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小说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

精品小说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

茶叶香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其他小说《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茶叶香”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徐子矜陆寒洲,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最后还加了—句:“我若不给,她说要打到我做恶梦。”“我没有!”张大娘又气又急……赵红英冷冷地看向她:“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要不是我来得及时,你的巴掌就落在娇娇的脸上了。”“张大娘,我不会与你争,我会让老杨找你儿子谈。”“你走吧!以后若是再敢欺负我家娇娇,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受欺负的滋......

主角:徐子矜陆寒洲   更新:2024-07-19 22: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子矜陆寒洲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小说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由网络作家“茶叶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其他小说《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茶叶香”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徐子矜陆寒洲,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最后还加了—句:“我若不给,她说要打到我做恶梦。”“我没有!”张大娘又气又急……赵红英冷冷地看向她:“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要不是我来得及时,你的巴掌就落在娇娇的脸上了。”“张大娘,我不会与你争,我会让老杨找你儿子谈。”“你走吧!以后若是再敢欺负我家娇娇,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受欺负的滋......

《精品小说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精彩片段


“你是谁家的?你父母没有教你怎么尊敬老人家吗?”

呵呵呵呵……这老东西,竟然说她的父母?

她妈是对她不好,但毕竟生了她。

徐子矜双眸涌上冷气:“我父母自然教育过,只是象你这种为老不尊的老家伙,根本就不配受到尊敬。”

“怎么?看我年轻好欺负?”

“大娘,你想太多了!”

“想要钱,还是去打劫好了,我这里,你别做梦!”

“滚!”

可恶!

这贱丫头看起来娇娇弱弱的,竟然这般牙尖嘴利!

张大娘因为儿子有出息,在老家的村子里猖狂惯了。

到了部队后,儿媳妇又不是她的对手,性格并没有改变。

只不过她儿子再三叮嘱,这里是部队,不是乡下农村,不要惹事,她才不敢放肆。

团首长的家属院与营干楼又不在—块,她的坏人名声倒没有传过来。

再者,这老太太精明得很。

团首长家属院的家属,要么官比她儿子的大,要么人家家世比她好。

来了部队两年,大家都觉得老太太成天笑嘻嘻的,人不错。

谁也不知道这老太太就是—个欺软怕硬、看客下菜的人。

今天她敢找过来,—是听说徐子矜不仅得罪了杨家,而且还是强嫁给陆营长的乡下姑娘。

陆营长有把柄在她手上,不得不娶。

二是因为钱。

钱壮恶人胆,就是这个道理。

徐子矜的话—落,她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手—举:“你爹娘不教是吧?他们不教我来……”

“你要干什么!!!”

赵红英才到门口,就见张大娘举手想打徐子矜,她顿时怒喝了—声……

这声音太大,吓得张大娘浑身—抖:“赵同……”

赵红英没理她,直接挡在了徐子矜面前,脸色沉沉。

“张大娘,你闯进别人家来欺负人,是土匪吗?”

“我家娇娇做错了什么,要受你欺负?”

张大娘这人狂是狂,但人很精。

来部队两年,她已经把部队的领导和领导家属摸得—清二楚……

师首长院与团首长院,仅—墙之隔。

赵红英是谁,她当然清楚。

“我我……不不不……赵同志,不不是……”

然而,赵红英根本不听她的话:“别跟我狡辩,我亲眼所见,难道还会看错?”

“娇娇你来说,什么也别怕。”

“有干妈和干爸在,谁也不能欺负你!”

干妈、干爸?

这话让张大娘听得心中大惊:不会吧?

——这杨家……把逃婚的儿媳妇变成了干闺女了?

——天啊,谁能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看着张大娘惨白的老脸,徐子矜可是—点也没有隐瞒、—五—十全说了。

最后还加了—句:“我若不给,她说要打到我做恶梦。”

“我没有!”

张大娘又气又急……

赵红英冷冷地看向她:“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

“要不是我来得及时,你的巴掌就落在娇娇的脸上了。”

“张大娘,我不会与你争,我会让老杨找你儿子谈。”

“你走吧!以后若是再敢欺负我家娇娇,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受欺负的滋味!”

张大娘灰溜溜地走了,徐子矜抱着赵红英的胳膊问:“阿姨,您怎么过来了?”

赵红英看看干净的屋子,再看徐子矜这—身打扮,便知道她在干什么。

“外面的衣服都是你洗的?”

徐子矜笑呵呵地把赵红英拉到旧沙发上坐下:“嗯,孩子多,家里没个女人,根本就不像个家。”

“既然嫁了,就得好好过。”

也是,陆寒洲是—营之长,天天在外头训练、出任务,想每天都收拾好家里很难。

三个孩子又都是狗都嫌的年纪,衣服每天换都还是—身脏。

《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中的人物设定很饱满,每一位人物都有自己出现的价值,推动了情节的发展,同时引出了佚名的故事,看点十足。《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这本连载中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现代言情、宠妻、甜宠、佚名现代言情、宠妻、甜宠、小说目前更新到了最新章节第216章 人生何处不相逢?,已经写了452766字,喜欢看现代言情、宠妻、甜宠、 而且是现代言情、宠妻、甜宠、大佬小说的书友可以试试。

书友评价

男主不是进医院了吗?也穿回来吧,穿回来看看老婆成别人老婆了[笑]

每天更新3集,不够看呀,求多更几集baoquan[OK][OK][OK][爱心][爱心][爱心]

很喜欢这个女主,也羡慕她的生活。 对她不好的人直接怼,对她好的人,稀缺物品直接送送送。

热门章节

第144章 我又不是银子

第145章 气死马小花

第146章 不做猪队友

第147章 又来一个

第148章 女人的心思没法猜

作品试读


“娇娇……”

徐子矜下楼,上前抱住了赵红英,一脸歉意:“阿姨,刚才的话,是我出口无状。”

“对不起,我不应该这么说的,是我无礼了。”

能怪这孩子吗?

赵红英知道,完全怪不得眼前这个乖巧的女孩儿,一切都是自己女儿把她逼到了这份上。

再说,她说的也是事实!

谁家往上数三代,不是普通百姓家?

没有恩人,杨家哪来的今天?

她只是没想到,自己的女儿,已经恶毒到了这种地步。

“不。”

赵红英鼻子泛酸,双眼赤红反搂着徐子矜:“孩子,怪不得你,是她不对。”

“我没想到,我精心养大的女儿,竟然是这副尖酸恶毒模样。”

“娇娇,要说对不起的人是我,是我和你伯伯没教育好女儿,让你受委屈了。”

“你放心,以后我会好好教育静儿的。”

教不教的,与她无关了。

不教才好呢。

父母不教,就让别人来教、就让社会来教好了。

而且,只要能离开这个家,受点委屈算得了什么?

一辈子与一时相比,她赢得太多。

徐子矜长长吐了一口气,轻轻的摇头:“阿姨,您别难过。”

“要说我当初想非嫁进杨家,您的好,就是最主要的原因。”

“我从小不得我妈欢喜,在您的身上,我得到了来自于母亲的温暖。”

“您的笑脸、您的和善、您的认可,让我恨不得马上成为这个家庭的一员。”

“可现在我知道,光有这些还不够。”

“结婚虽然是两个家庭的结合,但更是两个人的结合。”

“没有爱情的婚姻,那是铁定不会幸福的。”

“杨四哥不爱我,这是事实。”

“我不会因为文静妹妹的话而离开,但我今天一定会离开,因为我知道强扭的瓜不甜。”

“您别逼文静道歉,她不喜欢我,那是她个人的事,与别人没有关系。”

“不管是谁,也不能逼着一个人去喜欢一个自己讨厌的人。”

“再说,我也没这么好,做不到让每个人都喜欢。”

“这两年,谢谢您的照顾与疼爱。”

“您和伯伯的好,在我的余生中,永远都会记住:曾经有这么两个人,是这么的爱我。”

“叨扰了你们两年,对不起了。”

“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就不再打扰了!”

“有缘,再会。”

什么?

她还是要走?

赵红英心里慌极了:“娇娇,你不能走、不能走,我不能让你就这么走了啊!”

“孩子,你留下来吧,好不好?”

“你放心,以后在这个家里,谁敢为难你,我就让她滚蛋!”

留下来?

怎么可能?

看着泪流满面的赵红英,徐子矜左右为难了。

“让她走吧。”

“老杨!”

不知什么时候,杨副师长站在了门外……

“老赵,刚才的话我都听到了。”

“是我杨长青没有教育好儿女,让我的恩人之女受到了伤害。”

“娇娇,伯伯对不住你,对不起。”

一个长辈跟自己道歉,而且是上辈子对她最好的长辈!

徐子矜鼻子酸了、眼眶红了、眼泪倾盆而下……

“伯伯,不要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这与您无关。”

“是我没福分,不能与您二老成为一家人。”

“但我不怨,这是命。”

“世上没有人能与命运抗争,就算争到了,命运也会跟你开玩笑。”

“如果您二老不嫌弃多个女儿,我愿意认你们当义父母!”

认了亲,那就一点希望都没了!

赵红英舍不得。

杨副师长同样舍不得。

“孩子,你真的不能原谅吗?”

徐子矜轻轻地摇摇头:“不能,对不起,伯伯,我不能!”

“这不是原谅不原谅的问题,而是在未来的生活中,我能不能承受得起的问题。”

“只要一想到那天的事,我的心就会痛。”

“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

哪是他失望?

明明是他让这孩子失望了啊!

杨副师长是个非常正直、非常感恩的人,他知道的确是自己儿子的不对。

可心底里,他真的不希望失去这个儿媳妇。

“娇娇,你的伤还没有好,不要急着离开行不行?”

“给伯伯几天时间,让我好好想想,你也好好想想,可以吗?”

“你可以不住在家里,我给你在招待所开个房间,暂时你住在那里行不?”

杨伯伯还想劝她回心转意吗?

徐子矜知道自己肯定会让这个伯伯失望,不过她拒绝不了这个长辈的心意。

“好!”

她答应了,杨副师长夫妻俩的心落下了一些。

为了表达他们的真心,夫妻俩亲自把徐子矜送去了招待所,并在二楼给她找了个边套。

部队的招待所分三种。

一种是普通战士家中来人的招待之处。

一种是未随军的部队干部家属来队招待之处。

一种是上级来视察招待之处。

杨副师长让管理招待所的干部开的是三楼,也就是招待上级来人的房间。

不过,徐子矜借口脚痛要了二楼。

二楼的房间虽然没有三楼的好,但是个小套间。

有卫生间、有小厨房。

她看中的是小厨房,小厨房里还有瓶装液化气,在这时代是很奢侈的配备。

她身上钱不多,粮票也不多,去买饭吃不行。

不过有这些,她可以自己做饭,空间的物资这么多,就不必让杨家送饭了。

“娇娇,真的要自己做饭吗?”

赵红英看了一圈,这么简单的厨房,她有点担心。

徐子矜浅浅一笑:“阿姨,其实我的手艺很不错的,就是你从来不让我进厨房。”

“您放心,我饿不了自己的。”

杨家有公务员,赵红英哪里肯让过来做客的徐子矜做饭?

唉!

长长的舒了口气,赵红英说了自己的想法:“那油盐酱醋、米和菜,我让人送来。”

“不许再跟我客气了,要不然我心里会难过的。”

好吧。

虽然这些……她空间多得很……

“谢谢阿姨,您比我的亲妈还要好,我真的好喜欢您!”

被小姑娘抱着,赵红英的鼻子很酸,她反手抱住了胸前的人。

“娇娇,好好想想,行吗?”

“军儿是不完美,但他也有很多优点,好好想想,再作决定好吗?”

小说《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爱与不爱,都已不重要!

徐子矜把自己说服了,轻轻地呼出—口长气。

“嫂子,你这么早来找我,有事吗?”

话—落,陈秀梅—拍脑袋:“看我!—说话就忘记正事了!”

“你家陆营长担心你不知道怎么去师部机关灶打早饭,让我带你去—次。”

原来是这样。

搞得她还以为他们“父子”几个早上只喝粥呢……以前杨家早上是不去打饭的,公务员会来家里做饭。

师首长每家都有—个公务员,做饭搞卫生,甚至洗衣服,什么都做。

“陈嫂子,他们会回来吃早饭的吗?”

陈秀梅立即点头:“—般是会回来的,除非有紧急任务。”

“通常情况下,家属随了军的干部—日三餐都会回来吃饭的。”

“不过今天他们可能不回来吃早饭了,因为今天上午有测试,早操时间就开始了。”

测试她知道。

二团是N师的主力团,又有全军闻名的猛虎营与尖刀营。

这两个营的兵,—是加入的门槛比较高,新兵入伍,歪瓜裂枣肯定不行。

二是加入以后,日常训练特别严格。

特别是经过七九年那—战,这两个营的训练三天—小考、六天—大考。

陆寒洲不回来,徐子矜就打了四个馒头:她和孩子,—人—个。

与她们同来打饭的—个军嫂见了,立即叫了起来:“天啊,你就打这么—点,这怎么够吃?”

二团的家属院不在二团的营区里,而是在师部的隔壁。

为了方便,二团的家属平常都在师机关灶打饭。

这家属—嚷,立即不少人朝徐子矜看了过来……

—个馒头二两,还有稀饭、鸡蛋,徐子矜有些疑惑地看向陈秀梅:“嫂子,这些不够吗?”

可这军嫂没等陈秀梅开口,直接抢话:“当然不够啊!你家有三个孩子呢。”

“半大小子,吃死老子 ,你不懂啊?”

“我说陆营长家属,你这才来呢,就准备给孩子们过缩衣节食的日子吗?”

———张嘴就影射她虐待孩子,啥意思?

——徐子矜拧拧秀气的眉头:这人谁啊,她没得罪这女人吧?

——部队的军嫂就算文化不高,至少素质得有吧?

徐子矜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人,前世的成功,让她心气更高。

顿时,她—抬眼冷冷地看着对方问:“这位嫂子,你家的孩子只吃馒头当早餐吗?”

这军嫂—听,—脸骄傲:“我们家的孩子可不是只吃馒头,还有稀饭呢。”

“哦。”

哦?

什么意思?

这军嫂觉得被轻视了!

“你这‘哦’是什么意思啊?”

徐子矜淡淡—笑:“‘哦’就是原来如此的意思,听不懂吗?”

“你家孩子早上只有稀饭馒头,吃得可真省,你不会也是个后娘吧?”

“不过就算是后娘,也不应该这样省,孩子正在长身体呢,吃得太差是长不高的。”

“你至少和我—样啊,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对不?”

“我说,你这样做,就不怕别人戳脊梁骨吗?”

“我跟你不同,—来我有良心,二来我要面子,做不出苛待孩子的事。”

“我们家的早餐,除了稀饭馒头外,还有—个鸡蛋、—杯牛奶和面包。”

什么?

这军嫂—脸的不可置信:“你就吹吧!鸡蛋还有可能,那面包,这里有吗?”

“牛奶,你舍得给别人的孩子喝?”

徐子矜不生气,继续微笑:“我虽然是后娘,但我有良心!”

“你家这些东西没有,不奇怪,因为你可能连省城都没去过。”

“而我不同,我刚从省城过来,带了不少面包。”

“至于牛奶,你不舍得不代表我也不舍得。”


陈秀梅看着两人的背影,放低了声音:“这女人长得可真好哇,怪不得陆营长会动心呢。”

齐红瞪了她一眼:“陆营长是这么肤浅的人吗?”

“别这么说,部队里的漂亮女人也不少,你看他看中了哪个?”

这话陈秀梅倒是听进去了,部队里除了女兵女干部外,还有很多首长的女儿呢。

就不说别人,这家属院里不就有一个?

只是,她有点不理解:“那你说说,陆营长为什么跟她结婚?”

“多少人给他介绍,漂亮也漂亮的,可他都没同意啊。”

齐红看了两人背影一眼,压低了声音:“我跟你说,我家老丁说:陆营长有个毛病。”

“啥毛病?”

齐红声音更低了:“告诉你是可以,只是你这大嘴巴,我有点担心。”

陈秀梅:o(╥﹏╥)o

“我发誓还不行吗?”

两人的男人曾经是一个连出来的,两人的男人关系好,这家属之间自然也就来往密切。

陈秀梅这个是嘴巴大,但说话还是算数的。

齐红声音更低了:“我家老丁说,陆营长有女人过敏症。”

啥?

“啥症?”

看着突然放大声音的陈秀梅,齐红瞪了她一眼:“小声点不行吗?我也是听老丁说的。”

“说只要一碰女人,陆营长身上就会起红疙瘩。”

啊?

世间竟然还有这怪毛病?

陈秀梅的嘴张得能吞下一个鸡蛋!

“真的假的啊?是陆营长他自己说的吗?”

齐红摇摇头:“不是,是有一回他和老丁去执行任务,一个女的扑到了陆营长身上。”

“老丁说,当时陆营长脸色大变,把女人推开没一分钟,脖子上就红彤彤一大片。”

我的天啊!

这是啥毛病啊!

陈秀梅张着嘴:“是不是对所有的女人都一样?”

齐红摇摇头:“这个就不知道了,老丁问过他,他说他也不知道,这情况出现过两三回。”

陈秀梅:“……”

——这么说来,他对这小徐,应该是不会过敏。

“你说,陆营长那是不是心理上有问题?因为他不喜欢那些女人,所以才会对她们过敏的?”

齐红想了想:“应该是吧?听说陆营长去医院查了很多次,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这事,可别传出去。”

“万一让别有用心的人知道,陆营长出任务的时候会出事的。”

对对对。

陈秀梅立即点头:“放心吧放心吧,我这人虽然嘴巴大,但是关键的东西不会乱说的。”

齐红当然知道这一点,要不然她也不敢说。

“记住就好,陆营长会跟小徐结婚,那至少说明这个小徐不会让他过敏。”

有道理!

这天天睡一块的人要是过敏的话,那得多遭罪?

陈秀梅把头点得飞快……

杨胜军可不知道两位嫂子在谈论自己,其实他这毛病知道的人其实不少,好几个好友都知道。

过敏是会过敏,但不是太严重,也不会影响到他的身体。

红疙瘩会维持几个小时,就会自然消退。

不用打针、不用吃药。

团家属院一分为二。

以一条水泥路分道,水泥路直通师里家属院。

路的左边用一道围墙隔住,里面是团领导家属院。

右边,就是营家属院。

很快,杨胜军带着徐子矜到了左边的最后一排房子跟前。

小平房,红砖青瓦,五六十年代的标准建筑。

走过五个门,杨胜军停住了。

“这就是我们的房子,是大套,正营职干部的规格。”

“这两排住的都是正营级干部,后面两排就是副营级干部,大家都很随和,你别怕。”

她怕什么?


心情大好,徐子矜从空间找出一包奶咖,泡上一杯悠闲地喝了起来。

空间拿出来的懒人椅,坐着真舒服。

屁股一落,整个人都陷了进去。

书也是空间的。

《如何做一个优雅的女人》,这本书写得真好,全是人家作者的成功经验之谈。

徐子矜认为自己上辈子就是没活得明白,所以才会过得那么糟糕。

这辈子,她决定做个人间清醒的第一人,不再因为一些俗事而闹心。

他们俩要结婚的消息传得很快。

不过,王露可以说是最后才知道徐子矜要嫁陆寒洲的人。

因为,她昨天上晚班,今天上午十点半才交接班。

十一点,她回到家了。

哪知才进门,客厅里就传出了自己婆婆的声音……

“老杨,终究是我没把孩子教养好,让你不好做人了,对不起啊。”

杨副师长也是听到这消息跑回来的。

听闻自己家属已经去做过思想工作了,他知道自己再去,恐怕也没用处了。

“唉,怪不得你的。”

“孩子大了,他们有自己的想法,当父母的也不能左右他们。”

“不过你说得对,就是太可惜了。”

“娇娇这孩子啊,真的很优秀啊。”

“又乖巧又勤快,性格又好、文化又高,而且还能干,能娶到这种儿媳妇,是我们杨家的福气。”

“我是真舍不得这门好亲事啊。”

“这样吧,一会军儿就回来了,让他再去一趟,看能不能劝劝。”

行吧,做最后一次努力。

实在不行,就是杨家没福气了。

要说赵红英对徐子矜的印象,那真是好得没话说。

就算她悔婚,赵红英也没想过责怪她。

门外,王露停下了脚步,眼中闪着惊喜:徐子矜悔婚了?

不仅不嫁杨胜军,而且还要嫁给陆寒洲?

我的天!

——我的天啊,这是老天在眷顾她了么?

知道这消息后,王露全身都在颤抖。

她不管徐子矜嫁给谁,只要她不嫁杨胜军就行。

——太好了、太好了!

眼珠子转了转,王露激动的、悄悄的退回了门外……

徐子矜没空去管别人想什么,看书正看得入迷之时,门响了。

她立即把东西移进了空间,然后走过去开门。

“你就是徐子矜?”

看着一脸气势汹汹的李思佳,徐子矜淡定地点点头:“是我,你是?”

——现在的自己,可不认识这个人,她得装!

“你不要管我是谁!”

李思佳恨得不行:“你不许嫁给陆寒洲,他是我的!”

呵呵。

徐子矜笑了,这姑娘啊,真的很直白,也……很有勇气!

比之当年的自己,勇敢多了!

嗐!

这是个什么事儿!

“既然他是你的,为什么你们一直没结婚?”

“你就是李思佳同志吧?”

“李同志,是不是杨文静告诉你,我住这里?”

李思佳已经是无路可走了,刚才杨文静跑去告诉她,只要这女人不嫁陆寒洲,总有一天陆寒洲会娶她。

她说得对!

只要他不结婚,自己就还会有一丝希望……

“你不要管是谁告诉我的,反正我不许你与陆寒洲结婚!”

“否则……”

又来了!

又来一个威胁她的人了!

徐子矜不喜欢这种感觉,顿时她眉一挑:“否则怎么样?杀了我吗?”

杀人,李思佳可不敢。

“否则……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真是威胁人都没有一点新意!

徐子矜表情淡淡地说道:“李思佳同志,陆寒洲有多优秀,你肯定比我清楚。”

“这么优秀的男同志,你说让我不嫁,我就不嫁了?”

“对不起,你的要求,我恐怕满足不了。”

“如果我对你说,你不许再喜欢陆寒洲,你做得到吗?”

“凭什么!”

李思佳想也不想就喊了出来……

徐子矜摊摊双手:“这就对了!你做不到,我同样也做不到!”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你应该是明白的。”

李思佳气得要死:“可你不爱他,凭什么嫁给他?”

爱?

姑娘啊,你真是天真!

“你爱他,那他爱你吗?”

“还有,这世间做夫妻的,又有多少对是因为相爱而结婚的?”

看着这哭得伤心的姑娘,徐子矜还是有点于心不忍了,声音放柔了许多。

“李同志,婚姻中,相爱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合适!”

“或许你很爱陆寒洲,可他应该是不爱你。”

“如果爱你,他肯定不会跟我结婚的,我们结婚是各有所需,对不起,我不能成全你了。”

是的,寒洲哥哥不爱她!

如果他爱她,怎么会跟别的女人结婚?

李思佳哭着跑了,此时的她心里充满了恨,恨陆寒洲、恨徐子矜、恨杨文静!

如果杨文静不怂恿她来这里,自己就不会受到这样的侮辱。

——徐子矜、陆寒洲、杨文静,我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

唉!

拆人姻缘真是要不得。

可上辈子陆寒洲并没有娶李思佳,想来他是真的不爱她!

心里得到一些安慰,徐子矜准备继续看书。

只是才坐下,门又响了……

杨胜军会来找自己,徐子矜是想到的,所以看到他后,她是一点也不惊讶。

打开门,她把人让了进来。

然后指了指房间里唯一的一把椅子:“坐吧。”

杨胜军表情淡淡地摇了摇头:“不坐了,就是有几句话想问你。”

“说吧。”

杨胜军咽了口口水才开口:“那天的事,我知道对你来说不公平。”

公平?

听到这两个字,徐子矜觉得挺好笑。

“杨同志,看来在你的心中,把我和你的嫂嫂放在一个天平上,对吧?”

“要不然,你也不会说出公平二字。”

杨胜军一听,感觉有点不好:“徐同志,我知道你的意思。”

“只是,那是我嫂嫂,亲嫂嫂。”

“自从她成为我嫂嫂的那一天起,在我的心里,她就是我的亲人、我的长辈!”

“我是人,而且还是军人,不是禽兽。”

“于她,我是亲弟弟的关怀,于你,我们则是夫妻之情,是不一样的。”

是的,是不一样的。

徐子矜知道,杨胜军的人品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对王露真的也仅仅是叔嫂之情。

可问题是,就是这种亲人的感情,却总是胜过他们的夫妻感情。

每一次他的嫂嫂有困难时,他总是全力以赴。

就算是这困难与她这当妻子的困难相撞之时,他也总是以嫂嫂为先。

给她让路。

让了一辈子了,徐子矜不想再忍让下去。

她不是天使。

就是天使也会累。

就更别说那王露总是在她面前面露得意与挑衅……想到过去,徐子矜的心就揪成了一团……


话一落,手指一痛,指尖冒出血珠,瞬间消失不见。

徐子矜:“……”

——怎么她还是有一种上当的感觉?

回头……老婆婆又不见了!

徐子矜恨恨地骂了一句:“老骗子,你又在骗我!”

“下次你再让我看到你,我直接把你的骨头给敲碎!”

可骂也没用,人早就不见了。

或许她根本就不是人!

再回头,徐子矜发现空间变得好大好大,仓库也变得好大好大。

走进仓库一看,她发现里面的东西真的增长了二十倍,整个大卖场所有的物资都涨了二十倍!

还有现金,一捆捆的多了很多……

钱再多暂时也不能用,东西倒是可以想方设法倒腾出去。

走出空间,徐子矜又郁闷了。

钱再多有何用?

东西再多又有何用?

如果不完成任务,她还得成个病娇娇!

人什么都可以有,但不能有病。

病魔这个东西,会让她生不如死的!

以前的徐子矜不信命。

可现在,她不得不相信。

只是这传闻中的陆寒洲,哪有这么好攻克?

怎么办?

“咚咚。”

就在徐子矜在头痛之时,门响了。

“娇娇。”

门外是赵红英的声音,她立即从床上爬了起来,开门……

“阿姨……”

门外,赵红英一脸慈祥的笑容:“娇娇,我给你送点东西过来,军儿说想找你谈谈。”

谈个毛线啊。

反正以后是个路人。

这一会徐子矜满心眼都是任务,她没心情跟‘前夫’谈什么。

要谈的,恐怕也是让自己伤心的事。

“阿姨,我暂时不想谈,让我好好想想再谈,好吗?”

杨胜军没想到徐子矜的脾气这么大,大到连给自己的机会都不肯。

“徐子矜同志,我就说几句话,行吗?”

“娇娇,给他一个机会好吗?”

算了,既然他要说,那就让他说好了!

看着母子俩的一脸恳求,徐子矜淡淡的点点头:“进来吧!”

赵红英放下东西立即走了,屋里只有徐子矜与杨胜军两人。

“说吧,我听着。”

杨胜军抬眼看着徐子矜:“这婚,你真的打算不结了吗?”

徐子矜点头:“嗯,不结了,那天我已经说过了。”

“既然说出了口,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杨胜军:┌╏ º □ º ╏┐

“是因为我嫂嫂吗?”

你嫂嫂算个屁呀!

徐子矜的目光冷了:“不!你错了,与她无关,我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你那义无反顾的背影。”

“你的背影让我明白,我不应该嫁。”

杨胜军一怔:“当时我……太心急,我担心嫂嫂出事,所以……”

心急、担心?

你这心急与担心,可是一辈子哈。

徐子矜笑笑:“我理解,毕竟你们是青梅竹马的感情。”

“我不是……”

徐子矜不想听:“青梅竹马不仅仅是指感情,还指友情,而且你身上还有责任。”

“杨胜军同志,我理解你,也支持你!”

这是下定决心了吗?

杨胜军心里有点不舒服:“再想想吧,我不希望你后悔,毕竟……”

后悔个毛线!

毕竟啥?

毕竟我很爱你是吗?

——你想多了!

——那是以前,可不是现在!

徐子矜淡淡一笑:“不用想了,我已经决定了!我不想给自己无数次伤心的机会。”

“杨胜军同志,你是个伟大而正直的人。”

“你守承诺讲信用,有责任敢担当,说真心话,这样的我根本就配不上你!”

“我们的事,就此作罢,以后再见面就是革命同志了!”

革命同志……

看来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杨胜军没有多想结婚,见徐子矜说这么多,只能答应了:“好吧,既然你作出了决定,那我也不勉强了。”

勉强?

不是勉强我,而是你不想勉强自己吧?

是不是我这么说,你很开心?

徐子矜心中一声冷笑:“多谢理解!感谢!”

——感谢你的不爱之恩……

杨胜军走了,在关门的一瞬间,一个攻克陆寒洲的办法突然就涌上了徐子矜的心头……

——哈哈哈~~~就这么办!

有了办法,徐子矜的心情很好。

不过,得等她的脚好一点,再去找陆寒洲。

眼见快中午了,她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了赵红英送来的东西。

看着袋子里的东西,徐子矜不得不承认:前婆婆,真的是个好人。

袋子里,吃的用的,都齐全。

还有一块肉、十个鸡蛋。

现在才八一年初,集市还没出现,个体户也还没有出现。

一切物资,国家供应还是要凭票,肉与蛋并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东西。

除非去黑市。

把东西拎进小厨房,这里小是小,可锅灶齐全。

徐子矜看了看,自己一个人,她决定吃得简单点。

有肉有蛋有青菜,那就来个青菜肉丝面?

外加点榨菜~~~

榨菜没有没关系,面条没有没关系,空间多着呢。

说干就干,很快一碗香喷喷的肉丝榨菜青菜面就出锅了。

吃饱喝足就想睡。

但徐子矜不敢睡,刚吃完就睡,比猪长得还快。

电视没有、手机没有,好无聊。

突然她想到了自己的电脑,她那里还下载了许多部小说与电影……

洗好碗,她迅速溜进了空间。

一开电脑,她万分惊喜,这空间里不仅有电,还有网!

哇靠,这空间真是逆天了!

电脑有网,那手机会不会也能联系未来?

徐子矜心砰砰跳个不停,她立即打开手机,发现微信上有好多消息……

“妈,你去哪了?”

“你别跟爸爸闹了行不行?他工作又重,年纪也大了,再闹下他得倒下的。”

“你去哪都可以,至少要告诉我们一声啊!”

徐子矜:“……”

——果然在儿子的心中,都是她的不对!

闹……

看到这个字,徐子矜的心里很难过,儿子也是有家有室的人,为什么会这么说她?

她为什么闹?

难道他不清楚吗?

男女之间的感情,能掺合着这么多的杂质吗?

——儿子,你让我的心好痛!

手指动了动,徐子矜关掉了儿子与她的对话框,然后点开了与杨胜军的对话框……

很快,跳出几行字。

“子矜,你就真的这么恨我,连面都不想见了吗?”

“我知道以前是我对不起你,忽略了你。但请你相信,未来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你去哪了?快点回来吧,你这样让孩子很不安呐。”

未来?

她的未来已经不需要他的好了!

现在认错,来得及吗?


对了!

徐子矜突然一拍脑袋:我得赶紧弄一辆车子……什么车……最先进的猎豹吧!

普通的小车也去4S店下一单!

空间足够大!

只可惜买不到坦克、导弹和最先进的枪支,否则她要改变这个世界。

等等!

网上买得到警棍!

她回去是有钱人,到时候得提防别人算计!

点开某淘,徐子矜点点点……一千万又出去了!

查查账,一个亿加上她以前的七百万,还有三千万左右。

买!

过去不是缺吃少穿吗?

钱留多了也没什么用处。

自己那套房子赠与儿子,再给他留五百万,算是全了母子之情吧!

整整三天,徐子矜的空间已经堆了三分之二的物资了。

吃的、用的、穿的,还有药物、现金,真当是琳琅满目!

最后,手里钱不多了。

为了防止某一天突然离开,她给自己儿子打了电话。

“儿子,晚上过来我这里一趟,我准备来个环球游,一会就出门了。”

“出门在外,谁也不能保证安全。”

“房子我写了赠与书,我银行卡的副卡放在桌上。”

“到时候你过来收好,万一有什么意外,也不至于添麻烦,密码是我的生日!”

杨琰一听自己妈妈这犹如交代遗嘱的话,立即吓晕了!

他记得很清楚,妈妈前两天刚闹着与爸离婚,现在突然要去什么环球旅行?

她这是……

“爸,你在不?”

杨胜军年纪也不小了,马上要从岗位上退下来了。

“怎么了?”

儿子的电话,他不会不接。

“爸,妈她也不知道又在闹什么,她……”

“她怎么了?”

杨胜军急了。

虽然妻子要离婚,但是目前还是他老婆。

对他来说,一个本本而已,有没有都一样。

他们两人就算离了婚,也离不了几十年的感情。

他知道,这辈子是他欠了自己妻子的。

可谁让他当初答应了自己大哥呢?

是男人,就得守承诺。

如今大家都好过了,年纪也大了,他肩上的担子也快要放下。

余生就好好弥补她吧!

听完儿子的话,杨胜军拿起衣服立即往外跑……

“妈妈、妈妈!”

“子矜,开门!”

房间里,正在休息的徐子矜,耳边传来声声呼唤……

“娇娇,你醒醒呀!”

“你这样睡下去,让我怎么向你父母交代啊?”

“孩子,是我们对不起你,只要你醒来,一切你说了算!”

她这是回到了八十年代吗?

徐子矜眼光闪了闪:“阿……姨……我这是怎么了!”

听到这一声,精疲力尽的赵红英瞬间激动万分!

曹医生明明说会马上醒的,可整整三天,她都没醒!

“娇娇,你醒了?”

“孩子,可把我给吓死了!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我哪哪都舒服!

看到死了好些年的婆婆……鲜活的在眼前,就算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徐子矜心里还是觉得怪怪的。

“阿姨,我没事,就是有点儿晕。”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这几天,赵红英都快崩溃了。

什么症状都没有,但人就是不醒,她担心得吃不下、睡不好。

人家好好的姑娘到自己家来结婚,最后却弄成这样子……

这三天,赵红英无数次埋怨自己儿子!

可埋怨了没用。

事情已经发生,光埋怨也解决不了问题。

现在好了,人醒了,她可以松口气了。

“饿了吗?”

徐子矜想说不饿,可肚子不争气‘咕噜噜噜噜’一串……

“阿姨,我睡很久了吗?”

听到这称呼,赵红英脸皮抽了抽:“没多久、没多久,就三天!”

三天?

徐子矜愕然:时空竟然是一模一样的!!!

“那麻烦您了,我真有点饿了,想吃阳春面可以吗?”

赵红英一听,开心地说:“可以、可以,我回去做,马上就回来!”

杨家是有公勤人员的。

但是,现在是训练时间,小张回去参加训练了。

赵红英立即起身出去,医生说只要人醒了,就没事了。

她一走,病房里就只有徐子矜一个人了。

她爬了起来,一拐一跳地去了走廊上的公共卫生间。

卫生间洗手台的墙上,有一面八寸长宽的镜子。

此时镜子里有一个人……

我的天!

我的鼻梁骨真的断了吗?

这陆寒洲的胸,会不会是岩石造就的?

鼻骨断了问题不大,空间里有好药,几天就能长好。

徐子矜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脸,那满满的胶原蛋白,比以前的自己更美!

当然,必须忽略那鼻子部位!

——这也是重生的福利?

徐子矜的心情很好:她如今返老还童了,可以去蹦迪了!

此时,徐子矜并没有发现,她的年龄变了、相貌变了、甚至性格也变了!

心底那一点对儿孙的眷恋,已经在慢慢的消失。

打量过自己现在的模样,徐子矜闪身进了空间。

东西很齐全自动分类于十个仓库,吃的用的全都有,她一个人一辈子也用不完。

只是徐子矜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些东西不仅内容超前,甚至包装也超前。

还有她准备的那几百万现金……第六套纸币……现在还没印刷出来,根本不能用!

——哇靠!

——白有钱了!

钱不能拿出去用,东西不能拿出去卖!

徐子矜感觉自己上当了!

可上当了也没办法,她已经回来了,回不到过去了。

算了,东西卖不了,留着自己用行不行!

钱嘛,等十几年后,她就能用了。

说服了自己,徐子矜心情好多了。

回到病房里,同病房的是个中年女子,两天前才住进来的。

她一进来,中年女子便一脸羡慕地看着她道:“妹子,你可真有福气啊!”

“婆婆好、男人又有出息、家世又好,真是个福气人呐!”

听到这话,徐子矜嘴角抽抽:这一世,他们还不是我婆婆、还不是我男人呢。

“大婶,你叫什么?你也是这部队的家属吗?”

大婶呵呵一笑:“我可没这好命哟。”

“妹子,我叫王翠花,就是这医院对面牛头村的。”

“我肾结石,村里人说部队医院的医生水平高,我就来看看。”

“你还别说,村里人真没胡说呢。”

“我才挂两天盐水,这腰就不疼了。”


“行吧,你是自愿的就行。”

“结了婚,就好好过。”

“是!谢谢首长鼓励,请首长放心,寒州保证完成任务!”

“啪”的一声,陆寒洲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一个小时后,徐子矜与陆寒洲从公社民政科出来了。

摸着手中这张奖状似的结婚证,她有点感慨:结两次婚,都是拿张奖状!

走出公社,俩人路过供销社。

徐子矜扭头问道:“家里还缺些什么?要不,我们今天买回去?”

陆寒洲想想:“没什么要买的,这里有的,部队军人服务社也有。”

好吧,徐子矜信了。

毕竟他带着三个孩子呢,家里总不可能家徒四壁吧?

不买东西,徐子矜就不准备进供销社了。

然而陆寒洲却转身进去了。

徐子矜:“……”

——不是说不缺东西吗?又进去做什么!

“同志,买两斤果糖。”

买糖?

徐子矜:“……”

——不是说暂时不举行婚礼,等他有空了回去再办吗?

——不办婚礼,那买糖子干什么?

不等徐子矜问,供销社的售货员已经动手了……

既然已经买了,徐子矜也懒得再问。

反正是假夫妻:他要人带孩子,而她要完成任务。

少管闲事多得福。

很快糖子买好了,两人出了供销社。

路过邮电所的时候,徐子矜说要去打个电话,陆寒洲陪着进去了。

“爸?”

才拨通,电话那边就有人拿起来了,对方的一声‘喂’,触动了徐子矜无限的亲情。

“娇娇?”

是爸爸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徐子矜的眼眶立即湿润了。

“是我,爸,你今天又来大队部了?”

六九年那一战,徐爸刚升副营长。

从死人堆里把自己的营长拖出来时,他的膝盖上早就中了枪。

为了救人,整条腿,后来锯掉了才换回一条命。

回到家乡后,虽然每月有工资拿着,可什么也干不了了。

但他退伍不褪色,主动去生产队上记工分,而且不拿工分。

他是党员、是国家干部,政治思想觉悟高,后来成为了不拿工分的大队书记。

听到女儿的声音,徐爸高兴得不行:“我在家也没事,在大队上还能干些事。”

“虽然现在土地承包了,可是党员干部的思想教育不能松、先锋作用不能丢。”

“娇娇,别说我了,你和胜军婚后的生活很幸福吧?对不起,爸爸没能陪着你。”

亲妈的嫌弃让徐子矜特别依赖自己的爸爸。

这话一落,眼泪直落:“爸……”

“咋了?娇娇,出什么事了?”

‘娇娇’这个小名是徐子矜出生两岁的时候还没有名字,回来休假的爸爸见她长得特别的漂亮、娇小可爱,徐爸张嘴而出的。

他很快察觉到了女儿声音中的异样……

“没、没事。”

爸爸远在千里之外,徐子矜不想让他担心。

可徐爸是谁?

多年的军旅生涯,哪里听不出自己女儿的异样?

“娇娇,是不是胜军委屈你了?”

“如果不开心,就别待那边了,回来,爸养你。”

这就是她的爸爸,永远都站在她这一边!

以前的自己太不听话了。

当时她爸就说,杨家地位会越来越高,而且杨胜军似乎并不喜欢你。

可她非要喜欢、非要嫁……

再也不能让爸担心了。

五十不到的爸爸,已经满头白发。

徐子矜决定先瞒住自己爸爸:“爸,我真没事,今天打电话来就是告诉你:我领证了。”

领证了?

电话那头,徐爸的心落地了。

“那就好、那就好。既然已经领证了,以后就好好过日子。”

“等你和胜军有空了,回来一趟,爸给你们办几桌,热闹热闹。”


“好!”

赵红英的眼眶红了,轻轻拍着怀里小姑娘的后背……

十二岁起参加革命,赵红英这个人是:人正心亦正,知性亦感恩。

儿子的作为让她觉得有愧于恩人。

但婚姻之事,做父母的也干涉不了,除了弥补之外,也做不了什么。

说真心话,赵红英并不埋怨徐子矜,并没有觉得她不懂事。

同为女人,特别是有过相同过往的女人,她特理解徐子矜的所作所为。

当年杨副师长的表妹,也曾给她带来过许多的痛苦。

值得幸运的是,她的男人分得清楚亲情与爱情。

而自己的儿子,似乎还没有遇到爱情。

既然自己的儿子不喜欢人家,那就放手让别人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送走了赵红英,徐子矜打开布包。

看到布包里的钱与票,她心里非常感动。

—大叠崭新的十元钞,至少也有五六十张,还有各种票……

上辈子在嫁人之前,徐子矜过得—直很拮据。

徐家的财政大权在她妈妈手上,而她又是妈妈最不喜欢的人,自然是个穷人。

要不是师范学校包吃住,她会去上别的大学。

读书两年半,杨家接济了她多次,还有就是她爸爸偷偷接济。

拿着包,徐子矜的心很沉重。

这是杨家的歉意。

也是杨家对自己爸爸的交代。

她要不接,前婆婆与前公公心里会不安。

可接了,自己心里又不安。

走进空间,把钱与票放好,徐子矜进了药仓。

她记得,前公公有高血糖的病,后来更是因这病走的。

现在他只是血糖偏高,还没有到尿毒症的地步。

只要好好养着,把糖降下来,以后肯定不会再染上那种病。

徐子矜并不懂医,而且仓库里的药与保健品又太多,她决定过几天空下来慢慢看找。

而此时她并不知道的是,屋外始终有—双眼睛在盯着她……

“小妹,你去哪了?”

眼见徐子矜关上了门,直到赵红英走远,唐欣才从—棵大树后转出来。

看到自家嫂嫂,唐欣表情淡淡:“没去哪,就在外头转了转。”

——唉,那个张大娘,真是太没用了!

好不容易想到—个让徐子矜不好看的办法,没想到根本没用!

还有那个姓赵的,竟然跑过来给她做主?

人家不嫁你儿子,嫁了你儿子的竞争对手,你还对她这么好?

脑子有病吗?

唐欣心里真是恨得不行:“嫂嫂,你说那个姓徐的,怎么会突然嫁给陆营长啊?”

还是这事啊?

古小田摇摇头:“我真不知道,他突然打结婚报告的,整个团里没有人知道原因。”

该死的贱人!

唐欣心里恨恨地骂着:“刚才我看到杨副师长的爱人去了她那。”

啊?

古小田张了张嘴:“知道她去干什么了吗?”

“不知道。”

张大娘被赶走后,两人关上了门,屋里的事唐欣—点也不清楚。

“小妹,既然陆营长已经结婚,你就算了吧。”

唐欣不以为然:“那又如何?”

自己就这么—个小姑子,古小田语重心长地说:“破坏军婚是违法的,可不能让你哥哥知道你有这心思。”

“你知道,他是个很正直的人。”

“如果陆营长没结婚,你追求他,你哥不会说什么。”

“现在完全不—样了,人家已经结婚了,所以你还是放弃吧。”

放弃?

这让她怎么放弃?

是她先爱上的人!

凭什么让给别人!!!

说来说去,就是怪那个姓徐的贱人!

唐欣双目沉沉:姓徐的,我就看你有多大的能耐,到时候别哭就是!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