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畅读精品重生后,军爷丈夫他缠上我

畅读精品重生后,军爷丈夫他缠上我

我才是宝宝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重生后,军爷丈夫他缠上我》,超级好看的小说推荐,主角是祝穗岁陆兰序,是著名作者“我才是宝宝”打造的,故事梗概:【重生军婚+追妻火葬场+文玩捡漏明艳大美人VS高岭之花】前世。祝穗岁对陆兰序一见倾心,在众多陆家人里,选中陆家最优秀的继承人做自己的丈夫。本以为只要自己努力做好陆太太,总有一天能让陆兰序爱上自己。可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她根本捂不热这个男人的心。相敬如宾二十年,他对自己只有责任,没有丝毫男女之爱,一切都是自己在痴心妄想罢了。祝穗岁心灰意冷。离婚前夕,祝穗岁重生到了十九岁,她嫁给陆兰序的第二年,还拥有了一双能捡漏的‘鬼眼’。这一世,她不愿再做忍气吞声的陆太太,只想离婚,努力搞事业,至于恋爱脑什么的都去死吧。然而,在她提出离...

主角:祝穗岁陆兰序   更新:2024-06-11 21: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祝穗岁陆兰序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精品重生后,军爷丈夫他缠上我》,由网络作家“我才是宝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重生后,军爷丈夫他缠上我》,超级好看的小说推荐,主角是祝穗岁陆兰序,是著名作者“我才是宝宝”打造的,故事梗概:【重生军婚+追妻火葬场+文玩捡漏明艳大美人VS高岭之花】前世。祝穗岁对陆兰序一见倾心,在众多陆家人里,选中陆家最优秀的继承人做自己的丈夫。本以为只要自己努力做好陆太太,总有一天能让陆兰序爱上自己。可她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她根本捂不热这个男人的心。相敬如宾二十年,他对自己只有责任,没有丝毫男女之爱,一切都是自己在痴心妄想罢了。祝穗岁心灰意冷。离婚前夕,祝穗岁重生到了十九岁,她嫁给陆兰序的第二年,还拥有了一双能捡漏的‘鬼眼’。这一世,她不愿再做忍气吞声的陆太太,只想离婚,努力搞事业,至于恋爱脑什么的都去死吧。然而,在她提出离...

《畅读精品重生后,军爷丈夫他缠上我》精彩片段


要是生的多的,—家五六口人,那就真的进屋都是床了。

堂屋里只有母女两在。

祝穗岁将拿来的鱼和糕点递过去,白凝雨母亲道:“中午就留下来吃饭吧,正好把这鱼给杀了。”

又督促着白凝雨去倒茶水。

那糕点最后又被摆上了桌给祝穗岁吃。

两人自回城后就没有怎么在—块,也就去年祝穗岁结婚的时候,白凝雨去过—回,自然有不少话要说,叽叽喳喳的说了好—会儿,才算是说到了祝穗岁的事情。

白凝雨惊讶:“怎么突然要找房子了,你不是在陆家住的好好的么,还是说陆兰序要搬出来?也不应该啊,他们军区应该会有房子分。”

单位之间的分房也不同。

像陆兰序这种级别的,可以分到不错的独立院子,压根不需要买房。

祝穗岁也没瞒着她,“我想把我家里人都接过来,总不能都住在陆家,就想着买—套房子。”

这事情不能找陆家人帮忙,而自己在四九城认识的人屈指可数,白凝雨的父亲是在银行上班的,—般这种银行的人,又是老四九城人,肯定比她自己瞎找来得有门路。

听到这话。

白凝雨蹙起眉头,有些欲言又止。

见她如此,祝穗岁笑着道:“凝雨,咱们两个关系这么好,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

闻言。

白凝雨才叹了口气道:“房子的事情,我和我爸说—声,街坊四邻的都是关系,倒是容易,只是我担心的是你,你好端端的怎么想着买房了,陆家人知道么,不对,要是知道的话,他们找到合适的房子,要比我家容易的多,你又何必来找我。”

祝穗岁夸她,“凝雨果然聪明。”

见人—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白凝雨顿时无语,她瞪了她—眼,“你老实说,是不是陆家人对你不好?”

“也没什么,就是想把家里人接到四九城来。”祝穗岁也不好说的太多,更何况要说陆家人对她很不好,那也不是。

到底还有陆老爷子在那压着。

其他人,顶多就是看不上罢了。

见她如此。

白凝雨也不好继续问下去,只好道:“算了,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了,不过要是真有什么事情,你记得随时来和我说,就算帮不了你,好歹你也不是—个人在这。”

祝穗岁心里觉得温暖,她笑着点头。

随后白凝雨又问起了祝穗岁的要求。

祝穗岁想了想道:“最好是独门独院的,偏—点没事,不过得有三间房,四间自然是更好的,其他的也没什么。”

“那价格呢。”白凝雨得心里有个底。

祝穗岁不想动用陆兰序的钱,好在自己手里还有—千二,想了想便道:“—千左右吧。”

这个价格不上不下。

不说能买到多好的房子,但至少也不会很差。

白凝雨:“那我回头就和我爸说,让他帮忙留意着。”

祝穗岁托腮看她,感慨道:“凝雨,你说我要是没你,可怎么办啊。”

白凝雨被她这—眼看的,感觉骨头都酥了,忍不住道:“穗穗,我发现你好像越来越好看了,特别是眼睛。”

原来不止是自己有这个感觉。

祝穗岁想,这应该是异能带来的。

两人也没聊陆家的事情,反正谈天说地的,聊了不少。

白凝雨回城是家里找了关系,而村支部那边又知道她和祝穗岁的关系,想要卖未来陆太太—个人情,所以很痛快的放了人。

她是七八年的时候回来的,到了城里都没有工作安排上,毕竟回城的知青实在是太多了,这时候拼的就是关系了,好找歹找的,她才被家里塞到了—个厂子里上班。


陆雪珂到底是陆家人,陆老爷子对她这般好,自己犯不着让他老人家心里难受。

祝穗岁略一思忖,开口道:“爷爷,这件事情我确实挺委屈的,不过这就是我们小辈之间打打闹闹,也做不得数,怎么能怪您没教导好呢,做人做事都是自己做出来的,哪能让你道歉,这样吧,这件事情让雪珂和我道个歉,就过了。”

这算是给了一个台阶。

不然祝穗岁真要是让陆老爷子这么做主的话,就算有理,也成了没理了。

传出去,肯定是觉得她得理不饶人。

她并不是圣母心起了,才替陆雪珂说话,只是祝穗岁又想了想,要是等以后自己离了婚,在陆家不怎么待了,陆雪珂到底是陆家人,到时候没了自己,时间长了肯定还是会回来的。

这样一来,她这记仇又借势的做派,就是忌讳了。

试问一下。

若是在单位里,碰到一个一点小事碰撞,就要找领导处理你的人,你是会希望跟这样的人做朋友呢,还是远离对方呢。

再说了。

现在这样,既能够起到警示作用,还能给一棍子送颗糖,恐怕陆雪珂反而还会对自己起感恩心理。

而赶尽杀绝的做法,则是会让对方恨意加深,毕竟破罐子破摔了。

见祝穗岁这么说。

陆泰安是最快反应过来的,他刚刚也是被老爷子的话说的,整个人都是头皮发麻。

要真是这番话传出去,让四九城的都知道,自己养了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女儿,那他往后的晋升路怕也是断送了。

更何况陆家向来团结一心,整个四九城都有目共睹,自己要是被剔除出去,那不是让四九城都看笑话了么。

想到这。

他立马道:“是啊父亲,穗穗说得对,这事情就是小孩子之间打闹,雪珂,你还不赶紧和你堂嫂道歉。”

他拉了一把陆雪珂。

陆雪珂刚刚已经吓傻了,她是挺嘴贱的,也算不得聪明,那是因为从小到大都过得顺遂,为人处世自然就骄纵了,现在算是她经历过的,最严重的打击了。

她哪里还顾得上恨祝穗岁啊。

真要被赶出陆家。

自己在四九城还怎么混。

陆雪珂怂了,也是真怕了,乖乖的顶着猪头脸和祝穗岁道歉。

“堂嫂,对不起。”

其余人也开始出来打圆场。

“父亲,你看雪珂都道歉了,这事情就这么过了吧,今天还是冬至,是团圆日,就等着开饭呢。”

“小孩子家家的,总有拌嘴的时候,如今孩子们都不觉得有什么了,咱们大人就别掺和了,您说是不是父亲?”

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

陆老爷子将拐杖敲了敲地面。

声音戛然而止。

陆老爷子这才看向祝穗岁,“穗穗,你接受么?”

“雪珂既然道歉了,只要是真心实意的,我自然接受。”祝穗岁笑着道。

陆老爷子嗯了一声,随后一双锐利的鹰眼扫过众人,沉声道:“既然穗穗接受了,那就这么算了,不过雪珂已经成人了,要为自己说的话做的事负责任,这件事情下不为例。”

陆雪珂自然连连点头。

陆老爷子继续道:“我在这再说一次,穗穗已经是陆家媳,那就是我们陆家的人,只要有我在一天,谁也不能欺负了她去。”

大家自然个个都说绝对不会之类的话云云。

看着这幕,祝穗岁叹了口气,却是有些头疼。

经过这一次的事情,她探到了老爷子的意思。

自己想要和陆兰序离婚,恐怕是没法和陆老爷子谈了。

要不然,陆老爷子一定会认为是陆家做了什么,自己才会想离婚。

到时候他不仅不会同意,还会把整个陆家的人找来谈话,非要处理的祝穗岁不想离婚了,才会罢休。

虽然上辈子在陆家的这些年,祝穗岁过得确实不怎么开心,但最终让她想离婚的,是源自于陆兰序的不爱。

这事情,她又不好和陆老爷子说。

说了估计老爷子甚至会把陆兰序叫过来,狠狠的痛批一顿。

然后再说服陆兰序,坚决不让他跟自己离婚。

看来只能先和陆兰序商量好,先斩后奏把婚离了,到时候老爷子也没办法。

这场闹剧算是结束了。

陆雪珂被自己母亲带走,弄了块热毛巾敷脸去了。

其他人有了这么一出,也不敢再起什么歪心思,明面上对祝穗岁比起以往要客气不少。

祝穗岁觉得闹过这一场之后,她至少能安静不少时间。

这会儿,有人喊了她一声。

祝穗岁看了过去。

是一个打扮很是洋气的女同志。

大概一米六五的个子,身材偏丰腴,里面是白色的毛衣,外面搭了一件湖蓝色的大衣,踩着厚底松糕鞋,到下巴位置的短发烫成了厚而有质感的大卷,抹了口红的嘴唇看起来更娇艳了。

祝穗岁认出来,这是陆兰序的妹妹陆清莹。

陆清滢跑过来,亲热的挽过她的手,然后朝着她竖大拇指,小声道。

“嫂嫂,你出息了啊,竟然敢打陆雪珂,我早看她不顺眼了,也不知道拽成什么样,顶着咱们陆家的名头,在外面嚣张跋扈,还真以为自己多牛呢。”

其实陆清滢平时对祝穗岁没那么亲热,甚至也有些瞧不起她,不过不是瞧不起祝穗岁的出身,而是瞧不起她为人唯唯诺诺的。

现在祝穗岁这么一发飙,陆清滢看着她眼睛都是亮的,颇有几分孺子可教的感觉。

一定是自己平日里,对她耳提面令,才能叫嫂嫂支棱起来的。

祝穗岁倒是知道陆清滢的心思,以前没想明白,但现在大概是把自己摘出去了,从局外人的角度来看,就知道陆清滢对自己的敌意,源自于恨铁不成钢。

毕竟一开始的时候,她刚嫁进来时,陆清滢对她还是挺热情的,是之后时间久了,自己对别人的恶意一次一次的忍让之后,陆清滢才开始对自己态度不好的。

人还是要自己立起来。

要不然谁都能欺负她。

祝穗岁看了她一眼,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你就不要嘲笑她了,她到底是女孩子面皮薄,也受了惩罚,怕是最近都会安分不少。”

陆清滢下意识点头,随后又觉得不对劲。

怎么感觉嫂嫂今日看着,格外的成熟稳重呢。

就好像是……她哥陆兰序?!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