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高质量小说阅读重生后,狂撩清冷世子爷

高质量小说阅读重生后,狂撩清冷世子爷

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重生后,狂撩清冷世子爷》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谢宴周赵玉珠是作者“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她重生了!上一世她低嫁世家,夫君厌恶,婆母不喜,受尽磋磨,后来更是被残忍杀害。这一世她挟狠归来,设计了一场完美邂逅,一步步抓紧夫君的心。前世伤害她的婆母、小姑,这一次她通通不会迁就,狭路相逢,打脸胜!...

主角:谢宴周赵玉珠   更新:2024-06-11 21: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宴周赵玉珠的现代都市小说《高质量小说阅读重生后,狂撩清冷世子爷》,由网络作家“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重生后,狂撩清冷世子爷》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谢宴周赵玉珠是作者“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她重生了!上一世她低嫁世家,夫君厌恶,婆母不喜,受尽磋磨,后来更是被残忍杀害。这一世她挟狠归来,设计了一场完美邂逅,一步步抓紧夫君的心。前世伤害她的婆母、小姑,这一次她通通不会迁就,狭路相逢,打脸胜!...

《高质量小说阅读重生后,狂撩清冷世子爷》精彩片段


她想着嫁进府中好几年,也没像当初承诺过的每两年回去看—次双亲。她只觉得真丢人,当初还信誓旦旦对父母说这男子—定会爱她—世。

她既没有实现当初对父母的承诺,也没将自己的生活过好。

心中委屈、愤懑将她的心脏填满,只觉着还不如死了算了。但想着自己—双儿女,便也挣扎着醒了过来。

醒来后本以为那女子已经进了府,她还想着为了孩子以后她也要更加警觉—些,万不可如今日—般冲动。

却没想到老国公爷直接将谢六爷捆在祠堂,说他宠妾灭妻,不堪为人夫,为人父。

后面更是用了家法,又将他饿了三天,只给些水,不给吃食。

也是那时,周嬷嬷才告知她谢六爷的身世。

她原以为国公府的规矩只是做给人看的,毕竟谢六爷的存在就是证据。没想到,谢六爷的存在只是因为老夫人心善。

果然,对于男人来说,还是自己最重要。关了几天后,当初信誓旦旦要将外室接回的人,也不吭声了。

所以今日外室就算带着孩子来闹,她也丝毫不担心,她只是生气,恨不得撕了她,敢来坏她孩子的名声。

因为从那时她就明白,她依仗的从来就不是谢六爷的爱,而是老夫人和老国公爷,是这国公府历代传下来的规矩。

作为妻子,她自是不想要这些,恨不得马上与谢六爷和离归家。可是作为—双儿女的母亲,这却是她最大的依仗。

到了晚间,玉珠带着王嬷嬷出门,想去看看徐氏怎么样。才到院门口,却听到梧桐院传来争吵声。

院子里的丫鬟仆妇都在廊下不远处立着,周嬷嬷也站在—侧,众仆妇都战战兢兢,不敢吱声。

谢六爷今日回来的晚了些,平日都是下值了回府打个照面便又去那外室那边。今日估摸着是先去了外室那边,知晓了什么才回来的。

—进门便气势汹汹的,叫周嬷嬷及丫鬟仆妇们出去。

周嬷嬷担心,本想留在屋里,徐氏却眼眸都没抬,只轻声叫她先出去。

—出来不到片刻屋内便传来二人争吵之声,没有吩咐,她们也不敢进去。

她着实担心徐氏,在她记忆中,自徐氏进府,还是第二次和谢六爷发生这样大的争吵。

又见到玉珠,她连忙朝她比了个噤声的手势,面上也更为焦急。

现在谢六爷夫妻吵架,她—个徐氏外甥女,到时候谢六爷看她不舒服丢了脸面还累着她遭殃,谢六爷动不了徐氏但让她在国公府待不下去还是可以的。

刚想挥手让她先走,结果门内却传来惊天动地的怒吼,震得众人浑身—抖。

“徐氏,你不过也就是个商户女儿出身,云儿好歹才是秀才之女。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说她是小娼妇,我看你就是商户出身所以连个基本的教养都没有。”

接着便是徐氏凄厉的声音,明显已经悲愤至极,她大声唾骂道。

“她不是小娼妇是什么,明知你是有妇之夫却还勾着你。这也就算了,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怎么会被那贱人缠上。”

紧跟着屋里传来杯盏破碎的声音,连带着徐氏更高声的怒骂。

“可是那娼妇眼看着过几日我琛儿就要去学堂,她今日跑来国公府—跪—闹,害我儿名声。那我便非打杀不可,你看着吧!她儿子永远都进不了这族谱,她也永远进不了谢家这门。”


几日后便是中秋,按照往常一样,太后在宫中设宴。庆和帝晚些时候也去捧场喝了几杯,说了几句场面话,却无意中看到下边靠边坐着的女子。

她隐在人群中,容貌并不算特别出众,可是只一眼,便让庆和帝心跳微微漏了半拍。她似故人让人安心,却又不似故人。她身上有着更强的生机。

他微微愣神,恍恍惚惚的就让身旁内侍去打听,不一会儿便得到回复。

内侍王允微微倾身低头附在他耳侧说道。“回官家,是屈家嫡二子的女眷,名为谢楚玉。”

“是不是将她唤来?”

庆和帝低头看着眼前的酒杯,沉默良久,复又端起酒杯,指尖微颤,杯中的酒也溢出了几滴,他沉声道。

“不用。”而后向太后请辞。

太后也不阻拦,见庆和帝喝了酒,只让内侍小心伺候着。

另一边,楚玉在席间才喝了几杯,便微微有了醉意。她今日是被婆母喊来的,原本不想来,想去国公府看母亲,大半年没回去了,却还是被叫过来了。

作为媳妇,她不敢忤逆婆母,不过哪家都是这样的,她也不觉得怎么样。可是夫君太过软弱无主见,眼看着才成婚两年,妾室便抬进来了几个,她的心也跟着冷了下来。

平日总安慰着自己,谁家没抬进几个妾室通房,有些贵女婚后有孕,还会将自己的贴身丫鬟开脸固宠。她夫君愿意听她的,很少去妾室那边,已然算好的了。

可是她总觉得不欢喜,心里堵。喝了几杯心中愈加烦闷,便向婆母请辞去外边走走。

夜凉如水,楚玉低头慢慢走着,只身来到宴席外的花园。她看着空中的圆月,想到婚后碰到的这些烦心事,越发想念国公府的母亲。

她知在宫内便要小心,也不敢走远,就在花园中走一走。

中秋的月亮格外圆,月色铺满大地,配着宫灯溢出的暖黄色灯光,整个花园神秘又让人想肆意些。

楚玉兴致也被勾了起来,似乎是喝醉了,她带着难得的玩闹之心,低头看看这里,又看看那里。

一旁的庆和坐在暗处,带着笑意看着不远处灵动的女子。他刚刚出了太后宴会,想到故人有些心中苦涩,便打算自己随便走走,顺便醒醒酒。

他记忆中的故人,并没有这样灵动。可他想着,如果她在的话,开心的时候也必然是这副模样。

楚玉走走停停,不一会儿便只离庆和帝几步远,这时她才看到阴影处有人,顿时后颈一凉。

可是刚刚的酒后劲有些大,她眼前的事物都变得迷蒙起来,仔细看了好几眼才认出来是刚刚来过的庆和帝。

“官家。”

她吓得连忙要行礼,庆和帝见她有些摇晃,从阴影中过来,想扶她别摔倒。

比摔倒更尴尬的事情发生了,楚玉一蹲下,腿却不听使唤一般,人直直朝前跪了下去。

恰巧庆和帝向前搀扶她,还没来得及扶住,她的鼻子便重重的磕碰到庆和帝的某处,脸也撞到了他坚实得大腿。

疼得两人都齐声嘶了口气,楚玉瞬间酒醒。

庆和帝也放开手,他疼得微微皱眉。却见楚玉还低头跪坐在原处,刚刚一撞,发钗都歪了,身着藕色轻纱薄衫,在月色下格外可怜又动人。

楚玉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刚刚被撞得鼻尖红透,现在更是火烧般的疼,脸上也遭了罪。


李珣不行,身份高贵,多少只眼睛看着,自己估计一凑过去,当天就被劝退回院了。

谢琰呢!

想到这里,玉珠突然从床上坐起,如果她没记错,谢琰学识也是极好,做个课业不成问题。且他有龙阳之癖,根本不会产生感情纠葛。

玉珠想着他现在不缺吃穿,但肯定是缺银子,自己拿体己银子求他帮帮忙。既然他性子冷,那她就钱财交易。

她仔细思索着,目前看来,谢琰反倒是唯一的机会。

另一边,松山书院。

谢琛去书院待了一个多月,祖母那边便派人来,让他们准备回府。

国公府都知道老夫人说一不二,做事也极为可靠。谢琛没有犹豫,也不敢违背祖母,向书院夫子请假后,便吩咐书童收拾一下和谢宴周谢琰一起回府。

三人一同坐在马车内,有种莫名尴尬的气息在几人之间蔓延。

几人都未开口说话,只静静的坐在车中,看着也是早就适应了彼此的沉默。

今日本来有三辆马车,只是另外两辆马车的车夫昨晚一块吃饭,不知是不是吃坏了东西,今日便不方便驾车。

谢琛他们都没有细究,都是男子,又没有男女大防,干脆便坐上了同一辆车。

谢琛平日和谢宴周有往来,谢宴周作为大他一岁的堂兄,学问也比他好些,所以他偶尔会向他请教。

至于谢琰,他平日一个人独来独往,时常连书童都不带。他试着向前搭过话,谢琰根本不理他,如此多来几次,他便也不想热脸贴冷屁股了。

谢宴周和谢琰,两人关系更是尴尬,谢琛也没见他两人说过话。

所以说,侯府的这一代男丁,几人之间虽然年岁相差无几,但也算得上互相不算太熟。

谢琛一开始想找个话题开口聊聊,奈何少年心气也高,想了一会儿干脆放弃了。三人平日都是这样相处的,没必要刻意打破。

一路前行,马蹄声哒哒作响,外头是尖锐刺耳的蝉鸣,随着日头上来,车内温度也慢慢升高了些。

马车内的几位少年眼中并无不耐,只是依旧沉默着。

马车从松山书院出发,一开始晃晃悠悠走着山路到后面进了京城郊外官道,路面平稳起来,终于到了午后,众人回到了国公府。

一听到表哥回来的消息,玉珠就知道,她等待已久的时机终于来了,而且自己只有这一次机会。

按照上一世,过了年姨母就要开始为她相看合适的人家,玉珠记得,当时姨母也是费了极大的心思。因着她尴尬的身份,婚事实在不好找。

书香门第自然是看不上她,姨母也不敢去问,怕到时候伤了女儿家的脸面。

上一世也相看过几家耕读之家,耕读之家虽不算富贵,但可以赌一个男子往后的前程。且这种家风一般不错,一家人愿意齐心协力也有上进之心。

可是耕读之家人家娶媳妇要么就是娶个助力,要么就是找个门当户对。很可惜,她这两项都不符合。

最后只能寻些富贵人家,富贵人家正是需要定国公府这个名气,虽然她和国公府关系也不大。

这一世,她不想再走这条路了。不是觉着富贵人家怎么样,而是如果成婚,她想找一个只有她一个的男子,哪怕对方不够喜欢她,她也要那男子只忠诚她一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