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初恋缓缓

初恋缓缓

简蔓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陈冬野的世界里很久不见阳光了,他习惯了黑暗,也习惯了孤独生活,在乱七八糟的人生里,虏获着前行的勇气,一路跌跌撞撞,头破血流,从未想过改变。但现在,他认识了一个女孩,想要守护她一辈子。他的女孩名为陆颐薇,是个谨慎稳重的人,她的心里,有一份爱情问卷的标准答案,也有另一半的标准画像,一直以来,她都在按照标准条件找男友,遇到陈冬野,她第一次做了出格的行为……

主角:陈冬野,陆颐薇   更新:2022-07-16 16: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冬野,陆颐薇的武侠仙侠小说《初恋缓缓》,由网络作家“简蔓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陈冬野的世界里很久不见阳光了,他习惯了黑暗,也习惯了孤独生活,在乱七八糟的人生里,虏获着前行的勇气,一路跌跌撞撞,头破血流,从未想过改变。但现在,他认识了一个女孩,想要守护她一辈子。他的女孩名为陆颐薇,是个谨慎稳重的人,她的心里,有一份爱情问卷的标准答案,也有另一半的标准画像,一直以来,她都在按照标准条件找男友,遇到陈冬野,她第一次做了出格的行为……

《初恋缓缓》精彩片段

因为那起突发的老鼠事件,陆颐薇起晚了。窗外正下着今年春天的第一场雨,她揉了揉酸胀的眼睛,尽力避开昨夜老鼠出没的位置,刷了个牙,就架上眼镜跑出门去。

就职于一所二类本科大学,担任选修课老师的陆颐薇,因为学校宽松的工作环境,变得越发不修边幅。

她并没有优秀的素颜,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装扮自己成了一件矛盾的事。陆颐薇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在外表上费了太多心思,因为过于用力的话,就好像她在对外宣告——衰老很羞耻。

可是谁不会变老呢?

尤其是每日混迹于年轻有活力的大学生中间,迎面走过来的每一张胶原蛋白充盈的脸庞都在提醒着你的不同。

因此,身为成年人的陆颐薇认为,自嘲是保全尊严的最好方式,她会在别人指向自己的脸时抢先发声:“我真不敢化妆,眼角纹太卡粉了。”

不过,妆可以不化,早餐还是要吃的。只可惜,她转了一圈,发现新搬进来的这个小区实在是缺少烟火气息,居然连个早餐店都没有。

摸了摸空瘪的肚子,陆颐薇自怜地叹了口气。在这个从二字头迈向三字头的重要节点,总不能连顿像样的早餐都吃不上吧?

她较劲一般地返回小区岗亭去找门卫大叔询问这附近的早餐铺,对方操着一口方言为她指路。陆颐薇正懵懵懂懂辨认着方向,突然看到有人拿着一袋水煎包迎面走来。

她甚至都没有看清那人的性别、穿着、样貌,直冲着那袋包子就跑过去了:“你好,请问这早餐从哪里买的?”

陈冬野愣了一下,或许是职业的关系,他对声音很敏感,这女人是他的客户吗?他耐心地跟她解释,这是托一个哥儿们从另一个小区帮他带的。

见他要走,陆颐薇忽然伸手拽住他的衣袖,脱口问了一句让自己惊呆的话:“卖给我行吗?”

陈冬野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手里的包子。

雨下得大了一点,滴滴答答敲响了两个人头顶的伞面。

“我……”陆颐薇心一横,继续道,“今天是我生日。”

样貌年轻的男生静静地审视着她,似乎不为所动。该不会把我当成变态老阿姨了吧?陆颐薇干笑着挽尊:“算了,开玩笑的。”

“送你吧。”陈冬野温和地笑了,“韭菜馅的,正好我不爱吃。”

陆颐薇因为这个笑容思维停滞了一下,男生走远了。

那袋包子落到手上,还是热的。


 


陆颐薇拎着蛋糕走进办公室,同事们一下子围了上来。

“哇!好多草莓!我喜欢!”

“薇姐,生日快乐。”

陆颐薇挑挑眉,欣然接受了大家的祝福,转头去分切蛋糕了。

学校有为教职员工准备生日蛋糕的福利,甜腻的奶油融化在舌尖,陆颐薇吃了两口就放下了,还是早上的水煎包好吃。

明明以前很爱吃甜食的……

“对了,你们知道哪里有卖灭鼠药的吗?”回想起昨夜的惊魂一幕,陆颐薇又忍不住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现在还有住房有老鼠吗?”有人惊诧地问。

“我租的房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区太老旧了……”

路过的男同事笑着打趣:“薇姐都三十了居然还怕老鼠?”

陆颐薇扭头瞪他:“八十了我也怕。”

“后悔了吧?”年长些的主任瞥她一眼,“早就猜到你会后悔。”

陆颐薇点头,她的确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省那点房租,找个精品公寓了。

“你说你年龄也不小了,竟然还能做出悔婚这种冲动事。”主任见她认可,打开了长者的话匣子,“你和许致一都在一起那么多年了,去说个软话……”

“主任,你不是爱吃草莓吗?我再去拿一块给你!”陆颐薇借机逃了。

她知道,任谁都会觉得她疯了。

在拍婚纱照的前一晚突然向交往七年的男友提出分手,做这种决定的如果是个二十岁的小姑娘,还能设想一下更美好的未来。可是陆颐薇个子不高,相貌平凡,工作能力也没有很突出,唯一的优点或许是她做事认真踏实,是那种能够令老板放心的员工。

但是认真踏实这样的品质对感情来说并不是什么加分项。

毕竟,爱情最忌讳的就是较真。

父母亲友都不理解。到底是为什么?许致一到底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让她如此坚定地改变了主意?

陆颐薇思考半晌,只能笑着敷衍:“不合适。”

这个答案让大家的白眼翻得更厉害了,不过陆颐薇想,如果她道破真实的导火索,她和许致一的父母恐怕要当场气绝。

为了不再引起非议,接到许致一打来的电话时,陆颐薇特意悄悄移动到了外面的走廊上,做贼一般地小声问:“有何贵干?”

“给你订了个杧果千层。”许致一语速很快地说,“我刚看定位,十分钟之后就能送到了。”

陆颐薇“啧”了一声:“干吗忽然这么大方?”

“你为我省下一笔婚礼费,我现在很富裕。”许致一嘲讽完了,正色道,“我得去见客户了,生日快乐。”

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坦白讲,许致一是个很值得托付终身的对象,陆颐薇设想过她和许致一的婚姻生活,应该会很安全。

或者说,很无趣。

她只想到这两个形容词,而这让她感到恐惧。

为了追求安全又无趣的生活,将自己的余生嫁接到另一个人身上,这令她更加恐惧。

陆颐薇怀疑自己得了婚前恐惧症,但很长一段时间里,她进行了平和的自我分析,仔细考量了她和许致一之间的恋情,惊奇地发现,他们好像根本就没有“恋”过。

那时候,因为身边的人都在恋爱,而他们读大学时就认识,彼此熟悉和欣赏,便水到渠成地在一起了。

有一个恋人可以省掉很多麻烦。所以渐渐地,他们便成了帮助对方推挡世俗流言的工具。

最好的工具。

他们都很独立,有各自的工作和业余爱好,有属于自己的精神休息方式,又同样崇尚自由。因此,他们没有时间应付无休止的相亲和催婚,保持情侣关系是他们为了获得不被扰乱的平静生活而产生的默契。

要不是那场持续三小时的争吵,他们差一点默契地结婚了。

当然,幸好没有。

即便住着有老鼠的出租房,即便被愤怒的父母赶出了家门,即便惹得亲戚朋友竞相指责,即便拎着前未婚夫送的蛋糕无人分享……陆颐薇依然毫无悔意。

她虽然早就过了渴望爱情的年龄,但是,至少她有追求快乐的权利吧?

这么一想,陆颐薇释然了不少。她在下班路上给自己叫了丰盛的烧烤外卖,心情大好。

雨虽然停了,路面却还是湿的。陆颐薇哼着歌走回小区,远远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那个送自己水煎包的年轻男生。

他穿一件冲锋衣,身材颀长,头发理得短短的,很精神的模样,正弯腰收拾着快递车里的货物。

原来是位人帅心善的快递小哥,看起来跟她教的那些学生差不多大的年龄。

陆颐薇不想无缘无故欠人人情,她低头看了看手里的蛋糕,灵机一动,跑到男生身边打招呼:“嘿!”

男生手里拿着一沓快递单,半个身子还探在快递车里,缓慢扭头,定睛瞅着她,表情很迷茫。

陆颐薇尴尬地笑了笑。“呃……早上,你不是送了我包子嘛……”接着她不由分说地将手里的蛋糕递过去,“这是回礼,谢啦!”

陈冬野抱着沉甸甸的蛋糕,眨了眨眼睛,有点蒙。


大概是太困了,陆颐薇饱餐过后,抱着手机歪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她的手机屏幕还停留在刚刚下单的毒鼠屋界面,半梦半醒间,似乎听到了救护车的鸣笛声,感觉有点冷,她顺手扯下沙发垫裹在身上,蜷缩着睡到了天亮。

连续五个喷嚏之后,陆颐薇迎来了新的一天。她吸吸鼻子,从沙发上爬起来,肩颈痛得仿佛与身体分离了。

她以一种扭曲的姿态走进浴室,确认自己的外表看起来依然完好,不过……陆颐薇还是被自己浮肿的脸吓了一跳。

所以,如果她和许致一结婚,那就意味着自己所有的丑态都将暴露在对方面前。

她不是很确定许致一会不会嫌弃蓬头垢面的自己,但是,想象了一下许致一顶着一头油腻的头发、胡子拉碴、睡眼惺忪的模样,她的内心是拒绝的……

她太无情了。

洗漱完,时间尚早,她去厨房煎了个鸡蛋,就着热牛奶吃掉。从高中就开始住校生活的陆颐薇很擅长照顾自己,这大概也是父母放心把她赶出家门的重要原因之一。

不过,这二老可真绝情啊!陆颐薇翻到与宋女士的微信对话框,屏幕上只有她昨天发的那句: 感谢老妈三十年前赐予我生命,爱你。

没有得到回复,陆颐薇的确有点失落,但难过倒也谈不上。她知道,就算父母永远都不会理解她的决定,最终也还是会接受事实。

因为,没有人能够插手别人的人生,即便看起来可以,到头来也不过是一场幻觉。

小区对面有家药店,陆颐薇去买感冒药。

自行从架子上拿了常用的药,她走过去结账。

那里已经站了一个人,陆颐薇自觉地排到了他身后。百无聊赖之际,她观察起了这个背影,怎么莫名觉得这个后脑勺有点眼熟?她好奇地侧了侧身子,对方刚好结完账转身。

两个人视线交会的一刹那,陆颐薇倒抽了一口气。

男生倒是很淡定,什么也没说,点点头走了。

陆颐薇付完钱,抓着药盒追出门去。“喂!”她叫住已经坐上快递车,准备出发的男生。

离得近了看他,陆颐薇更觉不适了。男生整张脸红肿不堪,五官挤在一起,已经变形了。“你这是中毒了吗?”陆颐薇惊问。

“过敏。”男生的语气淡淡的,“多亏你的蛋糕,我才知道自己居然对杧果过敏。”

他的语气里没有丝毫责备,以至于陆颐薇愣怔了一下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她瞠目结舌了一瞬,而后真挚地道歉:“太不好意思了,把你害成这样,我……”

“没事。”

他试图堆起一个笑容,但这份努力令陆颐薇觉得更惭愧了。她急着去掏钱包:“这样吧,你花了多少钱?我赔你医药费。”

“不用了。”

“那等你好了,我请你吃饭吧。”

这句话出口,两个人同时愣住了。气氛有点尴尬,陆颐薇使劲摇了摇手:“我可没有跟你搭讪的意思,你别误会。”

“嗯。”他点点头,发动车子,离开前特意郑重声明,“是我一个人的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章节在线阅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