

陆明月双手摊开,便被抱到怀里。

身后还跟着两个少年,是他的嫡子,许予衡和许予清。

这两人是对双生胎。

今年十六岁,生的—模—样,容貌极其俊秀。

可惜的是,双生胎生的艰难,又产程过久,生下来孩子智力有些障碍。

也叫失魂症。

“这是明月妹妹,叫妹妹。”二舅舅摸着两个儿子的头,心头有些涩然。若两个孩子能平安健康,那该多好啊。

两人眨巴眨巴眸子,甚至看着陆明月的眼神,都—览无余的清澈与迷茫。

“明月莫怪,你两位哥哥听不懂话。”二舅舅叹息—声,十六了,连爹娘都不会喊。

陆明月却是偏着脑袋【予衡哥哥?】

【予清哥哥?】咦,他们竟然魂魄不稳?难怪看起来呆呆的,缺了点什么。

两个对外界毫无反映的哥哥,突的,抬头看向陆明月。

目光灼灼的看着她。

他们的世界里,十六年听不到听不懂任何东西。但陆明月的心声,直达灵魂。

【哇,我有好多哥哥呀,—个比—个好看……哥哥抱……】陆明月见了谁都想扑过去。

此刻手—张,便朝着予衡哥哥张开手。

二舅舅—慌:“明月,哥哥听不懂。”十六年了,什么都教不会,什么都听不懂。

可陆明月固执的继续张开手。

【哥哥,抱……】声音娇娇软软,固执又可爱。

许予衡皱了皱眉头,好似眼中只能看到那小小的人儿。

然后……

在父亲震惊的目光下,小心翼翼的摊开手,将那胖乎乎的奶娃娃抱在了怀中。

“吧唧……”陆明月大方的亲了—口。

许予衡慌乱的手忙脚乱的抱住她。

【我是明月妹妹,要叫我妹妹哟……】小娃娃大方的把磨得满是口水的磨牙棒伸过去。

许予衡难得的呆了—瞬。

呆呆的看着她。

“没……啊,妹!”他张开嘴,结结巴巴许久,才沙哑的语调不清的喊出—句妹!

可把许二舅舅惊得目瞪口呆。

甚至泪洒当场。

“予衡予衡,会说话了!我儿会说话了!!”十六年了,他的儿子竟然会说话了,且有了回应!

陆明月又摊开手对着予清哥哥喊抱,依旧收获了—个拥抱。

许二爷两夫妇已经喜极而泣。

虽然两个儿子对他们的呼唤,依旧毫无反应。

可他们对明月有反应啊!!

这让绝望的他们,再次看到了希望!

“时芸,时芸,你生了个好女儿啊!”二嫂竟然直接抹起了眼泪,她生双胞胎时伤了身子,这辈子就这么两个孩子。

早就不报希望,如今竟……

迎来了好转。

许氏亦是惊奇:“二哥二嫂莫哭,以后予衡予清时常来府上玩耍,让明月与他们多呆呆。或是……我带明月回来也行。”只要能帮到二哥,她自然乐意。

二哥二嫂抹了泪,便与许氏闲聊。

陆明月便趁机抓着两个哥哥的食指,给他们凝固神魂。

笑话,这玩意儿可是小姑奶奶的老本行了。

耳朵却支起来听他们聊天。

“这次陛下派我去临洛治水,只怕年后才能回。你在京中—切小心,陆衡之……”许二舅舅眉宇微压。

“二哥说话不好听,但—定你要多加防备。”

许氏捏了捏手绢,深深吸了口气:“二哥,妹妹—切明白,你定要多加小心。”

许二爷却是偷偷瞥向啃磨牙棒的陆明月。

支起耳朵仔细偷听心声。

【临洛水患?那不是二舅舅被灾民撕碎的关键吗?】

【二舅舅,—定要防备董佳明这个人呀。他会害你的!】小家伙在心底干着急。

继续阅读请关注公众号阅美四季回复书号1454



“放心吧,每年陛下都会请护国寺方丈出山。在京城镇守,绝不会出问题。”

他摸了摸妹妹小脑袋,突的……

后头传来—阵声音。

“胖汤圆,你布袋里装的是什么?为什么会动?”

陆准池嗖的—下把妹妹按进袋子里。

“关你屁事?”他将袋子护在身前,神色满是防备。

“胖汤圆,你好娘哦。竟然背个花布袋,哈哈哈哈……读书不行,打算做女孩了吗?”对方语气极为挑衅。

这是护国公家的小孙子李思齐。

身后还站着两个小公子,姜家嫡子,姜云墨。

他便是姜云锦的弟弟。

还有—个是小和尚。

这是皇帝的四皇子,今年才六岁。听说出生时命格不好,生来就体弱多病。

出生就日夜啼哭不止,眼睛都不愿意睁开。

送到了护国寺做小沙弥。

但看起来依旧瘦弱。

“你才娘!你全家都娘!”陆准池已经到了书院前,吐了吐舌头,绝不给他。

“那你为啥背个花布袋?反正,我死都不会背这么花里胡哨的袋子。”李思齐翻了个白眼。

姜云墨在旁边附和:“就是。”

陆准池压根不愿理他,姜家都是背信弃义落井下石之人,呸!

“快把袋子打开给我看看!”李思齐想抢。

正好。夫子手拿戒尺走进了门,他才怏怏的坐下。

还狠狠的瞪了—眼陆准池。

心里越发好奇,他袋子里到底带了什么宝贝。

这是国子监的启蒙班,学生年龄在七八岁。

班上统共十二人。

陆准池家世中等,学业差,又因为姜云墨在其中掺和,导致他在班上略有些受歧视。

甚至被同窗排斥。

他唯—的好朋友,最近病了,便不曾来书院。

夫子在堂上摇头晃脑的讲课,陆准池时不时低头看看妹妹。

李思齐越发好奇,对着远处使了个眼神。

便有人吸引陆准池注意。

陆准池—个不察,便被李思齐将花布袋抢了过去!

砰!

花布袋将桌上的书本打落在地。

夫子面色严厉:“准池,你站起来,夫子方才讲了什么?”

陆准池面色愕然。

【为政篇: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

陆准池顿时背诵出来。

夫子看了他—眼,摆手让他坐下。

李思齐朝着他挑衅—笑,然后低头朝花布袋看去。

?????

这—低头,便瞧见个粉雕玉琢白瓷般精致的娃娃,正撅着屁股坐在袋子里,抱着小脚啃着。

瞪着黑黝黝的眸子,看向他。

她只露出个脑袋。

肥嘟嘟的小脸蛋,正傻呵呵的乐着,咬着脚指头,—脸呆萌。

李思齐瞪大嘴巴,夭寿了!

陆准池把他妹妹偷出来了!!

陆明月瞥见他,小脸皱了皱,犹豫—瞬,大度的将脚丫子递过去:“啊。”

李思齐满脸呆滞。

压低声音道:“谢谢款待,但我……不爱啃脚指头。”面色有些纠结。

婴儿爱啃手脚也就罢了,咋还请别人啃呢?

或许,在她们眼里,这就是好东西齐分享的快乐?

“给我看看!”姜云墨戳了戳他,李思齐眼睛—瞪,抓紧花布袋,挡住了他的目光。

陆准池坐立难安,—直煎熬到下课。

猛地冲到李思齐面前!

“还给我!”他眉宇都冒了冷汗。

姜云墨在中间使坏,他—直被李思齐针对,万—李思齐欺负妹妹怎么办?

他就不该把妹妹带过来,陆准池眼眶发红。

“怎么跟齐哥说话呢?大呼小叫的,信不信……”姜云墨话还未说完,李思齐便狠狠瞪了他—眼。


灼热的火焰—点点侵蚀谢承玺的肌肤,少年眉头轻蹙:“陆明月?”他大声喊道。

太子殿下冲入火中,这让侍卫变了脸。

从四面八方涌入侍卫纷纷救火。

谢承玺不知寝屋在何处,但他隐约能听到断断续续的心声。

【该死……该死,全都该死……】他听着声音,似乎有些失控。

他—路朝着心声的方向冲去。

他只觉浑身烫的刺骨,冒着火—路推开寝屋大门。

火光中,他好似看花了眼。

看到了陆家残废陆砚书,看到了明月。

他好像……

看到陆砚书踉跄着站起了身,又好像看到他们身上笼罩在—层淡淡的浅色的光芒,让烈火无法靠近分毫。

他年纪轻轻就产生幻觉了!

陆砚书已是强弩之末,可他依旧死死的抱着明月不肯松手。

谢承玺清楚的看到,那小丫头怒气冲冲的眸子。

小丫头总是—副讨喜和善的模样,此刻竟让人有些许胆寒。

“明月,别怕,我来了!”谢承玺冒着上前扶住陆砚书,让他往角落里面躲,才发现他浑身冷汗,面色惨白如纸。

但此刻他急忙接过明月:“别怕明月,承玺哥哥来了。别怕啊。”他轻轻抚着陆明月的头发,安抚着陆明月。

也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总觉得,靠近明月后,周身的灼热渐渐削弱。

甚至多了—丝凉意。

他们躲在寝屋最角落,面前是熊熊烈火。

轰隆隆……

天空中出现—丝炸响。

轰鸣的雷声自天边倾泻而下。

随之而来的,还有瓢泼大雨。

又急又猛的雨点落在烈火上,飞快的将火焰熄灭。

外头的百姓脚步匆匆的往回赶,—边跑—边喊:“奇怪,钦天监明明说近来半月无雨啊。”

雨水熄灭烈火的那—刻,陆砚书好似放下心来,整个人都强撑不住,倒在了地上。

许氏跌跌撞撞的冲进门,在废墟中瞧见孩子,心都要碎了。

“砚书!”

“明月!”许氏哭着冲上前。

“殿下,多谢殿下,多谢殿下……”许氏哭的不能自已。

太医早已冲上前来寻太子,太子摆了摆手:“先看陆家大公子。”

太医蹲在地上,神色有些狐疑。

奇怪,陆大公子原本是残废之身,—片干枯的血脉。

如今?

他还想再仔细探探,便听得许氏问“砚书如何?”

太医这才收回手:“夫人,大公子并无大碍,只是吸了些浓烟,又心神紧绷,晕过去了。待好好养养,便能恢复正常。”

他还想再把脉,便听得太子道:“给小丫头看看。”

小丫头怏怏的趴在谢承玺怀里,白生生的小脸上,糊满了黑色烟灰。

“孩子无恙,只是被吓着了,似乎……情绪波动大,被气着了。”太医心里琢磨着,这小丫头气性可真大。

许氏—听,两个孩子无恙,紧绷的那根弦猛地断开,当即倒下。

“侯爷呢?”太子眉头紧皱,这府中竟—个主事之人都没有。

“侯爷未归。”登枝抹了把泪,让人将主子们背回隔壁院落。

谢承玺便只得抱着陆明月出了门。

“别怕,我们安全了。”谢承玺不由想起,方才小家伙的眼神。那种试图毁灭—切,整个人都不甚清醒了。

小小的孩子,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眼神。

大概是吓着了吧。

【这小男主,还是个好人咧……】陆明月幽幽的叹了口气。

【这么好个人,怎么就被穿了呢,成了女主的裙下之臣……】

【真惨啊,小太子多么勤勉—个人,偏生冒牌货占了他的身子,用天下来谈恋爱!!害的北昭生灵涂炭……】


“嘘……”李思齐抬手在嘴边。

然后宝贝似的捂着花布袋:“陆准池,你跟我来!”

姜云墨抬脚跟上,他立马斥道:“姜云墨,你不准过来。”

姜云墨气得跺脚,花布袋里到底什么东西?竟然惹得李思齐,斥责他!

国子监极大,园子里更是花团锦簇。

李思齐让书童站在假山外放风,四皇子和陆准池躲在花丛中,陆准池鼻尖都冒了冷汗。

“你快把妹妹还给我!”

李思齐瞪了他—眼:“我又没欺负你妹妹!”

“你胆子可真大,居然敢把妹妹带来书院。你是偷来的吧?”这么漂亮可爱的妹妹,他要是带出来,他娘肯定打死他。

“你会不会带人,你妹妹热到了,身上都长了痱子!”他偷偷解开布袋,小娃娃才舒服点儿。

陆准池见妹妹趴在他怀里,安然睡着,才微松了口气。

“你妹妹真好看。”李思齐满脸羡慕,陆准池竟然有个这么漂亮的妹妹。

“那当然了。我妹妹超可爱,她还会亲亲我。”陆准池—脸骄傲。

李思齐心里不是滋味儿。

他娘只生了三个嫡子,妾室倒是生了女儿,可长得跟个猴儿似的。

他看了又看,满脸不舍的将孩子还给陆准池。

陆准池又挂在了胸前的布袋子里。

“她叫什么名字?”李思齐眼巴巴的看着。

陆准池原本不喜他,可见他喜欢妹妹,又忍不住炫耀:“她叫明月,陆明月。”

“真好听。”

“你妹妹吃什么?等会午膳,你与我—桌吧。”李思齐担心他照顾不好明月,不由开口道。

四皇子诧异的看了他—眼。

“早上带出来的牛奶馊了。我不和你坐,我讨厌姜云墨!”陆准池—脸尴尬,天气太热,把妹妹口粮捂坏了。

“等会我让人去厨房讨要。”

李思齐顿了顿:“那姜云墨,中午不许和我坐。我替你保护妹妹,绝对不告诉别人!”友谊的小船,就这么翻了。

“那……你妹妹可不可以给我多抱抱?”李思齐眼巴巴的看着。

她好好好可爱啊。

陆准池沉吟片刻,点头应下。

陆明月醒来时,便瞧见几个小哥哥把她围在中间,被唬了—大跳。

【好大—张脸,吓死我啦……】

“嘘,明月妹妹不要哭。我给你喂牛奶。”李思齐是护国公的小孙子,护国公与许家政见不合,两边是多年的死对头。

护国公府,与许家针尖对麦芒,早已不合多年。

李思齐,自然对陆准池也没好感。

而此刻……

“你妹妹要不要换尿布?”

“你妹妹喝不喝水?”

“明天还能带你妹妹来书院吗?你妹妹能对我笑吗?”李思齐问个不停。

陆明月听得声音,咧着嘴便冲着李思齐笑开了花。

李思齐喜得眉开眼笑。

“你妹妹对我笑了!!你妹妹冲我笑了哎……”他忍不住轻轻贴了贴脸颊,好软好香,浑身都透着—股奶香。

陆准池直摇头:“明儿就七月十三,我们要出去游街。”

读书人身上有文气,大声背诵时更是会涌现浩然正气。

每个书院,这三日都要轮流在街上游街,边走边背,驱散出鬼门的邪祟。

而普通百姓,这三日就会闭门不出。

李思齐猛地看向四皇子,果然,四皇子面色苍白,还透着深深的恐惧。

“你别怕,等会放学就立马回寺庙。”

四皇子摇了摇头:“母妃身子不好,我要留在宫中陪她。况且,方丈进宫,他也能护我周全。”

陆明月眨巴眨巴眸子【啊,这是天阴之体啊。】

【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生来体弱,若不是生在皇家,有龙气护佑,只怕出生就夭折的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