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回来了

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回来了

小禾棠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小说《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回来了》是由网文作者“小禾棠”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方锦宁谢容,其中内容概括:苍白面颊升起了淡淡潮红。微阖了阖眸,他神情恢复一如既往的温和有礼。“若卿卿喜欢,我让人缝制一个养心安神的药香囊给你,”谢韫嗓音不易察觉地哑了点,“如何?”锦宁欣然点头,朝他甜甜笑了:“好的呀,谢谢了。”谢韫弯唇,微垂的睫倾下缱绻弧度。……那么,卿卿身上,有了独属于他的气味呢。*晚间,顾氏......

主角:方锦宁谢容   更新:2024-05-11 05: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锦宁谢容的现代都市小说《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回来了》,由网络作家“小禾棠”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小说《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回来了》是由网文作者“小禾棠”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方锦宁谢容,其中内容概括:苍白面颊升起了淡淡潮红。微阖了阖眸,他神情恢复一如既往的温和有礼。“若卿卿喜欢,我让人缝制一个养心安神的药香囊给你,”谢韫嗓音不易察觉地哑了点,“如何?”锦宁欣然点头,朝他甜甜笑了:“好的呀,谢谢了。”谢韫弯唇,微垂的睫倾下缱绻弧度。……那么,卿卿身上,有了独属于他的气味呢。*晚间,顾氏......

《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回来了》精彩片段


转眼秋去冬来。

长安的初雪也在夜间悄无声息来临。

房里烧着地龙,暖融融的,锦宁怕冷,没精力跑去玩雪,就懒洋洋地窝在房里。

算算她嫁进谢家有小半年了,日子过得是无聊又惬意。

若是有个手机,那可就完美了,锦宁感叹地想。

“喵……”

一只通体雪白的肥猫跳上矮塌,撒娇似的叫着往锦宁怀里蹭。

锦宁伸手抱起它,沉甸甸的一大坨,她笑着揉它脖子:“雪球,你怎么又重了。”

这是她养了四年的猫。

一开始是谢容知道她无聊,送来给她解闷用的。

当时还只是个巴掌大的小奶猫,如今变成了个土肥圆。

谢容回来看到,肯定要笑它和女主人一样贪吃……

锦宁撸猫的手一顿,神情恹恹。

谢容死了,死的透透的,尸骨无存,他哪里还会再回来。

“可不,厨房里的小鱼干都让它给偷吃完了。”湘玉在一旁发笑。

“真该减肥了,”锦宁提起精神,摸了一把肥猫圆滚滚的肚子,板起小脸教训它,“再偷吃以后就给你禁了小零食!”

这时房门隔寒的帘子被人撩开,一道清瘦颀长的身影走了进来。

外面寒冬冷峭。

青年玉冠束发,身上披着白狐裘御寒,雪白的狐狸毛衬得眉眼清亮,苍白温润的面容看上去十分清贵。

锦宁看向来人:“夫君回来了。”

经过一段时间锻炼,她演技提升了不少。

除了贴身伺候的湘玉和秋月知道内情,俩人在其余人眼中就是一对恩爱小夫妻。

谢韫解下狐裘。

他莞尔,走至矮塌在锦宁身旁坐下:“在门口就听得了,雪球是怎么惹着卿卿生气了?”

锦宁撸了撸肥猫:“它偷吃小鱼干,再不节食真要胖成球了。”

谢韫看向她怀里的肥猫,眉眼笑意温和:“确实有些胖了,倒是可爱……”

他伸手,也想去摸一摸它,只是还没碰到,一向温顺爱亲人的雪球竟反常地炸起了尾巴。

肥猫挣脱了锦宁的怀抱,嗖得一下就蹿老远跳上了房梁,蓝眼睛还警惕的大睁着。

“怎么啦,”锦宁纳闷,唤它,“雪球,下来。”

谢韫扫过那房梁上的肥猫,眼里笑意淡的发冷,嘴角勾起的弧度透出不易察觉的阴鸷。

小畜生。

肥猫不下来,锦宁也没办法:“那就在上面呆着吧。”

“猫儿嗅觉灵敏,想来雪球不喜我身上难闻的药味,也就抗拒我的靠近了。”谢韫脸上浮现些无奈。

锦宁猜想也是这样。

她嫁来后他身体虽见好,能吃能喝能跑能跳,除了脸色苍白点和常人无异,不过看他日日都服药,身上难免带着些微苦的药味。

也不知是闻习惯了还是怎么。

锦宁一点也不觉得难闻,反倒在他身上嗅出些药香的雅韵。

就像现代香水似的。

前调是微苦含涩,尾调又能从中品出些苦橙的甘甜,给人一种温良绅士的感觉。

“不用管它,雪球是除了鱼腥味其它都不喜欢,”锦宁倾身凑近他,闻了闻,笑说,“哪里难闻了,我还挺喜欢这种药香的呢。”

她说喜欢……

谢韫眼睫轻轻一颤,胸腔心脏打鼓似的狂跳。

少女身上的甜香,瓷白的脸,五官的细微情绪,都在那一瞬间无比生动的朝他贴近。

仅也不过一瞬。

青年喉间微动,干渴泛痒,苍白面颊升起了淡淡潮红。

微阖了阖眸,他神情恢复一如既往的温和有礼。

“若卿卿喜欢,我让人缝制一个养心安神的药香囊给你,”谢韫嗓音不易察觉地哑了点,“如何?”

锦宁欣然点头,朝他甜甜笑了:“好的呀,谢谢了。”

谢韫弯唇,微垂的睫倾下缱绻弧度。

……那么,卿卿身上,有了独属于他的气味呢。

*

晚间,顾氏院里来人请锦宁和谢韫过去用晚膳。

家主谢啸坐在主位,下颌续着短须,看着就颇为严肃。

顾氏是谢容生母,亲生子的死应该让她很受打击,脸上略显疲态,但依旧不掩其美丽风姿。

“天越来越冷了,你体弱,往后除了上朝就尽量少出来走动,别染了风寒。”顾氏向谢韫叮嘱。

谢容边疆身亡,谢啸这一脉只剩谢韫一个独苗,虽不是顾氏亲生,她也很重视。

谢韫微微笑应允:“记得了,劳母亲挂心。”

顾氏又看向锦宁:“明天指不定还要下大雪,天冷路滑的,你就在院里不用来我这请安了。”

锦宁乖觉点头。

强娶冲喜一事确实是谢家做的亏心,又心知她曾是亲子谢容所爱,所以顾氏对锦宁是愧疚的,待她很好。

谢啸搁下筷子,拧眉看向这小夫妻俩:“你们俩成亲也有半年多了,儿媳肚子怎么还没个动静。”

锦宁:……

谢韫:……

嫡子战死,膝下只剩谢韫一个儿子,子嗣凋零,谢啸现在别无他愿,就急切想抱上孙子。

顾氏皱眉,暗暗拧了他一下。

她安排过去的婢子迎春常来禀报,小两口夫妻感情很好,就是多半还没……行房事。

顾氏虽着急,却也心知这事外人没法插手。

谢韫性子温和,是知节守礼的,再加上身子骨本就虚……

总之不是会不顾人小姑娘意愿就使那强迫手段的。

所以这事关键还得等锦宁自个愿意。

不过如今两人看着很是恩爱和睦,想来离抱孙子那天也不会远的了。

谢啸却不顾夫人的暗示,看向锦宁,严肃道:“你既已嫁进我谢家,嫁夫随夫,纵使有万般不情愿那也是谢家的人了,就有义务为我谢家绵延子嗣,可不能不懂事。”

“……”被催生,锦宁嘴里的肉都不香了。

她自己还只是个孩子,生什么玩意生!

而且生娃又不是拉屎,是女的一方使使劲就能造出来的吗!为毛针对她一个!

该死的男权社会!

锦宁神色忧愁:“父亲说得对,到现在还没怀上子嗣为谢家传宗接代儿媳也很苦恼,不过我看父亲您倒是身体依旧勇猛,根本不输年轻人,不如您努努力和母亲再生一个为家里添丁……”

“混账东西!”谢啸狠一拍桌,横眉竖眼,“你说得什么话!”

锦宁眨巴着水润润的眸子,一脸诚挚。“儿媳还不是为了谢家传宗接代着想,您老可不能不懂事呀。”

“你……”谢啸气得说不出话。

一旁的顾氏回过神来连忙帮他顺气,瞧着锦宁的眼神也多了些哭笑不得。

这丫头,瞧着乖巧可人,倒还是个胆大有趣的。

怪不得云戟喜欢。

谢啸怒指着锦宁。

他还要再发作,语气温和的一声‘父亲’打断了僵持不下的场面。

几人视线全部投来,谢韫不急不缓的嗓音对谢啸道:“儿子理解您想做祖父,享儿孙绕膝之乐,不过我与锦宁已经决定暂时不要孩子。”

“什么!?”这话对谢啸来说简直是离经叛道了。

他又是瞪向锦宁:“你给我儿是吹了什么枕边风,女子为夫家生儿育女传宗接代是天经地义的事,你既已是我谢家的人就万没有不生孩子的道理!”

锦宁还没开嗓子掰一掰,谢韫在她之前开口。

青年唇线平直,难得严肃了神情。

“锦宁是我妻,不是为谢家繁衍子嗣的工具。”

“父亲有不满只管朝儿子来发,缘何一而再针对我的妻子?”

谢啸脸色彻底黑了,一向沉稳端方、尊师敬长的儿子竟为了护妻顶撞他这个父亲!

“你这孽子……”

“况且,”谢韫面不改色,淡淡补上一句,“是我体弱无能,大夫诊断此生将难有子嗣,和锦宁无关。”

此话一出,空气僵寂下来。

谢啸哽住,脸青了又黑,是自个儿子底下那根不顶用,他还能说什么。

而锦宁微微瞪大了眼,难以言表的讶然目光偷偷瞥向谢韫。

……天,他,他真敢说!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回来了》,是一本十分耐读的古代言情、穿越、宫斗宅斗、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小禾棠。《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回来了》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90章 她该信谁?,作者目前已经写了189020字。

书友评价

和哥哥在一起。我喜欢哥哥,和哥哥在一起就追。不和哥哥一起只能弃了。

那就选哥哥呀,不用分两半,好吧哥哥弟弟都要 (๑•ૅω•´๑)

作者加油,作者努力,作者最棒

热门章节

第14章 诱惑他

第15章 唇贴了上来

第16章 毒猫

第17章 “先婚后爱”

第18章 谢容会杀了她。

作品试读


深夜。

方锦宁睡得正熟,突然觉得浑身不舒服,迷糊醒来,在黑夜中和一双漆亮狂热的眼睛对上。

……她吓得差点看到死去的太奶。

还没喊出声,就被捂住了嘴。

“阿宁,是我,”来人高大,力气大得可怕,轻松将床榻间身单力薄的她牢牢压制,“明日一早我就要离京,这次出征御敌少说也要两年才能回来,你可会想我?”

锦宁心里暗骂这个变态,大半夜又来这一出,急喘着气点头,推搡着他的手,她快要被捂死了!

谢容手掌缓缓挪开,借着床尾摇晃的烛光看清了身下人模样。

少女青丝铺散,眼眸清润,不施粉黛的小脸柔美清丽,两颊升起的红晕更显娇媚动人,身上被子滑落了点,他能清晰看得那精巧的锁骨和一片肌肤雪白。

“阿宁,”少年嗓音顿时喑哑了几分,“我的妻。真想现在就吃了你,日日夜夜,死在你身上也无妨。”

锦宁臊得脸通红。

只觉得耳朵都不干净没法要了。

这低俗下流的脏东西,谁能想到是那战场上杀人如麻的少年冷面将军!

“变态!不许说死字!”她红着耳尖斥他。

谢容倒是低低笑了,偏头吻上她的唇,气势汹汹似要将人整个吞吃入腹。锦宁仰着头,细白双臂勾着他脖颈回应,终是先败下阵来眼前眩晕不止。

“好难受……你走吧,别折磨我了。”

“能有我难受?”他意有所指。

锦宁秒懂。

羞愤欲死。

谁说古人封建古板的,比她这个穿来的现代人还不要脸。

谢容眼神沉沉地望她,喉结滚动,覆着粗粝硬茧的手在她耳畔摩挲:“阿宁,我想……”

“不,你不想。”锦宁看那眼神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变态事,一口打断,没得商量,“说好了成亲之后才能做,现在不行。”

“……”静谧的黑夜一时只有彼此狂乱的心跳和呼吸声。

良久,谢容才无比低沉嘶哑的‘嗯’了一声。

在锦宁以为他该走了的时候,一只手按着她后颈,几乎是蛮力将她身上兜衣的系带扯开。

“谢容!干什么!”她惊呼。

对方竟是将那贴身小衣拽了下来。

他本该执着刀剑的掌心,捏着那柔软小小的一片,还沾着她的温度和香气。

在锦宁难以接受的目光下。

谢容面不改色,将那小衣珍宝似的收进怀里放着:“在军中,想你的时候,便用它来纾解一下相思之苦。”

“……”

变态!

最好只用来解相思,不解其它的。

谢容仔细而专注地瞧着她面容,指尖缓缓划过她的眉眼,鼻子,嘴唇,她亦不舍得眨眼地望着他的眼睛。

“此次胜仗归来,我们就成亲。”

施令惯了的少年将军生带一股高位者的威慑。像是情话,又像是威慑性的命令。

“乖乖等我回来娶你,不许和别的男子走近。”

“京城有我安排的眼线盯着你,倘若你敢背弃约定或者不忠于我,待我归京……”

他眼神暗了暗,齿间逼出四个字来像是威胁:“定不饶你。”

“……”锦宁心尖颤了颤。

谢容给了她在这世界生存下去的庇护,同时也有极强的占有欲。

毫不怀疑,如果她敢背叛,会死的很惨。

一番折腾,他终于要翻窗原路返回了。

方锦宁咬唇,手还是伸出被子,抓着谢容衣摆轻轻扯了下。

烛灯明暗摇晃,在黑夜散着柔情缱绻的昏光,外面小肥猫喵喵奶叫声传进来,猫爪子扒着木窗沿刮蹭。

谢容回头,两人最后四目相视。

锦宁垂眼:“我等你凯旋,平安归来娶我。”

——

两年后,胜仗的消息自边疆传来京城。

主帅谢容领兵击退匈奴,并收复珩州一带多个州郡,为我朝收复疆土无数。

然而,捷报传来的同时,还有一个令景国上下悲痛扼腕的噩耗。

这位战功累累、长枪策马平乱世的少年将军,本该归京受万人敬仰,却被敌军奸细小人暗算坠崖身亡,尸骨无存。

铜镜中映着梳妆的女子,清丽的小脸在得知噩耗后霎时面如死灰,手中青簪‘咣啷——’滑落,碎了一地。

“谢容,”锦宁身体僵直,眨眼间便怔怔地下了泪来,“……死了?”

婢子湘玉也红了眼圈。

她惋惜少年将军身亡,也心疼自家主子。

小姐是方家不受宠的庶女,前些年性子卑怯过得连下人都不如,一场大病后变得生动活泼了许多,还和那少年骁勇的谢将军相恋,眼看日子好过下去,这下……

“小姐,您不要太伤心了!”

锦宁不仅伤心,还病倒了。

这古代后宅的日子太可怕,如今谢容死在边疆,方家人肯定又要逼她给五十岁的富商老头做小妾。

她不喝药,想死。

就这么病死,眼一闭一睁说不定就回到现代世界了。

可没等她病死,方家人就将她强压进了谢家的迎亲喜轿。

锦宁拼了命地挣扎,身单力薄的还是被几个粗使婆子摁着四肢逃脱不得。

“我不要冥婚,不要嫁给死人!”

“你们这群封建臭傻逼!放开我!”

婆子听了连忙道:“小姐这说的什么蠢话,当今圣上反对活人死人配冥婚,谢家忠良,怎么可能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

锦宁愣住:“那是……”

婆子喜眉笑目:“小姐是富贵夫人命,谢家嫡子死了,道士一算,您生辰八字又和谢家长子相配,那郎君身子骨不好,如今性命垂危,就靠您嫁过去冲冲喜气呢!”

“…………”操!

冲喜?

嫁给谢容那体弱多病的哥哥?太荒唐了!

还不如和谢容冥婚!

“我不嫁!”谢容若知道她嫁给了他哥哥,气得在地下黑化成厉鬼头子上来抓她怎么办?!

虽说不提倡封建迷信,但她穿到这历史上没有记载的古代,本身不就是个无解的玄学!

方家族人冷笑,一碗软筋散灌进她肚子里。“嫁不嫁由不得你选!谢容都死了你还能嫁进谢家是你几世修来的福分,还是你宁愿给那王家五十岁的富商老头做小妾?”

“…………”

两列囍仗劈开街市行过,声势浩大的队伍迎得新娘子上轿。

盖头下,少女泪水划过面颊,“啪嗒——”滚落在喜服上洇湿出小片痕迹。

锦宁心如死灰。

救命。她只想回家找妈妈……

————

————

排雷:

[占有欲强偏执病娇坏种×软妹·古言版,这类型永远爱。

男强女弱,女鹅就是怂怂软包子,以为遇到的都是天下第一好男人,被连哄带骗上了贼船才发现疯男人真面目,怕得掉泪想逃逃逃还是被qza。

本文含·男失忆·雄竞·强制·男洁·总之狗血·设定放这了不喜慎入。]

特大雷:女鹅和哥会有夫妻之实,哥很坏很毒但身子骨弱是真的,弟很疯很强女鹅受不住也是真的,结局1v1。

小说《冲喜嫁人后,战死的亡夫回来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