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偷偷藏不住重生偏执大佬的白月光

偷偷藏不住重生偏执大佬的白月光

奶油小泡付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三岁的顾微微死在何肖的手术台上,因为她病得太重,纵使是医术了得的他也无力回天。死后她化作灵魂,竟然看到他在她床前低声言爱,声音哽咽。直到此时她才知道,他爱惨了她。随后她意外穿越到高三,此时的何肖还不是医生,家境贫寒的他经常被人欺负,顾微微这次要保护他!

主角:顾微微,何肖   更新:2022-12-08 22: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顾微微,何肖 的女频言情小说《偷偷藏不住重生偏执大佬的白月光》,由网络作家“奶油小泡付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三岁的顾微微死在何肖的手术台上,因为她病得太重,纵使是医术了得的他也无力回天。死后她化作灵魂,竟然看到他在她床前低声言爱,声音哽咽。直到此时她才知道,他爱惨了她。随后她意外穿越到高三,此时的何肖还不是医生,家境贫寒的他经常被人欺负,顾微微这次要保护他!

《偷偷藏不住重生偏执大佬的白月光》精彩片段

二十三岁的顾微微,死在了何肖的手术台上。

他站在她的尸身边,全身仿佛被冻住。

飘在空中的顾微微不理解。

他是在愧疚吗?

不怪他的,她的病太严重,根本没有治好的希望。

紧接着,她看见何肖弯下腰,喃喃道:“我好像还没有告诉过你,我爱你。”

何肖的唇凑近她的脸,几乎要贴在一起时,他又突然撤开,满眼是惊慌,犹如卑微信徒触碰到女神时的无措。

“对不起,我不应该冒犯你……”说着,他声音哽咽。

顾微微愣愣地看着这一幕。

葬礼那天,雨下得很大。

装有骨灰的盒子掩埋入土时,一向严肃的爸爸红了眼眶,从来都是端庄优雅的妈妈泣不成声。

顾微微心如刀绞,很想上去抱抱他们,但却无法触碰到。

她失落极了。

所有人都离开后,一切归于平静。

墓边传来压抑的哭声。

一个男人跪在墓前,双拳紧握,低垂的眼里布满红血丝。雨还在下,有水滴划过他阴郁的脸,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

冷情的人露出这样的神情,顾微微差点认不出他。

何肖。

高中老同学,也是她的主刀医生,直到她死在他的手术台上,她才知道,他爱惨了她。

“咳!”

何肖突然捂住脖子猛咳,喷出一口鲜血。

顾微微下意识去扶他。

手指在碰到何肖的一瞬间,她的眼前突然一片黑暗,耳边淅沥沥的雨声也变了个样,听起来像……上课铃?

“别睡了,微微,要上课了。”

嗯?

顾微微睁开眼,看见一张熟悉的小脸。

她脑海中还印着何肖咳血的画面,不由问道:“何肖呢?”

“何肖?”白笙语气有些不好,“问他做什么?你别跟他走太近了,他看起来就不是个能相处的。”

顾微微抿唇不语。

他们都误会何肖了。

她也是后来才知道,何肖有轻微自闭症,那些冷漠,不过是他用来保护自己外壳。

白笙又一脸莫名的看着她:“他逃课了呀,刚才班主任还专门给我们做了教育,你睡糊涂了?”

说着,还伸手搓她的脸,妄图让她清醒。

顾微微确实清醒了。

脸颊的触感,熟悉的教室,一切都在告诉她,她重生回了高三。

还有白笙刚才说的……何肖逃课,班主任做教育。

她记得!

那次何肖逃课被全校通报批评,回来后一身伤,又让班主任逮着教育。

他是第一节课快下的时候才从后门溜走的,顾微微拿出手机看时间,现在已经过去十五分钟。

她要追不上何肖了!

“笙笙,你帮我给老师请个假,就说我不舒服!”

顾微微立马起身跑向门口,和刚进门的数学老师擦肩而过。

“同学,你……”

她已经一溜烟跑远。

顾微微知道学校里有一处监控死角,在体育馆后门的大树边,从那里可以钻出学校。撒丫子跑过去,她气喘吁吁,感觉两辈子都没跑得这么快过。

那洞不大,但顾微微身材娇小,很容易钻过去。

她直起身后辨认方向,又开始新的一轮冲刺。

在靠近学校小吃街的地方,一道瘦高的侧影晃过,他穿着身黑色短袖,衬得皮肤过分苍白,还未长开的五官已显优越。

他的眼神平淡如水。

顾微微一眼就认出来了。

是何肖!

随后,何肖的身影消失在暗巷里。

她按耐住激动的心,放慢脚步,悄悄跟上去。


顾微微跟着何肖在小巷里七扭八歪,终于在一栋破旧的居民楼前停下。

楼房的外墙爬满青苔,内墙的白色墙皮脏成黑色,一碰就会掉下来,楼梯扶手每隔一段就会缺一块,尖锐的金属突出,一不小心就能戳穿手掌。

她走得小心翼翼。

靠近顶楼,争吵的声音越发明显,与其说是争吵,倒不如是男人单方面的怒骂。

“这钱就是这么多!我还能给你算错?”

顾微微掩藏住自己,悄悄看了一眼。

一个男人不耐烦地拿出五十块钱递给何肖,嘴里骂骂咧咧。

“不知好歹的小子,居然说老子工资给的不对?身板瘦成这样,什么事都做不了,除了我,你看看谁会用你!”

说着,还朝他吐口水。

唾液沾在何肖的校服上,往下滑落。

顾微微紧紧捂住嘴,压住那声惊呼。

太不尊重人了!

原来高中的何肖,过的是这种日子……她都不知道。

她知道何肖家庭条件不好,但没想到苦成这样。

心里突然泛起密密麻麻的心疼,像是细针不停扎过。

何肖固执地不去接那五十块钱,只是用他幽暗的眸子盯着对方。

男人忍不住避开他的眼神。

被何肖盯着,他有种背后发毛的感觉。

“滚滚滚,别耽误老子赚钱。”

他先把那五十块钱丢出门,又转身把何肖狠狠推出去,“砰”一声重重关上门,旁边的墙皮又掉了一层。

何肖的后背撞在扶手上,顾微微看见他身体一顿,脸色更加苍白。

紧接着,他抽着冷气蹲下,身体一歪,竟然不小心跌下了楼梯。

这里的楼梯又高又窄,何肖虽然瘦,但可不矮。

他一路跌下楼梯,撞到不少地方。

事情发展太快,顾微微还没反应过来。

她眼睁睁看着何肖离她越来越近,最后倒在下一层的平台上。

顾微微赶紧跑过去。

“何肖!你没事吧?!”

她检查着他身上的伤口,露出的皮肤都有磕碰的痕迹,最严重的是后背撞到扶手的那一处,已经把校服短袖浸透。

何肖皱紧眉头,半阖着眼,像是随时都能晕过去。

顾微微慌了。

“你等我一下!”说完,就跑走了。

何肖望着那抹漂亮的身影下楼,转身后消失,一颗星星突然出现,又像是路过般快速消失,他心里久违地有了情绪。

他的世界不应该有人出现。

所有人都避开他,连亲生的母亲都嫌弃他是个灾星。

她也没什么不同。

接下来,他要回旁边的出租房换身衣服,拿着剩下的储蓄去医院交钱,再也不会和顾微微有交集,

何肖脱离般躺在地上,等待身体缓过劲。

闭着眼,他忽然听见急促的脚步声。

他看过去,那颗星星去而复返。

顾微微跑了很远才买到伤药。

一路疾跑,累得气喘吁吁。

她颤抖着手,试探地碰了下何肖的手臂,连说出的话都带着哭腔。

“先让我看看你背后的伤好吗?”

何肖挪动身体,避开她的手。

他身上全是灰尘,还沾了刚才那男人的口水,不该弄脏她。

“何肖?”顾微微缩回手。

何肖忍着疼痛,站起身,几步爬上楼梯,走向男人的对门。

那是他租的房子。

他只租的起这种房子。

门关上,顾微微愣在原地,一双眼有些无措。

是她太急了,把何肖吓走了吗?

不能这样闯入他的世界。

顾微微把伤药放在他的家门口,转身离开了。


顾微微上辈子生病后,一直住在医院里,已经许久没回过家。

再次见到熟悉的别墅,她心情难掩激动。

她刚回家,张姨就笑眯眯地接过她的书包:“小姐回来了?”

顾微微点点头,匆忙朝客厅看去。

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正在染指甲,红唇,风韵撩人,高挑的眉让她看起来多了丝飒气。

“妈妈!”

顾微微呜咽一声,跑着扑过去。

梅芸“哎哟”一声,连忙把未干的指甲移开,怕沾到她身上。

“这是怎么了?”梅芸心疼地拍拍她的后背,“在学校受欺负了?别哭,给妈妈说,妈妈帮你欺负回去。”

“没有……”

顾微微摇摇头,心里温暖。

和上辈子一样,妈妈还是这么护短。她抹了把眼泪,从妈妈怀里钻出来,把上辈子没来得及说的话,都说了遍。

梅芸笑得合不拢嘴。

“今天是怎么了,小嘴那么甜。”梅芸笑得合不拢嘴,“走吧,去吃饭,今天公司忙,你爸爸不回来吃饭了。”

顾微微点点头。

爸爸年轻时争气,在A市打拼出一片天地,公司就算在国际上也有一定知名度,唯一不好的,就是工作太忙了,但好在爸爸总会抽出时间陪他们。

吃完饭,她又继续粘着梅芸,直到睡觉时间,才依依不舍走上楼。

陷在柔软的大床里,顾微微一夜好眠,第二天上学,整个人精神饱满。

白笙一看她走进,就激动地朝她挥手:“微微,快来!”

顾微微走到自己位置上,白笙就朝她挤眉弄眼:“这是哪朵桃花送的呀?”

她看向自己桌面。

上面放了个医疗包,和一瓶草莓牛奶。

白笙抬眼打量她:“怎么会有人送医疗包给你?微微,你受伤了吗?”

“我没有受伤……”顾微微突然想起受伤的何肖。

她昨天给他买了药,这些不会是何肖买来还她的吧?

这确实是何肖能做出来的事情。

在她上辈子的记忆里,何肖很不喜欢欠别人东西,就连送他一个果篮,他也要回送她一箱苹果。

顾微微越想,越觉得是何肖。

她问白笙:“何肖呢?”

“他还没来上课啊。”白笙紧张地盯着她,“微微,你这两天怎么这么关心他?你是不是……”喜欢人家。

她的话没说完。

因为顾微微把食指放在唇上,给她做了个“嘘声”的姿势,还对她眨眨眼:“要帮我保密哦。”

白笙更郁闷了。

在她看来,何肖就不是个会对人好的样儿,她怕顾微微会吃亏。

今天何肖也没来上课,班主任又来班上做教育。顾微微什么都没怎么听进耳朵,心里焦急万分。

她不明白。

何肖既然来学校送东西了,那为什么不上课?还有他的伤,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担忧萦绕在心头,顾微微坐立难安,等最后一节课一下,她就立马收拾东西。

“阿笙,我今天还有事,就先走了。”

白笙应了一声,刚想再说句话,顾微微已经冲出教室。

循着记忆走进暗巷,顾微微又站在那栋破旧的居民楼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