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两百多斤的丑女改嫁

两百多斤的丑女改嫁

绿肥红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人类是个奇怪的个体,只有在失去之后,才知珍贵!前世,林南音识人不清,对爱她的男人避之不及,反而对渣男一往情深。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她不光被渣男欺骗了感情,同时还丢了命。重生归来,林南音发誓要报仇雪恨,第一步便从抱住那位傅家大少的金大腿开始……

主角:林南音,傅曳擎   更新:2022-12-08 22: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南音,傅曳擎 的女频言情小说《两百多斤的丑女改嫁》,由网络作家“绿肥红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人类是个奇怪的个体,只有在失去之后,才知珍贵!前世,林南音识人不清,对爱她的男人避之不及,反而对渣男一往情深。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她不光被渣男欺骗了感情,同时还丢了命。重生归来,林南音发誓要报仇雪恨,第一步便从抱住那位傅家大少的金大腿开始……

《两百多斤的丑女改嫁》精彩片段

“我不愿意。”

一袭洁白婚纱的林南音站在婚礼主席台上,她缓缓抬头,那双眼睛里迸射出一抹寒光。

闻言,旁边的新郎傅慕白愣了,台下宾客也哗然一片,议论纷纷。

“这新娘子怎么回事,她死皮赖脸的要嫁给傅二少,怎么突然不愿意了。”

“谁知道啊,胖得跟头猪似的,额头上还有那么大一块青色胎记,恶心死了,能嫁给傅二少,她祖坟都冒青烟了。”

“她好像有两百多斤吧,你们看,婚纱都要撑破了。”

“我看肯定有三百斤,真是可怜我们傅二少了,娶个这么丑的女人。”

“我听说傅二少是被这个死胖子算计了,不得不娶。”

额头上的青色胎记,哪怕有头纱遮着,依然看着丑陋恶心。

婚礼主持人也是头一次遇到这种事,他迅速镇定下来,带着职业性的微笑,再问了一次:“请问林小姐,你愿意嫁给你面前这个男人,无论生老病死……”

“我说了,我不愿意,你耳背吗?”林南音已经很不耐烦,一个冷冽的眼神掠过去,气场强大。

主持人被震慑住,后面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

新郎傅慕白回过神来,抓住林南音的手臂,克制着怒火,压低声音警告道:“林南音,你又闹什么。”

林南音看都不看傅慕白一眼,甩开他,力气之大,傅慕白踉跄了几步才站稳。

傅慕白怒火中烧的同时,也带着疑惑,林南音是中邪了吗,怎么顷刻间就像变了一个人?

林南音提着繁琐的婚纱往前面走了两步。

两百多斤的体重,每走一步,地面仿佛都在颤抖,地动山摇,身上的肉也在抖动。

谁都不知道林南音要做什么。

林南音的目光在宾客之中搜寻,锁定坐在左边第二排轮椅上的一个男人。

男人尽管坐在轮椅上,却带着与生俱来的矜贵清凛气质,五官深邃,棱角分明,有着一张极好看的皮囊,让女人都自惭形秽的容貌。

林南音目光平静地看着男人,询问:“傅曳擎,我要嫁给你,你愿意娶我吗?”

简单直白的话犹如平地惊雷。

新娘子婚礼现场换新郎?

这换的还是准新郎的大哥?

这可是世纪大新闻啊。

“这新娘子是不是脑子坏了?傅家大少可是个瘸子,失去了竞选傅家继承人的资格。”

“傅大少还患有精神分裂,暴躁异常,林南音嫁过去,不是找死吗。”

“丑女配瘸子,这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吗。”

“拜托,就算傅大少是个残疾,可长得好看啊,娶那个死胖子,也亏了啊。”

“傅二少是最有可能继承傅家的人,林南音真是不识好歹。”

婚礼场上都炸开了,唯有轮椅上的傅曳擎,气定神闲,狭长的眸子微微一眯,嘴角扬起一抹玩味的笑:“你在向我求婚?”

林南音突然有些紧张了,肥胖的手紧捏着婚纱。

傅曳擎这人,她上一世到死都没有看透过,这人亦正亦邪,令人琢磨不透。

对,她死了。

上一世,她疯狂迷恋傅慕白,为了嫁给傅慕白,做了不少蠢事,后来她未婚先孕,带着肚子嫁给了傅慕白。

婚后,她因为怀孕,变得更胖,更丑了,傅慕白几个月都不会来看她一次,她在傅家受尽白眼,就连保姆都任意欺负她。

而傅曳擎,是傅家唯一帮过她的人。

一次意外,她从楼梯上摔下去,小产了。

住院期间,她发现了傅慕白出轨她的堂姐林双双,二人合谋给她下慢性毒药,意图让她悄无声息的死去。

也是那时她才知道,她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傅慕白的。

她被林双双算计了。

而她小产,也不是意外。

她受不了打击,与傅慕白林双双撕破脸皮,傅慕白暴露出本性,夺走香谱,对外宣称她得了失心疯,将她软禁了五年。

她还没死呢,傅慕白就跟林双双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傅慕白成功继承傅家,林双双迫不及待想要上位,加重毒药剂量,她暴毙而亡。

她死的那天,正是傅慕白迎娶林双双的日子。

死后,她的灵魂飘荡了七天,只有傅曳擎去坟前看过她,在她坟前流下了一滴泪。

就在她震惊之时,她被一股力量吸住,灵魂钻进了正在举行婚礼的自己身上。

她,重生了。

重生在嫁给傅慕白这一天。

她一定要逆转上一世悲惨的命运,否则,真是白活了。

林南音暗中吸了一口气,目光坚定地看着傅曳擎:“你愿意娶我吗?”

傅曳擎嘴角弧度更甚,真是新鲜了。

林家人因为林南音的举动,气愤得说不出话来,林振国怒喝:“林南音,你简直丢人现眼。”

林南音直接无视林振国的话,目光定定地看着傅曳擎。

不管上一世傅曳擎为什么待她好,她想毁掉与傅慕白的婚约,就必须抱住傅曳擎的大腿,否则,她无论是在傅家还是林家,日子都非常难过。

林南音将傅曳擎,当作了救命稻草。

因为她知道,表面上傅慕白是傅家最受宠的,实际上,傅曳擎才是傅老爷子心尖上最疼的孙子。

就在全场人都在等着傅曳擎拒绝这个林南音,让这个死胖子丢脸难堪时,傅曳擎开口了:“娶。”

一个字,犹如定心丸。

林南音暗暗松了一口气。

临时换新郎,简直儿戏,傅曳擎朝傅老爷子点了点头,一直没说话的老爷子,竟然同意了。

这个时候,傅慕白还不是傅家继承人,傅家是傅老爷子做主,轮不到傅慕白做主。

傅慕白被人从台上拉下来,林南音主动下台帮傅曳擎推轮椅。

婚礼主持人还处于懵逼中,傅曳擎嗓音低沉醇厚的开口:“婚礼继续。”

主持人回神:“请问林小姐,你愿意嫁给傅曳擎先生为妻,无论生老病死,不离不弃,直到终老吗?”

林南音:“我愿意。”

傅曳擎眼中笑意更浓。

交换戒指,亲吻……

林南音很清楚自己的样貌,丑得她自己都不敢照镜子,满脸横肉,让人恶心想吐。

她以为傅曳擎下不了嘴,这换哪个男人,也下不了嘴啊,上一世,傅慕白直接让主持人跳过了这个环节。

然而,就在林南音愣神之际,头纱被人掀起,唇上覆上一片柔软。

林南音:“……”

众宾客:“……”

婚礼的最后一个环节是办结婚证。

傅家直接将民政局的工作人员请到了现场,为两人办结婚证。

签字时,林南音有些恍惚,上一世,没有这个环节啊。

钢印一盖,傅曳擎将两本结婚证都拿着,眉梢微扬:“夫人,余生请多关照。”


婚礼结束后,林南音去后面休息室脱下婚纱,换上宽大的运动服。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林南音狠狠掐了一下自己,好疼。

她真的重生了,不是做梦。

上一世这个时候,她已经怀孕两个月了。。

林南音摸了摸满是肥肉的肚子。

宝宝,你还在妈妈肚子里吗?

她不确定,宝宝是否随着她一块儿重生了。

上一世,她怀孕八个月小产了,宝宝在她肚子里待了几个月,已经有感情了,她也一直盼着宝宝的出生。

在婚礼上临时改嫁,除了拿傅曳擎做靠山,也因为傅曳擎是孩子的父亲,她这才在婚礼上改变主意。

对,她到死那一刻才想起来,那一夜的不是傅慕白,是傅曳擎啊,孩子是傅曳擎的。

只是,让她至今都想不明白的是,傅曳擎为什么会在她坟前流泪?

就在林南音陷入上一世回忆时,休息室的门被推开。

“妹妹,我听说你在婚礼上当众改嫁给傅曳擎了,是不是真的……”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林南音顿时虎躯一震,抬头,冷锐的目光径直看向冲进来的女人。

她前世的堂姐,也是傅慕白的出轨对象,林双双。

她上一世的悲剧,林双双功不可没。

她是被林双双下药,才跟傅曳擎有了那么一夜。

记忆里,好像是她对傅曳擎用了强。

醒来后,身边的人是傅慕白,她一直以为,那晚的人是傅慕白,加上心蒙眼瞎,迷恋傅慕白,而她的父母十几年前对傅老爷子有恩,她携恩要求嫁给傅慕白,傅老爷子下令,傅慕白不敢不从,这才有了今天的婚礼。

意外流产,也是林双双动的手脚,林双双在楼梯扶手上抹了油。

突然,林南音意识到一个问题,难道傅曳擎知道那晚是她强了他?

毕竟,像她这种两百多斤身材的人,给人的印象肯定足够深刻。

“妹妹,这到底怎么回事啊,你那么爱慕白哥哥,怎么会当众反悔,你受什么刺激了?”林双双见她眼神茫然,抓着她的手,心急地又追问了一句。

林南音不动声色地将手抽回来,目光落在林双双的脖子上,很明显的吻痕。

“你的脖子怎么回事?”

就在婚礼开始前,傅慕白跟林双双一起消失了一个小时,前世,她问林双双是怎么回事,林双双大大方方的承认是跟男朋友太激烈了。

前世她太蠢,竟然没发现林双双跟傅慕白早就暗度陈仓,厮混在一起。

林双双的男朋友,就是傅慕白。

林双双扯了扯衣领,遮住脖子:“男朋友弄的。”

这一世,林南音没有错过林双双眼底一闪而过的炫耀与嫉恨。

林南音不说话,心中泛起一抹冷笑。

林双双被盯得心里发怵,她有一种被看穿的感觉。

难道,林南音知道什么了?

“妹妹,你真没事?”

“没事。”林南音摇头,压着恨意,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

她本是林氏集团的大小姐,林氏主营香水奢侈品这一块,是有名的调香世家。

她跟林双双是堂姐妹,十岁那年,父母车祸去世,她是林氏集团唯一继承人,那会儿她太小,什么都不懂,父母突然离世,她也受了打击,这时叔叔林振国一家子出面收养她,帮着料理父母后事。

这些年来,在叔叔婶婶的虚情假意下,连哄带骗的将公司侵占了。

前世,她到死都把叔叔婶婶一家人当亲人,却不知道,他们一家人都是披着羊皮的狼,吸着她的血,想要榨干她所有利用价值。

留着她的目的,只是因为她在调香这方面极具天赋,而她的天赋,都给林双双做了嫁衣。

林双双这些年拿走她的成果,以自己的名义参加各种比赛,在业界已经小有名气,是最具天赋的调香师。

前世,她自卑懦弱,肥胖丑陋,也不愿见人,林家人虚情假意的骗着她,哄着她,她想着都是一家人,林双双这么做,也是为了爸妈的公司好。

所以,她从来没有揭穿过林双双,看到林双双每次获奖,公司香水订单销量大涨,她都为林双双感到高兴。

前世,她可真是比猪还蠢,被这一家子白眼狼骗得团团转,连父母的公司也丢了,被卖了还感恩戴德。

这世,她一定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怎么会没事,你告诉姐姐,是不是慕白哥哥欺负你了?妹妹,慕白哥哥不太会哄女孩子,我回头替你说说他……”

林南音声音清冷地打断道:“只是突然想通了,傅慕白他不喜欢我,我何必死缠烂打,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会幸福的,这不是你说得么?难道,姐姐希望我嫁给傅慕白?”

林双双被噎得一时说不出话。

她怎么可能希望这个肥猪嫁给傅慕白,像傅慕白这么优秀的人,林南音根本配不上。

如果不是为了香谱,她才不会让林南音这个丑八怪嫁给傅慕白。

“姐姐一直都希望你幸福。”林双双一副姐妹情深的样子:“传闻傅曳擎患有精神分裂症,而且还是个瘸子,我怕你受委屈。”

林南音看着林双双那副善解人意的样子,心里恶心得很,前世,她就是被林双双这张伪善的脸欺骗了。

林双双表面上一直鼓励她去追傅慕白,她追傅慕白那些招式,都是林双双教的,大庭广众之下向傅慕白告白,写情书,做爱心早餐。

她一直都以为林双双是为她好,是唯一支持她的人,什么心思都跟林双双倾诉,对林双双的话深信不疑。

可结果是,傅慕白更加厌恶她,她就像小丑一样,被人围观,奚落,嘲讽。

她更加自卑,暴饮暴食,体重飙升,变得更胖更丑,患上抑郁症,几次都想自杀。

“妹妹,不管怎么样,你现在已经嫁入傅家了,那么香谱是不是……”

林双双是冲香谱来的。

她出嫁前承诺过,嫁入傅家后,就会交出香谱,这也是为什么林家人同意她嫁入傅家的原因。

一旦她嫁入傅家,交出香谱,林家人就可以完全霸占父母留下的公司与财产。

她再悄无声息的死掉,林双双还能嫁给傅慕白。

可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林南音打了个哈欠:“有些累了,我老公还在外面等着呢。”

直接忽视林双双,林南音越过她,径直往外面走。

刚到门口,就见傅慕白怒气冲冲地来找她算账。

傅慕白阴沉着一张脸:“林南音,你真要嫁给那个瘸子?你是不是疯了,之前死乞白赖的要嫁给我,你是不是就是为了在大婚上让我难堪。”

“好狗不挡道,让一让。”

林南音连眼神都没给傅慕白一个。

狗?

傅慕白被激怒:“林南音,你骂谁是狗?敢嫁给傅曳擎,还真是不怕死,不过瘸子配丑女,还真是天生一对。”

林南音凉薄的扯了扯嘴角:“就算瘸,傅曳擎也比你强一万倍,以前眼瞎,是人是狗分不清,不好意思,现在眼睛好了。”

肥胖的林南音静静地站在那,目光不再怯懦闪躲,明明胖得跟头猪似的,丑得让人无法直视,在那一瞬间,傅慕白竟然觉得林南音的五官非常的漂亮,犹如一朵幽兰静静绽放。

真是见鬼了。

傅慕白看着像变了一个人的林南音,怒指着她:“林南音,你会后悔的……”

话没说完,林南音抓住傅慕白的手臂,直接一个过肩摔,嘭地一声,狠狠砸在地上,拍了拍手上的灰尘,轻蔑一笑:“我现在是你嫂子,长嫂如母,我好好教教你这不孝子怎么做人。”

话落,林南音直接对傅慕白一顿胖揍。

她实在忍不住了,渣男贱女都来找死,她就不客气了。

她这是把上一世的恨全灌注在拳头里了。

两百多斤的林南音都快有傅慕白两个那么宽,有的是力气,桎梏着傅慕白,他压根挣脱不了。

一个大男人被一个女人骑着大,这绝对是一种侮辱。

说白了,傅慕白只是生了一张好皮相,投胎技术好,生在傅家,而傅曳擎又是个残疾,傅慕白没有了危机感,暴躁的本性就露出来了。

林双双吓傻眼了,嘴里喃喃道:“疯了,疯了。”

打爽了,发泄够了。

林南音这才放开傅慕白,丢下一句:“垃圾。”

林南音潇洒的走出休息室,傅曳擎的车子就在酒店门口等着。

司机下车,恭敬地替林南音打开车门:“少夫人,请上车。”

傅曳擎就坐在后座,正在电脑上处理着一些事情,表情认真,修长的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敲打着,认真专注的傅曳擎,非常有男人魅力,林南音不禁看痴了。

真好看。

直到,头顶传来戏谑的声音:“夫人,春宵一刻值千金,你若喜欢,回家慢慢看。”

闻言,林南音不好意思的收回目光,打了个寒颤。

果然,傅大少非凡人,她这副尊容,傅大少竟然也有兴致调戏。

林南音上了车,两百多斤的她一上去,车子下沉感非常明显,她顿觉尴尬,暗中瞄了眼傅曳擎,不经意间目光瞥见傅曳擎电脑上的画面,整个人愣住了。


傅曳擎电脑里的,正是她暴打傅慕白的视频。

刚才,傅曳擎在车里通过电脑看现场直播?

休息室有监控?

傅曳擎是怎么黑入监控的?

传闻中,傅曳擎就是个不学无术,也不懂经商的废人。

对傅家没有任何贡献,又是个残疾,还患有精神分裂病,连竞争继承人的资格都没有。

还有传闻,傅大少……不育。

当然,林南音知道,不育的传闻是假的。

上一世,她肚子里揣的可就是傅曳擎的种。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对傅家毫无用处的人,在傅家,却无人敢得罪他。

傅曳擎欣赏着视频,中肯评价:“夫人身手不错,体重是你的绝对优势,这一点,你利用得非常到位。”

林南音:“……”

她怎么觉得,这不是在夸,是在损她呢?

傅曳擎侧头上下打量了一眼林南音,又评价了一句:“灵活的胖子。”

语气里没有嘲笑与轻蔑,让人听着,还有一点点宠溺的意味在里面。

林南音觉得自己一定是听岔了。

她丑成这样,难不成傅曳擎还喜欢自己?

傅大少太会撩了。

林南音定了定心神,说:“傅大少,我有话对你说。”

傅曳擎会意,对司机王忠说:“王叔,车子靠边停一会儿。”

“是,傅少。”

车子靠边停下,王忠识趣的下车走远一点候着。

傅家调教出来的人,都识趣,有眼力见。

傅曳擎慵懒地靠着椅背,深邃的眼眸里,含着细碎的光,一双桃花眼,勾人得很:“夫人,有什么话,请说。”

傅曳擎一口一个夫人,叫得林南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奈何,她反驳不了。

两人是夫妻,还是名正言顺,有名有实的那种。

林南音摸不透傅曳擎,上一世,也接触得不多,但她知道,傅曳擎是一个冷冰冰的人,很少笑,今天怎么对她笑得这么勾人啊。

有点招架不住啊。

林南音认真地问:“傅大少,你为什么娶我?”

傅曳擎低笑出声:“你求的婚。”

林南音:“……”

是她求的,可他不按常理出牌,她心慌啊。

“你可以拒绝,我有自知之明,又胖又丑,压根配不上你。”

“不许妄自菲薄。”傅曳擎抬手摸着她额头上的青色胎记,一本正经地说:“自信点,你丑我瘸,天生一对。”

林南音有些抓狂,能不能好好聊天啊。

她很认真的啊。

林南音假笑两声:“傅大少,你只是瘸,不是眼瞎,我丑成这样,你看不见?”

她以前不胖,还有一张美人胚子的脸,十五岁那年生了一场病,吃了激素药,之后胖得一发不可收拾,额头上的胎记,也是那会冒出来的。

她很清楚,压根不是什么胎记,但是她至今还没弄清楚是什么。

傅曳擎薄唇微勾:“好看的皮囊,我有就够了,有趣的灵魂,就交给夫人了。”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

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

傅曳擎确实有着一张好看的皮囊。

言下之意,他负责‘貌美如花’,她负责搞笑吗?

林南音咬了咬牙:“傅大少真是……口味独特。”

简直就是重口味,连她这种丑女都能下得了手。

傅曳擎意味深长地说:“彼此彼此。”

林南音试探性地问:“傅大少,两个月前的一天,你还记得吗?”

她要知道,傅曳擎是不是知道两个月前的那一晚是她强了他。

“两个月前?”

见傅曳擎不记得了,林南音不敢再提示,连忙转移话题:“没事,我困了,先眯一会儿。”

说完,林南音就开始闭眼装睡。

好不容易抱上的大腿,万一傅曳擎记起是她强了他,说不定恼羞成怒,把她踹了。

傅曳擎看着装睡的林南音,没有拆穿她。

他在外有单独的房子,不需要回傅家老宅。

一个小时后,车子缓缓开进别墅区,在一栋别墅面前停下来。

傅曳擎腿脚不便,林南音想帮忙推轮椅,还没等她走过去,一辆跑车朝这边开过来。

车子停下,一个帅气的年轻男人从车上下来,风风火火的问:“老大,你真把那个胖子娶回来了,艹,我看到新闻后,扔下美人就来了,你快告诉我,这是假的。”

年轻男人正是京市财阀世家楚家小少爷,楚阳。

楚家生了六个女儿,才得这么一个儿子,金贵程度不言而喻。

傅曳擎睨了眼楚阳,皱眉:“叫大嫂。”

楚阳这才注意到旁边的林南音,有一种被雷劈的感觉。

太丑了,丑到惨不忍睹啊。

楚阳怎么都叫不出那一声‘大嫂’。

气氛有点尴尬。

傅曳擎对林南音说:“时间不早了,你先去洗漱,我一会儿就来。”

林南音:“???”

这是要她洗白白等着?

还真要入洞房?

“夫人,我给您带路。”

一名五十岁左右的妇人走过来,林南音认识,准确的说,上一世见过。

这是傅老爷子派给傅曳擎,照顾傅曳擎饮食起居的李婶。

林南音跟着李婶走了。

傅曳擎对楚阳说:“进去。”

书房里。

楚阳还是有点做梦的感觉:“老大,你怎么会想不开娶那个丑八怪,你不会是中邪了吧,你娶什么样的女人娶不到,是不是那丑八怪逼迫你的,咱俩几十年的兄弟,我可不能看着你入火坑,老大,回头是岸……”

楚阳非常激动,傅曳擎语气轻飘飘的打断他的话:“她就是六年前的那个女孩。”

“什么?”

楚阳大脑卡机了。

六年前,傅曳擎差点死了,被一个女孩救了,之后,他一直在找那个女孩。

这事,楚阳知道,傅曳擎出事时,他当时也在。

可是……

“老大,我记得那个女孩是个美人胚子啊,怎么会是林南音那个丑八怪。”

傅曳擎语气冷了几分,带着警告的意味:“楚阳。”

楚阳知道傅曳擎护短,动怒了,立马改口:“是嫂子,老大,我就好奇了,你是怎么透过林……嫂子那两百多斤的肥肉,把人认出来的?”

傅曳擎从轮椅上站起来,高定的西裤,衬得人身长如玉。

傅曳擎迈开修长的腿,走向书桌,那双腿可一点都不瘸,完全就是正常人。

“你自己看。”

傅曳擎打开电脑,上面是一张林南音现在的照片,他将照片放进自己研究的一款修图软件里,林南音的容貌自动慢慢发生变化。

楚阳盯着电脑屏幕,惊讶的眼睛都瞪大了。

瘦下来后的林南音,美得令人窒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