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我说我不是故意的殿下信吗

我说我不是故意的殿下信吗

蛋挞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凤九歌轻信无情渣男和白莲姐妹的花言巧语,最终落得一个惨死乱葬岗的凄凉结局。一朝重生,凤九歌携恨归来,当渣男白莲女再次找上门之时,她华丽转身,手撕白莲脚踢渣男,当她为了复仇,步步为营准备送他们去乱葬岗之时,却不想某个病娇男人的手比她还快……

主角:凤九歌,墨从寒   更新:2022-07-16 02:0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凤九歌,墨从寒的女频言情小说《我说我不是故意的殿下信吗》,由网络作家“蛋挞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凤九歌轻信无情渣男和白莲姐妹的花言巧语,最终落得一个惨死乱葬岗的凄凉结局。一朝重生,凤九歌携恨归来,当渣男白莲女再次找上门之时,她华丽转身,手撕白莲脚踢渣男,当她为了复仇,步步为营准备送他们去乱葬岗之时,却不想某个病娇男人的手比她还快……

《我说我不是故意的殿下信吗》精彩片段

乱葬岗

凤九歌一身白衣染满鲜血,她身上被钉满了钉子,头上套了铁链被人拽着踉跄前行。

“姐姐!殿下登基了,我很快就要贵为皇后了!他让我来把你这个没用了的废物处理干净!”

凤九歌倏地睁眼,不敢置信的看着凤轻柔。

“你说什么?墨凌宇登基了?他人呢!我要见他!”

凤轻柔抬手狠狠甩了她一巴掌,“凤九歌你以为你还是凤家嫡女啊!凤家因为你已经被满门抄斩了,凤家九百多个人头给殿下铺好了登基的路,你以为你现在还有什么用?”

“我告诉你,凌宇恨不得你死!”

“他爱的只有我,你还没嫁进宫前,我就是凌宇的人了!”

“不,不会的……”

凤轻柔拿出一把刀,“看见没?你送给凌宇的定情信物。”

“他让我还给你!”

话落,刀刺入凤九歌身体中。

“去死吧,去死吧!”

“临死前我再告诉你一个秘密让你死的明白一点,太子墨从寒才是你小时候的救命恩人!是你命定的未婚夫!是凌宇抢了这份功劳,可惜墨从寒对你一片真心,最后竟为你而死,哈哈。”

墨从寒竟然才是她幼年的救命恩人?

可她却害死了他!

凤九歌吐出一大口血,流着泪诅咒,“凤轻柔!你会不得好死的!”

“我诅咒你和墨凌宇!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凤轻柔在闪电的光里看见凤九歌满脸血泪,打了个寒颤。

这个贱人!

临死还要恶心她。

“来人,把我准备的最后的礼物牵上来送给我的好姐姐!”

是七条饿了十天的狼狗!

“给我咬死她!一点残肢碎骨都不准剩下!”

她就是要凤九歌死无全尸!

狼狗兴奋的扑向凤九歌,争抢这顿盛宴。

好疼,浑身被撕裂……

对不起……墨从寒,如有来生我一定不会再瞎了眼!

若有来生,她必要他们血债血偿!

电闪雷鸣,云雾诡异的搅动、变幻。

“姐姐,姐姐!”

一声刺耳的惊呼,拽醒了凤九歌的意识。

她,还活着?

她身体里没有让她蚀心入骨的毒药,也没有插在心脏的冰冷的刀。

身体也没有被狼狗撕裂的痛……

老天待她不薄,她竟然重生了!

“姐姐你终于醒了!”

是凤轻柔!

凤九歌攥紧掌心,满眼恨意。

“太好了,姐姐你终于醒了,你不知道你落水昏迷我有多担心你!”

虚伪、恶心!

凤九歌上一辈子直到最后才知道她十五岁落水根本不是意外!是凤轻柔推的她!

凤轻柔抬手想摸她的额头,被凤九歌一把掐住脖子。

真想就这么掐死她,但死也太便宜她了!

凤轻柔满眼恐惧,不断挣扎,脸色渐渐涨红。

良久,凤九歌才松开手,把人甩开。

“咳咳,”凤轻柔跌坐在地上,缓过来后流着眼泪控诉,“姐姐你为什么要杀我?”

下一秒脚步声传来,润王墨凌宇扶起凤轻柔。问道:“这是怎么了?表妹一醒来就发这么大的脾气?”

凤轻柔连忙靠在墨凌宇怀里,娇弱道:“王爷,姐姐不知道怎么了,一醒来就掐我的脖子,我刚刚差点就……”

她哭的梨花带雨,墨凌宇皱了皱眉,看向凤九歌,“表妹你为何对轻柔出手?”

凤九歌厌恶的想吐,忍着恨意淡淡看向墨凌宇,“手滑而已。”


手滑?

凤轻柔可不相信,明明刚才她一幅想要杀死她的模样。

“姐姐方才明明……”

墨凌宇暗中捏了捏她的掌心,起身走向凤九歌,温柔关怀:“表妹定是还没清醒,身子可有哪里不舒服?表哥给你叫太医。”

凤轻柔一愣,随即满眼嫉恨,也是,凤九歌是凤家嫡女,凌宇根本不会追究凤九歌的错。

凭什么?

这场落水,怎么就没把凤九歌这个碍眼的贱人淹死呢?

凤九歌却缓缓落下一句重雷:“我落水不是意外,有人推我,我要彻查!”

凤九歌冷冷盯着凤轻柔,上一辈子她落水成了意外,凤轻柔这个凶手却以妹妹的名义日夜照顾她,换来了个好名声!

这辈子,她不会让凤轻柔逃脱这个罪名的!

“当时,站在我身后的,只有你!凤轻柔!”

凤轻柔被吓的浑身一颤,软倒在地,昏了过去。

……

凤轻柔是被一桶冷水泼醒的,她缓缓睁开眼,吐出一口水,然后不敢置信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凤九歌。

她浑身都被绑在架子上,旁边摆满了刑具。

“姐……姐,这是什么意思?”

凤九歌懒懒的抬眸,似笑非笑道:“自然是……审你这个最大嫌疑犯啊。”

“我不是,我没有!姐姐你相信我!”

凤九歌是凤家镇国公府千尊玉贵的嫡女,母亲是早逝的云阳公主,太后是她的亲外祖母,当今陛下是她舅舅!

她说要彻查,无人敢拦,凤轻柔真的怕了!凤九歌竟当真要审她!

她就是相信鬼也不会相信凤轻柔那张烂嘴!

凤九歌冷哼一声,拿出一只兔子玉坠在手上晃了晃。

凤轻柔脸色瞬间变白!

“我落水前从背后之人身上扯下的这枚玉坠,不巧正是你死缠烂打向我索要的那枚玉坠。”

“姐姐,你待我最好,我怎么可能会推你?若有人心怀不轨,我宁愿以身代之,替姐姐受罪!”凤轻柔掩去慌张,凤九歌这样蠢的人最好糊弄了!

然而下一秒玉坠被掷在了地上,摔的粉碎。

凤九歌起身,冷着脸厉声道:“我乃凤家金尊玉贵的嫡女,谁若犯之,必诛之!”

“审讯吧。”

“姐姐,不要!啊!”

身后传来凤轻柔犀利的惨叫声,凤九歌隔着铁牢望着被用了刑的凤轻柔冷然一笑。

小小鞭笞又算什么?

凤轻柔上辈子可是往她身体里钉入了数之不尽的钉子,让她成了废人!

我尝过的滋味,凤轻柔,你准备好一一受着吧!

转身离开天牢的凤九歌,深深吸了一口气,重生真好!

然而下一刻,她的丫鬟急匆匆跑来,兴奋的告诉她,“小姐,陛下终于要给您退下婚约了!就在宣政殿!”

“太子那个残废病秧子,当然配不上小姐您了!”

凤九歌狠狠一怔,她想起来了,上一辈子她借着落水苦求太后皇帝,终于换来了一纸退婚。

就是今日!

不,她不要退婚,这一辈子她不要和墨从寒退婚了。

她临死前发誓若有来生,定要好好对他!

凤九歌忽然提起裙摆,往宣政殿跑去。

宣政殿

皇帝高坐在龙椅之上,太后,皇后,都坐在高位。

润王墨凌宇忍不住笑意,压住微微勾起的唇嘲讽的看着坐在轮椅上的太子。

一个残废病秧子,配得上凤九歌吗?


凤家嫡女只能嫁给他,助他登上皇位!

“退婚之事,太子可有异议?”皇帝冷淡的出声。

所有人都看向轮椅上的废物太子。

可惜那人神色淡淡,缓缓抬眸,即使有一副破败不堪的身体,可却无人能抵抗住他的神颜。

清冷的墨眸,紧抿的唇瓣,墨从寒面无表情的看着所有人。

她连退婚都不出现,是有多厌恶他不想见到他?

既如此,那就退!如了她的愿。

薄唇微张,墨从寒冷冷道:“退。”

“不!”

宣政殿门口忽地传来一道急切的女声。

凤九歌提着裙摆跑进来,急声阻止,“我不退婚!”

“表妹你说什么?”墨凌宇震惊的看着她,她知道她在说什么胡话吗?

她却浑然不理墨凌宇那个贱男人,直直看向轮椅上的人。

四目相对,他黑眸如墨,她根本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上辈子她不喜残废又病秧子的他,躲着他,闹着要退婚,退婚后更是一心投入渣男的怀抱,再未见过他。

直到他死……

只因为那盏剧毒的药膳是她亲自端给他的,他不喝,她就会死。

更别提,她从不曾知晓,幼年救她的根本不是墨凌宇,而是他!

眼角湿润,凤九歌一步一步,慢慢朝他走过去。

墨从寒皱眉,她说不退婚,他一点不相信,这是又想了什么花样来骗他?

“表妹!”墨凌宇忍不住上前拉住她的手腕。

凤九歌狠狠甩开他,冲到墨从寒面前,而后站住。

她知道他不信她,便很认真的一字一句道:“我不退婚了。”

“九歌!真不退婚了?你可要思量好,别好不容易如你愿了,你事后又闹着退婚……”再是偏宠,皇族也不是凤九歌能挑来选去的,太后严肃的问。

对,她肯定就是闹着玩,估计是和润王生气了,故意说不退婚去气润王,待和好了,又会退婚,墨从寒扯扯唇暗含讥讽。

“九歌,你可想好了?”皇帝不是很在意,淡漠的问,他不关心太子,凤家嫡女身后权势太大,许给废物太子反而更好。

凤九歌转过身看向高位,重重点头,“外祖母,皇帝舅舅,九歌想好了,此生永不退婚,非太子不嫁!”

非他不嫁?墨从寒紧紧盯着凤九歌。

墨凌宇脸色都黑了,他苦心筹谋,讨好了凤九歌好几年,最后就这么鸡飞蛋打了?

这可不行!

“表妹,我当年救了你便是一生都……”

“闭嘴!”凤九歌突然恶狠狠的瞪向墨凌宇,骗子!救命之恩?不过是无耻的盗窃别人功劳的小人!

当年这是宣政殿,无耻小人是皇子王爷,她不得不按耐住恨意,道:“我只拿润王当表兄,时至今日,我才知道,我喜欢的只有太子殿下。”

她喜欢他?墨从寒黑眸又暗了暗,尽管知道定是她的谎言,还是忍不住心动了下。

她真不想退婚?

墨凌宇攥紧掌心,对太子身后的太监使了使眼色。

太监暗暗点头,皇帝即将刺下退婚文书时,墨从寒倏地脸色一变,整个人满脸苍白,汗流如雨,极度痛苦。

他病发了!

“墨从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