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其他类型 > 偷偷藏不住

偷偷藏不住

段嘉许 著

其他类型连载

主角:桑稚段嘉许   更新:2022-12-08 22: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桑稚段嘉许的其他类型小说《偷偷藏不住》,由网络作家“段嘉许”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

《偷偷藏不住》精彩片段

        耳边有倏尔的风声。

        吹来了若有若无的青柠味,掺杂着浅淡的烟草气息。阳光落在他的身上,晕染出金色的轮廓,平添了几分柔和。

        两个月没见,段嘉许的头发剪短了些。不知是不是桑稚的错觉,他好像又长高了。但其余的,似乎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仍是那么恣意放纵,又耀眼夺目。

        桑稚的心脏重重一跳。

        竟然也因这话,有了被戳中心思的心虚感。仿佛她是真的做了亏心事,不安到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脊梁不由自主地挺直。

        半晌,她把手上的布偶塞进他的手里,低声说:“我不知道是你的。”

        桑稚低着头,有些局促地往外挪了一步。

        没听到他回应,她便指了指车尾箱里的书,正经地解释:“我是来帮我哥哥搬宿舍的,看到车里有东西就想帮他一块搬上去。”

        又等几秒,他还是还不说话。

        桑稚迟疑了下,又补充了一句:“如果知道那个娃娃是你的,我就不帮忙拿了。”

        “……”段嘉许的眉眼动了动,直起身来,疑问般地重复了一遍,“知道是我的就不帮忙拿了?”

        桑稚立刻点头:“绝对不拿。”

        “还绝对不拿?”段嘉许的声音懒散,语气略带指责,“小孩,你有没有良心。”

        “……”

        拿了说她是小偷,不拿又说她没良心。

        这男人简直比天还善变。

        段嘉许又道:“哥哥帮你的大忙不记得了?”

        这话一落,桑稚心中的不满一下子就散了大半,嗫嚅着:“记得。”

        “那也不对哥哥好点?”

        桑稚瞥他一眼,不吭声了。

        段嘉许轻笑了声,也没再逗她,把那个布偶递给她:“喜欢就拿着玩。”

        桑稚的右手动了动。忽然间,又想起他刚刚口里的那句“盯上我了”,她倏地把手收了回去,没那个胆子拿。

        “不要?”段嘉许把手收回来,“那我扔了?”

        桑稚顿了顿,这才接了过来。

        段嘉许觉得好笑:“要就拿,你这小孩怎么这么别扭。”

        闻言,桑稚有些不满:“你刚刚说我是小偷。”

        “哥哥跟你开个玩笑。”段嘉许把车里的那一摞书搬出来,腾出另一只手把车尾箱关上,“走吧,上楼。”

        桑稚跟着他,没说话。

        段嘉许看了眼手机,而后问:“不高兴了?”

        桑稚依然保持沉默。

        段嘉许:“送你个娃娃补偿你,行不行?”

        桑稚直白道:“这娃娃很丑。”

        “丑吗?”段嘉许的眉毛上挑,侧头看了眼,“还行吧。”

        “你为什么买这个。”

        “不是买的。”段嘉许想了想,不太在意地说,“忘了哪来的了。”

        桑稚忽地明白了些什么,问道:“哥哥,这是别人送你的吗?”

        段嘉许:“嗯?好像是吧。”

        桑稚没兴趣了:“那我还给你吧。”

        “不喜欢?”段嘉许朝她伸手,“那拿过来吧,哥哥来拿。”

        桑稚沉默着还回去。

        段嘉许问:“书包重不重?”

        桑稚:“还好。”

        段嘉许又问:“一会儿要爬五楼,能爬不?”

        “当然能。我是十三岁,又不是三岁。”桑稚皱眉,很不高兴他像照顾婴儿一样照顾她,“而且我爬不了的话,你难不成要背我上去吗?”

        段嘉许上下看她一眼,扯了扯唇角:“也不是不行。”

        桑稚:“你想得美。”

        段嘉许顿了下,突然笑出声:“我想得美?”

        桑稚抿了抿唇:“本来就是。”

        “行。”段嘉许妥协地承认,“我想得美。”

        那个布偶被他放在书上,体积不算小,形状又有些扭曲,看上去格外显眼。桑稚看多了几眼,很快就垂下眼睑,收回视线。

        楼梯的宽度不小,但上上下下的人也多。

        怕她被挤到,段嘉许走在前面,让她跟在自己的后头。

        两人安安静静地走上五楼。

        桑稚的体力不好,此时气喘吁吁的,脸蛋有些红了,额间也冒了汗。爬上最后一个台阶,她扶着墙,蹲在地上,顶着一副赖着不走的模样,说:“不行,我得休息一会儿。”

        段嘉许看了她两秒:“行,我一小时后来接你。”



        不知是真的觉得慌,还是被他疏淡又不近人情的语气吓到,底气很不足地把这句话说完之后,桑稚便不再开口,只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而宿舍内,坐在电脑前的钱飞突然重重地敲了下键盘,噼里啪啦的,随后大吼一声:“我操,这辅助傻逼吧!”

        下一刻,桑延扔了个枕头过去:“再不安静我把你打成傻逼。”

        “桑延!人命关天的时候啊!”钱飞的嗓子像装了喇叭似的,“你他妈别睡了,一起来——”

        两头轰炸。

        段嘉许淡抿着唇,转头把阳台的门关上。他靠在栏杆处,胳膊搭在其上。看着楼下发着亮的路灯,他敛了敛情绪,放缓语调:“小孩,你一般几点得到校。”

        桑稚哽咽着,老老实实地回答:“七点四十。”

        “七点起床?”

        “嗯。”

        “明天六点起来行不行?”

        这次桑稚没吭声。

        段嘉许也不在意,斟酌着言语,试图跟她讲道理:“小孩,这作业是老师布置给你的任务,是你自己的事情。你没带回家,可以跟老师坦白,跟老师道歉,说你之后会补上。但你不能让别人帮你写。”

        电话那边传来小姑娘吸鼻子的声音,而后闷闷地嗯了一声。

        两个月没见,这次倒是能听进去话了。

        段嘉许稍稍松了口气:“所以明天六点能不能起来。”

        这次她沉默了好几秒,才很没自信地冒出了句:“能……”

        “那明天——”段嘉许在心里算了算时间,“明天六点四十,哥哥在车站等你,陪你一块写完行不?”

        桑稚又嗯了声。

        段嘉许:“别哭了,自己先想想那个周记要怎么写。然后洗把脸睡觉。”

        桑稚的声音还带着鼻音,奶声奶气的:“好。”

        这话落下之后,很快,桑稚突然小声请求:“哥哥,这个事情你能不能不要告诉我哥。”

        段嘉许笑了:“落作业了也不敢告诉你哥?”

        “不是。”桑稚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勉强憋出了句,“反正你不要告诉他。”

        “行。”段嘉许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那么多耐心,提醒了下,“明天六点记得起床,到时候我会给你打电话。”

        桑稚乖乖道:“知道了。”

        段嘉许:“去睡吧。”

        听到那头挂断的声音,段嘉许放下手机。

        手机已经黑了屏,但桑延的手机没有密码。他点亮屏幕,找到最近通话里,扫了眼桑稚的号码,而后返回主界面。

        他把干了的衣服都收下来,回到宿舍里。

        狭小的室内更加闹腾了。桑延已经从床上下来,此时正站在钱飞的旁边看他玩游戏,时不时冒出句“垃圾操作”,看上去漫不经心又欠打。

        段嘉许把手机递还给他。

        桑延懒懒道:“落什么在你那了?”

        段嘉许随口说:“就一小玩意儿,就放你妹那吧。”

        桑延点点头,没再问。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段嘉许走进厕所里洗澡。出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熄灯时间。他用毛巾搓着头发,走到位置上把台灯打开。扫了桌面一圈,没看到桑稚所说的周记本。

        他侧头,注意到自己的书包,提了起来。

        果然压着几本练习册和一个淡蓝色的周记本。

        段嘉许扯了扯唇角,把这些作业推到一旁,拿了本专业书挡住。随后,他给电脑开机,打开桌面上的一个文档,继续准备过两天上台的报告。

        舍友玩闹的声音渐渐变小,直至安静。

        夜色渐深,寝室内,其他人的灯和手机光也陆陆续续熄灭。宿舍内只剩一盏灯亮着光,电脑右下方的时间恰好定格在凌晨两点。

        段嘉许关掉电脑,整理了一下桌面上的东西。

        忽然间,注意到桑稚那个露了半个角的周记本。他抬起眼睑,把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扯下,顺手把那个本子抽了出来。

        他随手翻开一页。

        恰好翻到最新的一篇。

        段嘉许稍稍提起了一丝兴致。他完全没有要尊重小朋友隐私的自觉,困倦地皱了皱眼,百无聊赖地扫了下来。

        标题是《一只流浪狗》——

        2009年6月24日,周三,阴。

        今天的天气不太好,天空灰蒙蒙的,看上起就像是要下雨。我没带伞,下了车就着急着回家,一路狂奔回小区。路过一片草丛的时候,我突然看到了一只纯黑色的流浪狗。

        看到这一幕,我停下了脚步,心情顿时变得像这天气一样差。注意到了那只狗的脸,我忽然就觉得更伤心了,忍不住过去跟它说话。

        看到它,我就想起了我的哥哥。因为它长得跟我哥哥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仿佛,就像是我哥哥的儿子一样。

        ……

        ……

        段嘉许:“……”

        他的目光顿了好半晌。一天持续下来的疲倦在一刻散去,忽地笑了起来。在安静的室内,没有发出什么声响。只隐隐发出几声笑出来的气息声。

        段嘉许笑了好半天才合上本子,走到厕所去洗漱。

        出来的时候,他又注意到桌上的周记本。段嘉许垂眸思考了下,想起了桑稚说了那句“我起不来”,他顿了几秒,还是坐到了位置上。

        拿出一个新的本子,撕了张纸下来。

        -

        第二天一早。

        桑稚挣扎了半天,听着一旁的闹钟连着响了好几次,脑海里浮起了几十次放鸽子的想法。最后听到手机的闹钟也响起的时候,还是安分地坐了起来。

        她很不高兴地把被子蹬开,下床去洗漱。

        黎萍已经起来熬粥了。听到开门的动静,还以为是桑荣醒了,也没说话。等她从厨房出来的时候,注意到一脸困倦的桑稚坐在餐桌前等吃的,她一愣:“只只?你今天怎么这么早起?”

        桑稚揉着眼:“我作业落学校了,早点去补。”

        这种事情基本没发生过,黎萍也没批评她,只是说:“那我让你爸送你去学校?你还能在车上睡一会儿。”

        “不用。”想起段嘉许说的在车站等,桑稚含糊道,“我跟同学约好一起去的。”

        黎萍也没多问,进厨房给她装了碗粥。

        吃完早饭,桑稚背上书包,急匆匆地出了门。在车站等了几分钟,她上了最早班的公交车,找了个位置坐下。

        困意已经随着时间荡然无存,铺天盖地的紧张感取而代之,袭上心头。

        离目的地越近,越觉得有些不自在。

        从家里到学校的距离并不算远,坐公交大约十分钟的时间。听到到站的广播声,桑稚跟着人流一起下车,心脏像是提到了嗓子眼处。

        也不知道这紧张,是从何处冒出来的。



        他的语气寡淡,带了点调笑的意味。

        桑稚听不出他是开玩笑,还是在陈述事实。她用指腹摩挲着牛奶瓶,摆出一副了然的样子,问他:“哥哥,你是不是没看过这两个电影。”

        段嘉许的唇角微微一弯:“看过《变形金刚》。”

        果然如此。

        果然是因为无知,才能说出那样的话来。

        知道一些他不知道的东西,桑稚有点小骄傲。她站起来,温吞地给他解释:“如花不是电影名,是一部香港电影里的配角,叫做……”

        说到这,她停了下来,一时有些想不起那个电影名:“叫、叫——”

        半天都等不到她接下来的话,段嘉许盯着她绞尽脑汁的样子,不由得笑了出声:“如花这个名字还挺好听。”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桑稚还在想名字,没搭理他。

        也不介意她的冷漠,段嘉许接着说:“应该是挺漂亮的一个姑娘?”

        这次桑稚不能当做没听见了,抬起头,刚想反驳。下一刻,他玩味般地捏了捏她的脸,又接着说:“就像小桑稚这样的?”

        桑稚:“……”

        桑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他居然说,她长得像如花。

        晴!天!霹!雳!

        很快,段嘉许从兜里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他往四周扫了一圈,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家便利店:“去那写?”

        桑稚还僵在原地,没有吭声。

        段嘉许回头,拖着尾音道:“嗯?小如花怎么不说话。”

        “……”

        还!小!如!花!

        晴!天!螺!旋!霹!雳!

        桑稚搞不懂他这是在夸她还是在讽刺她。她有些憋屈,语气也不大高兴:“你不要这样叫我,如花长得一点也不漂亮。”

        “是吗。”段嘉许挑眉,“听起来还挺漂亮啊。”

        听到这话,桑稚仰头盯着他。瞅见他的表情,她忽地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联想起最开始他听到“如花”两字时的反应,明显跟现在这副装傻充愣的样子完全不同。

        桑稚瞬间明白了,他就是在逗着她玩。

        她面无表情地看了他几秒,而后拉直唇线,默不作声地往便利店的方向走。

        这小孩人小脾气还不小。

        段嘉许笑了两声,慢条斯理地跟了上去。

        这家便利店的空间不算小。除了贩卖各种商品之外,还在收银台旁边架了一个机器,卖烤肠和车仔面等即食食品。冰柜前方,有两张空着的桌子。

        桑稚坐到最里的那个位置。

        段嘉许坐到她对面,从背包里把她的作业拿出来:“写吧。”

        桑稚拿过,翻开周记本。

        便利店里安安静静。

        店员站在收银台处玩手机,没弄出什么大的动静。车仔面和鱼蛋的味道格外浓郁,气味席卷充盈整个室内。

        段嘉许托着腮看她:“小孩,你吃早餐没?”

        桑稚翻出笔,不太想理他,沉默着点头。

        段嘉许:“还想不想吃东西?”

        桑稚摇头。

        “那哥哥去买份早餐?”

        桑稚点头。

        段嘉许起身,往收银台的方向走。

        桑稚往周记本上写着日期,视线悄悄往段嘉许的身上看。

        此刻,他正站在商品架前。店里灯光足,显得他的肤色很白,眼睛下方泛着青灰,看上去是长期熬夜,但精神却很好。看东西的时候,那双眼总会不经意地敛起,专注又温和。

        但笑容却总是吊儿郎当的。

        像个斯文败类。

        很快,段嘉许拿着个三明治走回来。

        桑稚低下眼,装作在想开头。

        段嘉许从包里拿了瓶水,以及一本专业书。随后,他撕开包装,懒洋洋地咬了口三明治。他的吃相很好,没有发出什么声音。但吃东西的速度却不慢。

        很快便把那个巴掌大的三明治解决。

        桑稚磨磨蹭蹭地动笔,心思却完全没法全部放在作业上面,总是不由自主地往他身上飘。

        想起之前桑延的话,他们是考完试之后,才搬的校区。

        那现在应该已经放假了吧。

        听爸妈说,桑延是因为还有个小学期才没回家。

        所以这个是统一的吗?

        察觉到桑稚的走神,段嘉许用指节轻敲了下桌面:“写作业。”

        桑稚回过神,又点了点头。

        桌子是圆形的,空间不算大,两人的本子交叠在了一起。段嘉许眼一瞥,干脆合上课本,身子往后靠,把位置全部让给她。

        过了好半晌。

        段嘉许看到桌上还没打开的牛奶,出声问:“牛奶不喝?”

        闻言,桑稚抬眸,看了眼牛奶,又往段嘉许的方向看了一眼,而后默默地把那瓶牛奶塞进自己的书包里。

        看着她的举动,段嘉许好笑道:“怎么整得我要抢你的一样。”

        桑稚不吭声。

        段嘉许半开玩笑:“不喝给哥哥喝?”

        桑稚扭头,警惕地把书包拉链合上。

        “你这小孩脾气怎么这么大。”段嘉许的坐姿懒散,脸上带着似有若无的轻佻,“哥哥不就跟你开个玩笑,还一直不跟我说话了?”

        这次桑稚连眼皮也没动一下。

        段嘉许也不太在意,只是轻道了声:“小没良心的。”

        桑稚忍不住了,生硬道:“我要写作业。”

        段嘉许扫了眼她的周记本,已经写了大半了。他悠悠道:“行,你写。”

        一旦说出了第一句话,之后的话变的容易出口了。桑稚没再像刚刚那样单方面地跟他冷战,见作业快写完了,便装作随意地问:“哥哥,你还没放假吗?”

        “没呢。”

        “哦,那你家住这边吗?”

        “不是。”

        桑稚想了想,猜测道:“那你是不是课程结束,就要回家过暑假了?”

        “不是,你怎么还好奇起我的事情了?”段嘉许点了点她的作业,淡淡道,“快点写完,写完去上学。”

        “……哦。”

        七点过一刻,桑稚把周记完成。

        她收拾好东西,背上书包,跟段嘉许一块出了便利店。

        见时间还早,段嘉许干脆把她送到学校门口。

        莫名有点不想走,桑稚做什么都慢吞吞的。她温吞地跟他道了声再见,而后缓缓转身,往学校里走。

        很快,像是想起了什么,段嘉许突然叫住她,从口袋里拿了张被折叠起来的纸,递给她:“对了。小孩,我忘了告诉你。”

        桑稚讷讷接过:“啊?”

        “哥哥偷看了你的周记。”他的语气似乎是要带点歉意的,可桑稚却找不到半分。而后,段嘉许指了指她手里的那个小纸团,拖腔带调道:“所以哥哥写了一篇新的,补偿你。”

        -

        时间尚早,教室大半都是空的。

        还有二十分钟才开始早读,班里的同学一般都是踩点到。桑稚走到自己的位置坐下,把书包里的东西都翻出来。

        直到整个书包都空了,她才停住动作,往口袋里摸索着。

        拿出段嘉许刚刚给的那个小纸团。

        拆开,摊平。

        果然是一篇周记,似乎还模仿了她的字迹。

        小巧,娟秀,一笔一划。

        题目是《帮哥哥搬宿舍》。内容写的正经又认真,细细地把一天的事情像流水账一样写下来。她翻过来,背面被他用大字补了句:用不上了。

        桑稚想象不到那个画面。

        可能那个时候天色已晚,周围的灯光都暗下来了。他坐在书桌前,难得遇到了难题,头疼地把这样一篇东西憋了出来。

        也许是这样的画面。

        让她的呼吸和心跳,都开始加快的画面。

        然后,像是从空气里尝到了糖的味道。

        桑稚的思绪有些空白,她又仔细地看了一遍,嘴角情不自禁地翘起,而后把纸折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塞进自己的绘画本里。

        恰在此刻,殷真如也到班里了。她从后门走进来,跟桑稚打了个招呼。

        走了几步,她扭头问:“咦,你今天怎么这么开心?”

        听到这话,桑稚愣了下,勉强敛了敛脸上不受控的笑容。

        “没,想起了一个笑话。”

        殷真如也没多问。她视线一划,注意到桑稚桌上的牛奶,纳闷道:“你不是对牛奶过敏吗?怎么买牛奶了?”

        桑稚沉默几秒,把牛奶放进抽屉里:“我不小心拿错了。”

        -

        回家之后,桑稚把那瓶牛奶放进了冰箱里。更新最快

        又怕被黎萍看到。

        她犹豫着,最后还是藏到了自己装宝物的盒子里,想起来的时候,就翻出来看。

        时间一天天过去。

        尽管距离就近在咫尺。桑稚出学校之后,只要走五分钟,就能到那个人所在的地方。甚至,她也可以装作是去找桑延,从而去见那个心里所想的人。

        可她没有那个胆子。

        总觉得做什么都不对劲。

        会担心,她是不是根本就藏不住。

        那个只有自己在意着的小心思。

        半个月的时间就这么度过。

        放暑假的第一天,桑稚拿出那瓶牛奶的时候,恰好被黎萍看到了。以为桑稚是想喝牛奶,黎萍委婉地跟她说了一大番话。

        说完之后,她还是担心桑稚会喝掉,想要没收。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