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新婚萌妻宠上天

新婚萌妻宠上天

来者不善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听闻秦家三少秦亦安,其貌不扬,双腿残废,终身只能坐在轮椅上。最关键的是,他性情暴虐,很不好相处。姜柒被迫代替姐姐嫁到秦家,成为秦亦安妻子的那一刻,她就做好了余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准备。谁成想,某人帅得人神共愤不说,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宠妻狂魔。

主角:姜柒,秦亦安   更新:2022-07-16 02: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柒,秦亦安的女频言情小说《新婚萌妻宠上天》,由网络作家“来者不善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听闻秦家三少秦亦安,其貌不扬,双腿残废,终身只能坐在轮椅上。最关键的是,他性情暴虐,很不好相处。姜柒被迫代替姐姐嫁到秦家,成为秦亦安妻子的那一刻,她就做好了余生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的准备。谁成想,某人帅得人神共愤不说,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宠妻狂魔。

《新婚萌妻宠上天》精彩片段

夏日的天气像是婴儿的脸,说变就变,前一秒晴空万里,后一秒暴雨倾盆。

姜柒低头抿着唇不说话,细细的指尖扣着沙发边缘的纱网,心里平静的像是一潭湖水。

“她不嫁难道让苒苒嫁吗?”刘心柔嗓门大的很,仿佛要将这么多年的怒气全部都发泄出去。

姜辉光声音就弱了许多,“当初跟秦家有婚约的是苒苒,要是被秦家人知道我们换了一个人,我们还要不要在新海诚混了?”

“那你能看着苒苒往火坑里跳,秦亦安是个什么东西你不清楚啊?”刘心柔嗓门又拔高了一些。

“不就是腿断了吗?”姜辉光反驳说道。

刘心柔伸出手指头点了点他,恨的牙痒痒,“那腿是断了吗?腰以下都没有知觉了,让苒苒嫁过去,那就是守一辈子的活寡。”

“可是........”

“没有可是,姜辉光你听着,如果让苒苒嫁到秦家,我就跟你离婚!”

刘心柔强势的打断姜辉光的话,余光撇了撇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的姜柒。

姜辉光似乎还不妥协,刘心柔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干嚎了起来。

“姜辉光你还有没有良心啊,我年纪轻轻嫁给你,给人当后妈,这么多年,你不管家里,都是我一个人.......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

她在哭,旁边的姜苒苒也在哭,母女两人哭的如出一辙。

哭的让人心烦,姜柒知道刘心柔这是在逼她,她将手里的水杯重重的放在茶几上,发出清脆的一声。

“我嫁,我愿意嫁到秦家去。”

姜辉光有些诧异的看着姜柒,“小柒,你......”

姜柒勉强挤出一个笑,安慰着姜光辉,“爸,没关系,反正我以后总是要嫁人的,早点嫁了也好!”

虽然刘心柔逼迫她,但是姜光辉对她起码还算真心,愿意为她争取。

刘心柔顿时破涕为笑,“姜柒,答应了可不能反悔了!”

“嗯,不反悔!”姜柒攥着手心里的衣服,点了点头,“没事我先回房间了。”说完,逃一般的离开了客厅。

刘心柔和姜苒苒两人相视一眼,心里那块大石头落下了。

她躺在房间里,楼下似乎又笑声传来,姜柒心里有些忐忑,她现在才二十二岁,离嫁人还远着,可是要是不同意,刘心柔会想尽一切办法让她同意。

与其撕破脸,不如答应算了,反正她也想离开这个家。

秦亦安这三个字像是魔咒一样在她脑袋里挥之不去。

她翻出手机将这名字输入上去,上面那些信息让她心惊肉跳,网页上没有秦亦安的照片,只有一些基本信息。

姓名:秦亦安

年龄:29

身份:秦氏集团的三公子。

后面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新闻,秦亦安早些年因为一场车祸下半身瘫痪了,整个人阴晴不定,心狠手辣,喜欢玩弄折磨女人,曾经有传文秦亦安将女人折腾的无法怀孕。

下面还有血淋淋的配图,看着姜柒脸色惨白,她翻身下床准备去跟姜光辉说,能不能取消婚约。

刚走出房门,就听到楼下传来笑声。

“老姜,我刚才演的还可以吧!”刘心柔得意的叉了一块苹果放进嘴里。

姜光辉狗腿的说道:“特棒,比电视上的那些女演员强。”

刘心柔拍了拍姜苒苒的手,“还是咱们女儿的主意好,这样就算日后秦家发现了,我们也有理由,就说姜柒求着我们要嫁过去的。我们只是成全她一片痴心。”

姜光辉朝刘心柔竖起一个大拇指,柔声对姜苒苒说道:“苒苒,等会我给你一张卡,喜欢什么就去买。”

姜苒苒笑嘻嘻的说道:“谢谢爸爸!”

刘心柔又给姜辉光叉了一块苹果,得意洋洋的说道:“等姜柒结婚了,你再去跟她面前诉诉苦,她还不巴巴的回来帮你,到时候咱们家的好日子就来了。”

姜辉光吃着苹果,眼里透着贪婪的光芒,仿佛面前放了一座金山银山。

姜柒站在原地如遭雷劈,脑袋浑噩一片。

原来刚才姜光辉不过是演了一场戏给她看,目的是让她自己主动提出嫁到徐家去。

她看着周围那些熟悉的场景,他们仿佛就像是一张血盆大口,一点点将她吞下。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房间去的,只记得做了一夜的噩梦,梦里都是那些鲜血淋漓的图片和一张面容扭曲的人脸。

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清晨了,今天她学校还有课,姜柒慌乱的收拾好东西准备去了学校。

浑浑噩噩的一天,老师讲什么,她一个字都没有听进去,心里犹豫挣扎。

她想脱离姜家,但是又不甘心用嫁人的方式。

恍惚间,听到一声尖锐的刹车声,她双腿一痛扑倒在地。

保姆车的驾驶室里出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约莫二十七八岁,他蹲下来看着姜柒的擦伤的双腿。

“小姐,你没事吧!”

姜柒摇头,“没事,抱歉给你添了麻烦!”说着,就挣扎起来一瘸一拐的朝路边上去。

正是青春正好的年纪,小脸俏嫩,长长的头发梳在脑后,扎了一个低马尾,两根小腿白的泛光,腿上擦伤的面积有些大,看着非常刺眼。

姜柒弯腰用纸巾小心翼翼的擦拭着伤口,要不是那个男人反应快,她的小命就交代着这里了。

司机回到车里,跟后座的男人汇报了情况,那男人朝窗外看了一眼,那小姑娘似乎疼的厉害,弯着腰朝腿上吹气,莫名的有些可爱。

姜柒视线里又多了一双皮鞋,她抬头眯着眼睛,“还有事儿吗?”

“我刚好去医院,我送你一程,将你撞成这样,我也有责任!”男人说的很诚恳,而且人也长的周正,不像是什么坏人。

姜柒看了一眼腿,挺严重的,也没犹豫就跟着他朝车边走去,刚准备开后面的车门,被人叫住了。

“小姑娘,坐副驾驶!”

姜柒乖巧的点头,拿开副驾驶的门坐了进去。

车子中间的被挡板给隔住,看不到后面,姜柒很安分的坐在副驾驶上。

开车的男人朝她多看了几眼,问道:“大几了?”

“大二了!”

男人点点头,又扫了一眼她,小姑娘漂亮的不像话,皮肤白的发光,额头饱满,眼眸微垂,那根根分明的睫毛翘的像是蝴蝶的翅膀,一颤一颤的,鼻子挺,嘴唇薄。

只用了二十分钟,车子就停在了新海城的最好的医院——新和医院。

“谢谢!”姜柒跟他道完谢,掰开车门准备下车。

忽然,后面传来几声敲击声,挡板落下一点,伸出两根洁白修长的手指,指缝间夹着一张银行卡。

“这是赔偿你的医药费!”男人接过卡塞到姜柒手里。

“不用了,这是小伤不要紧!”姜柒跳下车,临走将卡放在副驾驶上,一瘸一拐的朝医院走去。


待到小姑娘走没影了,陆温白又从新启动车子朝里面专属车位开去,按了一下车门边上的按钮,中间的挡板被放下来了,露出后座男人的脸来。

男人懒洋洋的坐在座椅上,身上穿着白色衬衣黑西裤,衬衣领翻折着,解开了一颗扣子,露出突出的喉结,加上那挺拔的身材,简直就是在上演制服诱惑。

秦亦安眉眼锋利,鼻挺唇薄的,上扬的眼尾透着淡淡的不耐烦,禁欲又堕落。

陆温白看着他这不耐烦的表情,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你那个未婚妻应该比刚才那个小姑娘还要好看吧?”

“不知道!”秦亦安讨厌来医院,每次来医院他心情都不好。

陆温白停好车,扭头问道:“没见过?”

“你烦不烦!”秦亦安彻底的火了,撇着头不去看陆温白。

知道这个活祖宗发火了,陆温白也不问了,停好车将车里轮椅拿出来,将秦亦安扶到轮椅上坐着,通过无障碍通道推进医院里。

秦亦安面色冷透了,仍由那老教授在他腿上敲敲打打的,不管用多大的力,他丝毫感觉不到痛。

敲着敲着,老教授也觉得有些尴尬了,推了推鼻梁上的老花镜。

“这个肌肉还是活着,只是神经受阻,每天还坚持按摩,说不定有一天就能站起来了。”

这话他来了一百次,听了一百次,可是没有一次站了起来。

秦亦安握着轮椅把手,骨节泛白,将桌上的东西全部扫落在地。

陆温白见情况不对,急忙朝老教授使了个眼色,老教授摇头带着诊疗仪器出去了。

“你也出去!”秦亦安冷冷的说道。

陆温白看了他两眼,也出去了。

秦亦安低头看着自己的腿,眸色越来越深,他弯腰捡起地上的一块碎玻璃,卷起西裤,朝腿上划了几道,鲜血冒出来,还是没有反应。

秦亦安闭上眼睛,推着轮椅出去了。

陆温白想要跟着,被他拒绝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你去车里等我。”

陆温白知道他心情不好,也没反驳朝楼下走去。

门诊这边,医生用点酒将伤口洗了洗,又上了一些消炎药用纱布包好,叮嘱她不要沾水。

摔的时候还不觉得疼,现在上了药反而疼的钻心,姜柒两条腿伤都绑着纱布,走台阶也痛的很,只能顺着无障碍通道往下外走。

“听说了吗?秦家三少爷订婚了,好像是姜家的女儿。”

“真的吗?都瘫成那样了,还有人嫁,那个女人真是要钱不要幸福了。”

“爱慕虚荣呗,秦家那么有钱!”

两个穿着白衣服女人从她身边经过,嬉笑道。

虽然声音小,但是姜柒还是听清楚了,她顿时觉得腿怎么不被刚才那人撞断。

断腿配断腿,也许就没有人说她爱慕虚荣了。

姜柒心里想着事,没有注意到前面的人,只感觉到腿上又是一痛,直接摔到一个人身上。

她今天跟自己的腿有仇啊!

姜柒摔在了轮椅前,手里下意识拽了点东西,是男人的西裤,湿漉漉的。

对方是个残疾人,姜柒心里一咯噔,急忙挣扎起来,伸手撑在墙上,“对不起,对不起!”

男人生的俊朗,流畅的眼尾微微垂着,眼里没什么情绪,脸上也没什么表情。

甚至连个眼角风都没有给她,伸手推着轮椅从她面前过去了。

姜柒看着他的背影,好冷淡的一个人啊。

扶着墙歇了一会儿,继续朝前走,一甩手发现手里红彤彤的,她放在鼻尖前闻了一下,脸色大变。

急忙朝着刚才那个人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绕着门诊走了一个圈都还没有看到那个人。

姜柒有些急了,一路走好一路问,终于有人看到他朝后面走了,她追了过去。

终于在门诊后面的树荫下追上了他。

“先生,等等!”

“等一下先生!”

听到背后娇嫩的声音,秦亦安停下来了,但是没有回头,他不确定是不是喊他的。

姜柒痛的龇牙咧嘴的,好在前面的人停了下来。

“先生,你受伤了,需要需要去看医生?”姜柒张着嘴微微的喘着气,鼻尖上冒着细小的汗珠,一张小脸白惨惨的。

穿着一件白色的T恤和黑色的短裤,一双白嫩的双腿上缠着纱布,衣摆都有些磨边了。

秦亦安撇开头,给她留了个冷淡的侧脸,一副我不搭理你的姿态。

哎,这人怎么这样不识好歹。

姜柒撇撇嘴,看着他不由得想到那个秦家的三少爷,都是可怜人。

眼前这个人看起来比秦家三少要年轻,应该只有二十五六岁。

“需要我帮你叫医生吗?”姜柒弯下腰目光平视着他的脸,柔声柔气的问道。

他最讨厌看到别人露出同情或者怜悯的目光。

眼前这个小姑娘目光真诚干净,没有那些杂七杂八的情愫。

可是想到自己的双腿,她肯定也是看到自己可怜才追过来的吧。

秦亦安皱起眉头,很不耐烦,心里排斥别人对他这样怜悯的关怀。

姜柒看了看他那濡湿的裤子,不顾男人的脸色,蹲了下来,直接掀开他的裤腿,里面是一截健硕的小腿,在往高撸了一点,几道深深的伤口正在往外冒血。

“怎么伤成这样了?”姜柒看到那个几道伤口,觉得自己肉疼。

秦亦安脸色阴沉到极点,他张口准备骂一声滚的时候。

小姑娘蹲在地上,低着头,撅着嘴巴在往他腿上吹气,就像她刚才摔到了往自己腿上吹气一样。

秦亦安垂眸面色冷淡的盯着她,奇了,明明腿上没有知觉,可是他仿佛能感觉到有一股暖风吹着在他腿上。

“别吹了,没感觉!”低低沉沉的声音带着一些冷意,不过也影响质感。

姜柒抬头,冷不丁对上那犹如深谭一样的眸子,她有些惊讶,这个男人的眼睛生的很好看,薄薄的眼皮,眼尾稍稍叉开,像是燕子的尾巴,微微上挑。

男人撇开目光,她这才发现不妥,这样盯着一个人看是很不礼貌的。

姜柒迅速的站起身来,“那个,我带你去门诊上点药,不然夏天你伤口很容易发炎的。”

秦亦安没说话,也不表态,似乎没有将她的话听进去。

姜柒的耐心快要用光了,这要是秦家三少爷,她肯定二话不说,直接推过去。

虽然腿不利索,但也不能自残啊。

她在姜家委屈那么多年,不照样活的好好的。

事实上,姜柒也是这么干的,直接推着轮椅上的男人直接朝门诊过去,男人仍旧没说话,也没有表情,任由姜柒折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