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冷宫公主

冷宫公主

寂寞的山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凝雪怕是南越第一个被打入冷宫的公主,可她却能十年如一日,在冷宫中幽居……顾墨寒作为北狄桀骜不驯的太子,为了自己的母妃,忍辱负重,奔赴万里之外的南越和亲。本是朗无情妾无意,可这两个无可奈何的人,竟一点点产生了感情,从动心的那刻起,一切便朝着未知的方向发展。

主角:沈凝雪,顾墨寒   更新:2023-07-14 16: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凝雪,顾墨寒的女频言情小说《冷宫公主》,由网络作家“寂寞的山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凝雪怕是南越第一个被打入冷宫的公主,可她却能十年如一日,在冷宫中幽居……顾墨寒作为北狄桀骜不驯的太子,为了自己的母妃,忍辱负重,奔赴万里之外的南越和亲。本是朗无情妾无意,可这两个无可奈何的人,竟一点点产生了感情,从动心的那刻起,一切便朝着未知的方向发展。

《冷宫公主》精彩片段

晨光熹微,冷宫上下就忙开了,这是这么多年来,冷宫最热闹的一天。

“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正在给三公主沈凝雪梳着头发的正是她的母妃萧氏,进入冷宫之前,她是皇贵妃,本朝自开国以来,皇后之下只设一个皇贵妃,通常情况下是虚而不设,萧氏能够坐上这个位子,足以想见她当年的殊荣。

然而进到冷宫之后,她的地位却是连官女子都不如了。

话还没讲完,萧氏就哽咽了,手上的动作也停滞了。

凝雪转过头来,即使脸上涂了厚厚的粉黛,还是难以掩饰藏在粉黛之下的倾国倾城的脸,伸出小手,轻轻的替萧氏擦了眼泪,朱唇轻启:“母妃不要难过,今天是凝雪出嫁的日子!”

虽说哭嫁哭嫁,嫁女儿总是要哭一哭的,然而凝雪知道母妃这不是哭嫁,而是哭的她今后的命运。

“凝雪,你说这本来说好的是你大姐采芝去和亲的,怎么突然就换成了你呢?”萧氏眼中尽是担忧,凭着她进宫多年的经验,这件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更大的心疼是北狄处在极北的地方,常年风沙,南越的深闺小姐过去根本活不下来,皇上果然还是恨她的,要将她的女儿往死路上逼。

“许是父皇疼爱姐姐,想再留两年吧,再说我嫁的是北狄的太子,过去就是太子妃,他朝就是皇后,也没有什么不好的。”沈凝雪找着话安慰萧氏,再说再差还能差过现在的境况吗?

更何况她有说不的权利吗?父皇说的很明确,只要她和亲,以后她母妃的一应供给找着嫔的位分来,这说明了什么,说明沈凝雪她要是抗拒的话,她的母妃以后必然是任人欺凌了。

只是这个时候的沈凝雪没有想到的是,还真的有比现在更糟糕的情况,当然这是后话。

盖上红盖头之前,沈凝雪特意让贴身宫女菊儿在自己的右边脸上涂上了一层厚厚的紫红色的朱砂,原本明艳动人的脸顿时显得有些幽森恐怖。

菊儿不解,壮着胆子问沈凝雪:“公主,今天是你出嫁的日子,这幅妆容是要见北狄的太子的,如果北狄的太子看见了……”

菊儿没有说出口的是,北狄的太子要是万一吓到了,公主这一生算是完了,本来就是和亲嫁进去的,已经是低人一等了,要是影响了两国的正常交往,恐怕这萧娘娘以后在冷宫的日子更加难过了。

凝雪微微一笑:“如果连这都怕,就不配做我沈凝雪的夫婿。”

菊儿是从小就跟在凝雪身边的,这么多年,不管冷宫的日子多么清贫,她都始终不离不弃,这一点是让沈凝雪感动的,所以她也知道菊儿是在为她着想,只是她有着自己的算计。

顾墨寒,天下谁不知道,器宇轩昂,风度翩翩,才气纵横的北朝太子已经倾心南越皇长女李采芝已久,偏偏在和亲的前一天,皇长女出嫁变成了皇三女出嫁,沈凝雪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倒是要看看这群人到底是在玩什么?

 


即使是南越最不受待见的冷宫的公主,毕竟肩负着和亲的重任,所以在仪式上还算是庞大的,沈凝雪一一拜别南越的太后,皇帝和各个嫔妃,她的眼睛一直在找,父皇说过今天会特意允许母妃前来送嫁的,但是她始终没有见到那抹清瘦的身影。

带着一抹失望准备下台阶的时候,终于眼角的余光还是在一个小角落里瞥见了自己的母妃,曾经的皇贵妃,整个后宫除了皇后最为显赫的女人,如今只能委身于一个小小的角落,多少苍凉

沈凝雪的鼻头一酸,今去和亲,从此山高水长,再也不能在母妃跟前尽孝。

她逾越了规矩,直接朝着母亲的方向跪了下去,深深的三叩首,不管母妃的生命还有多少个春秋,母女怕是无缘再见了。

皇上看着沈凝雪的样子有些不满,奈何北狄的迎亲使者在,也不好发作。

而北狄的使者以为这是南越特殊的礼仪,所以也没有在意,沈凝雪拜完之后,看到母妃对着自己颔首,这才一步一步的走下台阶,每走一步,南越的山河就离自己远了一步。

然而即使南越物产丰饶,鱼米之乡,除了母妃,沈凝雪也没有任何的眷恋。

上了花轿,一路颠簸,凝雪觉得自己的胃里一直在翻腾,但是她没有资格要求特别的待遇,于南越来说,她只是一个冷宫的公主,于北狄来说,她只是一个和亲的棋子,所以她连想多休息一会的权利也没有。

从最南边到最北边,总是要耗费些时日的,大概走了半个月的样子,才走到南越和北狄交界的地方,那么在这里,南越的送亲队伍就要回程了,到了北狄境内,就至于北狄的迎亲队伍了。

在交界的地方休整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天刚蒙蒙亮就出发了,正式进入了北狄境内。

沈凝雪终于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掀开了轿帘,这北狄的山是真的高,在南越应该没有这样高的山吧,不对,自己连皇宫都没出去过,还是不对,自己连冷宫都没有出去过,又怎么知道南越究竟有没有山呢?

也许是行走在山谷里,此刻的环境异常的安静,除了行进的踏踏声,真的安静的出奇。

沈凝雪心头忽然略过一丝恐慌,她对着轿帘外的菊儿说:“停一下!我有些不舒服!”

“公主!你怎么了?”菊儿立刻迎了上来,稚嫩的脸上满是关切。

“没有……我没事……”

沈凝雪喃喃自语,渐渐恢复了镇定,她看了菊儿一眼。

又抬眸看了看外头,仓茫茫的天,迎亲队伍一眼望不到头,许是知道很快就要返回帝都了,将士们个个都很兴奋。

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沈凝雪深吸一口气,努力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来,她看了菊儿一眼,压低了声音道:“告诉将军,说我要入厕!”

“哦,好。”

菊儿愣愣的点头,转身退了下去。

凝雪趁机又打量了一下四周,目光掠过道路边上幽深的丛林,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一会儿,菊儿回来了,扶着凝雪慢慢往丛林深处走去,直到有些距离了,在一个地沟里,凝雪拉着菊儿隐藏了起来,此刻在南越已经是阳春三月了,可在北狄,依旧是冰天雪地,没一会,凝雪和菊儿就冻得有些僵硬了。

菊儿不光是身子发抖,心里也在发抖,颤声问凝雪:“公主,我们一直在这躲着吗?”

 


她没有问凝雪现在是在做什么,迟钝如她,也已发觉了不对劲。

“如果我猜的没错,应该要有变故发生。我那高高在上的父皇,想来不会让我失望才对。”凝雪嘴角露出一抹嘲讽,目光炯炯的盯着不远处的队伍,一瞬不瞬。

大部队停留的时候,是动手的最好时机。

果然她话音刚落,就有一堆黑衣蒙面人出来了,和北狄的迎亲官兵一阵厮杀,很快洁白的雪地上就躺着一个个横七竖八的尸体,这一切都是在顷刻之间发生。

一群黑衣人用剑挑开了轿帘,发现里面没人,开始四处找人,北狄的迎亲官兵这么不堪一击倒是凝雪没有意料到的,一点都没有为自己的逃跑争取时间,眼下看着自己马上就要被发现了,凝雪当机立断,抓住菊儿的手,转身便跑。

突然菊儿一把拉住了她,低头迅速脱凝雪身上的嫁衣,凝雪吃了一惊:“菊儿,你这是干什么?”

“公主快走!”菊儿脱下自己的外衫,披在凝雪身上,刚才还胆战心惊的,此刻倒是有了一种壮士断腕的感觉,对着凝雪坚决的说道:“与其我们俩都死在这,不如就让奴婢一个人去死。”

“不行!”

凝雪想也不想道:“要走一起走!”她不会抛下她的!

“公主,快走!来不及了!”

菊儿摇摇头,不顾凝雪的反对,将凝雪身上的衣服全部穿到了自己的身上,然后将自己手上一串手串取下来,戴到了凝雪的手上:“公主,奴婢是宫里捡回来的,这串手串是我从小就带着的,应该是我和家人相认的证据,我走之后,拜托公主替我完成心愿,找到我的家人!”

凝雪还没来得及拒绝,就被菊儿推了出去,菊儿自己则跌跌撞撞的朝着那些刺客所在的地方奔了过去。

“菊儿!”凝雪大惊失色,伸手想拉她回来,却抓了个空。

耳边,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明显有人过来了。此刻逃跑,已是下策。

凝雪来不及悲痛,她朝着菊儿的背影担忧的看了一眼,随即重新躲回刚刚的地方,用厚厚的积雪将自己的身体掩埋。

积雪冰冷刺骨,却及不上心里的悲痛。

不知道过去多久,凝雪的意识开始模糊,在意识的最后弥留之际,她听到的是不远处南越人的口音:“这就是公主?兄弟们,想不想尝尝公主的味道是什么样的?”

“殿下,这里还有一个!”

迷糊中,凝雪被一阵说话声惊醒。

紧接着凝雪就感到有人将自己身上的积雪扫除了,像拎小鸡一样将她拎了起来。

正对着凝雪的是一个长得很好看的男人,匀称的身材,刚毅的眉峰,逼人的气势,凝雪不得不承认,造物主确实有些偏颇。

如果她猜的没错的话,这位应该就是北狄的太子,顾墨寒!

顾墨寒也在打量着她,目光落在她右脸上那一团疑似胎记的朱砂,眉峰微皱,一脸嫌弃:“你是南越的公主?”

不等凝雪回答,他自己先否定了:“这么丑的女人,怎么可能是公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