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捞尸手札

捞尸手札

听风无痕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骆中元生来与众不同!他降生的那一天,黄河中飘来上百具尸体,河水莫名其妙出现断流,而他的母亲则在第二天自尽身亡。骆中元的父亲是一名捞尸人,常年行走于黄河岸边。为了保住唯一的骨肉,父亲承诺会给村民们一个交代。说来也怪,父亲见了一个神秘人之后,村子竟然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岁月如梭,几十年后,曾经的小婴儿已经娶妻生子,另一段故事就此展开……

主角:骆中元,赵秋月   更新:2022-07-16 00: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骆中元,赵秋月的女频言情小说《捞尸手札》,由网络作家“听风无痕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骆中元生来与众不同!他降生的那一天,黄河中飘来上百具尸体,河水莫名其妙出现断流,而他的母亲则在第二天自尽身亡。骆中元的父亲是一名捞尸人,常年行走于黄河岸边。为了保住唯一的骨肉,父亲承诺会给村民们一个交代。说来也怪,父亲见了一个神秘人之后,村子竟然恢复了以往的平静!岁月如梭,几十年后,曾经的小婴儿已经娶妻生子,另一段故事就此展开……

《捞尸手札》精彩片段

我是土生土长的黄河人,我娘生我那天,黄河上飘起来了上百具尸体。

那天刚好是七月十五鬼节,所以我爹给我取名叫中元。

除了漂浮的百具尸体之外,黄河水也在一夜之间就像被东西吸走了一样。

出现了百年难遇的断流,而我娘也在生下我的第二天上吊死在了房梁上。

村里人都认为我是不祥之物,要将我祭河平息河神之怒。

是我爹拼死护住了我,他答应会处理好这件事儿,不会断了大家财路。

不管怎么样,村民还是很给我爹面子的,要说起来也与他的职业有关,因为大家都叫他“黄河水鬼”,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捞尸人。

村民都认为他能行走阴阳,没人敢不信他的话。

但是河道断流漂浮死尸这种事情,我爹也是第一次遇到,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

所以在我娘死的第三天晚上,他便去了一个神秘的地方见了一个人,结果几天之后,断流的河道恢复了原来的模样,死尸也不见了踪影。

我爹本身不打算让我继承他的手艺。

毕竟天天跟死人打交道,除了晦气之外,还听人说也会损阴德,干这个早晚会出事儿。

可自从那天晚上他找了神秘人之后,突然就改了主意。

说我的八字硬,命里为水,必须得继承他的衣钵。

至于当年他见了什么人,我问过很多次,可对这件事他总是闭口不谈。

直到一个老太太的到来,才让我觉的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天傍晚,我们一家三口正跟我爹一起吃饭,门外突然进来一个中年妇女,一进门就给我们跪下了。

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开口道:“老骆大哥,俺们家你大侄儿闷雷子了,他们公司昨晚找了一夜都没见人,无论如何您得出河一趟帮帮俺们家。”

来人是我们村的刘华芳,他儿子孙大强是一家打捞公司负责人,平时在河道打捞上游冲出来的东西,俗称捡漏。

当然,也兼顾帮别人捞死尸,不过这人很缺德。

每年黄河岸边失足溺水而亡的人,只要是他们打捞起的尸体,都会跟死者家属漫天要价。

开口就是好几万,不答应就威胁家属把尸体再扔回到水里,抢了我们的饭碗不说,败坏了我们的名声才是最可恶的。

当然了,实际上我们职业捞尸人干的是摆渡阴阳两界的事儿,从不向人要钱,全凭个人心意,他们把钱塞进红包里,压在我们供奉河神的功德箱底下,这叫讨彩头。

出河回来之前,我们不会去看,把尸体交给家属后才打开,这也是规矩。

刘华芳说他儿子闷雷子,也就是掉河里淹死了,但是尸体没找到。

我爹看了我一眼,慢慢放下了碗筷。

我当然知道是什么意思,转头冲我媳妇使了个眼色,这个需要解释一下,我和媳妇赵秋月都是农村人,小时候定的娃娃亲。

所以自打懂事儿起,我就一口一个媳妇的叫,说来也怪,她也爱黏着我,乐意让我叫她媳妇。

结婚后我们有了一个女儿叫妞妞,已经五岁了,她特别的乖巧。

由于我母亲生我的时候就死了,家里的一切都是她操持,我真是非常的感激她。

“走,妞妞,爸爸要跟爷爷他们谈点事儿,咱们先去东屋玩会儿吧。”

妞妞扑闪着大眼睛点了点头:“嗯!爸爸我先去玩了,一会儿妞妞要爸爸搂着觉觉呢。”

我伸手摸了摸她的头,答应了下来便让她们去了东屋。

此刻只见我爹点上了他的烟袋锅子,吧嗒吧嗒的猛抽了几口。

“大妹子,你实话告诉俺,恁儿子是不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听到我爹的问话,刘华芳赶紧摇摇头:“绝对没有的事儿,听他的船员说就是甲板太滑不小心失足掉下去的,老骆大哥,您可不能不管啊。”

对于我们这一行来说,禁忌颇多,所以要问清楚。

这阴雨打雷天不捞尸,因为阴气太重,容易惹祸上身。

在河道里竖着的尸体不捞,这种往往都是冤死的,煞气太重,我们不是阴阳先生,无法给他们伸冤。

超过三次捞不出的尸体不捞,这就说明阎王爷有意收留,我们不能从阎王手里抢。

虽然说孙大强没少干缺德事儿,但是活人不能跟死人计较,这也算是他的报应,人死了总要上岸。

我爹深吸了一口气,把烟袋锅子往桌角上磕了几下,将烟灰全部磕了出来。

“中元,准备家伙吧。”

我点点头,过去伸手把刘华芳给扶了起来:“婶儿,我们应下了,您现在找人到岸边等消息吧。”

看到我们答应下来,刘华芳高兴的不得了,千恩万谢的站起身来,从身上掏出一个大红包压在了供奉河神箱子的底下。

我们爷俩简单准备了一下,从黄河北岸上了船,我们捞尸的船一般是杉木做的,长约三米五,顶多容纳三个人左右,为的就是灵活好用。

可是今天刚出河道我就发现情况不太对,刚才明明晴的满天星,这会儿居然要阴天了。周围更是一片死气沉沉……

我撑着船问了一句老爷子:“爹,要变天了,咱要不要先回去?”此刻只见老爷子摇摇头:“出河不能空手归,咱们得抓紧时间,现在天热,两天

了,尸体应该能浮起来了!”

我在后边撑船,老爷子在河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