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嫁知青不如嫁当兵的

嫁知青不如嫁当兵的

木十一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前世的陈雅芝一心想着嫁知青,不顾家里反对,不顾身边人劝阻,最终酿成自己悲苦的一生。天可怜见,给了她重活一世的机会,陈雅芝果断甩掉真小人知青,转头嫁给兵哥哥顾从军。

主角:陈雅芝,顾从军   更新:2022-08-22 11: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雅芝,顾从军的女频言情小说《嫁知青不如嫁当兵的》,由网络作家“木十一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前世的陈雅芝一心想着嫁知青,不顾家里反对,不顾身边人劝阻,最终酿成自己悲苦的一生。天可怜见,给了她重活一世的机会,陈雅芝果断甩掉真小人知青,转头嫁给兵哥哥顾从军。

《嫁知青不如嫁当兵的》精彩片段

大雪下了一夜,没有要歇的迹象。

青山村最后一排的稻草屋里,昏暗逼仄。

陈满囤和他挺着大肚子的媳妇吴春梅外加他的五个孩子,围坐在破旧的桌边。

“这事都怪我!”

“要不是咱娘让我私下弄点粮食,就不会叫刘三儿那混子抓住把柄,丽姝也不会磕破脑袋。”

“开口就要二十斤粮食,让咱们上哪儿去弄。万一真被抓了,你让我们娘几个可怎么活?”吴春梅说着开始抹泪。

“昨天大队姓陆的知青同志找我了,说想娶咱们丽姝,愿意出一百块钱彩礼。”

吴春梅停下哭声,虽然不能给粮食,但一百块钱买二十斤粮食尽够了。而且还能剩下不少:“可是,顾家那头咋办?都定亲了。”

陈满囤也有些犯难。

“那头说了能给半袋子粮食外加五十块钱,可有人说其实顾兴东早就死在外头了。这事儿不能怪咱们,总不能让闺女过去守寡。”

......

土胚墙本就不隔音,夫妻俩的话全都传进了陈丽姝的耳朵中。

她重生了。

回到了1975年冬天,那年她十七岁,她还没有嫁给陆成鸣。

也没有后来的凄惨境遇。

就是这一年,她同顾家悔婚嫁给了知青陆成鸣。

原本满心欢喜以为自己找到了良人。

谁知道对方竟然是个披着羊皮的狼。

结婚没多久她就怀孕了。怀孕期间陆成鸣在外面就不老实。

看在未出世孩子的份上她选择了原谅。

后来知青返城,她同孩子一起跟他回到了城里的家。

那才是噩梦真正开始的地方。

做牛做马照顾一大家子不说,因为农村出身没有工作一直被婆家嫌弃。陆成鸣全都视而不见。甚至因为她只是反抗几句就换来拳脚相向。

本以为孩子大了苦日子就能熬出头,却没想到他跟厂里一个女职工搞大了肚子转身就把她们娘俩赶出了家门。

娘家没脸回自己本身又没有文化,她只能在城里给人做苦力。后来日子终于一点一点过得好起来,她的身体也垮了。

“那我这就去把顾家的亲事推了。再跟小陆说一声。这件事早结束家里也能安生过日子。”

陈丽姝听见外间陈满囤起身的声音,顾不得再想其它,立马下炕,趿着鞋就奔到门口。

“爸,我不嫁陆成鸣,我要嫁去顾家。”

对于陆成鸣她再也不想有任何瓜葛。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光了她也绝对不会再嫁给他。

顾家不一样。两家原本就有婚约。况且顾兴东不在了,这对她来说才是最好的。

经历了前世失败的婚姻,男人对她来说已经不是必需品。有了婚姻的名头,她不用被催婚,而且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

届时她一边赚钱一边学习,过两年恢复高考再努力考个好大学端个铁饭碗。想想那样的日子都不要太惬意。

“顾家那小子人都没了,你嫁过去就是守寡!”吴春梅苦口婆心的还想劝,奈何女儿吃了秤砣铁了心,非顾家不嫁。

无法,陈满囤叹一口气,抄起桌上的狗皮帽子抿了抿身上的破棉袄转身出门去了。

房门一开,寒风夹杂着满天的雪粒子顺着敞开的门缝钻进屋里,母女几个齐齐打了个寒噤。

“妈,我饿了。”最小的陈丽娟抬起小脸看向吴春梅。

吴春梅本就蜡黄的脸上暗了下,伸手摸了摸她稀疏的黄毛:“乖,再忍忍,你爸出去拿粮食去了很快就回来。”

陈丽姝听吴春梅的话,秀气的眉头不自觉皱起。

虽然知道家里穷,但没想到已经穷的揭不开锅了。随即想想也是。前世因为即将嫁给陆成鸣,当时她只顾着高兴,哪里会注意其它。

屋子太破根本不保暖,此刻她已经冻的手脚冰凉。目光落在地中间的泥炉子上,上前两步拿起柴火准备引火生炉子。

吴春梅见她动作,张了张嘴最终没说什么。

“大姐我帮你。”老二吴丽媛跑去墙角抱了几根树枝。

炉子里的火很快升起来,屋子里渐渐有了一点热乎气。其它几个小的都乖巧的围在吴春梅身边,陈丽姝看着跳跃的炉火却在想着赚钱的办法。

按照目前家里的情况,再不想办法弄点吃的,一家人恐怕都挨不过这个冬天。

没过多久,吱嘎一声房门被打开,陈满囤肩上扛着半袋子粮食从外头回来。

先在门口的位置跺了跺脚又抖去身上的雪,再抬头的时候脸上已经有了笑模样:“顾家听说咱们丽姝愿意嫁过去很高兴,因为早就说好的,日子还定在年前十八。”

陈丽姝心里算了一下,今天是腊八,距离十八还有十天的时间。

有了粮食,家里终于可以开火做饭,随着空气里弥漫食物的香气,大人孩子全都不约而同的咽了口口水。

吃过饭,陈满囤匀出二十斤粮食给刘三儿送过去。而此时的陈丽姝,已经收拾好灶房顺带将家里的情况摸了个一清二楚。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一贫如洗。

而这些前世她竟从未留意过。

“大姐,你把妈晒的枸杞拿出来做啥?”

陈丽媛见她半个身子终于从柜子一角钻出来,忍不住好奇的问。

陈丽姝没答反问:“二妹,家里类似这东西还有么?”

陈丽媛摇了摇头,圆圆的大眼睛闪过一丝落寞:“原本家里还攒了一些板栗和松子,爸说拿去镇上卖,结果全都被骗没了。”

陈丽姝听了一阵无语,这都能被骗。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后面竟然还有更让她无语的事情。


陈满囤眼神瑟缩一下避开去:“咱家的孝敬粮都拖了有一阵了,再加上眼看就要过年了,我这个做儿子的总要意思一下......”

眼看自家一向好脾气的媳妇面上带着愤怒,陈满囤立马打住话头。讷讷的垂下头去。

“那可是丽姝的彩礼钱,全家都指望这点钱呢,你是想活活逼死我们娘几个啊!”吴春梅说着眼泪就下来了。

“娘!”

陈家几个姐妹见她捧着肚子一脸痛苦,当即纷纷扑上前去。陈满囤这会儿也慌了,上前一把将人往炕上抱。

吴春梅因为太过激动,羊水竟然破了,要提前生产。

陈丽姝顾不得其它转头跑去隔壁叫王家婆媳来帮忙接生。

折腾了一宿,天刚擦亮吴春梅终于生了个如同小猫似的瘦弱闺女。陈家老太太一听又是个赔钱货,连过来看一眼都不曾。

陈丽姝看着只管抱着孩子哭的吴春梅,一旁唉声叹气的陈满囤,抬脚出去烧了点热水用家里唯一一个掉漆的搪瓷缸子装了,没有红糖,只好洒一点枸杞端去炕边。

“妈你正做月子哭多了对身体不好。再说小妹还要吃奶呢。我给你冲了点枸杞水。你趁热喝了吧。”

说完抿了抿唇角,转身抓起炕边的帽子和围巾,抬腿朝外头走去。

“大姐你要干啥去?”二妹陈丽媛跑过来小声问道。爸把钱都给了奶,她怕大姐万一生气想不开。

“我出去一趟,一会儿就回来。照顾好妈和小妹。”陈丽姝看出她的担心,拍了拍她肩膀,戴上帽子裹上围巾抬脚出了房门。

外面的雪不知不觉已经停了,风依然很大,吹在脸上刀割一样疼。积雪太厚到处都白茫茫一片。陈丽姝瞅准了方向,深一脚浅一脚径直朝前头走了过去。

“丽姝过来了,我听说你娘又给你添个妹妹,我这一直忙也没倒出空过去看看。”

陈满仓媳妇张春华虽然面上在笑,语气里却多了一丝幸灾乐祸。

陈丽姝扯了扯嘴角。

大家都在猫冬哪有什么可忙。却并不拆穿张春华,只开口问道:“大娘,我奶在家不?”

“在里屋呢,你过去吧。”张春华说着朝里间指了指。

“找我啥事?你有事就在这儿说吧,你妈才又生了个赔钱货你可别往我屋去,我嫌晦气!”

陈老太迈着小脚从里屋出来,眼珠从半耷拉的眼睑厌恶的看过来,甚至还不忘朝地上呸一口。

陈丽姝本也不想进去,站在门口直接开门见山道:“我爸说他把我五十块的彩礼钱给你了,我想把钱要回去。”

一听这丫头片子竟然是来要钱的,陈老太当即耷拉着比驴还长的脸道:“那是你爹孝敬给我的,你个赔钱货还想要钱,赶紧给我滚出去!”

“奶你一口一个赔钱货,自己是啥?”陈丽姝冰冷的目光射过去,陈老太好像被蛰了一下,当即跳脚,指着她骂道:“你个臭不要脸的赔钱货,就是这么跟你奶说话的?老大媳妇赶紧把她给我轰出去。”

陈丽姝勾起唇角冷笑一声:“奶你把钱给我我立马走人,多一刻我都不待。如果不给......”

“我就不给你能怎么样?你个小瘪犊子,这么跟我说话,信不信我上公社告你去。”

陈丽姝笑了。俏丽的脸庞好像一朵娇艳盛开的花:“奶你啥时候去我陪你一起,正好家里揭不开锅,说不定我还能在学习班吃顿饱饭。反正我已经跟我妈还有丽媛他们说好了,我要是回不去,他们就一起搬过来陪奶你好好过个热闹年。”

张春华一听这是要讹人啊,要去推人的手当即换了方向轻轻拍了下陈丽姝的后背,讪笑道:“你这孩子,这都分家了哪还有回来的道理。”

陈丽姝斜睨她一眼,似笑非笑道:“大娘这话不对,尽孝心有很多种,像我爸那样给钱给粮的,也有像大娘大伯这样承欢膝下的。我们几个孙女别的能耐没有,搬过来一起住,保准把奶舒舒服服伺候走。”

张春华僵硬着嘴角再笑不出来。

“你是要活活把我气死啊。”陈老太见这孙女一改往日做派,非要跟自己耗上,当即捶胸顿足就要来个一哭二闹三上吊。

“我爸不在这,也没有别人,奶你省省力气。我今天把话撂这,五十块钱你要是不给我,我不会出这个门。”

陈丽姝说着寻了个长条凳端端正正的坐下:“奶你要是寻死觅活,前脚你走了,后脚那五十块钱我也不要了,全当孝敬您了。”

陈丽姝俏丽的面容尽染寒霜。黝黑的眸子看着陈老太,目光里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意思很明显,除非你死,否则那五十块钱必须吐出来。

“我不活了,我跟你这个小娼妇拼了。”陈老太说着弯下身子朝着陈丽姝就撞了过来。


陈丽姝一直在留意她的动作哪里会让她沾到自己身上半分。

一个箭步窜去旁边的墙角,那里放了一捆麻绳。陈丽姝捡起绳子二话不说就朝着门口走去。

“大伙都出来看看,我奶要逼死我们一家,与其让她落得个逼死儿孙的恶名,我不如先了结了自己。吊死在我大伯家门口。”

原本张春华还在看热闹,这会儿一听她要吊死在自家门口当即着急起来。

“这可使不得。”说着又回头着急的看向陈老太:“妈,你快把钱给丽姝吧。丽敏眼看要结婚,人真要死这儿咱谁也别过年了。”

陈老太心里是又气又恨,可对上这么个赖皮孙女,好像所有的招数用她身上都不好使了。

肉疼的将五十块钱甩出去,陈老太觉得心都在滴血。

“奶也别气,好好保重身体,等过年我带几个妹妹过来给您拜年。”陈丽姝心满意足的收了钱,不忘给陈老太一个笑脸。

陈老太当即垂着胸口喘了两口粗气,指着她骂道:“你给我滚!”

陈丽姝怀揣着五十块钱,一路往家走去。虽然要回了钱,但心情并不能轻松几分。

她爸陈满囤向来是个愚孝的,吴春梅更是性子软的只知道哭。其它几个小的年纪又太小指望不上。

眼下社会环境又诸多限制,十一届三中全会还没召开。一举一动多少双眼睛都在盯着。不定哪一个行差就错就被红袖章抓去学习班。

一路回到家里,刚一进门,发现桌子上摆着两样东西。

“大姐,刚刚顾大娘来了,给妈拿了二斤小米,还有一斤豆子。”

二妹陈丽媛顺着她目光看过去,立马向她汇报情况。

陈丽姝点点头。知道她口中的顾大娘是她未来的婆婆,顾兴东的妈。

这么艰难的时候还能想着送东西过来,陈丽姝心里对这个婆婆的印象多了几分好感。

“这大冷的天你这是上哪儿去了?”陈满囤皱着眉头语气里有些不满。

炕上的吴春梅虽然不哭了,可眼睛还是红红的。

陈丽姝看了两人一眼,将她去陈满仓家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你去朝你奶要钱了?”陈满囤倏得一下站起身,怒瞪着陈丽姝好像随时都要扬手抽她一巴掌。

吴春梅也惊的半张着嘴,睁着红红的眼睛看过来。

“你这孩子赶紧把钱给我我去给你奶还回去。”

陈满囤说着回身去炕边抓帽子,语气焦急中带着愤怒:“都十七了什么都不懂。不行你跟我一起去顺带给你奶磕头认错。”

磕头认错?

她疯了吧?

“爸你觉得这五十块钱对奶来说是救命的么?”

陈满囤拿帽子的手一顿。陈丽姝继续开口道:“你也觉得不是对不对?可这钱对咱们家里来说是。”

陈丽姝说着深吸一口气:“妈刚生产身体虚弱需要营养,小妹早产更是要好好喂养。还有其它几个妹妹,你认为剩下的三十斤粮食能吃一辈子还是他们都是铁打的根本不用吃饭更不会生病。”

“这些总有办法解决。过段时间开春了日子自然就......”

陈丽姝见他还不死心想狡辩,心里也来了脾气,声音不自觉高了几分:“你也说开春,开春是啥时候?二月份还是三月份?雪还没化吧?全家一起吃雪吗还是喝西北风?”

“丽姝怎么跟你爸说话呢?”炕上的吴春华突然小声训一句。

几十年养成的性格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她也是吃了亏才长了教训。

想至此,陈丽姝的声音也软了几分:“我也不是说爸给奶尽孝心不对,可总要有个轻重缓急。咱们先拿这个钱渡过眼前的难关,等以后赚了钱,别说这区区五十块钱,爸就是想给奶盖个大砖房也不是不行。”

陈满囤听见她这话,神情也缓和不少,满是风霜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容:“我哪里有那能耐盖大砖房。”

村里一共就两家大砖房,一个是村长,一个是支书。他可是想都不敢想。

“只有敢想才能敢干。那咱们家现在就定个小目标,明年盖个大砖房!”

顿了一下,陈丽姝继续说道:“妈现在正在坐月子是个好时机。咱们可以跟村里买些粮食。或者去别的村子。眼看着就要过年了,镇上物价也会上涨,到时候咱们拿去镇上把粮食卖了多少都能赚个差价。”

这也是她看见顾大娘送来的小米想到的方法。

眼下正是计划经济的时候,什么东西都需要票。但农村并不看中那东西。有没有票照样生活。只要他们收粮的价钱比收购站高点肯定有人愿意往出卖。

“这,万一被人抓住怎么办?你爸就是因为这个被人讹了二十斤粮食。”想到那二十斤粮食,吴春梅鼻子一酸,又要哭出来。

“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再说了,就目前家里这种情况不堵一把,难道日子要一直这样过下去,吃了上顿没下顿?”

夫妻俩互相看一眼,半天没言语。

“大姐,我支持你。我想住大房子,我想上学。我不怕被抓。”陈丽媛今年已经十三岁,懂得很多事情。她再也不想过这样的日子。她想上学,却交不起学杂费不得不在家照顾妹妹。

一看二姐表态了,几个小的纷纷点头应和:“我想住大房子。”

“我想吃肉......”

“孩子他爹,要不咱们再试试吧。”吴春梅开口提议道。大闺女说的对,日子恐怕也没有比现在更差了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