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首辅的NPC娇妻

首辅的NPC娇妻

一扬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云念是大型网游里的npc治疗师,每日负责治愈别人。但一朝醒来,她竟然穿越了,还穿成一个古代小可怜。原主身世极惨,不仅是被遣送回乡下的又肥又丑的假千金,她的亲生爹娘为了抵债,竟然把她卖给村里的病秀才顾辞当老婆。既来之则安之,看在秀才人长得帅的份上,她就把自己治疗师的身份贯彻到底吧。从此,云念的首要任务就是治好他的病,因为一旦治不好,顾家让她给顾辞留种啊!

主角:云念,顾辞   更新:2022-07-16 00: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念,顾辞的女频言情小说《首辅的NPC娇妻》,由网络作家“一扬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云念是大型网游里的npc治疗师,每日负责治愈别人。但一朝醒来,她竟然穿越了,还穿成一个古代小可怜。原主身世极惨,不仅是被遣送回乡下的又肥又丑的假千金,她的亲生爹娘为了抵债,竟然把她卖给村里的病秀才顾辞当老婆。既来之则安之,看在秀才人长得帅的份上,她就把自己治疗师的身份贯彻到底吧。从此,云念的首要任务就是治好他的病,因为一旦治不好,顾家让她给顾辞留种啊!

《首辅的NPC娇妻》精彩片段

“哎呦别看了,大家都是同一个村的,我们云家还能坑你们顾家不成?”公鸭嗓的声音格外刺耳。

“就是啊,赶紧签字画押,你们家顾武不是等着钱救命吗?”

“顾辞你该不会是故意拖着,想把你大哥耗死,你就可以独占顾家家产......”

此起彼伏的吵闹声一直环绕在云念耳边,云念轻揉双眼,破旧的窗花、龟裂破败的墙体......周遭的环境都是那么陌生,不禁怔了怔。

这是怎么一回事?

云念环顾一圈,陷入了迷茫。

她本是现代某大型网游里的npc治疗师,就在几个小时前,游戏遭遇不明代码攻击,她跟其他NPC一起陷入沉睡,系统崩溃,游戏方开始抢修行动。

该不会入侵者强行修改了她的人物设定吧?

还是我还在做梦......

这么想着,云念闭上双眸,试图重新沉睡。

“字我签了,钱拿来。”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

云念耳朵动了动,觉得这声音还蛮好听。

公鸭嗓装无辜,“什么钱?”

“云大牛,你耍赖?”清冷的声音充满了愤怒。

“哼,要钱没有,要人嘛,倒是有一个。”

随着公鸭嗓声音落下,两道脚步声朝云念靠近,云念刚要睁眼看来人,脑中一阵剧痛,无数陌生的画面挤入她的脑海......

原来,她穿越了。

原主也叫云念,本是豪门千金,却在三个月前被发现和农户抱错。

跟真千金互换身份后,饱受亲生家庭云家人欺负,嫌弃又肥又丑又不会干农活,十指不沾阳春水,不给吃不给喝的,就这么给饿晕过去了。

被二人扯着衣领拽到人群中间的云念,看着眼前熟悉的身影,轻唤了声:“爹、娘、哥”。

从左到右分别是原主的亲爹云大牛,亲哥云天,亲娘张氏。

他们的对面则站着一对相互搀扶的父子,老人苍老佝偻,青年清瘦病态,正是向阳村近期的热门人物。

而正好顾家长子顾武为了打猎赚钱给弟弟顾辞治病,惨遭猛虎咬成重伤,命在旦夕。

于是云大牛找上顾家,提出要用二十两银子买顾辞的秀才名额,顾辞为救大哥只能答应。

可惜他们低估了云家的不要脸。

眼前,顾父指着还在神游的云念问。

“云大牛,你这是什么意思?”

“当然是给你们顾家留个种。”

云大牛视线嫌弃地在风中摇摇欲坠的顾辞身上扫了一眼,略带鄙夷继续道。

“你们家两个孩子,一个病一个伤,指不准哪天就两眼一闭,白发人送黑发人,岂不可惜,趁还有口气在,赶紧成亲生娃,也不至于让你们顾家断后。”

“云念的聘礼钱我们也不多要一分,就十两银子,剩下的十两正好补了欠你们的那一半钱。”

听了这番话,顾父顿时气得捧着心口直喘粗气,顾辞这透过缝隙冷冷看了眼已经回过神的云念一眼。

两人目光短暂碰触,明明对方目光冷漠无情,云念如被电击般的酥麻,心跳都“嘣嘣嘣”加快了。


“我只要钱。”顾辞言简意赅,脸上满是被欺骗后的愤怒。

张氏将画好押的文书藏进衣服里,“顾家的,你们别不识好歹,云念虽然长得丑,但好歹是在大户人家里养大的,好生养。”

“你哥是没希望了,你这个当弟弟的,总得为顾家留下一儿半女的吧?别忘了顾武可是为了你才受重伤的,别再害整个顾家为了你断子绝孙。”

张氏一脸鄙弃的说道,尽显阴狠毒辣,别说顾家人,连云念这个刚穿越过来的数据人都觉得胆颤心惊。

顾父被她这番话气的捧着胸口直喘大气,顾辞则双手紧紧握拳,咬牙重复着:“我只要钱。”

可惜云家三人视若无睹,“人给你留下了,银货两讫两不相欠。”

说罢三人转身就要走,却直接对上了云念满是嘲讽的双眼。

“你......”张氏有些意外,这个整日以泪洗面懦弱不堪的女儿,怎么忽然敢用这种眼神看她们了?

不过也没关系,现在这个累赘终于转手给顾家了,他们再也不用养猪一样养着这个废物了。

云念挑眉:“你们十两银子就把我给卖了?”

“呦,你这话怎么这么不得劲,什么卖不卖的,明明是把你嫁给顾家,顾辞可是秀才郎出身,配你绰绰有余。”

“是这样啊,那就当是把我嫁给顾家,聘礼是十两银子,那......”她明亮的眸子在三人身上转了一圈,伸出手,“嫁妆呢?”

“什么嫁妆?”

“怎么?你们云家嫁女儿不给嫁妆的?难不成这是云家祖传下来的习俗?”

三人脸色难看,云家当然没有这种习俗,可要他们掏嫁妆钱?没门!

于是三人默契对上一眼后,脚步加快往门口方向走。

云念也不阻拦,只是声音拔高了些:“我云念也是在豪门世家里养大的千金小姐,没有嫁妆我可不嫁,你们欠顾家的十两银子赶紧还了。”

三人身影一顿,又听云念声音带着些许威胁继续说道。

“否则,我不敢保证哪天嘴巴漏风,就把你们今天的肮脏交易说出去了,顾辞签了交易文书,我可没签!”

“你们说,要是买卖秀才名额的事传扬出去,云天还能顺利参加科举吗?”

云天怒极回头,脸上青筋暴露:“云念,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你们认为我软柿子好捏,任你们摆布?”

“你们的女儿就这么廉价,想一文钱嫁妆都不给就把我甩手嫁给顾家,岂能这么便宜了你们。”云念双手交叉架在胸前,一副你们奈我何的流氓模样,可把一屋子人都看傻了。

顾家的人签了文书都不敢对外宣扬,可云念......

云家人面面相觑,轻易不敢冒这个险,买卖名额的事绝对不能外传,关系云薇薇已经帮忙都打点好了,绝对不能在云念这出幺蛾子。

云大牛顺势扯着张氏到一旁,低声细语的争论着,随后见张氏不情愿的从兜里掏出二两银子丢给云念,“不就是嫁妆吗?拿去便是。”

云念掂了掂手里的二两碎银,“才二两银子,打发乞丐呢?”

“村里头谁家姑娘的嫁妆不都是二两银子?云念你别得寸进尺!”

“啧,你们怎么又忘了?我云念是大户人家里养大的,怎么能跟村里养大的女子相提并论?”她风轻云淡晃了晃胖乎乎的手。

“我要五十两银子。”

“五十两,你咋不上天啊!”张氏惊得脸色都变了。

云天更是气的直接嗤声不屑道:“娘,你跟她废话什么,她不想嫁就关家里柴房喂老鼠!”

说着就撸起袖子要上前抓云念。


“小心!”云念的态度让顾辞有些惊讶,眼看着云天要对云念动粗,他不由开声提醒。

云念回眸冲他展颜一笑,然后稍侧身躲开了云天伸过来的手的同时,抬脚往后者的身上踹去,毫无防备的云天就这么被踹了个四脚朝天。

“哎呦......”他捧着后丘嗷嗷叫,惊愣的云大牛和张氏被这一声叫回了神。

两人怒不可遏瞪着云念,“云念你个贱蹄子,竟然敢打你哥!看老娘不撕了你的皮!”

眼看着又扑过来两人,云念皱眉,她本身是治疗师,只会一点三脚猫功夫,现在又没有毒药在手,加上现在这幅躯体太久没吃饭,肥胖的身体动起来特别费劲。

一打二的话,未必能打赢。

就在她思考着该如何应对时,一把扫帚递了过来。

云念侧目望去,就见顾辞不知何时来到了她旁边,还给她递过来一根把扫帚。

“谢谢啊!”云念毫不客气接过来,举着扫帚就往二人身上招呼,她是治疗师,知道往哪里打才最痛且不会留下伤痕。

云大牛和张氏被打得措手不及,本能地左右躲避,可云念手里的扫帚跟长了眼睛似的,任他们往哪个方向躲,就是躲不掉。

地上原本还想爬起来帮忙的云天被吓的直接装死,被云念这胖子踹一脚已经够他受的了,可不想再挨打。

一旁,已经缓和过来的顾父有些担忧,“会不会闹出人命?”

“那是云家的家事,闹出人命也跟我们没关系。”

云念耳朵尖,听到了顾辞的这一番话,顿时嘴角抽动,心想这小秀才可真腹黑,难道手里的作案工具不是他递过来的吗?

云念收了手,杵着扫帚喘粗气,“累了,回家吃饱了再继续。”

说着她就要抬脚往外走,云大牛听到这话顿时急了。

“别别别!”

也不知道这丫头怎么忽然就开窍了,以她这个大身板,要是真天天跟他们动粗的,他们全家联手都未必打得过。

这种麻烦精,还是丢给顾家吧。

他快速从张氏怀里摸索出钱袋子,“给你嫁妆!”

云念刚接过来,云大牛夫妻两就立刻搀扶着云天跑了。

手里的钱袋沉甸甸的,但云念掂量不出价值,见三人跑得飞快,担心钱不够,忙转身递给顾辞。

“相公,帮我数一数。”

她口快,心里想着既然嫁妆都给了,两人的婚事就定了吧?

结果顾辞听到这个称呼,神情有些僵硬,并没有接过钱袋子。

云念顿时尴尬,才想起顾辞也没答应娶她,她不能看人家声音好听,脸好看,就逼人家娶她吧?

这时,顾武的房间传出咳嗽声,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云念顿时想到化解尴尬的办法,她指着顾武的房间说,“我嫁给顾武也行!”

原主没见过顾武,但顾武和顾辞是亲生兄弟,样貌应该不会差太大。

她云念好不容易当一回人,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

“念丫头,你拿着这些钱到镇子上做点小生意,或者找户好人家,足够你下半辈子过好日子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