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只愿今生来世再不相逢

只愿今生来世再不相逢

安悦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知道。”简笙闭了闭眼睛,她的人生,已经全被毁了,她声音颤抖,“所以求沈先生,高抬贵手,饶我一命。”“饶你也不是不可以……”他声音一沉,目光掠向远方,“看到前面那些台阶了吗?999步,你一步步的跪上去,每跪一步,就给安悦道一次歉。”

主角:安悦沈暮尧简笙   更新:2022-12-08 22: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悦沈暮尧简笙的女频言情小说《只愿今生来世再不相逢》,由网络作家“安悦”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知道。”简笙闭了闭眼睛,她的人生,已经全被毁了,她声音颤抖,“所以求沈先生,高抬贵手,饶我一命。”“饶你也不是不可以……”他声音一沉,目光掠向远方,“看到前面那些台阶了吗?999步,你一步步的跪上去,每跪一步,就给安悦道一次歉。”

《只愿今生来世再不相逢》精彩片段

知道。”简笙闭了闭眼睛,她的人生,已经全被毁了,

她声音颤抖,“所以求沈先生,高抬贵手,饶我一命。”

“饶你也不是不可以……”他声音一沉,目光掠向远方,“看到前面那些台阶了吗?999步,你一步步的跪上去,每跪一步,就给安悦道一次歉。”

“等你跪完这999步台阶,我考虑考虑,好心给你介绍一个保洁的工作。”

简笙终于止住颤抖,猛地抬头看向他。

这个地方,她并不陌生。

这是容城情侣来打卡最多的地方,999步台阶,象征着长长久久,以前,她就是站在这儿跟沈暮尧告的白。

恣意飞扬的简笙,爬上999步台阶,站在最高处,挥着手大声跟沈暮尧告白。

“沈暮尧,我喜欢你!”

“全世界我最喜欢你了,要不,你也试着喜欢一下我吧!喜欢我简笙不亏哦!”

而此刻,他要她用如此屈辱的方式,在她曾经跟他告白过的地方,跟安悦道歉。

见她眼底盈满泪水的样子,沈暮尧眯了眯眼,刚要说话,下一秒,简笙就已经推开了车门。

“恳请沈总,说话算话。我认罪之后,求您,放我一条生路。”

说罢,她瘸着一条腿,一瘸一拐的朝着不远处的台阶口走去,明明离得不远,她却走得艰难非常。

不远处有个很大很高的广告牌,以前那儿,挂着她的照片。

一步步走去,简笙仿佛还能看到曾经高处那个光鲜靓丽的自己。

但现在,已经没有了。

没有了名动荣城的天之娇女简笙,只有,杀人犯简笙。

足足花了三分钟,她才走到台阶口,而后,强行忍受着周遭传来的奇异眼神,砰的一声跪了下来。

她紧咬着嘴唇,不顾满面流淌的泪水,哽咽着道:“我叫简笙,我是个罪人,是我害死了安悦,我罪该万死!”

“简小姐,总裁说,你声音太小了。”站在一旁的保镖扶了一下耳机,冷漠道。

简笙眼神微震,而后,强忍着喉头翻涌的血腥味,用当初跟他表白时的力气,大声道:“我叫简笙,我是个罪人,是我害死了安悦,我罪该万死!”

她一步步跪着往前走,每一步都跪得极重,声音也越来越大。

“我叫简笙,我是个罪人,是我害死了安悦,我罪该万死!”


“……”

鲜血一路流淌,染红了每一步台阶。

车内。

沈暮尧冷冷看着不远处已然瘦到不能看的身影,分不清此刻究竟是恨还是报复的解脱,只觉得心头有团怒火烧得正旺。

失去安悦,那种痛感,他此生难忘。

所以,也希望这个罪魁祸首,能痛一点,再痛一点。

但此刻看着被折磨得显然与五年前截然不同的简笙,心中莫名有股异样,一直蠢蠢欲动。

他死命将它压下。

“给我买下荣城所有的广告牌,在人流量最大的地方,全城滚播!”



简笙足足跪了一夜。

从一开始围堵得水泄不通的围观,到现在空无一人,沈暮尧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只剩下她一声声沙哑难听至极的“我叫简笙,我罪该万死……”

她的眼泪已经流干了,血液也已经凝固成渍,眼看着只剩下最后几步台阶,她强撑着最后一口气,用浸满了鲜血的膝盖一步步的跪了上去。

她满心只想着……

快了。

很快,就能有自由了。

终于,她跪到了第999步台阶。

“我叫简笙,我是个罪人,是我害死了安悦,我罪该……”

刚要说完最后一句,她喉头突然涌过一股血腥味,随之猛地喷出一大口血,就这样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在医院。

她艰难的扫视了一下四周,刚要起身,突然有个医生推门走了进来。

“喉癌都已经这么严重了?怎么现在才来治,是不是不要这条命了!”

闻言,简笙一怔,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喉……癌?

“您是说,我得了癌症?”她怔怔开口,嗓子却哑得几乎不能听。

“幸好这次你被人送到医院检查出来了,不然拖得更晚更糟,现在通过手术还能治疗恢复好,赶紧准备一下办理住院吧!”

说罢,医生给了她一张收费单。

简笙见状,连忙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从病床下来,“不用了医生,我……我先不住院。”

“不住院?你疯了,你不想活了?”

“我想活,我想活的。”简笙解释过后,又难堪的抓了一下衣角,“只是,我现在身上没钱,付不起住院费和手术费,我已经找到工作了,能等我先筹到钱,再来办住院吗?”

的确会有一些人因为交不起医药费放弃治疗,医生看出她的确是有求生的心,便也没有再强求,只是道:“那你开点药吧,我看你身上的伤也挺多的,因为你一直没醒,我也没能让你做个全面点的检查,等会我再仔细看看。”

“谢谢,不用了,我得走了。”

简笙连忙摆手拒绝,没等医生再说什么,就连忙离开了医院。

从医院出来后,她才从沾满血渍的口袋中,摸出一张会所的地址。

那是昨晚,沈暮尧的保镖给她的。

说是跪完,就去这个地方,会有人给她安排新工作。

她知道这个会所,这是沈暮尧旗下的产业,他把她安排在这儿,用意一目了然,可以她杀人坐牢的履历,再加上沈暮尧的介入,她除了去这儿,别无他法。



她在荣城本来就需要钱活下去,现如今又得了这个病,便愈发迫切。

她得攒钱活着,攒钱治病,然后,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荣城!

她咬了咬唇,找到了这家会所。

沈暮尧很显然提前打过招呼,她一过去,会所负责人就鄙夷的看了她一眼,而后给她安排了一个清扫会所马桶的工作。

这天,她刚从洗手间清扫完马桶出来,突然脚下绊住一根粗绳,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整个人都由于惯性的原因往前栽去,而后,连人带桶的摔了几米远,额头重重的砸到地板上,顷刻间头破血流。

“啊……”

还没来得及回过神,下一秒,耳边就传来一阵闪光灯拍照的声音,随之便是哄堂大笑。

“哈哈哈,大家快来看,曾经我们高高在上的简大明星,杀人出狱后,沦落到在这儿刷马桶了!”

简笙艰难的抬起头,立马认出此刻围堵在她身边的这些人,都是曾经以前因为她的身份,每天追在她屁股后面跑,但却因为人品极差而被她看不起的名媛和公子哥们。

有人抬起她的脸,对她极尽所能的嘲笑

“她怎么变成这样了,你们看她脸上的疤,好丑啊。”

“别靠近,她什么味道,好臭哦。”

“扫马桶的阿姨,当然是一身厕所味了,哈哈哈。”

“……”

向来墙倒众人推,她已经知道了这群人的目的,无非是羞辱她,来报当年之仇而已。

她咬着唇没吭声,这五年,她早就对这些羞辱的话免疫了。

“抱歉,打扰到你们了。”

那一下摔得实在过重,简笙只觉得自己浑身骨头都快疼得散了架,她勉强着让自己站起来,然后提着工具就准备离开。

只是才刚走了一步,就有人一把拉住她。

“诶,简大明星,别走啊。”

“你看,这好好的地板,被你弄得流了一地的污水,看着多倒胃口,在其位谋其职,这事,你得解决吧。”

简笙忙道:“我现在就打扫干净。”

“等等,这地面都弄成这样子了,你那工具又是扫过马桶的,你这不是纯心弄脏我们的鞋吗?”

这群人明显还要故意为难,简笙颤抖着嘴,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这样,我们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既然你的工具用不了,那你就跪下用手一点一点的……擦干净吧。”

此话一出,周边的人纷纷开始起哄起来。

“wow!擦干净!擦干净!擦干净!”

一时间,整个走廊都充斥着刺耳的嘲笑声,每一字,每一句,每一道欢呼,都如一把利刃,生生刺透了简笙的耳膜。

周围人如同看戏一般,纷纷露出好整以暇的笑容。

起哄声,嘲笑声也越来越大。

就在简笙一鼓作气好结束这场漫长的羞辱时,一个低沉凉薄的声音缓缓传来:“真是一场好戏,也不知道简家二老,泉下有知,在地底下看到他们的女儿如此作践自己,会作何感想。”

这声音一出,简笙身子便开始猛烈的颤抖起来,她缓缓的抬头,在对上那一双眼眸时,整个人如置冰窖。



你有没有爱过一个人,就算粉身碎骨也仍不后悔。

你有没有恨过一个人,恨到生死不容,只愿今生来世,再不相逢。

安悦跳楼了。 

当晚,沈暮尧便带了一群保镖冲到她的别墅,将她绑了起来,冰冷的眸积蓄着浓浓的怒火与痛意:“把她给我扔到牢里,关到死!”

简笙难以置信,在保镖的钳制之下拼命挣扎,终于扑过去抓住了他的衣角,“沈暮尧,你信我,我解释过了,安悦跳楼和我没关系,我没有用言语威逼她!”

“我是喜欢你,也和她说过想和她公平竞争的话,但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也喜欢她,如果我早知道的话,我不会去找她谈那一次话,我也不会……”

没等她说完,沈暮尧便抓住她的手,在她的殷切目光下,一根,一根的,掰断她附着在身上的手指。

“啊……”

在一阵惨叫声中,他拿出手帕擦拭着刚刚碰到简笙身体的指尖,而后,将手帕扔在她身上,表情冰冷嫌恶至极。

“封杀简笙,从今往后,再没有简家大小姐,也没有简大明星,只有杀人犯简笙!”

“是,少爷!”

随后,整座城所有简笙的广告牌连夜撤下,【简笙杀人犯】的词条迅速引爆各大热搜。

一夜之间,她不再是光鲜亮丽,风光无限的简氏大小姐,更不是刚出道就被无数粉丝追崇的大明星简笙,她的名字,是监狱里的,108号!

……

五年后。

简笙穿着一身破破烂烂且沾满污渍的狱服,脸又黄又瘦,头发遮住的面颊上还遍布着一大片的伤痕,双目空洞而又茫然的看着牢狱外的世界。

不过短短五年而已,可这世界却陌生得让她几乎快认不得了。

“该死,人跑到哪儿去了!”

“快,给我找,无论如何也要把人给我抓回来!沈总说过她一出狱我们就要把她带回去的,如今人跑了,怎么交代!”

身后突然传来一阵熟悉而又令人遍体生寒的叫喊声,简笙浑身一抖,坡着一条腿,拼命的往前一瘸一拐地奔跑着。

眼看着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简笙一眼便扫到不远处的垃圾桶,她浑身都充斥着害怕,想也没想,便立马跑过去,将垃圾桶的盖子掀开,而后,整个人都藏了进去。

脚步声越来越近,简笙整个身子蜷缩在垃圾桶里,紧紧咬着嘴唇,吓得瑟瑟发抖。

她这一躲,便是一天。

直到天色完全黑下来,四周也变得寂静无声,简笙才强忍着身上的疼痛,从垃圾桶里爬了出来。

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还没等她站定,她便一眼扫到地面上那双铮亮的意大利手工皮鞋,随后,视线一寸寸往上移,修长的腿,凉薄的唇……

待看到那个人的脸时,简笙呼吸一滞,随之整个身体便一寸一寸的僵硬了起来,连身上的毛孔都在诉说着她的害怕。

沈……

沈暮尧!

她吓得浑身动弹不了,男人却懒懒抬眸,一步步逼近,声音极其低沉。

“好不容易出狱,不好好庆祝一下,乱跑什么?”

“怎么,不想见到我?之前不是还说最喜欢我?”

“嗯?”

以前趋之若鹜,恨不得每天追在他身后,光是看着他背影,都能开心得不了的简笙。

现如今,却对着他身子抖个不停,怕得连头都不敢抬。



我「哦」了一声,慢悠悠地放下水杯,正色道:

「我男朋友可不是什么冤大头,他就是有钱而已。」

想了想,我又补了刀:「而且还舍得给我花。」

「三千多买个凉席,就为了能让我睡得舒服点,你说这样的男朋友去哪找呢?」

宋禾没说话,尴尬地笑了笑,走了。

而我心情大好。

事实证明,这种人就不能惯着,不怼回去她就能一直阴阳怪气。

不过……

那天晚上,宋禾没回来。

她给我们宿舍「老好人」顾茹发了消息,说她今晚有事不能回来,查寝时让她帮忙打个掩护。

顾茹是个很乖的姑娘,出身小县城,家里条件不太好,平日里很节省,人也温柔。

宋禾正是吃准了她这点,才打电话求她帮忙。

第二天,宋禾逃了课,再回来时,已是下午。

状态可以说是满面桃花开。

而且,身上还多了一只某轻奢品牌的新款包包,价格不算便宜,几千块。

宋禾的二代男朋友忽然对她大方起来,而且,是在她夜不归宿之后。

这事本就算不得光彩,偏偏宋禾还爱显摆,背着她的新包到处转悠。

可她不知道,外面谣言已经满天飞了。

半月后,宋禾生日。

她说她的二代男朋友要请我们全宿舍吃饭,并且重点强调,要让我们带上男朋友。

我原本不想去,可架不住她一直在旁边阴阳怪气地激我。

我这人最受不住激将法,一时冲动,应了。

晚上 7 点,大学城附近的某法式餐厅。

这家店我和朋友来过,味道不错,价格不便宜。

落座后,我们也第一次见到了宋禾的富二代男友秦利。

秦利看上去是那种典型的富二代。

我虽然对奢品不太了解,但那晃眼的 Gucci 标还是认识的。

人齐后,大家开始点餐。

宋禾故意把菜单递给我,「嘉嘉,你看看,你喜欢吃什么?」

我没接,「你们先点吧。」

宋禾勾了勾唇角,可能是认为我怂了。

她没做声,把菜单递回给了秦利,可是——

秦利却在低头玩手机,「你先点吧。」

宋禾愣了一下,再想递过去时,秦利蹙起的眉间已经染上了几分不悦。

骑虎难下,宋禾只能勉强翻开菜单。

菜单是全法文的,没有中文翻译。

扫了一圈,她指了指菜单,「要……这个。」

服务生看了她一眼,面露难色,「抱歉,这是我们的店名。」

气氛有些安静。

为了缓和气氛,宋禾勉强笑了笑:「今天我过生日,点瓶红酒吧。」

服务生很有眼色,听了这话,立马把菜单翻到了酒水那页。

宋禾扫了几眼,指向其中一款,「麻烦拿一瓶这个 1945 年的红酒。」

服务生沉默了一下,小声纠正,「不好意思女士,1945 是价格。」

我没忍住,勾了勾唇,笑得很含蓄。



说话!关了五年,哑巴了?”

他失去了耐心,声音再度多了几分冰冷。

闻言,简笙终于抬头,一双无神的眼睛里早盈满了恐惧和泪水。

“我……错了。”

她一开口,声音粗粝沙哑,难听到连沈暮尧都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

还记得当年简笙刚出道,凭着一张漂亮得神明都不敢直视的脸,以及一副清澈如空谷的嗓子,名动荣城,无数人拜倒。

可现如今,眼前这个又黄又瘦,卑微到尘埃里的女人,哪里还看得到一丁点,曾经肆意张扬,光芒万丈的大明星简笙的影子。

五年不见,这个女人还真犹如脱胎变骨一样。

心间异样只一闪而过,他冷冷一笑,“又在装什么,像你这种不择手段的女人,既能把安悦逼到跳楼,又还在这假模假样装成这副委屈兮兮的样子做什么。”

沈暮尧轻吐薄唇,一字一句都是无比伤人的利刃。

简笙身形猛地一颤,仿佛动了动嘴唇想要辩解什么,但终究还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让他恨吧,她想。

这十来年的爱意,最终就化成一句,让他去恨吧。

她强忍着眼泪,抖着身子一句接一句的道着歉。

“对不起,沈总……”

“是我错了,求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

当年因为他的一句好好改过,她的嗓子就被人毁了,手也被踩废,腿也被打瘸了。

好不容易出来,他却又派人在这堵她,想要干什么,可想而知。

所以,她不得不逃。

她这条命已经没什么重要的了。

可就算为了……

她还要活着,她得活着。

“把她给我架到车里来!”

她这副卑微到极致的样子,莫名让沈暮尧烦闷不已,一声令下,简笙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保镖们架到了车上。

汽车一路疾驰,最终在人流量最大的市中心停下。

在那个地狱一般的地方待了五年,简笙见到人就会下意识的害怕,哪怕还没下车,却已经吓得整个人都缩到了角落。

还没弄清他把她带到这究竟是何用意,沈暮尧一个冰冷的眼神扫过去,下一秒,保镖就将一个东西重重的砸到了她身上。

竟是一个扩音喇叭。

“简笙,你父母抛弃你了,举家搬迁了,你知道吧?”沈暮尧冰冷的声音传来。

简笙指甲深深陷进肉里,“知道。”

当初沈暮尧下了命令,要简家即刻从荣城搬走,就当这辈子从没有过简笙这个女儿,如果不愿意,简氏集团便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

难受吗?肯定会有,但更多的是庆幸,只要简家平安,什么都好。

“你的房产,也被我拍卖了。”

“知道。”

“你旗下所有的资产,你全都动不了。”

“知道。”

“你的事业,也全被我整垮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