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阅读重生后,军爷丈夫他缠上我

全集阅读重生后,军爷丈夫他缠上我

我才是宝宝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多朋友很喜欢《重生后,军爷丈夫他缠上我》这部其他小说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我才是宝宝”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重生后,军爷丈夫他缠上我》内容概括:掺和进来。......

主角:祝穗岁陆兰序   更新:2024-06-13 21: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祝穗岁陆兰序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阅读重生后,军爷丈夫他缠上我》,由网络作家“我才是宝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多朋友很喜欢《重生后,军爷丈夫他缠上我》这部其他小说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我才是宝宝”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重生后,军爷丈夫他缠上我》内容概括:掺和进来。......

《全集阅读重生后,军爷丈夫他缠上我》精彩片段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重生后,军爷丈夫他缠上我》,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现代言情、重生、年代、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我才是宝宝。《重生后,军爷丈夫他缠上我》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15章 这还是清冷自持的陆兰序么,作者目前已经写了239914字。

书友评价

作者大大的书籍还在推荐中,读者很喜欢这本书,但是还没有评价哦!

热门章节

第94章 走上最高之巅

第95章 做试卷

第96章 归家的小孩

第97章 茶茶的陆兰序

第98章 跳河了

作品试读


在这里,至少有人照顾祝穗岁,陆家那么多的人,不管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还是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都不会在生活方面,委屈了祝穗岁。

要是换做是前世,祝穗岁听了这话。

早就欢天喜地了。

甭管去哪里。

只要能跟着陆兰序,她就是一百个愿意。

不过现在。

祝穗岁不愿意了。

她刚重生,拥有着对未来的先知,还获得了异能,正是想着能如何大展身手的时候。

要是就这么跟着陆兰序去随军了,不又成了没有自我的祝穗岁了么。

重活一世。

她明白了更多的东西。

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的事情等着她去做。

为什么这么多人都觉得自己配不上陆兰序,是因为她没有任何的闪光点。

甚至是没有自我。

一心只想要做好陆太太。

依附于男人,哪有什么好结果。

自己算是运气好,虽然陆兰序不爱自己,但到底对自己负责任。

可这不代表自己想做陆太太的心是对的,一个女人没有事业,只有男人,那就是个废物。

祝穗岁不想再做恋爱脑废物。

她淡声道:“工作上的事情,我不需要你改,你是保家卫国,我能理解,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想要跟你随军。”

陆兰序微微蹙起眉头,听着这话觉得刺耳。

可他也不想在这些细枝末节上和她分辩,便道:“那其他方面,你觉得我没做好的,我会去做好。”

祝穗岁瞥了他一眼:“随便你。”

离婚需要两个人都同意,祝穗岁无法说服陆兰序,只能先这么着了。

更何况她觉得陆兰序没法改。

就算短时间可以,长时间也没法坚持下去。

祝穗岁想。

等到之后,陆兰序发现她的要求越来越过分,说不准自己就先开口提离婚了。

陆兰序没再说什么,而是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时间。

“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家吧。”

祝穗岁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

陆兰序从后座上走了下去,又回到了驾驶位上。

车子重新上了路。

等到了陆家住的地方后,祝穗岁直接下了车,就走了进去。

从车上下来的那一段路,特别的冷。

祝穗岁裹紧了棉袄,这会儿已经快十一点了,院子里只留了一盏灯。

焦山芸她们早就到家了。

现在都已经睡下了。

祝穗岁进了屋,烧暖的地面温度扑面而来,她快速的脱下了衣服,只剩下一条紧身的毛线裙。

刚做完这些。

陆兰序就已经停好了车,走了进来。

正好看到这一幕。

这条毛线裙还是婚前的时候,他为祝穗岁挑的,很久没见她穿过。

这会儿看到她再穿。

倒是和去年完全不同的感觉。

如果说去年的祝穗岁,还带着点稚气,就像是青涩的柿子。

那么这会儿的她,便悄悄蜕变成凹凸有致,曼妙婀娜的成熟女人,举手投足间都是风情妩媚。

偏又带着不做作的清纯,介于少女和少妇之间,将这两种感觉糅合的恰到好处,浑然天成。

就像是汁甜饱满的水蜜桃,香浓馥郁。

随后他又想起。

祝穗岁说他年纪大了,不太行了的话。

陆兰序的眸色陡然暗了几分。

祝穗岁听到脚步声,转过了身,就看到了陆兰序。

她抿了抿唇。

两人现在还没离婚,不可能大张旗鼓的分房睡,若真是如此,怕是陆老爷子就要来找她了。

这件事情,她是打算先斩后奏的,所以她并不想走漏风声,让更多的人掺和进来。

小说《重生后,军爷丈夫他缠上我》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这话听得焦山芸眉头直皱。

捡漏哪有那么容易,头一回就捡了大漏,这心思自然就起来了,若是真的买错了,恐怕还不会有想法,可偏偏祝穗岁第一次买,就有这样的机遇,往后可不是要一直买,真要如此,家里的钱怕是都不一定够她造的。

那又不是祝穗岁自己的钱,那是自己儿子出生入死得来的,真要是被花光了,她做母亲的,心里当然不好受。

焦山芸心里不舒坦,面上却是没说什么,淡淡道:“只是运气罢了,哪是踏进了文玩圈,穗穗年纪还小,兰序又年长她这么多岁,宠着点也是正常,更何况父亲也心疼穗穗,兰序又听他爷爷的话,两夫妻的事情我向来不管,反正我和泰宁的工资也足够用。”

尤蓉道:“这倒是。”

只是心里却是更不舒坦了起来。

是啊,老爷子这么疼祝穗岁,说不定私下补贴更多,要是祝穗岁选的是自己儿子,老爷子是肯定会上心的,毕竟他不能让祝穗岁嫁的委屈不是。

可如今,祝穗岁嫁给了本就荣耀的陆兰序,父母职位都不低,再加上老爷子私底下的帮助,那日子怕是要比公主过得都还要体面。

哪里像她和承志……

原先若是能资源合理分配的话,祝穗岁嫁给自己儿子,陆兰序配自己的外甥女,那自己在陆家将会是何等的风光。

两人聊得各自不悦。

祝穗岁和陆清滢则是走在后面。

陆清滢道:“嫂嫂,你今日真让我刮目相看,等到去取钱的时候,你真让我跟着你去么?”

其实陆清滢比祝穗岁还大好几岁。

但她生性单纯,喜怒哀乐都是直面的,就比如现在,她对祝穗岁就亲近了许多。

祝穗岁看她是真的感兴趣,便笑着道:“行啊,等你什么时候有空,咱们就去长长见识。”

陆清滢心花怒放:“成!”

到了大门口。

这会儿天已经很黑了。

陆泰宁是开了车过来的,两夫妻已经上了车。

祝穗岁和陆清滢说说笑笑的出来。

正打算上车。

目光所及处,却是让她停下了动作。

只见不远处,停着一辆红旗轿车。

这种车型和牌子,鲜少有人能开,特别是这个年代,因为这意味着地位和象征。

只有足够级别的人,才有可能坐在这辆车上。

而好巧不巧的。

祝穗岁认出了这辆车特定的主人是谁。

显然身边的陆清滢也看到了,咦了一声,“哥哥怎么也来了,他不是有工作要忙么。”

是啊。

陆兰序不是有工作要忙么。

上辈子她并不记得陆兰序有来过,可这辈子他怎么就来了。

或许是有别的事情吧。

祝穗岁并不认为陆兰序是来接自己的。

她语气淡淡的,“不知道,我们先上车吧。”

陆清滢疑惑的看向祝穗岁。

要是换做是以前,嫂嫂早就含羞带怯的跑过去了。

就算陆清滢没谈过恋爱,却也知道,祝穗岁是很喜欢陆兰序的。

怎么这会儿陆兰序都来了,她却这么的镇定冷漠。

陆清滢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了,上车后挤出了个位置给祝穗岁。

而等祝穗岁欲抬脚时。

那辆车却是落下了车窗,暗影交错间,一张无比完美的容颜出现在视线里。

两人视线交织。

没等祝穗岁反应过来,坐在前座的陆泰宁已经开了口。

“是兰序来了,穗穗你坐他那辆车吧。”

祝穗岁抿了抿唇。


祝穗岁看到来者,倒是愣了一下。

这不是白日里遇到的那个神经病么。

她倒是没想到,这就是陆泰平的贵客。

瞧见祝穗岁。

严子卿也是微怔。

再看对方的眼神,就知道是认出自己了,随后想到刚刚她说的话,便直接对上了她。

“你对我们严家还挺了解。”

原先以为这小姑娘只是运气好,才先他一步买了他一眼看中的印章。

但如今见她侃侃而谈自己家的事情,这说明她多少是懂点的,若非如此,外行人压根不会关心什么古董大家之类的。

就算名气再大,那也是圈内人自娱自乐。

祝穗岁上辈子没见过严子卿,要不然自己不会认不出来。

她不由有些疑惑,仔细去想了想前世的细节,自己为什么没有见到严子卿,是她太过于自卑,没敢看这人,还是说他那时压根没来。

若是没来的话。

为何这辈子又来了。

唯一的变故,似乎只有自己这个印章了。

既然是严家后人看中的印章,那必然不会是俗物。

这么一想,祝穗岁的心就忍不住扑通的跳了起来,看来自己是真捡漏了。

上辈子没有自己横插一脚,这印章就落入了严子卿的手里。

而严子卿得了宝贝,自然没心思赴宴。

这么一想,倒是完美闭环了。

祝穗岁很俗,对她来说,现在最缺的是钱。

只要有了钱,自己离婚后就能带着家人一块生活。

如今她更确定了,自己的重生还附赠了异能。

这个异能,能让她挣钱!

想法一闪而过。

祝穗岁面上倒是不显,她微微颔首,回道:“听家中老人提起过。”

严子卿淡淡应了一声,性子倒是冷的很。

原先陆家人里,见了他一眼,还有点心思的人,见他这样的性子,顿时觉得无趣。

陆泰平领着人去做介绍。

严子卿身边还有位女同志,一张圆脸还挺可爱的,看起来就要比他讨喜。

她冲着陆泰平笑着道:“陆叔叔,我和子卿哥哥因为给陆爷爷取礼物,所以来晚了,您可千万别责怪我们。”

今日是冬至,还过来叨唠。

像严家这样的,自然是要做足了礼数。

说着,她就从身上拿出了一个盒子。

众人看过去,见里面放着一个用玉石雕刻而成的佛像,极为精致。

而那玉石本是白色为主题,但其中一块却是带了点绿色,正好是佛像的手,看下来只觉得浑然天成,恰到好处。

大家都能看出来,这是个好东西。

祝穗岁也看了一眼,发现上面附着着淡淡的红色雾气。

陆老爷子看了后,半晌后感慨:“倒是有心了,这是你爷爷的手艺吧。”

“陆爷爷好眼力。”严子卿虽然性子冷,但不是不懂礼数,特别是对陆老爷子这样戎马一生的长辈,他是打心眼里的敬重。

其实说起来,陆老爷子和严家是有些渊源的。

当年陆老太太还曾和严老爷子有过婚约,后来战乱,两家选择了不同的去向,加上陆老太太心有所属,这门婚约就这么作罢了。

两家几十年没联系,没想到竟通过了自己小儿子,又见到了严家后人。

估摸着是他得知自己孙子,要来陆家吃饭,所以便特意雕刻了这个佛像送自己,的确是有心。

陆老爷子:“都入座吧。”

有了大家长开口,这顿家宴总算是开始了。

有了严子卿的到来,勾起了陆老爷子不少往事,谈兴渐浓。

“你家老爷子身体可还好?”

严子卿放下筷子,“尚算硬朗,就是老念叨着年轻时候的事情,感叹身边朋友越来越少了。”

陆老爷子叹气:“是啊,都老了,身边朋友自然是走一个少一个。”

又问:“那你如今呢,跟着你爷爷做老行当?”

严子卿:“父亲不喜爱这些,而我从小跟着爷爷,倒是对这些感兴趣。”

严家如今开着雅珍斋,钱自然是不用说,靠着名气和眼力,在古玩圈里也是数得上名号,随随便便一样东西,都价值不菲了。

在十年里,严家得夹紧尾巴过活,严子卿的父亲那时候怕极了,一点不敢碰这些,倒是严子卿胆子大,偷偷跟着老爷子学。

等到了现在,严子卿也能够独当一面了,好歹严家是有了传人。

陆家人这才知道,原来老爷子和严家也是认得的。

不由的看向了陆泰平。

估摸着是老太太当年告诉陆泰平的,要不然他哪能跟严家关系这么好。

等吃完饭,老爷子的兴致还很高。

这会儿是送礼的环节,大家都给老爷子准备了礼物,只是有了严子卿的珠玉在前,其他人的礼物就不够看了。

等轮到祝穗岁。

众人看向她。

她也不露怯,将茶杯递给了老爷子。

陆老爷子看了茶杯,自然满意,“穗穗送的,总是能送到爷爷心坎上。”

这是赤裸裸的偏爱。

陆家人都已经习惯了。

再加上今日的事情,也没人会在这个时候,去触祝穗岁什么霉头。

此时。

吴秀芝却是突然看向了陆泰平,“泰平,你先前不是担心穗穗吃亏,买了个不值钱的玩意么,正好趁着子卿在,帮忙掌掌眼。”

说完又看向严子卿,笑着道:“你随便鉴,真假都不打紧,穗穗只是想知道价值,我就怕她面皮薄不好意思开口,所以这才多嘴了。”

她模样看起来很是热忱,瞧不出半点的恶意,只觉得是长辈的关心。

众人这才想起,祝穗岁和陆雪珂有这么个赌约,不过那么闹了一场之后,他们都以为不会再提了,所以就算有人记得,也不会主动去说。

现在吴秀芝提起了,倒是把事情直接摆在了明面上。

低着头的陆雪珂,不由看了一眼吴秀芝。

被打了巴掌后,她就有点对祝穗岁发怵了,打赌的事情她压根不想提,恨不得今晚上赶紧过去,她好当个鹌鹑到底。

这会儿见母亲突然提起,陆雪珂张了张口,想想还是闭嘴了。

不过心里多少升起了一丝幸灾乐祸。

行家来了,要是证实了祝穗岁打了眼,也算是让自己出了口恶气。


祝穗岁:“……”

她不想知道!

为什么非要谈论这么羞耻的事情。

偏偏陆兰序还是—本正经的样子。

“人体的口水,百分之九十九都是水,剩下不到百分之—里,是唾液淀粉酶、粘多糖、无机物等,所以当口水并没有出口的时候,它是没有味道的,自然是干净的,也就谈不上什么卫不卫生之说。”

“接触亲密时的口水,也根本来不及接触到空气,所以没办法挥发。”

祝穗岁生无可恋的看着陆兰序。

她就不应该和陆兰序说这些。

谁家要离婚的夫妻,要在这里聊这个的?

怎么。

是拍走近科学么?

祝穗岁没好气道:“那我刚刚吃过的冻柿子,已经接触了空气,你还去吃,那就是不卫生啊。”

关于这点。

陆兰序倒是点了点头,“但是我不嫌弃你。”

祝穗岁:“……”

她想翻白眼,“我嫌弃行了吧。”

陆兰序沉思片刻后道:“那只好尽量让穗穗吃不接触空气的口水了。”

祝穗岁:“……”

她就非得吃口水呗。

她无话可说。

坐在那有—搭没—搭的吃着烤红薯,生着闷气。

红薯挺大个,不过吃了小半个,就被陆兰序收走了。

剩下—串糖葫芦,祝穗岁也只咬了两个。

她气鼓鼓的瞪他。

陆兰序好脾气的回道:“等会就吃晚饭了,你少吃点,不然刘妈会以为是她做的饭菜不合胃口。”

这倒是。

祝穗岁勉强没那么生气了。

不过晚上的时候,都没有怎么搭理陆兰序。

以前是盼望着陆兰序回来就不要走了,可这会儿却觉得他碍眼,只希望他赶紧去忙。

不然在家就是管东管西的。

她回忆起前世,这—年依稀记得陆兰序很忙。

—年下来在家的时间,不过十几日。

估计快出任务了吧。

再忍忍吧。

睡前。

陆兰序见暖水壶里没热水了,就主动出去盛热水回来。

正好碰上焦山芸。

焦山芸显然是有事要说。

她叹气道:“先前你说给穗穗的礼物,我竟是弄丢了,去了—趟你爷爷那,你二伯母说没瞧见,也不知道丢在哪了,那东西多少钱,我给你补上。”

闻言。

陆兰序蹙起眉头,却不好过多苛责,“不用了,丢了便丢了,回头我再买—副补上便是,母亲你也不用太自责。”

心里多少觉得惋惜。

原先想着那对耳环极为合适祝穗岁,才—时兴起买了,却不想到底是无缘分。

本应该是自己亲自送到祝穗岁手里的,让别人送总归是有变故,他不怪别人,只怪自己。

也难怪祝穗岁已经失望到,要和自己离婚的地步。

像是想到了什么。

陆兰序又道:“我打算带着穗穗,搬去单位住。”

这话—出。

焦山芸不由拧起了眉,“是穗穗觉得和我们住不痛快?”

“不是,这是我的主意。”陆兰序解释道:“我近段时间的工作,都会在四九城,住在家里离我单位太远,若是不带着穗穗,总归会有闲话。”

—听是这么回事。

焦山芸才缓了情绪,她抿唇道:“那就按照你的计划来吧。”

陆兰序颔首。

拿着水壶回了屋,两人洗漱过后,祝穗岁就先躺到了床上,陆兰序似是有公务处理,她也没有管他,自顾自的先睡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

她迷迷糊糊间,只觉得有人在身边躺了下来,过了会儿,才伸出手将她搂在了怀里。

这抱枕极为温暖。

祝穗岁蹭了蹭,睡得格外安稳。

翌日清晨。

祝穗岁昨晚睡得很是安稳,等到她醒来,屋子里便只剩下了她—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