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精选篇章

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精选篇章

茶叶香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是以徐子矜陆寒洲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茶叶香”,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前世他夫君一直嫌弃她不大度,小气爱计较,可试问那个女子能忍受呢?他照顾他嫂嫂和他侄子比自己的老婆和儿子还来劲,说是因为他哥哥的遗愿。可连亲儿子也说我干嘛这么小气,既然接受不了,为什么还要嫁给他父亲,既然嫁就不能理解一下吗?人家故意抢她的老公,她老公还很配合别人,让她怎么理解?重生回婚礼当天,她不嫁了,愿余生我们不再有瓜葛!不是,我都决定不婚不嫁了,系统还要我去攻略另一位军人,当他夫人……...

主角:徐子矜陆寒洲   更新:2024-07-17 18: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子矜陆寒洲的现代都市小说《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精选篇章》,由网络作家“茶叶香”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是以徐子矜陆寒洲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茶叶香”,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前世他夫君一直嫌弃她不大度,小气爱计较,可试问那个女子能忍受呢?他照顾他嫂嫂和他侄子比自己的老婆和儿子还来劲,说是因为他哥哥的遗愿。可连亲儿子也说我干嘛这么小气,既然接受不了,为什么还要嫁给他父亲,既然嫁就不能理解一下吗?人家故意抢她的老公,她老公还很配合别人,让她怎么理解?重生回婚礼当天,她不嫁了,愿余生我们不再有瓜葛!不是,我都决定不婚不嫁了,系统还要我去攻略另一位军人,当他夫人……...

《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精选篇章》精彩片段


陆寒洲心里已经有想法了,可嘴上却道:“徐同志,婚姻真的不是儿戏,我还是不能答应你。”

“你和杨胜军同志相识多年,千万不要意气用事。”

“有问题解决问题,有矛盾解决矛盾,意气用事你会后悔的!”

后个毛线的悔!

“陆寒洲,我跟你说:我发誓不后悔!行了吗?”

徐子矜瞪着陆寒洲心中很气闷:我的天,难道他真是弯的?

——到了这份上,竟然还不答应,看来我真相了!

——啍,臭男人,你真以为稀罕你?

——这不是没办法么!

——快点答应啊!!!

——陆寒洲,你别不识抬举。

弯?

什么叫弯?

他哪里弯了?

“……”

此时的陆寒洲听到这滴咕声后,一脸震惊:是谁在说话?

——这里没第三个人吧?

见陆寒洲呆头鹅似的,徐子矜更郁闷了。

她一跺脚,仿佛下了决心,恨恨地看着陆寒洲:“好,既然你无情,就别怪我无义!”

“你不肯答应,那你就等着你们领导,找你谈话吧!”

——臭男人,怎么这么难缠?

——白给你一免费保姆、一个挡箭牌都不要,脑子不是有病吧?

——只要一结婚,谁还会知道你不喜欢女人呢?

什么?

他不喜欢女人?

——我不喜欢女人,难道我喜欢男人?

——到底谁在胡说八道?

不对……这是她在说话?

陆寒洲气呆之后又被震呆了!

因为他发现一个秘密:自己只要看着徐子矜的眼睛,就能听到她的心声!

——天啊,这是个什么鬼?

——他竟然能读心!!!

得知这秘密之后,陆寒洲心跳如鼓,顿时眼光闪了闪……

——她说得对,我带着三个孩子,哪个女人会愿意嫁给我?

——白得一个免费的保姆……感觉很不错!

——既然她非要嫁自己,那他就看看:如此费尽心机地嫁给自己,她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想到这,陆寒洲抬起双眼: “徐同志,你确定要嫁给我?”

“没有聘礼、没有三转一响。”

“出身农村,还有三个孩子要养,你真愿意嫁给这样的我?”

——这男人怎么这么多的废话?我要是能不嫁,会嫁吗?

——这不是被逼的嘛!

徐子矜吐血了:“当然,要我写下来吗?”

啥?

真的是被逼?

是谁逼她嫁给自己的?

听到这话,陆寒洲眉心拧得更紧了:她是哪个组织的?

——她这么想急切的嫁入部队,到底抱着什么样的目的?

现在的敌特真厉害,连N师这样的地方,他们都敢钻进来!

行!

想进来是吧?

我让你知道钻进来的后果!

——不把你们一网打尽,我就不叫陆寒洲!

徐子矜可不知道自己被人怀疑成了特务……不嫁是不可能的!

见陆寒洲又不开口了,她真恼了:“喂,说话呀,干嘛老发呆啊?”

“人家说你是兵王,这就是兵王的反应?”

“陆寒洲,我是真不在乎你的条件,要不要我写下来啊?”

这话让陆寒洲心中的怀疑加重了。

他决定先把人锁在身边:他听得到她的心声!

——他倒要看看这个女特务,到底想干什么、她的组织又在哪里!

——等他摸清了她的组织,就把他们一网打尽,全部送进监狱。

“你能对孩子好,不虐待、不嫌弃、不欺辱孩子吗?”

说什么废话呢!

虐待孩子、嫌弃孩子、欺辱孩子,那还是人吗?

这点,徐子矜是真做得到的。

“我对天起誓:如果我虐待、嫌弃、欺辱孩子,就让我这辈子不得善终,不得好死!”

“怎么样?这下行了吧!”

看来,真有问题!

这种誓都发得出来,而且问题还不小!

陆寒洲眼中那一抹怀疑迅速闪过:“行,我这就去打结婚报告,希望领导明天就能批下来!”

啊?

这下轮到徐子矜呆了。

——刚才不是死活都不肯么,现在就这么急?

——这男人……脑子有病?

听到她吐槽的陆寒洲吐血了……明明是你逼着嫁给我的,却说我有病?

——女人……真是不可理喻的动物!

要不是得把这人的目的搞清楚,这婚陆寒洲就反悔了。

很快,师里就传出陆寒洲要结婚的消息,而且还是跟杨胜军的未婚妻结婚!

陆寒洲将与杨胜军未婚妻结婚的消息,如洪水般传了出去。

瞬间整个师部与二团一片哗然……

“杨胜军的未婚妻要嫁陆寒洲?胡说八道,这怎么可能?”

“你爱信不信,结婚报告都批好了!”

“天啊,这是出了什么鬼啊?这怎么可能?两人是很好的战友,这婚要是结了……”

——这婚要是结了,会很尴尬吧?

“我哪知道?你得去问当事人!”

众人都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就连师长夫人都想八卦一下。

师长刚从办公室出来,就碰上了自己的爱人。

刘翠霞一把抓住他:“老张,小陆的事是真的还是假的?”

张师长心情不是太好:这两人,可全是他的爱将!

临时换新郎,这真有点尴尬!

“当然是真的,这还能有假?”

刘翠霞脸皮抽抽:“你了解了一下吗?到底是什么原因,这两人凑一块了?”

张师长一瞪眼:“怎么没了解?可那小子说,他们合适。”

“合适个屁!”

不不不!

刘翠霞立即道:“合适倒是真的,虽说那小徐家在农村,却是中专毕业。”

“只是……不知道杨家那边会怎么想。”

“什么怎么想?杨小四这小子,本来就不想结这个婚。”

对杨家的事,对杨胜军,张师长自然是了解得很。

听了这话,刘翠霞倒说了一句真心话:“小徐这姑娘也是个有性子的人,倒是看得清楚。”

“小杨虽然人不错,只是有个王露母子夹在中间,以后日子很难舒心。”

张师长不以为然:“嫂子是嫂子,妻子是妻子,这一样吗?”

不一样?

可就怕有的人搞不清自己的身份啊!

刘翠霞是个女人,她比张师长想得深,王露与杨家兄弟一起长大……这感情可不是一般!

而那个小徐……杨胜军并不喜欢,不嫁……是明智的选择。

要是她,也不嫁!

小说《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心情大好,徐子矜从空间找出一包奶咖,泡上一杯悠闲地喝了起来。

空间拿出来的懒人椅,坐着真舒服。

屁股一落,整个人都陷了进去。

书也是空间的。

《如何做一个优雅的女人》,这本书写得真好,全是人家作者的成功经验之谈。

徐子矜认为自己上辈子就是没活得明白,所以才会过得那么糟糕。

这辈子,她决定做个人间清醒的第一人,不再因为一些俗事而闹心。

他们俩要结婚的消息传得很快。

不过,王露可以说是最后才知道徐子矜要嫁陆寒洲的人。

因为,她昨天上晚班,今天上午十点半才交接班。

十一点,她回到家了。

哪知才进门,客厅里就传出了自己婆婆的声音……

“老杨,终究是我没把孩子教养好,让你不好做人了,对不起啊。”

杨副师长也是听到这消息跑回来的。

听闻自己家属已经去做过思想工作了,他知道自己再去,恐怕也没用处了。

“唉,怪不得你的。”

“孩子大了,他们有自己的想法,当父母的也不能左右他们。”

“不过你说得对,就是太可惜了。”

“娇娇这孩子啊,真的很优秀啊。”

“又乖巧又勤快,性格又好、文化又高,而且还能干,能娶到这种儿媳妇,是我们杨家的福气。”

“我是真舍不得这门好亲事啊。”

“这样吧,一会军儿就回来了,让他再去一趟,看能不能劝劝。”

行吧,做最后一次努力。

实在不行,就是杨家没福气了。

要说赵红英对徐子矜的印象,那真是好得没话说。

就算她悔婚,赵红英也没想过责怪她。

门外,王露停下了脚步,眼中闪着惊喜:徐子矜悔婚了?

不仅不嫁杨胜军,而且还要嫁给陆寒洲?

我的天!

——我的天啊,这是老天在眷顾她了么?

知道这消息后,王露全身都在颤抖。

她不管徐子矜嫁给谁,只要她不嫁杨胜军就行。

——太好了、太好了!

眼珠子转了转,王露激动的、悄悄的退回了门外……

徐子矜没空去管别人想什么,看书正看得入迷之时,门响了。

她立即把东西移进了空间,然后走过去开门。

“你就是徐子矜?”

看着一脸气势汹汹的李思佳,徐子矜淡定地点点头:“是我,你是?”

——现在的自己,可不认识这个人,她得装!

“你不要管我是谁!”

李思佳恨得不行:“你不许嫁给陆寒洲,他是我的!”

呵呵。

徐子矜笑了,这姑娘啊,真的很直白,也……很有勇气!

比之当年的自己,勇敢多了!

嗐!

这是个什么事儿!

“既然他是你的,为什么你们一直没结婚?”

“你就是李思佳同志吧?”

“李同志,是不是杨文静告诉你,我住这里?”

李思佳已经是无路可走了,刚才杨文静跑去告诉她,只要这女人不嫁陆寒洲,总有一天陆寒洲会娶她。

她说得对!

只要他不结婚,自己就还会有一丝希望……

“你不要管是谁告诉我的,反正我不许你与陆寒洲结婚!”

“否则……”

又来了!

又来一个威胁她的人了!

徐子矜不喜欢这种感觉,顿时她眉一挑:“否则怎么样?杀了我吗?”

杀人,李思佳可不敢。

“否则……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真是威胁人都没有一点新意!

徐子矜表情淡淡地说道:“李思佳同志,陆寒洲有多优秀,你肯定比我清楚。”

“这么优秀的男同志,你说让我不嫁,我就不嫁了?”

“对不起,你的要求,我恐怕满足不了。”

“如果我对你说,你不许再喜欢陆寒洲,你做得到吗?”

“凭什么!”

李思佳想也不想就喊了出来……

徐子矜摊摊双手:“这就对了!你做不到,我同样也做不到!”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你应该是明白的。”

李思佳气得要死:“可你不爱他,凭什么嫁给他?”

爱?

姑娘啊,你真是天真!

“你爱他,那他爱你吗?”

“还有,这世间做夫妻的,又有多少对是因为相爱而结婚的?”

看着这哭得伤心的姑娘,徐子矜还是有点于心不忍了,声音放柔了许多。

“李同志,婚姻中,相爱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合适!”

“或许你很爱陆寒洲,可他应该是不爱你。”

“如果爱你,他肯定不会跟我结婚的,我们结婚是各有所需,对不起,我不能成全你了。”

是的,寒洲哥哥不爱她!

如果他爱她,怎么会跟别的女人结婚?

李思佳哭着跑了,此时的她心里充满了恨,恨陆寒洲、恨徐子矜、恨杨文静!

如果杨文静不怂恿她来这里,自己就不会受到这样的侮辱。

——徐子矜、陆寒洲、杨文静,我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

唉!

拆人姻缘真是要不得。

可上辈子陆寒洲并没有娶李思佳,想来他是真的不爱她!

心里得到一些安慰,徐子矜准备继续看书。

只是才坐下,门又响了……

杨胜军会来找自己,徐子矜是想到的,所以看到他后,她是一点也不惊讶。

打开门,她把人让了进来。

然后指了指房间里唯一的一把椅子:“坐吧。”

杨胜军表情淡淡地摇了摇头:“不坐了,就是有几句话想问你。”

“说吧。”

杨胜军咽了口口水才开口:“那天的事,我知道对你来说不公平。”

公平?

听到这两个字,徐子矜觉得挺好笑。

“杨同志,看来在你的心中,把我和你的嫂嫂放在一个天平上,对吧?”

“要不然,你也不会说出公平二字。”

杨胜军一听,感觉有点不好:“徐同志,我知道你的意思。”

“只是,那是我嫂嫂,亲嫂嫂。”

“自从她成为我嫂嫂的那一天起,在我的心里,她就是我的亲人、我的长辈!”

“我是人,而且还是军人,不是禽兽。”

“于她,我是亲弟弟的关怀,于你,我们则是夫妻之情,是不一样的。”

是的,是不一样的。

徐子矜知道,杨胜军的人品是绝对没有任何问题的,对王露真的也仅仅是叔嫂之情。

可问题是,就是这种亲人的感情,却总是胜过他们的夫妻感情。

每一次他的嫂嫂有困难时,他总是全力以赴。

就算是这困难与她这当妻子的困难相撞之时,他也总是以嫂嫂为先。

给她让路。

让了一辈子了,徐子矜不想再忍让下去。

她不是天使。

就是天使也会累。

就更别说那王露总是在她面前面露得意与挑衅……想到过去,徐子矜的心就揪成了一团……

小说《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对了!

徐子矜突然一拍脑袋:我得赶紧弄一辆车子……什么车……最先进的猎豹吧!

普通的小车也去4S店下一单!

空间足够大!

只可惜买不到坦克、导弹和最先进的枪支,否则她要改变这个世界。

等等!

网上买得到警棍!

她回去是有钱人,到时候得提防别人算计!

点开某淘,徐子矜点点点……一千万又出去了!

查查账,一个亿加上她以前的七百万,还有三千万左右。

买!

过去不是缺吃少穿吗?

钱留多了也没什么用处。

自己那套房子赠与儿子,再给他留五百万,算是全了母子之情吧!

整整三天,徐子矜的空间已经堆了三分之二的物资了。

吃的、用的、穿的,还有药物、现金,真当是琳琅满目!

最后,手里钱不多了。

为了防止某一天突然离开,她给自己儿子打了电话。

“儿子,晚上过来我这里一趟,我准备来个环球游,一会就出门了。”

“出门在外,谁也不能保证安全。”

“房子我写了赠与书,我银行卡的副卡放在桌上。”

“到时候你过来收好,万一有什么意外,也不至于添麻烦,密码是我的生日!”

杨琰一听自己妈妈这犹如交代遗嘱的话,立即吓晕了!

他记得很清楚,妈妈前两天刚闹着与爸离婚,现在突然要去什么环球旅行?

她这是……

“爸,你在不?”

杨胜军年纪也不小了,马上要从岗位上退下来了。

“怎么了?”

儿子的电话,他不会不接。

“爸,妈她也不知道又在闹什么,她……”

“她怎么了?”

杨胜军急了。

虽然妻子要离婚,但是目前还是他老婆。

对他来说,一个本本而已,有没有都一样。

他们两人就算离了婚,也离不了几十年的感情。

他知道,这辈子是他欠了自己妻子的。

可谁让他当初答应了自己大哥呢?

是男人,就得守承诺。

如今大家都好过了,年纪也大了,他肩上的担子也快要放下。

余生就好好弥补她吧!

听完儿子的话,杨胜军拿起衣服立即往外跑……

“妈妈、妈妈!”

“子矜,开门!”

房间里,正在休息的徐子矜,耳边传来声声呼唤……

“娇娇,你醒醒呀!”

“你这样睡下去,让我怎么向你父母交代啊?”

“孩子,是我们对不起你,只要你醒来,一切你说了算!”

她这是回到了八十年代吗?

徐子矜眼光闪了闪:“阿……姨……我这是怎么了!”

听到这一声,精疲力尽的赵红英瞬间激动万分!

曹医生明明说会马上醒的,可整整三天,她都没醒!

“娇娇,你醒了?”

“孩子,可把我给吓死了!你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我哪哪都舒服!

看到死了好些年的婆婆……鲜活的在眼前,就算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徐子矜心里还是觉得怪怪的。

“阿姨,我没事,就是有点儿晕。”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啊!

这几天,赵红英都快崩溃了。

什么症状都没有,但人就是不醒,她担心得吃不下、睡不好。

人家好好的姑娘到自己家来结婚,最后却弄成这样子……

这三天,赵红英无数次埋怨自己儿子!

可埋怨了没用。

事情已经发生,光埋怨也解决不了问题。

现在好了,人醒了,她可以松口气了。

“饿了吗?”

徐子矜想说不饿,可肚子不争气‘咕噜噜噜噜’一串……

“阿姨,我睡很久了吗?”

听到这称呼,赵红英脸皮抽了抽:“没多久、没多久,就三天!”

三天?

徐子矜愕然:时空竟然是一模一样的!!!

“那麻烦您了,我真有点饿了,想吃阳春面可以吗?”

赵红英一听,开心地说:“可以、可以,我回去做,马上就回来!”

杨家是有公勤人员的。

但是,现在是训练时间,小张回去参加训练了。

赵红英立即起身出去,医生说只要人醒了,就没事了。

她一走,病房里就只有徐子矜一个人了。

她爬了起来,一拐一跳地去了走廊上的公共卫生间。

卫生间洗手台的墙上,有一面八寸长宽的镜子。

此时镜子里有一个人……

我的天!

我的鼻梁骨真的断了吗?

这杨胜军的胸,会不会是岩石造就的?

鼻骨断了问题不大,空间里有好药,几天就能长好。

徐子矜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脸,那满满的胶原蛋白,比以前的自己更美!

当然,必须忽略那鼻子部位!

——这也是重生的福利?

徐子矜的心情很好:她如今返老还童了,可以去蹦迪了!

此时,徐子矜并没有发现,她的年龄变了、相貌变了、甚至性格也变了!

心底那一点对儿孙的眷恋,已经在慢慢的消失。

打量过自己现在的模样,徐子矜闪身进了空间。

东西很齐全自动分类于十个仓库,吃的用的全都有,她一个人一辈子也用不完。

只是徐子矜发现了一个问题:这些东西不仅内容超前,甚至包装也超前。

还有她准备的那几百万现金……第六套纸币……现在还没印刷出来,根本不能用!

——哇靠!

——白有钱了!

钱不能拿出去用,东西不能拿出去卖!

徐子矜感觉自己上当了!

可上当了也没办法,她已经回来了,回不到过去了。

算了,东西卖不了,留着自己用行不行!

钱嘛,等十几年后,她就能用了。

说服了自己,徐子矜心情好多了。

回到病房里,同病房的是个中年女子,两天前才住进来的。

她一进来,中年女子便一脸羡慕地看着她道:“妹子,你可真有福气啊!”

“婆婆好、男人又有出息、家世又好,真是个福气人呐!”

听到这话,徐子矜嘴角抽抽:这一世,他们还不是我婆婆、还不是我男人呢。

“大婶,你叫什么?你也是这部队的家属吗?”

大婶呵呵一笑:“我可没这好命哟。”

“妹子,我叫王翠花,就是这医院对面牛头村的。”

“我肾结石,村里人说部队医院的医生水平高,我就来看看。”

“你还别说,村里人真没胡说呢。”

“我才挂两天盐水,这腰就不疼了。”

小说《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对,他是答应了的。

这一点,杨胜军必须承认。

父母只是希望他同意娶徐子矜,也并没有拿什么恩义孝道来压迫自己。

的的确确,是他点了头的。

他并没有喜欢上任何人,既然如此,那就让父母开心好了。

“妈,我一会跟徐同志道歉。”

“还叫徐同志?”

杨胜军脸皮一抽:“一会我跟子矜道歉。”

好吧。

儿子能软下来,赵红英也准备退一步,倔下去,只会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老杨,你不是要去院长办公室吗?”

“赶紧去吧,一会给娇娇送点吃的来。”

“嗯。”

杨副师长转身走了,母子俩也进了病房。

今日医院人不多,病房三张床,只有徐子矜一个人。

“妈,她怎么样了?还没醒吗?”

赵红英一脸担心的看着床上娇小的姑娘,摇摇头:“没呢。”

“除了鼻梁骨撞断了之外,医生怀疑有可能引起了轻微脑震荡。”

断鼻梁?

脑震荡?

杨胜军傻了眼:陆寒洲那胸膛有这么硬吗?

他拧拧眉:“医生有说怎么办吗?”

赵红英摇摇头:“鼻子这边也不好固定,只能慢慢养,等它长回去。”

“至于是否有脑震荡、情况严重不严重,医生说先观察一下。”

“两小时后,他们会送去再做一次检查。”

看着床上紧闭双眼的小脸,杨胜军才第一次发现徐子矜的美……

——瓜子脸、柳叶眉、肤色如玉、睫毛如羽。

如果忽略那高高肿起的鼻子,可以说整个Q省都难找出几个这样漂亮的女人来!

只可惜……只可惜心胸太小……

他的妻子……可以不漂亮,但必须心胸宽广!

如果她真的要计较,这婚怕是真的不能结了!

当然,她能不计较,他也会对她负责、也会与她好好的过日子。

就在杨胜军打量昏迷中的徐子矜时,她又回到了几十年后……

“你是谁呀?我真的不认识你!你说这么多,我听不懂!”

刚从饭店出来,她就被眼前的老婆婆给拦住了,非说让她答应自愿回到过去。

回去干什么?

辛辛苦苦几十年,她已身疲心累,再回去品尝一世心苦?

身苦不是真的苦,心苦才是真正苦!

她才不要回去!

然而……

老婆婆一脸严肃地看着她:“妹子,你别装,我知道你听得懂。”

“我与你说,你不想回去也得回去,这是天命!”

“你不回去,我历练失败不说,你的儿子、孙子孙女,以及你所有的家人都会遭受厄运!”

“只要你答应主动回到过去,重新选择你的人生,我送你一个空间。”

徐子矜:“……”

老婆婆见她还是不开口,又加大了筹码。

“再送一个亿的金钱,让你开开心心重过一世!如何?”

徐子矜知道什么是空间。

因为四十岁之后,她几乎都是用小说来充实人生!

到了这把年纪,她什么都不想争了!

王露要这个男人,送她就是了。

现在的她名利双收、银行存款用不完。

可以想去哪就去哪,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而过去过得太苦,想吃的没有、想去哪不方便。

自己一生中最幸福的人生马上就开始了。

可她还没有享受,却要让她回到那个落后的年代?

她不想!

可是,她是一位母亲、一个祖母。

虽然儿子与她不贴心,但她却不忍心让他们受到一丁点的影响!

“你能保证他们全部无事?”

老婆婆手指苍天:“这是一个平行世界,你只要回去了,他们绝不会受到任何影响。”

“我向天起誓!”

看来,除了答应,别无选择。

徐子矜同意了:“我信你!空间吃的呢?钱呢?”

老婆婆一听,老泪纵横:“谢谢你,孩子!这个,你拿着。”

“找个无人的地方,滴三滴血在这块玉的孔中。”

“空间开启后,只要心里念‘进’与‘出’,你就可以进去和出来,也可以把东西放进去移出来。”

有这么神奇吗?

徐子矜很多年都没有激动过了。

看着手中的玉与卡,问道:“密码呢?”

“你身份证的最后六位。”

“这空间有保质功能,放进去的东西永远如刚摘下来一样!”

果然是为她而准备的。

徐子矜知道,她真是不答应回去,也会被强行送回去!

既然这样,不如好好准备一下,开心回去!

反正,这世界她也没有多留恋。

孩子也大了,哥哥姐姐都有自己的生活,父母也不在了。

徐子矜回头想问老婆婆,她什么时候必须走。

可一扭头,身边哪还有人?

这下,她急了!

把卡一绑定,用手机叫了个车,徐子矜立即进了大卖场……

唐姆大超市是市里最大的超市,这里应有尽有!

一楼食品区。

粮、油、调料、酒、肉类、牛奶、饮料、面包、糖果。

二楼电器、日化用品。

三楼衣服、棉被、鞋子。

地下一楼,各色小商品、面料!

“这里吃的用的东西,我全要!”

导购员:“……”

——这个人不是在开玩笑吧?

见导购员发呆,徐子矜急了:“你站着干什么?”

“快点呀,我们村里办大喜事,你这点我还不够呢!”

——我时间不多啊,你给我快点!

导购员终于回过神来,不过神情还是呆呆的:“哦哦哦哦、好好好,我带你去团购室下单。”

团购室?

徐子矜双眼一亮:“有团购价吗?”

“有有有,可以打8折!”

那太棒了!

徐子矜立即跟导购去了团购室……

半天之后,十辆载满各色货物的大货车出发了。

一个小时后,大货车到达了徐子矜指定的地点。

看着这满车满车的货物,徐子矜心定了!

“东西卸在这仓库里,分类放整齐就行了。”

“好嘞!”

虽然整个大卖场被搬空,但是今天狠赚了一笔。

这会来送货的,正是大卖场的总经理。

听到吩咐,他的声音高兴得起飞了。

“收到!大姐放心,保证不会给你乱放!”

不会就好。

一会药品、粮种、化肥、各种农药到了,还得腾出仓库来放呢!

不知道哪天会回去,她得抓紧!

小说《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你是谁家的?你父母没有教你怎么尊敬老人家吗?”

呵呵呵呵……这老东西,竟然说她的父母?

她妈是对她不好,但毕竟生了她。

徐子矜双眸涌上冷气:“我父母自然教育过,只是象你这种为老不尊的老家伙,根本就不配受到尊敬。”

“怎么?看我年轻好欺负?”

“大娘,你想太多了!”

“想要钱,还是去打劫好了,我这里,你别做梦!”

“滚!”

可恶!

这贱丫头看起来娇娇弱弱的,竟然这般牙尖嘴利!

张大娘因为儿子有出息,在老家的村子里猖狂惯了。

到了部队后,儿媳妇又不是她的对手,性格并没有改变。

只不过她儿子再三叮嘱,这里是部队,不是乡下农村,不要惹事,她才不敢放肆。

团首长的家属院与营干楼又不在—块,她的坏人名声倒没有传过来。

再者,这老太太精明得很。

团首长家属院的家属,要么官比她儿子的大,要么人家家世比她好。

来了部队两年,大家都觉得老太太成天笑嘻嘻的,人不错。

谁也不知道这老太太就是—个欺软怕硬、看客下菜的人。

今天她敢找过来,—是听说徐子矜不仅得罪了杨家,而且还是强嫁给陆营长的乡下姑娘。

陆营长有把柄在她手上,不得不娶。

二是因为钱。

钱壮恶人胆,就是这个道理。

徐子矜的话—落,她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手—举:“你爹娘不教是吧?他们不教我来……”

“你要干什么!!!”

赵红英才到门口,就见张大娘举手想打徐子矜,她顿时怒喝了—声……

这声音太大,吓得张大娘浑身—抖:“赵同……”

赵红英没理她,直接挡在了徐子矜面前,脸色沉沉。

“张大娘,你闯进别人家来欺负人,是土匪吗?”

“我家娇娇做错了什么,要受你欺负?”

张大娘这人狂是狂,但人很精。

来部队两年,她已经把部队的领导和领导家属摸得—清二楚……

师首长院与团首长院,仅—墙之隔。

赵红英是谁,她当然清楚。

“我我……不不不……赵同志,不不是……”

然而,赵红英根本不听她的话:“别跟我狡辩,我亲眼所见,难道还会看错?”

“娇娇你来说,什么也别怕。”

“有干妈和干爸在,谁也不能欺负你!”

干妈、干爸?

这话让张大娘听得心中大惊:不会吧?

——这杨家……把逃婚的儿媳妇变成了干闺女了?

——天啊,谁能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看着张大娘惨白的老脸,徐子矜可是—点也没有隐瞒、—五—十全说了。

最后还加了—句:“我若不给,她说要打到我做恶梦。”

“我没有!”

张大娘又气又急……

赵红英冷冷地看向她:“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

“要不是我来得及时,你的巴掌就落在娇娇的脸上了。”

“张大娘,我不会与你争,我会让老杨找你儿子谈。”

“你走吧!以后若是再敢欺负我家娇娇,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受欺负的滋味!”

张大娘灰溜溜地走了,徐子矜抱着赵红英的胳膊问:“阿姨,您怎么过来了?”

赵红英看看干净的屋子,再看徐子矜这—身打扮,便知道她在干什么。

“外面的衣服都是你洗的?”

徐子矜笑呵呵地把赵红英拉到旧沙发上坐下:“嗯,孩子多,家里没个女人,根本就不像个家。”

“既然嫁了,就得好好过。”

也是,陆寒洲是—营之长,天天在外头训练、出任务,想每天都收拾好家里很难。

三个孩子又都是狗都嫌的年纪,衣服每天换都还是—身脏。

马甲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现代言情、宠妻、甜宠、佚名现代言情、宠妻、甜宠、小说《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茶叶香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目前已写632694字,小说最新章节第303章 有人来探班,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现代言情、宠妻、甜宠、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书友评价

竟然把我的评论拉黑了???

看看评论区好评和差评的点赞频率就知道这个文评论多水了,也就知道这个文多离谱了!

很喜欢这个女主,也羡慕她的生活。 对她不好的人直接怼,对她好的人,稀缺物品直接送送送。

热门章节

第069章 有人如临大敌

第070章 鼻子又被撞了

第071章 没睡好让人给误会了

第072章 第一节课就是公开教学课?

第073章 这个下马威很有力!

作品试读


赵红英真不知道眼前这乖巧的孩子,为什么要跳进这么—个大火炕里来。

不过她知道,是自己家辜负了恩人。

“娇娇,做不成婆媳,我也不想跟你成为陌生人。”

“你说了愿意给我当干女儿的,你伯伯让我来问问,是真心的吗?”

前婆婆与前公公对自己是真的好。

这点,也是上辈子徐子矜在他们还活着前,不离婚的原因之—。

她与她们,这辈子没有婆媳缘分。

虽然现在的她,并不是谁都能欺负得了的人。

但认这么—对亲人,徐子矜是愿意的。

刚才张大娘举手的时候,要不是她已经瞥到了赵红英的身影,她老早叫那老婆子吃个哑巴亏了。

“阿姨,您来是为了这事吗?”

赵红英在徐子矜的手背上轻轻拍了几下:“这也是—件,还有就是我放心不下你,所以过来看看。”

“好在我来了,要不然今天你就得吃亏了!”

她吃亏?

那是不可能的!

“阿姨,刚才那老婆子的脸色真好看!哈哈哈,你—句话就让她那老脸变了色!”

对付这种恶婆子,她要客气什么?

动手,可不是她这种人要做的事!

见身边的小姑娘开心,赵红英的心情也非常不错。

于是她旧话重提……

“娇娇,我们没有婆媳缘分我不强求。”

“但你说过给我们当干女儿的话,作数的吧?”

对前公公前婆婆,徐子矜心中是感谢的。

两个儿媳妇,都是他们选的,而且都很优秀。

所以说手心是肉,手背也是肉。

许许多多的时候,他们也很为难。

特别是面对王露这朵绿茶,再加上—个小女儿的挑拨,他们根本招架不住。

最后自己的日子过得那么糟心,绝大部分是自己的问题。

徐子矜不是圣母。

只是重活了—世,看得比上辈子清楚了而已。

执着于单爱的女人,真的又可恨又可怜。

面对赵红英的—再示好,她心中那些膈应,淡了许多。

“阿姨,当然作数。只要您和伯伯不嫌弃我,那是我的福分!”

“这事—会再说,我先倒杯茶给你喝,是我爸爸亲手炒的。”

徐家虽然在乡下,但也是江南之地。

而且这茶叶的做法,学习了龙井茶的做法,嫩芽尖儿炒出来的茶特别香。

每年,都会给战友寄两斤过来。

“真心的吗?”

徐子矜立即点头:“当然是真心的,能给你们当干闺女,是我的福气。”

“那就好!”

赵红英脸上露出了笑容,等茶来后……

“既然你是真心的,那这杯茶,干妈就当是你的敬亲茶了!”

“娇娇,这是干爸干妈的认亲礼,你收着。”

手中—沉,—个厚厚的布包塞在了徐子矜的手里……

“干妈,这不行,这个我不能收。”

赵红英擦擦眼睛:“别拒绝,你听我说。”

“今天你结婚,父母又不在身边,就当这是我们做干爸干妈的—点心意。”

“你知道的,干妈全家人都有工作,而且我和你干爸的工资还高。”

“我也不知道买些什么给你,你拿着自己去添置吧。”

“你收下,我才开心。”

“以后,要多来家里走动。”

杯中茶—饮而尽,赵红英起身准备走了。

徐子矜没把布包还给她,她并不是看重这点钱,空间的物资无数,她—辈子也用不完。

她知道,这是—份心意、—份歉意。

她要不收了,自己这个前婆婆心里倒不会安宁了。

收下能让她心安,何乐而不为?

将来找机会还她的情就好了。

见赵红英要走了,徐子矜抱着她说了—句:“干妈,下辈子我给你当亲生女儿。”

小说《军婚甜蜜蜜,兵王他不撒手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不想再回到过去过那种憋屈的日子,曾经的爱也早在争执与冷战中,磨灭了。

抬头,徐子矜一脸认真地看着杨胜军问了一句:“你爱我吗?杨胜军,你爱我吗?”

突来一句,杨胜军呆掉了……

徐子矜并不需要杨胜军的回答,因为她早知道结果。

如果有爱,上辈子她不会这么不幸。

轻轻笑了一下,她长舒一口气:“你不用找任何理由来解释,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并没有爱上我。”

“如果爱我,你不会躲着我。”

“如果爱我,不会在人生最重要的婚礼上抛下我。”

“这么问你,我只是想让你问问自己的内心。”

“爱有两种。”

“一种是一见钟情,一种是日久生情。”

“你读这么多的书,应该知道什么叫爱情。”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朝思暮想,难舍难分。”

“你对我,有这种感觉在吗?”

“你没有对不对?”

“呵呵。”

徐子矜继续笑着,她真的已经不爱了。

不爱了,心就不痛了。

“杨胜军,没有爱,结了婚也不会幸福的。”

“你之所以愿意和我结婚,一来是因为责任,因为你答应了婚事。”

“二来你是为了代替你父亲报恩,这是你为人子女的孝顺。”

“真心话:你真的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男人。”

“有责任心、有孝心、有上进心,而且还是一个有名的兵王,这世间许多人都比不上你。”

“可是,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

“我是个小女人,我要的,是一个男人全心全意的爱。”

“我要的是我男人对我无底线的宠溺。”

“我要的,在我的男人心中,我永远第一,就算天要塌,他也会先替我顶着。”

“可你不能,对吗?”

对,他不能。

杨胜军不懂爱情是什么,但是他知道他是真的做不到这些。

他有父母、他有侄儿——他哥哥的遗孤,还有孤单一人的寡嫂……他做不到这一切。

只是,他突然发现眼前的女子闪着光。

跟以往像只野兽似的盯着自己……感觉不同了!

她的眼睛……真漂亮!

她的五官……好精致!

突然间,杨胜军有点想留下眼前人的念头了。

“可陆寒洲也不爱你,你为什么要嫁给他?”

“徐同志,婚姻不是儿戏,你还是多考虑考虑吧。”

“我这个人虽然没有别的优点,但我有责任心,而且我爸妈也喜欢你。”

“嫁给我,你不用担心婆媳问题。”

责任心?

徐子矜想:就因为你那该死的责任心,让我不幸了一辈子!

——杨胜军,你知道吗?我最讨厌的就是你的这种责任心!

“还有什么原因?就因为我也不爱他!”

“没有爱,就没有伤害。”

“没有期待,就没有负债。”

“我嫁他,纯粹就是要嫁个人,免得有人指指点点,说我嫁不出去。”

“也省得我的父母,替我担心。”

“而我,曾经是那么深深地爱着你,你一个转身,已让我心碎。”

“可未来的日子里,你还会有无数个那样的转身。”

“杨胜军同志,你是个好男人,但你绝不会是一位好丈夫。”

“将来的你,会因为你的嫂嫂而无数次转身。”

“我只有一颗心,没有那么多次好碎。”

“你不爱我,所以转身时不会考虑到我的心会不会碎。”

“以后我们就当陌路人吧,以前的一切你就把它忘了!”

“以后你按你的方式去过人生,我按我的方式去过人生。”

“这样,就是老了,我们也不会后悔。”

话说到了这份上,杨胜军也不勉强了。

毕竟,他真的没有那种她说的感觉,更做不到她想要的一切。

“那就祝你幸福。”

闻言,徐子矜笑眯眯地伸出了手:“谢谢,借你吉言:我会的,我一定会活成这大院里最幸福的女人。”


“也祝你幸福,祝你早日找到一个、你愿意为她放弃原则的人。”

杨胜军知道自己有自己的责任,他做不到她所说的那一切。

只是这脸上如花的笑容,看得他很不舒服。

没伸手,他转身走了。

赵红英听闻这婚真结不成了,心里有一种说不不出的失落,不知为什么,她发现自己就是喜欢那个孩子。

可是,她又做不了什么。

“军儿……”

看着从屋里出来的儿子,赵红英心情复杂地叫了一声。

“妈,你也听到了,她心意已决。”

“你可以……”

没等自己妈妈说完,杨胜军立即打断了她的话:“妈,我不可以骗人。”

“我答应了哥哥,就一定要信守承诺。”

“这一生,我会替哥哥照顾好她们母子俩!”

儿子如此坚决,赵红英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军儿,难道你……”

“妈!我不是,王露永远都是我的嫂嫂!”

杨胜军迅速打断了自己妈妈的话,眼中带着真诚:“就算她不再嫁人,也只能是我的嫂嫂!”

闻言,赵红英心中松了口气。

王露这个儿媳妇没什么不好的。

但是嫂嫁叔……真的不好……而且这个儿子比大儿子更优秀!

他应该配个更好的女人!

“军儿,子矜真的很优秀,以后你很难找到这么优秀的人了,你真的不再想想吗?”

是的,徐子矜很优秀,这点杨胜军承认。

特别是刚才,她说话的时候,更是闪闪发亮。

聪明,漂亮,有文化,拿得起放得下。

如果她能够大度,他们一定会过得好。

可是……她太在意他身上的责任了!

人生在世,有可为,有不可为。

杨胜军认为:他的责任是必须为!

“妈,只能说我们无缘吧。”

是真的无缘吗?

赵红英知道当然不是。

她想说徐子矜心眼太小,容不下一个寡嫂。

但同为女人,她更清楚,换作是自己,恐怕也容不下!

——唉,她儿子无福啊!

——希望他不会后悔就好。

次日,陆寒洲就准备与徐子矜去登记。

这速度,让张师长都感到纳闷,他打电话特地把陆寒洲叫了过去:“小陆,你真的是自愿与徐同志结婚的?”

“必须说实话,不许骗我。”

当然不是!

陆寒洲想:既然敌人选择了他,如果他不做出牺牲,万一让那女特务嫁给了别人,得出大事!

他能读她的心,别人不一定能。

只能骗首长一次了……以后,他会理解的……

“首长请放心,我是自愿的。”

“是我把她给撞伤了,应该负起这个责任。”

“再者,我家里也需要一个女人。”

“她跟我保证了:如果虐待孩子,可以马上离婚。”

这哪是娶媳妇,这是找保姆啊!

张师长很心疼这位手下,也是亲眼看到他一步步的成长。

这可是根好苗子,他舍不得被毁了。

“实在不行,把孩子们送去福利院吧,他们是英雄的后代。”

既然决定了,陆寒洲就不会改变。

而且,他不想打草惊蛇!

“不,如果能送,当初我就送了。”

“三个孩子的爸爸是跟着我一起出任务的,我没能把他们的爸爸带回来,我内疚!”

“首长,您放心,我一定会把日子过好,也不会影响工作的。”

唉!

谁能保证带出去的人都能带回来?

哪次任务不是在生死线上徘徊?

张师长的心很沉。

到了他这个位置,出过的任务不计其数,倒在身边的战友更是不计其数。

他理解陆寒洲。

工作上他倒不担心,眼前这个年轻人,可不是会懈怠工作的人。

一下子,张师长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男人,当然需要女人才会完整。

家也需要女人,才会像个家。

可他们不是—般的男人,他们是军人!

是国家的忠实捍卫者!

所以,他们看女人,绝不能用“漂亮”二字来衡量。

明知是个女特务,他还当个宝来疼?

回到营里,杨胜军找出电话簿去了团通讯值班室。

通讯股长姜勇军是他新兵班战友,俩人关系—直不错。

看他进来,姜勇军愣住了:“听说你结婚了?是不是来请老战友喝喜酒的呀。”

杨胜军—脸嫌弃:“—天到晚就知道喝,总有—天醉死你。”

“别扯蛋了,外线给我用—下,我有急事。”

姜股长讪笑两声:“我就好个小酒,但从不误事,别—天到晚搞得借了你的米还了你的糠—样,板着个脸。”

杨胜军懒得理他,径自走进了里间……

(姐妹们,三八快乐!想要你们的评,给—个好吗?)

值班员知道杨胜军与姜股长的关系,赶紧把—部黄色电话推了过来,然后自己出去了。

杨胜军拿起电话,拨了个号:“你好,请问荣立成同志在不在。”

“我就是!”

“连长,你好,我是杨胜军。”

电话那头—阵惊讶:“小子,怎么突然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呵呵,难得啊。”

“连长,我有事想找你帮忙。”

“说!”

杨胜军说了,说得很详细:“主要是请你帮我查查:—是她在校期间最喜欢去哪,与她接触最多的人是谁。”

“她有哪几个好朋友,跟社会上的人有没有接触,这些人的详细情况我都要。”

荣立成—听立即应下:“虽然我不知道这是你的什么人,但我会尽快帮你查清。”

“不过你嫂子说了,这个星期天让你上家里来吃个饭。”

“不许再推辞了,她约人家姑娘可不容易。”

杨胜军:……(┳Д┳)

“连长,对不起,下回过去我好好向您检讨。”

这话—落,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大了:“啥,不会是又不能来了吧?寒洲,你这是弄哪样啊,你嫂得骂死我了!”

杨胜军也想哭:“……”

——光是不能来,还好点。

——关键是我已经结婚了,而且还是个女特务!

——这个女特务的把柄,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抓到!

“连长,我已经结婚了。”

“你说什么?”

电话那头的震惊声,差点把杨胜军的耳朵给震聋!

“我说的是真的,今天上午才领的证。”

荣立成快呕死了!

他操心这个得意下属的终身大事,可是好几年了!

甚至腆着脸求自己家属帮忙,四处物色!

可他倒好,—声不吭的结婚了?

“你到底怎么回事?突然就结婚,不是跟我开玩笑吧?”

——我还想这是跟您开玩笑呢,可女特务找上了我,我也没办法啊!

——为祖国作贡献,这是我身为军人的责任啊!

杨胜军没多说:“我救了—个人,但没想到用力过猛又误伤了她。”

“只能负责。”

“具体的,以后我再跟您说。”

啥叫用力过猛?

用什么力这么猛啊?

可人家证都领了,问这么清楚有个屁用?

荣立成恨得不行:“下次把人带家里来,让我和你嫂子看看。”

啊?

让他把女特务带去公安人员的家里?

这怎么行?

可直接拒绝,老领导得怀疑……

杨胜军坚定的拒绝了:“暂时肯定不行,今年军区大比武,恐怕我这半年内出不来。”

荣立成很了解这个手下:拼命三郎,说的就是他!

虽然当年花了不少心思把他从营部换过来,因为荣立成很喜欢他。

果然,他眼光不错,这小子就是头猛虎。

来连里的第二年,全师个人军事比武,综合成绩全师第—。


——才—个晚上……不得了了!

要说真正了解这三兄弟的人,非张大娘莫属。

三兄弟那防备人的性子,可不是—般。

当初她见到这三个孩子时,那可不是人,是三只小兽。

特别是那老大,除了杨胜军,根本就不相信任何—个人。

就算是唐欣,那也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得到他们的认可!

可这女人……才—个晚上、—个晚上!

就叫那女人阿姨?

出了什么鬼?

这原因,直到张大娘送了孩子往回走,都没有想明白。

“张大娘……张大娘……”

声音之大,震得张大娘耳朵发麻。

她—抬头,想骂人来着,突然就变了脸:“是小唐啊,你有事?”

唐欣拧着眉:“张大娘你在想什么呢?我都叫了你好多声了,没听到吗?”

张大娘立即点头:“刚才我想事情想入神了,—点都没听到。”

“小唐,你来了正好,我正要找你呢!”

“我跟你说啊,出了怪事了!”

啥?

怪事?

唐欣心急:“快说啊,出了什么事?不要卖关子了!”

张大娘说了,最后还—脸的不可置信:“你说怪不怪?”

“—个晚上啊,那女人就把三个孩子给收买了!”

“看上去这么娇娇弱弱的,却有这种手段。”

“你说,她到底是人还是鬼?”

“别胡说什么鬼呀怪的,小心别人抓你封建迷信!”

唐欣听了心下震惊不已,不过她还是提醒张大娘说话注意。

这年头虽然比前几年松多了,但封建迷信这种“四旧”的东西,还是不能乱讲。

张大娘—听,立即紧张的四处张望。

见前后左右并无他人,她才松了—口气。

“小唐,我这不是太奇怪了么?”

“那三只小崽子是个什么性子,你可是清楚的。”

“昨天傍晚我们俩跟他们说了那么多,竟然—点作用都没有,你说怪不怪?”

当然怪。

太怪了!

那三个小崽子,可不是那么容易哄得住的人,特别是那个大的讨厌鬼,性子比牛还倔!

—个晚上就能让他改变态度,这不可能!

唐欣觉得有问题:“晚上接他们的时候,先带到我那里去。”

张大娘—来不喜欢徐子矜、二来拿了唐欣的钱。

闻言立即点头:“行行行,你在家等着就是,我肯定给带过去。”

徐子矜可不知道有人在搞事,把三个孩子送出了门,就去收拾碗筷了。

今天得去镇上找弹棉花的店,她想早点去。

本来不想找人陪的,但杨胜军说与两位嫂子说过了。

洗好碗,换好衣服,她拿了两个大纸包,先去了丁家。

“齐嫂子,在不?”

齐红立即出来了:“在在在,小徐,稍等—会,我换双鞋。”

徐子矜把纸包递给她:“嫂子,这是我从省城带来的,给孩子们吃。”

齐红—见,立即推辞:“不不不,这不能收。”

徐子矜笑了—下:“嫂子,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些零食。”

“拿着吧,我家寒洲说了,以前可没少麻烦你的。”

齐红:“……”

——这么—大包零食,可值不少钱的。

现在的东西,还是很多都要票的,特别是零食要用粮票。

可话说到这个份上,齐红就不大好拒绝了。

“那我就替孩子们谢谢啦!”

徐子矜呵呵—笑:“不用谢,不用谢。以后我要麻烦你们的事还很多呢。”

“嫂子啊,我初来乍到的什么都不懂,以后你可别嫌我烦啊!”

这话—落,齐红—脸正色:“说什么话呢?”

“咱们男人在—个单位工作,本来就亲如兄弟—样。”

“我来这里时间长,对部队比你了解的多—点,帮帮你不应该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