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其他类型 > 陆修远陆修漫

陆修远陆修漫

陆修远陆修漫 著

其他类型连载

“靠!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李江皋把书包摔在桌子上,一脸不满地说,“清醒一点儿吧!我们还要友好相处一个月呢!”杜若瞥了一眼李江皋,不紧不慢地拿起小风扇chui着,我在一边乐出了声。

主角:陆修远陆修漫   更新:2023-01-06 17:3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修远陆修漫的其他类型小说《陆修远陆修漫》,由网络作家“陆修远陆修漫”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靠!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李江皋把书包摔在桌子上,一脸不满地说,“清醒一点儿吧!我们还要友好相处一个月呢!”杜若瞥了一眼李江皋,不紧不慢地拿起小风扇chui着,我在一边乐出了声。

《陆修远陆修漫》精彩片段

“靠!


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李江皋把书包摔在桌子上,一脸不满地说,


“清醒一点儿吧!


我们还要友好相处一个月呢!”


杜若瞥了一眼李江皋,不紧不慢地拿起小风扇chui着,我在一边乐出了声。


今天是七月的第一天,我们新高二在期末考试刚过两天就又被圈回了学校。


炎炎夏日,没有空调和西瓜,只有chui的人脑瓜子疼的吊扇和永远做不完的卷子。


刚刚说话的是我铁子李江皋和我同桌杜若。


“我学他妈学!


老子可是清华都得不到的学生!”


李江皋撂下一句狠话,转头做起了刚从印刷室拿上来还带着余温的数学卷子。


好不容易熬到下午五点,下课铃刚响完,李江皋就第一个窜起来催我,“走走走!


赶紧回!”


我拎上书包和他一起走出教室。


“我一天都学不下去了。”


我看着楼梯上拥挤的人流,发出一声感慨。


“谁不是呢!


明天还要听写,天要亡我啊!”


李江皋满脸写着苦大仇深,


“那你明天背语文课文吗?”


我拍拍他的肩,


他冷笑一声,“除非语文老师跪下求我。”


我俩在楼梯上肆无忌惮地笑起来。


回到家,我妈已经把饭菜端上了桌,我放下书包去洗手,正好碰见我哥从书房里走出来。


“你今天怎么没出去玩?”


我抢先一步走进洗手间,


“害,你上学第一天我出去玩,于心不忍。”


我哥故意叹了口气,用手揉了揉眉心,


“少幸灾乐祸!”


我甩了我哥一脸水,还没来得及跑就被我哥拦腰抱住,他轻轻捏了一下我的耳朵,在我耳边吐出温热的气息,“小混蛋。”


我挣开他跑出去,可我的心跳却加快了。


我哥今年刚高考完,他比我大两岁。


记忆里,我和他小时候也曾为了玩具和零食打闹不休,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喜欢跟在我哥屁股后面,他也乐意带我玩,我们甚至在某些事情上相互谦让起来,反正关系一直很好。


我俩的名字都源于屈原的名句“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我的名字四舍五入还是我哥取的。


听我妈说,我爸当年想要个女儿,名字都取好了,叫陆漫漫。


可生下来却是我,总不能还用这个娘不拉几的名字吧。


是才两岁多的我哥说:“我叫陆修远,弟弟就叫陆修漫吧。”



我哥果然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呦,大早上遛鸟呢!”


我飞速逃回卧室,“你有病啊!


五点多起来gān什么!”


我靠!


真是太丢人了!


更丢人的是我那一整天脑子里都是那个梦!


我不断安慰自己绝对是纯属巧合,直到课间李江皋拿着他收集的性感女主播的照片问我“辣吗”


的时候,我内心竟然毫无波澜!


完了!


我绝对是不正常了!


好巧不巧,这时候打了上课铃,试问这个时候谁能听的进去物理。


杜若突然用笔戳我,神神秘秘地问我认不认识隔壁班的顾繁,我摇头,问她怎么了,她告诉我顾繁是同性恋。


忘了说,她是个资深腐女,天天给我灌输奇奇怪怪的知识。


杜若满脸兴奋地跟我说,她加了顾繁的qq,他和他对象可甜了。


原来听到这种事我绝对是无感的,可是今天不同。


课间我在手机上刷到表白墙底下有顾繁的qq,我竟然也有点想加,可加了怎么说?


同学你好,我第一次当gay,能传授点经验吗?


我被自己逗笑了,关掉了手机。


放了学,经过隔壁班的时候,我特意问了问李江皋,


“哎,有个叫顾繁的你认识吗?”


“认识啊,我初中同学。”


“别人跟我说,他是……”


我试探性地说,


“同性恋?我知道。”


李江皋朝着对面扬了扬下巴,“就那个。”


我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看见一个刘海挡着眉毛的男孩,长的很jg致,戴着圆圆的银框眼镜,仔细一看,草,还打了耳dong。


我想起来了,我经常看见他来找我们班赵岌。


路上,我问李江皋,“你不会恐同吧?”


“怎么着,你是啊?”


李江皋玩笑的一句话,真把我吓了一跳,但他接着就说了,“也不是,而且我跟顾繁玩的还行,我对这事没什么感觉。”


“吃炒年糕吗?”


他问,


“吃。”


这个话题就这么过去了。


我回家的时候我哥不在,八成又跟朋友玩去了。


我吃完饭就回了房间,晚上听见我哥回来的声音也没出去。


他好像还和我妈问起我,我妈说我睡了。


我睡了个寂寞。


第二天英语课上,英语老师宣布了周末周考,瞬间班里怨声载道一片。



骂出口,这可是她腐女之魂燃烧的绝佳时刻,其他同学笑了几声,英语老师就往后讲了。


可我却没心思听了。


算了,不哭了。


不正常就不正常吧。


我悄悄的不正常,不让别人知道。


周末考试的时候,最后一门我们考场的憨批老师记错了时间,提早发了十分钟,结果就提早收了卷。


我跟李江皋说了我哥来接我,让他先走。


我出校门,果然我哥还没来。


那我就屈尊往前走迎迎他吧。


拐个弯走到河提,迎面走过来三个人,我认出来是附近的小混混。


这也是我妈让我哥来接我的原因,可能是最近运气好,我以前可一次也没被堵过。


无所谓,只要他们没拿刀,我觉得放倒他们应该不成问题,怎么说我也一米八还有六块腹肌。


可我突然改变了主意,因为我看到了河提那头有个熟悉的身影。


我站在那三个小混混面前,低着头,一脸受害者的样子,嘴里却骂,


“傻bi。”


意料之中,我被揍了。


其中一个人一拳打在我脸上,艹,看着他不壮,劲儿还挺大!


我忍住没有还手,他的同伙又一脚踹在我肚子上,我故意重心不稳摔在地上。


然后他们三个就被放倒了。


我哥把我从地上拎起来,借着路灯,我看见他脸上煞白一片,不用说,我的样子肯定更糟糕。


他抖了抖嘴唇,问我为什么不在学校门口等他,这么大人了也不知道还手,语气特别凶。


我没吱声,因为我满脑子都是我哥打架的样子真帅。


然后我哥一路上拉着我,但一句话也没跟我说。


回到家,我妈看见我差点哭出来,急急忙忙的要找医药箱。


我自己照镜子也吓了一跳,嘴角渗着血,眼眶都紫了。


妈的,怪不得这么疼。


幸好明天是周末,要不然我绝对没脸上学。


突然我哥夺过我妈手里的医药箱,走进我的房间。


他面无表情地坐在我面前给我上药,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玩脱了,小心翼翼地问他:“哥你是不是生气了?”


他没理我。


我一着急,眼眶红了一片。


我哥见状问我,“还疼吗?”


语气缓和了不少。


我知道他误会我是疼得哭了,但我有点委屈,就点了点头。


谁知我哥抓住我的手说:“是哥不好,来晚了。”


我们对视了十秒多,我可怜兮兮地问他,“哥我周一能好吗?”


我哥把我搂进怀里,在我耳边不断道歉,声音有些颤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