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姜幼枝裴恂小说

姜幼枝裴恂小说

姜幼枝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这几日,姜幼枝一直详装生病,赖在裴府。发现此人竟没有婚配,甚至连妾室都没有,这在京都众多贵胄子弟中可是不多见。今日她在膳房借着帮忙,想打听些消息,一边择菜一边和裴恂房里的小丫鬟闲聊:“春儿,你家公子现在在朝堂上是个什么职位?”

主角:姜幼枝裴恂   更新:2022-12-08 22: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幼枝裴恂的女频言情小说《姜幼枝裴恂小说》,由网络作家“姜幼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这几日,姜幼枝一直详装生病,赖在裴府。发现此人竟没有婚配,甚至连妾室都没有,这在京都众多贵胄子弟中可是不多见。今日她在膳房借着帮忙,想打听些消息,一边择菜一边和裴恂房里的小丫鬟闲聊:“春儿,你家公子现在在朝堂上是个什么职位?”

《姜幼枝裴恂小说》精彩片段

姜幼枝瞧着他气度不凡,恐是京都诗书簪缨之族,心里便起了小算盘。

以自己一人之力,对于尚书府,根本是以卵投石,与其不自量力,倒不如寻一靠山,再为家人沉冤昭雪。

她伸手小心翼翼的抓上了那人的衣袖,眼神动容,声音细弱:“公子,我是被逼的,还未成礼便拼死逃了出来,求你收留小女子几日。”

裴恂面上并无波澜,扫了她一眼,便将目光定格在抓着自己衣袖的手上。

姜幼枝赶忙惊慌的松开,像一只受伤的小鹿,动容道:“在京都我逃不过宿祈安的,公子,求求你……”

裴恂对上她的泪眼婆娑,神态自若,没有说什么。

等到了地方,姜幼枝随着裴恂下了马车,她瞧着眼前的裴府,眼底闪过一丝狡猾。

接着脚下一滑,便详装晕倒在他怀里。

裴恂稳稳的接住,手掌不自觉的抚上她不盈一握的腰肢,少女靠在他怀里妩媚至极。

他却只是微微皱眉,接着用刚好的力道向身侧推去,姜幼枝便落到了刚刚才过来迎接的丫鬟手里。

一贯持重的声音传来:“把人暂时安置在府上。”

 这几日,姜幼枝一直详装生病,赖在裴府。

发现此人竟没有婚配,甚至连妾室都没有,这在京都众多贵胄子弟中可是不多见。

今日她在膳房借着帮忙,想打听些消息,一边择菜一边和裴恂房里的小丫鬟闲聊:“春儿,你家公子现在在朝堂上是个什么职位?”

春儿一听这话,便满是骄傲道:“我家公子如今是谏院谏议大夫,他可是大周雅正君子的代表,百姓人人都称赞他是直言相谏的忠义之臣。”

姜幼枝看着春儿一脸痴迷的样子,想了想那日马车上的人,确实是端庄雅正,仪表不凡。

春儿说着,便急急忙忙的收拾食盒:“该给公子送粥了,可我这药煎好还得些时间。”

她眼珠子一转,便热络的接过春儿手里的食盒:“我替你去送吧,这草药可离不得人。”

春儿感激着道:“那可真是太好了。”

姜幼枝便提着食盒,亲自去了裴恂的书房,可今日却不见有侍卫守在门口,她便大着胆子进去了。



只见书案前没人,姜幼枝就小心翼翼的往里走着:“裴大人?裴大人?”

可刚自拐角走近里间,只见矮案旁的裴恂正手抚着胸口,神情痛苦。

他见着来人,更是抬起猩红的有些可怖的眼睛,伸手将案子上的书画用力扫落在地,咬牙切齿道:“滚!”

姜幼枝被吓的将手里的食盒倏然跌落在地,里面的莲子羹也随之洒落。

裴恂死死的盯着呆愣的姜幼枝,像是忍耐到了极点:“滚出去!”

姜幼枝看到他捂着胸口的手臂上,如细丝一般的乌青愈发明显,以及此刻的症状,心里不由的一颤。

便毫不迟疑的拉起他垂落的另一条胳膊,却被裴恂大力反握住手腕:“你疯了!”

姜幼枝对他的警告熟视无睹,开口道:“让我看看你的症状。”

裴恂极力放开她,微微侧身:“出去!”

姜幼枝干脆直接一把扯开了他的衣襟,心口上那条乌黑的细丝清晰可见,竟然也是穿心煞。

正当姜幼枝思索之际,她只觉得肩膀上多了一股力道,下一秒便被人压在了墙上。

双手被死死的禁锢着,姜幼枝完全动弹不得,两人此刻离得很近,但她有些不敢推搡,因为裴恂此刻的表情阴郁到了极点,让她有些莫名其妙的恐惧。

裴恂盯着眼前惊魂未定的女子,心口新一轮的绞痛袭来,他不自觉收紧握着她纤细胳膊的手掌,整个人因为痛苦近乎将头埋在了她的颈窝。

姜幼枝能清楚感受到铺洒在自己颈间沉重而又灼热的呼吸,但并没有推开他,更多的是因为想到了自己的家人。

显然裴恂的症状已经很严重了,简直到了病入膏肓的境地。

中穿心煞者,每月伊始承受万钉穿心之痛,且绝活不过十年。

今日僵持了半个时辰,裴恂竟发现自己心口的绞痛开始有了退散之意,这么多年,此种症状持续的时间每每是只增不减。

他强忍着意志,抬起头,瞧了一眼身前的女子,着素衣却难掩明艳妩媚,莫非她会什么妖术。

可不到一会,他便虚脱的倒了下去,姜幼枝赶忙费力的扶住他,但这男人过于人高马大,只能让他先躺地上。

她看了看裴恂的手腕,穿心煞还在发作,这是真真的疼昏过去了,穿心煞一般人是难以承受的,大多数人坚持一两年便会因为疼痛选择自刎。

不过姜幼枝却越发好奇,裴恂怎么会身中穿心煞?

不过,这男人抓着自己的手腕就是不松开,她只能坐在地上苦等。

等姜幼枝迷迷糊糊的醒来,发现自己此刻身处软塌上,她抬了抬酸痛的手臂,发现手腕处已经变得乌青。



她起身朝外走去,发现裴恂已经恢复了谦谦君子的模样。

他正在案子前写写画画,瞧见姜幼枝便道:“姜小姐醒了。”

姜幼枝点了点头,裴恂便继续道:“今日之事,不可妄加议论。”

她皱了皱眉,这人死板的厉害,便行了个礼:“是,幼枝先行告退。”说完便一溜烟儿的走了。

可刚刚走出房门,就和一个花颜月貌的小美人打了个照面。

小美人见她这个时辰衣衫不整,发丝凌乱的从裴恂书房里走出,就紧紧蹙起了眉。

气急败坏的开了口:“你,你,你怎么这样从表哥书房里出来?”

姜幼枝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只见小美人便掩着泪眼婆娑跑开了。

她一瞬间有些头大,看来这位表妹误会了。

等回到膳房,春儿的语气里满是歉意:“幼枝,都怪我这糊涂脑子忘了日子,竟忘了,忘了今日是……”

姜幼枝看着她欲言又止的模样,便笑的十分善解人意:“春儿,你我是好姐妹,莫要见外了。”

春儿笑着点点头,放低了声音:“你没受伤吧?”

姜幼枝便道:“放心吧,无事,可是今日,公子为何会那样?”

春儿拉着她离那边的丫鬟远了远,小声道:“五年前,璞鹿之战柔然人大败,天子便派公子去同柔然谈判议和,途中身中剧毒,落下了病根。”

随着春儿的话,一段记忆涌上姜幼枝的心头。

因母亲在怀孕时误食蛇胆,令她出生煞气偏重,道士断言活不过十岁。

爹爹爱女心切,便把她送去溯明山,溯明山上有当朝最受敬重的道教宗门,曰净明道。

净明道宗师抱玉道人因一串丹泉石与她结缘,又看她颇具慧根,便破例亲收她为关门弟子。

从此以后,她便修身养性,成为净明道里的一位道姑。顺利渡过十岁,师傅告诉她,下山前须历练,为天下苍生求得一卦福脉。

她就被自己那位笨蛋师兄一品红坑蒙拐骗到了京都,还稀里糊涂的朝见了周文帝。

当时正值大周打了败仗,要派人去柔然谈判议和,人选却迟迟难以定夺。

姜幼枝顺应天意,妙手卜得一卦,这重任就落到了当时的谏院司谏裴恂身上。

后来,听闻裴恂顺利谈判,竟然让柔然放弃了本应唾手可得的几座城池,和大周正式和谈。

春儿伸手在呆愣的姜幼枝面前晃了几下,姜幼枝才惊醒,便拿过她手里的竹笼:“你去休息吧,剩下的活我来帮你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