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我在大魏当皇子

我在大魏当皇子

称雄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秦时意外穿越到架空王朝,成了大魏皇族嫡长子。明明身份尊贵,可他刚来就被扣上了杀人凶手的黑锅。原主被陷害在皇宫中下毒暗杀自己的亲生父母,而他母亲已经毒发身亡,皇帝父亲因为政务繁忙逃过一死。昏暗潮湿的地牢之中,他被严刑拷打得不成人样。还剩三天时间,他势必要还原主一个清白,也要保全自己的命!

主角:秦时   更新:2022-07-16 01: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时的女频言情小说《我在大魏当皇子》,由网络作家“称雄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时意外穿越到架空王朝,成了大魏皇族嫡长子。明明身份尊贵,可他刚来就被扣上了杀人凶手的黑锅。原主被陷害在皇宫中下毒暗杀自己的亲生父母,而他母亲已经毒发身亡,皇帝父亲因为政务繁忙逃过一死。昏暗潮湿的地牢之中,他被严刑拷打得不成人样。还剩三天时间,他势必要还原主一个清白,也要保全自己的命!

《我在大魏当皇子》精彩片段

昏暗潮湿的地牢之中,腐臭的味道在四周弥漫。

蚊虫爬过被鲜血浸湿的干草之上。

却被死角处的黑影惊得四散而逃。

“嘶……”

黑影勉强的爬到了昏暗的烛火之下,露出自己满背触目惊心的伤痕。

鲜血淋漓,皮开肉绽。

而他脸色苍白,疼的冷汗不断地流下,毫无血色的嘴唇都在打着哆嗦。

“李奶奶的,穿越也不带这么玩的啊!”

秦时痛得几乎要晕厥过去。

可他知道,自己必须保持清醒。

一旦昏死过去,等待他的就只剩下死亡这一条路了。

脑海中涌来大片陌生的记忆。

他穿越到了一个历史架空的朝代,国号为北。

今年是大魏第十三年,而原主的身份正是大魏皇族的嫡长子,可谓是当今天下身份最为华贵尊荣的儿子。

可偏偏是这个身份,让他背上了莫须有的罪名,杀头之祸临头,原主被栽赃陷害在皇宫中下毒暗杀自己的亲生父母,而他母亲已经毒发身亡,原主的父亲,也就是当朝皇帝因为政务没喝下那一杯茶,所以幸免于难。

而那两杯上好的龙井茶,正是原主秦时亲手给父母倒下的。

因此,他被当场拿下,暴怒的皇帝将他关押到地牢之中,下令七天之后问斩午门!

前四天,每天都在被严刑拷打,因此弄得秦时一身的伤。

但原主愣是什么都说不出来,秦时心里清楚,因为这毒压根就不是他下的!

失望的皇帝将他扔在地牢里,度过最后昏暗无光的三天,没有吃喝,也没有人来管他。

如同死狗一般被遗忘在这里。

大魏的皇子有七位,偏偏他这个嫡长子从出生就开始不受宠,原因就是原主的性情暴虐,喜怒无常。

皇帝认为他不堪大用,所以从未关注过原主,而记忆中原主的整个童年都只有母亲细心的陪伴和照料,其他人没有一个敢接近他的。

可偏偏,原主的生母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秦时从痛苦的回忆中醒过来,强撑着身子坐起来,每一个动作都牵扯着伤势,钻心的疼痛。

“真惨啊,从小就没有人关心爱护的孩子,只有母亲一个人的陪伴,可偏偏母亲最终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秦时叹了口气。

原主的死因就是因为伤心过度再加上伤势太过严重才死在了地牢里,而秦时才有机会穿越到他的身上。

原主的种种遭遇浮上心头,让秦时感同身受。

现在的他被天下人唾骂,疯子,残暴,废物太子,狠心的将唯一爱他的生母都残忍的杀害,简直畜生不如!

但秦时内心十分清楚,原主的母亲绝不是被他害死的,真正的凶手另有其人!

为了帮原主翻案,让他母亲死得瞑目,同样为了自己的小命。

秦时决定翻案!

可算算时日,他只剩下三天时间。

现在又深陷地牢,根本没人管他,再加上身受重伤。

秦时根本接触不到衙门的人,这件已经被定了型的案子,想要翻案,实属是难上加难!

“难道就没有反转的机会了吗?”

秦时一阵绝望,他空有现代一脑袋的先进知识,却无法改变自己穿越之后的命运。

就在此时。

地牢的大门被打开,一道黑影提着一盏油灯走了进来。

来到了秦时的牢门前。

秦时费力的抬头眯眼看去。

根据原主的记忆,面前的这位是一直都跟他不对付的二皇子,秦朗,同时,这个阴险的家伙因为会来事颇得父亲的喜爱。

“想不到,往日威风凛凛的皇兄,现在居然变成这番样子,着实让小弟心疼啊。”

秦朗身穿紫色华袍,提着油灯的手上带着一枚玉扳指,年仅19岁,却已经有了老狐狸的味道。

“所以你专门来看我的笑话?”

秦时冷着脸,毫无表情的看着他。

秦朗冷笑一声。

“我可没那么无聊,这次来,是为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你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几天之后就要嫁给我了,是父皇的旨意,只可惜你看不到了。”

“我这次来就是为了让你放心,你的女人,我会替你照顾好的,哈哈哈哈。”

说罢,扬长而去!

秦时看着这家伙离去的背影,冷眼相待。

皱起眉毛。

脑海中闪过一道闪光!

秦时有些恍然大悟的瞪大了眼睛。

若不是秦朗特意来提醒他,他还没功夫想起原主的未婚妻,那个儿时唯一愿意亲近原主的小女孩。

她是当朝宰相的女儿,云瑶,知书达理,慧外秀中,现在出落的清水芙蓉一般,不知道是多少京城少爷的梦中情人。

问题就在,自己这位二弟似乎也是她的粉丝之一。

原主的记忆中,秦朗曾经几次请求父皇将云瑶改嫁给他,可都被宰相三言两语给含糊了过去。

秦朗也因此对秦时更加的怀恨在心。

而往往,在人将死之际还在耀武扬威一番的仇人,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最终的幕后黑手。

秦时强忍着疼痛上自己冷静下来,为了活命和翻案,他必须保持高强度的精力集中。

现在基本的翻案思路已经有了,看不到衙门关于案子的记录,他只能靠着回忆来模拟,再从中发现一点点的蛛丝马迹。

那天,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只是给父母倒了杯茶水,事后那壶茶也被拿去检查,没有下毒的痕迹,可偏偏就是杯子中有剧毒。

那壶茶也不是秦时端上来的。

那么就排除了事先下毒在水中和茶叶上动手脚的可能性。

问题就出现杯子和自己身上。

可杯子是母亲宫中常用的茶杯,也不太可能出现问题。

那么只剩下自己身上的原因了。

可那天自己根本没有遇到什么异常的事和人,照常的去给父母请安而已。

这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凶手是如何下毒完成杀人,栽赃到他的身上?

秦时毫无头绪,想的头疼欲裂,只能作罢。

可他的时间紧迫,只剩下三天的时间,一刻也拖不得。

难道就只能盼望奇迹的发生了吗?

秦时颓废的低下头。

就在这时。

地牢的大门又一次响起。

“又来看看我的笑话?”

秦时完全没有翻案的头绪,心烦意乱。

谁知,这次却是一道颤抖的女声传来。

“大皇子,你还好吗?”


一道倩丽的身影出现在秦时的牢门前,油灯下露出一张担忧的俏脸。

是云瑶来了!

秦时扭头看到她,一愣。

“你来做什么?”

云瑶看见秦时身上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泪珠如同不要钱一般往地上掉。

心疼道。

“我求了父亲四天才能进来看看你,皇上已经下旨让我嫁给二皇子了,我再不来见你,恐怕以后都没机会了。”

秦时闻言并未作答,黯然的点点头。

他也为原主鸣不平,作为一个男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嫁给兄弟,这更是无力。

“我已经让父亲给皇上求情了,饶你一命,哪怕是发配边疆,此生不能相见,云瑶也不想你死去。”

云瑶呜呜的哭声回荡在地牢中。

秦时百感交集。

原主也算是没白活一场,有这样一个有身份地位又痴情与他的女子惦记着他。

等等……有身份地位!

没错,云瑶可不是普通的女子,她是当朝宰相的女儿!

没准她可以弄到衙门的卷宗。

这样自己还有希望能翻案。

想到这。

秦时猛地抓住牢门。

“云瑶,这种事跟父皇求情是没用的,唯一能救我的方式就是翻案,你相信我杀害了亲生母亲吗?”

云瑶连连摇头,压抑着自己的哭声。

“既然如此,麻烦你帮我弄到衙门的卷宗。云瑶,我母后是被人害死的,这个人不是我,我一条贱命死有余辜,可我母后不能白白死掉,我要让真凶落网!”

云瑶呆愣愣的看着激动的秦时。

她从未见过大皇子这般样子,从小他便是不愿动脑,性子急躁高傲,看不起任何人,哪里会说出这样的话?

“好,我这就回去让父亲帮忙,大皇子,你一定要坚持住。如果你死了,我定会与你同去。”

云瑶擦干眼泪,眼中的情愫溢于言表。

“这是治疗外伤的特效药,还有一些吃食,时哥哥,一定要坚持住。”

留下东西,云瑶转身离去。

秦时心底一颤,时哥哥,那是云瑶儿时和自己过家家时的称呼。

云瑶走后,地牢又恢复了死寂。

秦时忍痛给自己上药,又大口大口的往嘴里扒拉着饭菜。

在翻案成功之前,他必须维持住自己的生命。

时间昏天黑地的不知道过去多久,云瑶终于再次赶来。

这次的她显得无比憔悴,风尘仆仆的赶来。

将被严密封存的卷宗递给秦时。

“时哥哥,这是衙门的卷宗,你快看看哪里有问题。”

云瑶担忧的看着。

“云瑶,先告诉我过去了多久,我还剩多少时间?”

秦时在地牢中摸不透时间的流逝,来自死亡的未知恐惧时刻都压迫着他的神经。

“已经过去两天了,明日的这个时候,就是行刑了。”

云瑶红着眼眶,显然为了卷宗,这两天她都没有休息。

秦时感动不已,更加坚定了要翻案的决心。

展开卷宗。

其中关于这案子的记录都悉数呈现在秦时的眼前。

密密麻麻的文字在秦时眼中。

越于纸上。

他的思绪仿佛挣脱了地牢的束缚,转瞬间就来到母后的宫中。

跨过殿门。

挥手间。

当时的场景完全还原在其中。

秦时宛若一个旁观者一般,看着侍女端上茶水,父皇和母后谈笑,而自己恭恭敬敬的请安,为父母倒茶。

“停!”

秦时开口,整个画面都被定格。

迅速拉进看自己倒茶的画面。

如果他先前的猜想不错的话,那唯一有可能出问题的就在这一瞬间。

悬在半空中的茶水,蒸腾的热气,他倒茶的手,桌上的茶杯。

每一分毫都被秦时丝毫不差的看在眼里。

直到双目发涩。

都毫无新的发现。

画面轰然破碎,他的思维回归到现实中。

“怎么样?”

云瑶期待的问道。

秦时摇摇头,紧皱着眉头。

“毫无所获,一切案件经过来看,我就是唯一的凶手。”

再往后翻,是母后的尸体检测信息,和父皇母后近几日的饮食记录。

母后的喉咙和胃部都残留毒药,这是银针试毒的结果,排除了事后下毒栽赃的可能。

而饮食记录中有两样食物被用朱砂特意的圈了起来。

秦时知道,那两样加在一起有令人安神助眠的效果。

母后那时候的身体抱恙,夜里常常无法入睡,御医不仅给开了药膳的方子,更是给母后开了摄魂香。

那是一种香料,会散发出令人安神平静的气味。

秦时瞳孔猛地一缩。

再看,母后的尸体信息,记录的毒药是毒性极强的鹤顶红,只要服下几息之内就会暴毙身亡。

可他分明记得,母后倒地后被侍女抬起,那时他父皇还特意探了下他母后的鼻息,说了句。

“快传御医!”

顿时间,一个想法在秦时的脑海中形成,也许所有人从一开始就被凶手给误导了!

“明白了,我明白了,我全都明白了!”

秦时恍然大悟,大叫道。

云瑶看着突然大叫的秦时,面露疑惑,可还是跟着一起高兴。

就在这时。

地牢的大门却传来一声巨响。

一群黑影走了进来。

“什么人?”

来人一声厉喝。

吓得秦时和云瑶都回头去看。

昏黄的烛火下走出一道龙袍身影,正是当今皇上,秦龙渊。

身后跟着的都是御林军的精锐。

“皇上!”

云瑶脸色一变,双腿无力的跪倒在地上。

秦龙渊淡淡的看了一眼秦时身边的卷宗,不见喜怒。

“云瑶,你擅自闯地牢,还偷窃了衙门的卷宗,这罪名可不小啊。”

云瑶脸色惨白。

“皇上,大皇子是冤枉的,害令妃的凶手另有其人啊!”

直到最后一刻,云瑶心里想着的还是为秦时求情。

秦时感动不已。

自己那个时代的女孩跟云瑶可比不了,现在他只是一个将死之人,毫无身份的死囚,云瑶依旧对他不离不弃,甚至还愿意为他而死。

这份恩情,这辈子恐怕都还不清了。

这时。

一个年迈的身影也冲了进来,身穿华贵的官服,身形有些富态。

云钟山连滚带爬的跪在皇上的面前。

砰砰磕头。

他就是当朝宰相,云瑶的亲生父亲。

“皇上,饶过小女这一次吧,请您看在她是二皇子的未婚妻的面子上,绕过她吧!”


云瑶的泪水早已浸湿衣衫。

“父亲,我不嫁!”

“糊涂!你糊涂极了!”

云钟山暴怒而起,双目含泪看着自己的女儿,咆哮道。

他何尝不知那秦朗是风流公子,对女子从不认真,可眼前皇上问责,唯一救下女儿的办法就是嫁给秦朗!

再心疼的宝贝女儿,至少能活命啊!

“皇上,老臣愿意替女受罚,请皇上成全啊!”

秦龙渊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三人。

“朕的宰相大人,别急,你包庇你女儿进地牢的事情,别以为朕不会跟你计较,你们一个都跑不了。”

他的心是沉痛的,令妃虽然生出了秦时这样不堪大用的儿子,可毕竟是他最爱的女人,现在令妃被这混蛋毒死,所有帮他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偌大的地牢中,只剩下云瑶呜呜的哭声和云钟山砰砰磕头的声音。

“够了!”

一声怒吼从牢门中传出。

秦时强撑着身子站了起来,对秦龙渊怒目而视!

“你算什么皇帝,你算什么天下之主!你只知道沉浸在你爱妃身死的悲痛中,胡乱杀人,难道你再杀一千人,一万人,我母后就能复活吗!”

刹那间,整个地牢都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无比震撼的看着秦时。

这小子疯了吗?

居然敢当众辱骂皇上?还狠狠的戳他的痛处?

谁不知道令妃的死是他心里永远的忌讳。

“秦时,再口无遮拦,朕让你现在就死在刀剑之下。”

秦龙渊看着秦时的眼神充满怒火。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居然还死性不改的呈口舌之快,难道令妃不是他的生母吗!

自己怎么会生出这么畜生的孩子,简直死有余辜!

“我秦时一条贱命,死不足惜,可作为一个男人,我至少要找死杀害我母后的真凶,而你!是非黑白不分,甚至连男人都不配做!”

秦时指着秦龙渊骂道。

在原主的记忆中,这位父皇就是喜怒无常的人,因此正常的求情诉说肯定无用,他只能兵行险招了。

强撑的背后,是冷汗津津。

此时,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敢大口喘气的。

这位将死的太子一定是疯了,居然骂自己的父皇不是男人,当场恐怕是比死还要惨吧?

秦龙渊盯着面前对自己怒骂的儿子,眼神阴晴不定,二十年了,秦时从未表达过他对令妃的感情,如今将死倒是要为母亲找出真凶了。

“好,朕就给你机会,听听你到底发现了什么,如果你是在试图拖延时间的话,朕会将你千刀万剐!”

3沉冤得雪

昏暗的地牢中,人影重重。

却没人敢说话。

只因为这里站着当今的天子,秦龙渊。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

绝不是开玩笑的。

在场唯一面色不改的人,就只剩下秦时了。

他是现代人,才不鸟什么狗皇帝。

更何况他的心中已经有了凶手杀人的全部过程,心中有数,自然无惧。

“父皇,母后的死,绝非这么简单。儿臣心中已经有了凶手行凶的大致过程,只需要跟您确认一件事。”

秦时不卑不亢,却在称呼言辞上也在意大魏的礼法,毕竟他可不想因为这点小毛病被别有居心的人拿了当毛病去。

如果自己的猜想都是真的,那这个幕后的凶手,权势必定滔天,而且还牵扯甚广,若是顺藤摸瓜的揪出来,恐怕半个朝廷都要变天。

秦龙渊丝毫没给秦时好脸色看。

“问吧,朕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秦时点点头,随即问道。

“儿臣记得,母后当时丧失意识之后,您探了母后的鼻息是吗?”

秦龙渊点了点头。

秦时追问道。

“那您可还记得,当时母后还有没有鼻息?”

这一环才是破局的关键所在,若是当时令妃已经死了,那他的推理和设想就都变成了泡沫。

众人的目光都看向秦龙渊。

呼吸都变得细微谨慎。

“这是自然,不然朕怎么会让御医来救治你母后?”

秦龙渊冷眼说道。

秦时得到肯定过得答复,面色一喜,当场就一拍大腿,笑道。

“成了,当时还没死,这就成了!”

话音一落。

秦时才发现众人都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他,秦龙渊更是对他怒目而视。

秦时才知道自己刚才一激动说话欠妥当。

尴尬地挠挠头。

“父皇,您有没有想过,母后当时并不是中毒昏迷,而是吸入了摄魂香昏睡了过去?”

这句话说出来。

在场的人都惊讶万分。

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令妃死后可是在胃部和喉咙检查到了残留的毒素,可她自失去意识之后就再也没有进食过东西,不是那杯茶,还能是什么?

秦龙渊皱了皱眉,道。

“你若一味的胡搅蛮缠,那就不必说了,等死吧。”

秦时咳嗽了两声。

“父皇稍安勿躁,听儿臣仔细道来。”

“儿臣之所以断定母后当时只是昏迷而不是毒发身亡,就是因为卷宗上记录的毒药,鹤顶红,这种药粉呈红色,而且毒性巨大,根本不可能在母后喝下之后倒地,您再伸手去探,还有鼻息!”

众人闻言,惊讶无比。

一直沉默的云钟山更是眼中闪过精光。

大皇子居然心细到如此程度?

当真是让他另眼相看。

秦龙渊也稍稍有些动容,冷哼一声。

“你母后贵为朕的爱妃,平日山珍海味无数,未准是身子骨好多撑了几息。”

秦时回应道。

“母后一个深居后宫的女人,难不成还能比那些被用刑的将军将士们身子骨好不成?”

众多御林军骇然,这小子今天是不是不要命了,还是豁出去了,居然屡次三番的挑衅皇上?

秦龙渊却出奇的都没恼怒,而是追问道。

“你母后在御医的诊断之后就确认死亡了,朕当时还亲自去的验尸房看的,还能有假?”

秦时闻言,顿时眼前一亮。

“对,就是验尸房,儿臣刚才在卷宗中一直不能确认母后的死亡时间,可父皇既然说是在验尸房,那母后就一定是死在了验尸房中,而在这之前,母后都只是昏迷了任人摆布,而没有身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