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其他类型 > 杨洛柳雨薇

杨洛柳雨薇

女神的超级狂医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不是要去找工作。”杨洛摇了摇头,“我去江城是为了与柳家大小姐柳雨薇履行婚约。”“啥?!与柳家大小姐履行婚约?!”苏轻眉顿时一愣,眼中满是不信。苏晚秋也是一脸古怪地看着杨洛。柳家虽然不如他们苏家,但好歹也是江城的三流家族,属于豪门家族了。这个年轻男子竟然说要去柳家履行婚约,这怎么可能呢?

主角:女神的超级狂医   更新:2022-12-05 14: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女神的超级狂医的其他类型小说《杨洛柳雨薇》,由网络作家“女神的超级狂医”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不是要去找工作。”杨洛摇了摇头,“我去江城是为了与柳家大小姐柳雨薇履行婚约。”“啥?!与柳家大小姐履行婚约?!”苏轻眉顿时一愣,眼中满是不信。苏晚秋也是一脸古怪地看着杨洛。柳家虽然不如他们苏家,但好歹也是江城的三流家族,属于豪门家族了。这个年轻男子竟然说要去柳家履行婚约,这怎么可能呢?

《杨洛柳雨薇》精彩片段

“臭小子,为师要出去办一件大事,不能再照顾你了,你可以下山去浪了……”

“为师在十八年前与江城柳家订下了婚约,记得去一趟柳家履行婚约……”

“对了,这几年你那五位师姐总是问我你什么时候下山,你要是有时间记得去看看她们,她们都很想你……”

“还有,为师在几年前创建了一个国际性庞大组织,如今为师不在了,那个组织就交给你接管了……”

“最后一件事关系到你的小命,若是你不能在三年里找到契合你先天纯阳体之人,你可就完蛋喽……”

在一条去往江城的高速路上。

杨洛坐在一辆红色玛莎拉蒂总裁后座上,看着窗外的景象,想着在他下山前,老不死的交代他的一些事。

也不知道老不死的到底干啥大事去了,走得这么着急。

车上有两个女人,开车的是一个年轻女人。

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个成熟女人。

年轻女人长发披肩,长着一张瓜子脸,穿着一身剪裁的米白色职业套装,勾勒出婀娜的身材曲线。

成熟女人挽着一头乌黑色长发,长着一张精致的鹅蛋脸,穿着一件黑色贴身旗袍,身材丰韵饱满,宛如成熟的水蜜桃一般。

无论是颜值还是身材,两个女人都称得上是女神中的女神。

不久前,他从一群拦路抢劫的混混手中救下了这两个女人。

所以,这两个女人便答应载他去江城。

也不知道老头子给自己定的娃娃亲,未婚妻跟这两个美女比起来,谁更好看。

这时,开车的年轻女人道:“先生,刚才多谢你出手相救,要不然我和姑姑可就真的危险了。”

杨洛摇头道:“举手之劳罢了,不用道谢。”

“先生,我叫苏轻眉,这位是我姑姑,苏晚秋。”

年轻女人介绍了一下自己和那个成熟女人,而后问道:“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杨洛回道:“我叫杨洛。”

“杨先生,你是要去江城找工作吗?”

苏轻眉问了句,而后道:“若是要找工作,我们可以帮你安排。”

“没错,若是你没有地方住,我们也可以帮你安排。”

苏晚秋也接了句。

杨洛的穿着实在是普通又土气,所以她们以为杨洛是要去江城找工作。

“我不是要去找工作。”

杨洛摇了摇头,“我去江城是为了与柳家大小姐柳雨薇履行婚约。”

“啥?!与柳家大小姐履行婚约?!”

苏轻眉顿时一愣,眼中满是不信。

苏晚秋也是一脸古怪地看着杨洛。

柳家虽然不如他们苏家,但好歹也是江城的三流家族,属于豪门家族了。

这个年轻男子竟然说要去柳家履行婚约,这怎么可能呢?

眼见两女一脸古怪地看着自己,杨洛道:“你们不信?”

苏轻眉和苏晚秋没有回话,显然是不信。

杨洛耸了耸肩,道:“信不信随你们吧,总之我说的都是真的。”

苏轻眉和苏晚秋两人也没有再多问,觉得杨洛是在吹牛。

柳雨薇可是柳家大小姐。

而杨洛只是一个土里土气的乡下人。

两人都不是一个世界的,根本不可能产生交集,就更别说两人之间还存在婚约了。

一路上,杨洛与两女有一茬没一茬地聊着天。

足足开了一个多小时,终于抵达了江城市中心。

可就在这时,苏晚秋忽然捂住了心口,呼吸急促,冷汗直冒,脸色发白,看起来非常痛苦。

“姑姑,你怎么了?”

苏轻眉愣是吓了一跳,赶紧把车停在了路边。

苏晚秋虚弱地道:“轻眉,我没事,就是老毛病又犯了,待会儿到医院了让医生检查一下就好了……”

杨洛撇嘴道:“大美女,你现在这种状况,恐怕还没到医院,就没命了。”

“你什么意思啊!”

苏轻眉一下不高兴了。

姑姑苏晚秋是除了爷爷以外,对她最好的!

她才不想姑姑出事。

苏晚秋眉头轻皱,显然也对杨洛这番话不悦。

“你姑姑患了心肌炎,至少三年了。”

杨洛瞥了眼苏晚秋,继续道:“每一次发作,都心如刀绞,呼吸困难,会出现窒息状态。

而今天的症状比之前严重了至少十倍,不然不会这么虚弱。

她现在也就十分钟可活了,不处理的话,十分钟后必死。”

“你瞎说什么!”

苏轻眉顿时怒了,“我姑姑就是气喘而已……”

此刻,苏晚秋的内心却极其震惊。

她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杨洛,声音轻颤道:“杨先生,你是怎么看出我有心肌炎的?”

“跟老头子学过点医术方面的手段。”杨洛回道。

苏轻眉愣住了,不过很快她就明白了。

她一脸着急地问道:“姑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啊,一直都跟我说是普通的气喘。”

“咳咳……”

苏晚秋本想说点什么,但是突然一下剧烈咳嗽了起来。

脸色越发苍白,身子也剧烈颤抖了起来。

“姑姑,你怎么了!”

苏轻眉连忙扶住一下昏了过去的苏晚秋,更加焦急了。

“你别吓我,轻眉不能没有姑姑!”

“杨先生,你既然能看出我姑姑的病症,那你有办法治疗我姑姑吗?”

苏轻眉看向杨洛,快要哭了。

“只要你能救我姑姑,付出多大的代价都可以。”

杨洛点了点头,道:“我现在还有事,只能暂时帮你姑姑缓解一下。”

“那麻烦杨先生了。”

苏轻眉情绪稍微缓和了下。

这时,杨洛右手伸出,朝着成熟女人的胸口摸了过去。

“你干什么?!”

苏轻眉见状,惊喝出声。

亏她现在这么相信这家伙,可没想到这家伙竟然耍流氓!

杨洛一脸无奈地道:“你放心,大美女是心脏有毛病,那自然要从心脏部位下手。”

苏轻眉眼神冷冽地看向杨洛,道:“如果你故意占我姑姑便宜,后果你可承担不起!”

杨洛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右手一抬,食指和拇指并拢,调动体内的真气,朝着苏晚秋心口部位的一处穴位点了下去!

这正是老不死的传授给他的《仙医宝典》中的一门绝技——乾坤点穴手!

杨洛这手指点下去后,瞬间触碰到了一股柔软,顿时让他心神一荡!

处于昏迷中的苏晚秋感觉像是触电了一般,浑身酥麻,脸蛋儿泛红。

杨洛收敛心神,又连续在女人心口部位的两个穴位点了两下,随即迅速收手!

顿时,昏迷中的苏晚秋不咳嗽了,脸色也恢复正常。

杨洛冲年苏轻眉道:“小美女,你姑姑现在没事了,我有事先走了,拜拜。”

说完,杨洛便直接推开车门,离开了。

苏轻眉现在注意力全在苏晚秋身上,全然没注意到离开的杨洛。

恰好这时苏晚秋睁开了眼,苏轻眉连忙问道:“姑姑,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苏晚秋深呼吸了几口气,惊喜地道:“我感觉头不晕了,而且胸闷气短的症状也消失了,心口也不疼了!”

苏轻眉顿时目瞪口呆,被震撼的不轻!

若不是亲眼所见,她根本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那个家伙只是在姑姑心口部位点了几下,姑姑的症状就被缓解了!

苏晚秋扫了眼四周,赶忙问道:“轻眉,杨先生人呢?”

苏轻眉缓过神来,“他…他走了!”

“什么?走了?”

苏晚秋一脸激动地道:“神医,杨先生可是位神医啊,怎么就让他走了呢?

我们还没向他道谢呢,而且……”

“而且什么?”

苏轻眉追问道。

苏晚秋呼吸急促道:“杨先生的神奇医术,他极有可能治得好你爷爷!”

苏轻眉黛眉轻蹙:“姑姑,这几年来,这么多医生都没能治好爷爷,他能治好爷爷么?”

“他能一眼就看出我的病,以及发病的时间。”

苏晚秋美眸一眯,继续道:“而且,他还能在几分钟内把我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你说他能不能?

我们一定要找到杨先生才行!”

苏轻眉一愣,随即就回过了神来。

她有些懊悔道:“姑姑,可是他都走了,怎么找?”

苏晚秋深呼吸了口气,说道:“刚才杨先生不是说要去柳家履行婚约吗?

我们现在去柳家请他!”

“好!”

苏轻眉眼睛一亮,而后启动车子,直奔柳家。

……

柳家别墅。

大厅里。

“一个山里来的土鳖也想娶我们柳家大小姐,你简直是在做梦!”

“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

“土包子,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吗,赶紧滚蛋!”

柳家的人对眼前的一个年轻男子各种出言嘲讽、轰赶。

今天本来是江城柳家大小姐柳雨薇与赵家大少爷赵天恒订婚的日子。

各大豪门家族,集团董事长前来参加,热闹非凡。

可没想到,订婚宴举办的好好的,却突然来了一个叫杨洛的小子,还拿着一纸婚书上门,要跟柳家大小姐履行婚约。

这让柳家的人非常恼火。

他们柳家是江城的三流家族,好不容易攀上了二流家族赵家,有机会迈入二流家族行列,他们自然要把握住这个机会。

所以,他们不允许任何人阻扰这场联姻,坏了他们的好事。

杨洛手上拿着婚书,怔怔地看着柳家的人,心里很是不爽。

他听从老不死的交代,来柳家履行婚约,可哪知道,人家连招呼都不打,就与其他人订婚了。

杨洛深呼吸一口气,看向穿着一身红色唐装的柳家老爷子柳长河,沉声道:“柳老爷子,当年可是你求着与我师父订下婚约的!

如今你是要翻脸不认账么?”

老不死的跟他说了,当年他下山游历,出手救治了柳家老爷子,为其延续寿命二十年。

柳老爷子感恩戴德,恳求与老不死的结为亲家,还愿意奉上柳家所有家产,老不死的这才答应。

而且,老不死的也交代了,只要柳家守约,就让自己再为柳老爷子延续十年寿命。

“哼!”

柳长河冷哼一声,道:“小子,如今已经过去二十年了,这婚约自然算不得数!

当年我只不过是跟你师父客气一下,你还当真了?

总之,我绝不会允许我们雨薇嫁给一个山野郎中的徒弟!”

柳家二小姐柳雨婷趾高气扬,冲着杨洛吼道:“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什么德性!

你身上的衣服加起来超过一百块了吗?

一脸穷酸样,跟个乞丐似的!

还不赶紧滚出去,臭乞丐!”

柳家大小姐柳雨薇也站了出来,一脸高傲地道:“杨洛,我柳雨薇的老公必须是人中之龙,必须是豪门大少!

而你,算什么东西?

一个从山里来的家伙凭什么娶我?

有什么资格娶我?

只有赵大少才是我的意中人!”

穿着一身名牌西装的赵天恒也邪笑着道:“小子,我乃赵家下一任家主继承人,更是我们家族资产过百亿的大公司总裁!

而你呢,你有什么,要钱没钱,要权没权,就凭你这样的废物垃圾也想跟我争雨薇?”

杨洛冷笑道:“我可没心思跟你争一只被人玩烂的破鞋。”

刚才他就看出来了,柳雨薇早已不是处子之身,身上有好几个男人的气息。

既然如此,那这个婚约也就可有可无了。

他可不会当接盘侠。

“你竟然说我是破鞋,你找死!”

柳雨薇被戳到了痛处,顿时尖叫了起来。

她的私生活的确很糜烂,与不少男的发生过关系。

可现在被杨洛一口说出来,这让她感觉丢尽了脸。

在场的不少人也都在那儿窃窃私语。

有些事大家心里都有数,但拿到台面上来说就很丢脸了。

柳雨薇的母亲何欣兰也怒吼道:“来人,给我打死这个小子!”

就在柳家的几个护卫正准备上前时!

柳长河大声喝道:“够了,还嫌丢脸丢的不够么!”

柳家的几个护卫顿时停了下来。

现在这么多豪门望族的人看着,她可不想让家族丢丑,只想尽快将杨洛打发走。

柳长河冷冰冰地盯着杨洛,道:“小子,你跑来这里闹这么一出,不就是想要钱么?”

说着,柳老爷子冲自己的儿子吩咐道:“展华,给这小子一百万,让他把婚书交出来,然后让他滚蛋!”

“是,父亲。”

柳展华点了点头,拿出了一张支票,写了一串数字,扔在了杨洛脚下,而后伸手道:“拿上支票,交出婚书,你可以滚了!”

“呵呵……”

杨洛清冷一笑,道:“柳长河,你出手可真是大方啊,二十年寿命,就值一百万?”

柳长河脸色阴沉,“小子,一百万不少了。”

柳雨婷讽笑道:“臭乞丐,你竟然还嫌弃?

就你这样的山野小子,给你十年、二十年,你能赚得到一百万么?”

“赶紧把婚书拿来!”

柳雨薇直接冲了上来,从杨洛手里夺过了婚书,将其撕成了稀巴烂,还拼命地踩了几脚!

杨洛笑了,笑得格外冷冽,“柳雨薇,但愿你不会为自己今日的所作所为而后悔,但愿你后面不会来求我。”

“后悔?求你?”

柳雨薇嗤笑出声,“今日所做之事,我永远不会后悔!

至于求你,那更不可能!”

围观的众人也是一脸鄙夷和嘲弄地看着杨洛,仿佛在看一个小丑。

人家柳家和赵家已经在订婚了,你说你一个从山里来的小子跑来闹事有什么意思?

可就在这时!

门外忽然传来了声音!

“苏家三夫人、苏家大小姐到!”

听到声音,众人纷纷抬眼望向了门口。

只见,两个面容绝美,身材婀娜的女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风情款款,优雅端庄。

柳雨薇与之相比,根本就是土鸡比凤凰。

在场的其他豪门大小姐也都自惭形秽。

“这不是江城一流家族苏家的三夫人苏晚秋和大小姐苏轻眉么?她们怎么来了?!”

“我的老天,这也太漂亮了吧,这两人简直就是仙女下凡啊!”

“难道苏三夫人和苏大小姐是来参加订婚宴的么?这柳家和赵家的面子也太大了吧,竟然能邀请到苏家?”

众人议论纷纷,看向两女的目光满是炽热之色。

“哈哈,原来是苏三夫人和苏大小姐来了,稀客稀客啊!”

柳长河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

“滚开,别挡道!”

柳雨薇推开了杨洛,也赶紧迎了上去。

当然,不仅是柳家的人,连赵家的人,以及其他豪门家族的人也都争先恐后,赶紧去迎接。

苏家可是江城的一流家族,若是能与之攀上关系,那对他们百利而无一害。

然而,苏晚秋和苏轻眉却是直接绕开了众人,径直走向了杨洛。

苏晚秋脸上满是欣喜之色,“杨先生,你果然在这里啊!”


顿时间,在场的所有人都傻了眼!


大家本以为苏轻眉和苏晚秋是来参加订婚宴的!


但现在看来,好像并不是如此!


而且,看现在的情况,苏三夫人和苏大小姐是奔着这个山野小子来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一边是苏家的人,一边是山野小子,这两者根本八竿子都打不到一块儿好吗?


杨洛没想到,这两个美女竟然追到这里来了!


“大美女,你的身体好些了吗?”


杨洛冲苏晚秋问了句。


苏晚秋温和一笑,道:“多亏了杨先生,我的身体好多了。”


柳长河走了过来,疑惑地问道:“苏三夫人,你认识这小子?”


苏晚秋点了点头,淡淡地道:“这位先生是我的恩人,也是我的朋友。”


柳雨薇也走了过来,干笑着道:“苏三夫人,您会不会是搞错了?


这小子可是刚从山里来的……”


不等苏晚秋开口,苏轻眉黛眉一蹙。


“山里来的怎么了?难道山里来的就不能是我们的朋友?”


刚才在进来的时候她就发现了,杨洛似乎跟柳家人不对付,那她自然不会给柳家人好脸色了。


柳雨薇赶忙道:“苏小姐,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的意思是,以您和苏三夫人的身份,怎么会跟这等低层次的人成为朋友?”


苏轻眉脸色一冷,“柳小姐,我们苏家人与谁做朋友,好像用不着你多管闲事吧?”


听到这话,柳雨薇张了张嘴,被堵的哑口无言。


柳雨婷却不悦地道:“我们只是在提醒你不要随便结交一些乱七八糟的人,你什么态度?”


“嗯?”


苏轻眉缓缓转头,冷冰冰地盯住了柳雨婷。


柳长河顿时吓了一跳,赶紧冲柳雨婷吼道:“闭嘴!”


柳雨婷一脸委屈地道:“爷爷,我又没说错!”


“我叫你闭嘴!”


柳长河顿时气炸了,直接一巴掌抽在了柳雨婷脸上。


柳雨婷被一巴掌打得跌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柳长河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陪着笑脸道:“苏小姐,小辈不懂事,还望您见谅!”


没办法,他们柳家虽然也是豪门家族,但却远远比不上苏家。


若是得罪了苏家,那他们柳家在江城可就很难立足了。


“苏小姐,久仰大名,我是赵家的赵天恒!”


这时,赵天恒走上前,露出一抹醇厚的笑容,冲苏轻眉伸出了手。


苏轻眉可是江城所有豪门家族少爷的梦中情人,他也不例外。


“我跟你很熟么?”


苏轻眉眼神冰冷,根本就没有伸手的打算。


赵天恒尴尬一笑,收回了手,“苏小姐,我一直想找机会跟你认识……”


苏轻眉却没有再理会赵天恒,而是冲杨洛恬然一笑,道:“杨先生,我和姑姑想请你帮个忙,不知可不可以?”


看到苏轻眉的笑容,在场的所有男人都看呆了,愣神感觉心跳加快,呼吸急促,找到了初恋的感觉!


杨洛微笑着点头:“当然可以。”


“那真是太好了!”


苏轻眉很是高兴,“杨先生,我们去外面聊!”


“好。”


杨洛点了点头,然后便准备跟着苏轻眉和苏晚秋离开。


不过,在离开前,杨洛一脸淡漠地看向柳长河,道:“柳长河,提醒你一件事。


赶紧准备一口棺材吧,你活不了几天了。”


“王八蛋,你……”


柳雨薇正要开骂,却被柳长河的眼神给制止了。


他也看出来了,苏轻眉和苏晚秋都向着杨洛,他自然不愿因为杨洛而得罪苏家。


不过,柳长河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


任谁听到这种话都会愤怒。


当然了,他只当杨洛是在吓唬他罢了。


毕竟,他感觉他现在的身体还很好,再活个十年八年都没问题。


只是让他疑惑的是,杨洛才刚从山里出来,怎么会认识苏家的人?


至于赵天恒,眼中满是阴戾之色,彻底记恨上了杨洛和苏轻眉。


走出柳家别墅。


杨洛问道:“请问两位美女,你们想让我帮什么忙?”


对这两人印象他感觉还不错,今天又是开车拉自己进城,刚刚又帮自己压了一下柳家的嚣张气焰,所以他倒是愿意帮忙。


再加上刚来江城,也没个熟悉的人,若是后面需要做点什么,还可以请她们帮下忙。


苏轻眉道:“杨先生,我想请你救救我爷爷。”


杨洛“哦”了一声,笑着道:“那你算是找对人了,这世间就没有我治不好的病。”


“杨先生,你都不知道我爷爷患了什么病,就这么肯定能治么?”


苏轻眉微微皱眉,觉得杨洛有点太自大了。


这家伙连病人都没见到,就敢说这种的大话。


自己跟姑姑来这里请他,真的是明智的么?


杨洛冲两女笑着道:“放心吧,只要病人还有一口气,我都能把他救活。”


苏轻眉虽然觉得杨洛越发的不靠谱了,但现在也只能试试了。


苏晚秋道:“杨先生,那我们去医院吧。”


“好。”


杨洛点点头,然后跟着两女上了车,直奔江城中心医院。


……


江城中心医院。


一间特护病房里。


江城四大神医之首的黄泰安在为病床上的老人治疗。


此刻,围观的众人神情焦急。


尤其院长唐德新,更是忐忑不安。


没办法,现在躺在病床上的可是江城一流家族苏家的老爷子苏国雄。


苏国雄可是当年省里的大员,地位崇高。


若是苏国雄真出了什么事,那他这个院长也就不用干了。


时间缓缓流逝。


很快就过去了半个小时。


黄泰安长出一口气,收回了刺在苏国雄身上各大穴位上的银针。


“黄神医,苏老爷子怎么样了?”


唐德新急忙问了句。


其他人也都一脸期待地看着黄泰安。


黄泰安叹息着摇了摇头,“若是我掌控了‘还阳九针’的后面三针,或许还能治疗苏老爷子,只可惜我现在还没这个能力……”


“黄神医,求求您再想想办法!”


“黄神医,您若是能救治我父亲,无论您要什么,我们苏家都拱手奉上!”


苏国雄的大儿子苏文峰和二儿子苏文彬也都纷纷恳求。


黄泰安满脸苦涩,“我很敬佩苏老爷子的为人,若是有办法,我自然会治,可叹我医术还是欠了些火候啊。


不瞒各位,苏老爷子恐怕活不过今晚十二点了,所以,还是准备后事吧……”


没救了!


连黄泰安都这么说了,那整个江城就没人能治了!


苏文峰和苏文彬彻底绝望了!


唐德新和一众主治医生也都深深叹息!


可就在这时!


一道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


“谁说这老头活不过今晚十二点了?”





众人纷纷转头望去。


只见,一行人走了进来。


走在前面的正是苏轻眉和苏晚秋。


杨洛跟在后面。


“轻眉、晚秋,你们来了。”


苏文峰满脸悲痛地打了声招呼。


“大哥,父亲怎么样了?”


苏晚秋急忙发问。


苏轻眉也看向了苏文峰。


苏文峰眼眶泛红,摇了摇头,“黄神医说……父亲……活不过今晚十二点了……”


此话一出。


苏晚秋和苏轻眉身形摇晃,差点摔倒。


苏轻眉眼泪直流,哽咽道:“不可能……爷爷不会死的!”


“黄神医,真的没办法了么?”


苏晚秋也泪流满脸,看向了黄泰安。


“抱歉,恕我无能为力。”


黄泰安回了句,而后转头看向了杨洛,“小子,刚才好像是你在质疑我的话?”


“没错,就是我。”


杨洛点了点头。


唐德新皱眉道:“小子,你知道你面前的这位是谁么?


这位可是江城第一神医黄神医,赫赫有名的‘神针王’!


既然连黄神医都这么说了,那自然是真的!


你凭什么质疑黄神医说的话?”


杨洛轻笑一声,道:“难道现在是个人都能封为神医了?”


听到这话,在场的所有人一阵哗然!


“小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这位可是黄神医,行医三十年,治好了成千上万的病人!”


“黄神医更是华国中医协会的理事,被公认的江城第一神医,岂是你能质疑的!”


几个主治医生纷纷出声,对于杨洛的狂妄很是不爽。


黄泰安眯眼看向了杨洛,“小子,听你这话,莫非你能治疗苏老爷子?”


“这有何难?”


杨洛耸了耸肩。


刚才在进病房时,他就看出了苏老爷子的病症,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治好苏老爷子。


黄泰安讽笑一声,道:“小子,你若是真能治好苏老爷子,我愿意拜你为师!”


杨洛撇嘴道:“老头,你想拜我为师,我还不想收你为徒呢。”


这句话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勃然大怒!


这小子分明就是瞧不起黄神医!


黄泰安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他行医多年,去哪儿都被人奉为座上宾,恭敬有加!


今天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晚秋、轻眉,这小子是什么人?”


苏文峰冷声问了句,看向杨洛的目光满是怒火。


苏轻眉赶紧道:“大伯,这位是杨先生,杨洛。


不久前,姑姑心肌炎发作,是杨先生缓解了姑姑身体的不适。


所以,我跟姑姑才请了杨先生过来,帮忙治疗爷爷。”


她本来是想请杨洛来这里试试的。


可哪知道杨洛一来就得罪了黄神医,这让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哦?”


苏文峰眼中闪过一抹惊讶,“小子,难道你也是医生?”


“没错,我是一名医生。”


杨洛点头说了句。


“你真能治好我父亲?”


苏文峰又问。


“能。”


杨洛斩钉截铁地吐出了一个字。


唐德新冷笑道:“小子,既然你说你是医生,那请问你毕业于哪所医科大学?”


“我没上过任何医科大学。”


杨洛摇头。


“呵……”


唐德新嗤笑出声,“小子,你连医科大学都没上过,也敢说自己是医生,搞笑呢?”


说着,他转头对苏文峰道:“苏市尊,我看这小子分明就是江湖骗子,还是赶紧将他赶走吧!”


苏文峰沉声道:“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人,限你三秒钟,赶紧从我眼前消失!”


黄泰安出声道:“苏市尊且慢!”


苏文峰恭敬地道:“黄神医,您有何事?”


黄泰安道:“既然这小子刚才说的振振有词,那何不给他一个机会呢?”


苏文峰等人一愣,不明白黄泰安是什么意思。


黄泰安转头看向杨洛,道:“小子,既然你说你能治好苏老爷子,那请你说说苏老爷子的病症。”


其他人也都饶有兴趣地看向了杨洛。


他们也明白了,黄泰安这是想看杨洛出丑。


杨洛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开口道:“这老头的肺部、腰部和腿部都有伤,而且已经过去很多年了。


这老头年轻的时候还能扛得住,但如今年纪大了,身体各方面机能下降,自然是扛不住了。


也亏得这老头身体素质好,才能扛到今天,要不然他早就死了。”


听到这话,黄泰安和唐德新等人顿时一惊!


杨洛所说的跟他们检查的结果一模一样!


他们通过苏家人得知,苏国雄当年为华国打过好几场仗,所以才留下了一身伤病!


可这小子是怎么知道的?


黄泰安很快反应了过来,道:“这应该是三夫人和苏小姐跟你说的吧?”


苏轻眉连连摇头:“黄神医,我并没有跟杨先生说起过爷爷的病症。”


“什么?!”


黄泰安脸色一变,紧紧地盯着杨洛,“小子,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当然是看出来的呗。”


杨洛耸了耸肩,道:“老头,既然你是中医,你应该不会不知道‘望诊’吧?”


“这……”


黄泰安顿时呆住了。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四诊,他比谁都清楚。


可就算是他,对于不少病症都无法通过“望诊”看出来。


比如苏老爷子的病症,他就无法通过“望诊”看出来。


能够一眼看出各种疑难杂症,那这小子的医术得多高超?


可这小子看着只有二十来岁的样子,就算他打娘胎里开始学习中医,医术又能高明到哪里去?


黄泰安深呼吸一口气,道:“小子,看来你还是有点真材实料。”


杨洛笑了笑,道:“至少比你厉害。”


“你……”


这句话愣是气得黄泰安胸膛起伏不定。


不过,这会儿众人看向杨洛的目光也稍稍发生了变化。


毕竟,能够被黄泰安夸奖的年轻人可不多了。


黄泰安压下心里的怒火,道:“小子,既然你说你能治疗苏老爷子,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黄神医,真的要让这小子治么?!”


苏文峰顿时紧张了起来。


“黄神医,这要是出了事,该怎么办?”


唐德新也出声道。


他们依旧看不上杨洛。


黄泰安朗声道:“若是真出了事,我负责!”





听到这话,苏文峰和唐德新等人顿时哑口无言。


既然黄神医说要担这个责任,那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了。


杨洛看了眼黄泰安,道:“老头,你医术不怎么样,但做人倒是挺有担当。”


这话愣是让黄泰安气得眉头直跳。


我黄泰安为人有担当,还用你小子说?


“好了,不跟你们扯淡了,赶紧开始吧。”


杨洛说了句,而后直接走到了床边。


“杨先生,你真的能治好我爷爷么?”


苏轻眉一脸楚楚可怜地看着杨洛。


“放心吧。”


杨洛给了苏轻眉一个放心的眼神。


苏文峰紧紧地盯着杨洛,道:“小子,你若是能治好我父亲,我苏家欠你一个天大的恩情!


但,若是你治不好,我拿你是问!”


“等着瞧吧。”


杨洛淡淡地回了句,而后手一伸,“我来的匆忙,没带银针,借银针一用!”


“给!”


黄泰安递上了银针。


杨洛接过银针,开始为苏国雄施针。


其他人都围了上来,他们也想看看杨洛是否有真本事。


咻!


杨洛直接调动了体内的真气,灌入了银针之中,而后出手如风,第一根银针稳稳当当地刺在了苏国雄身上的其中一处穴位上!


当第一根银针落下之时,只见,银针开始轻轻颤动了起来,甚至泛起了金色光芒!


看到这一幕,在场的所有人都目瞪口呆,还以为杨洛在表演戏法!


“这……这是气运针?!”


黄泰安见状,忍不住惊呼出声。


“黄神医,何为气运针?”


苏文峰疑惑地问了句。


黄泰安小声解释道:“气运针乃行针的一种手法,以体内之真气来施针,只有将针灸之术修炼到极高的境界才能施展!


或许这小子真能治好苏老爷子!”


此话一出。


苏文峰和苏文彬看向杨洛的目光发生了变化。


既然黄泰安都这么说了,或许这小子是有真本事的。


这时,杨洛的神情无比专注,银针一根接着一根落下,准确无误地刺在了苏国雄身上的各大穴位!


直到第九针落下!


“大功告成!”


杨洛轻吐一口浊气,收回了手。


“我的老天……这……这难道是‘天道九针’?!”


黄泰安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惊喊出声。


他的脸色涨红,双目圆睁,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黄神医,什么是‘天道九针’?”


唐德新奇怪地问了句。


黄泰安咽了咽喉咙,道:“从古到今,神州传承下来了不少针法,但在众多针法中,唯有十种针法最为厉害,能活死人肉白骨,与阎王抢命!


因此,这十种针法排进了神针榜,就算是我所学的‘还阳九针’也只能排在第十位,而排在神针榜第一的正是‘天道九针’!


当初我在一本古籍上对‘天道九针’稍微有过了解,我本以为这套针法已经失传了,可没想到今天竟然能见到!


我黄泰安死而无憾,死而无憾了啊!”


杨洛转头看向黄泰安,道:“你这老头,倒是有点见识。”


黄泰安一脸激动地看着杨洛,道:“杨先生,请问您是从哪儿学的‘天道九针’?”


杨洛回道:“是我师父教我的。”


“那您师父是何人?”


黄泰安继续追问。


杨洛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师父叫什么名字。”


黄泰安一脸叹服地道:“看来,您师父是真正的隐士高人啊!”


“呵呵,就算这个什么‘天道九针’再厉害,苏老爷子不是还没醒么?”


一个主治医生小声嘀咕了一句。


可话音刚落!


“咳咳……”


伴随着一阵咳嗽声,躺在床上的苏国雄缓缓睁开了眼睛。


顿时间!


整个病房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向了床上的苏国雄,还以为看花眼了!


醒了!


命悬一线的苏国雄竟然真的醒了!


尤其是那个刚才还在小声嘀咕的主治医生,更是感觉脸上发烫!


这打脸未免也太快了点!


“赶紧检查一下苏老爷子的身体!”


唐德新赶紧下达了命令。


几位主治医生迅速用各种仪器检查了一下苏国雄的身体。


一个主治医生汇报道:“院长,苏老爷子身体的各项指数全部恢复了正常!”


一切正常!


此刻,唐德新和几位主治医生呆在了原地,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苏国雄竟然真的被这个年轻人给治好了!


而且仅仅只花了十几分钟!


神医!


这才是真正的神医啊!


“爷爷!”


“爸!”


苏文峰、苏文彬、苏晚秋和苏轻眉三人喜极而泣,赶紧围了上去。


苏国雄温和一笑,“文峰、文彬、晚秋、轻眉,你们都在呢。”


苏轻眉哽咽道:“爷爷,您感觉身体怎么样,身上还疼吗?”


苏国雄道:“我感觉身体舒坦多了,身上也不疼了。”


说着,他看向了黄泰安,道:“多谢黄神医出手相救。”


“不不不!”


黄泰安连连摆手,“苏老爷子,救您的可不是我,而是这位年轻人。”


苏国雄转头看向了杨洛,一脸不信,“黄神医,你就别开玩笑了。


我对我自己的身体很了解,一般人根本治不好,这小子怎么可能治得好?”


苏轻眉道:“爷爷,真的是杨先生救了您!”


其他人也都连连点头。


看到众人都点头,苏国雄的脸色一变,依旧不敢相信,“小子,真的是你救了我?”


杨洛摊了摊手,“爱信不信。”


“好,好啊!


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小子,你很不错!”


苏国雄一脸激动,道:“小子,你救了我,那可是天大的恩情,我苏家一定重谢!”


这时苏文彬直接走上前,递给了杨洛一张银行卡,“杨先生,多谢您救了我父亲,这张卡里有五千万,密码是卡号后六位数!


当然,这点钱对于您的救命之恩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以后无论您有什么要求,都可以直接与我们苏家联系!”


杨洛接过银行卡,看都没看一眼,就随意揣进了兜里。


这一幕令苏国雄眼中的欣赏之色更浓了。


“杨先生,恳请您收我为徒吧!”


黄泰安直接朝着杨洛深深地鞠了一躬,眼中满是期待和忐忑之色。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