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后,狂撩清冷世子爷全章阅读

重生后,狂撩清冷世子爷全章阅读

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重生后,狂撩清冷世子爷》,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主角是谢宴周玉珠,是著名作者“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打造的,故事梗概:她重生了!上一世她低嫁世家,夫君厌恶,婆母不喜,受尽磋磨,后来更是被残忍杀害。这一世她挟狠归来,设计了一场完美邂逅,一步步抓紧夫君的心。前世伤害她的婆母、小姑,这一次她通通不会迁就,狭路相逢,打脸胜!...

主角:谢宴周玉珠   更新:2024-06-11 21:4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宴周玉珠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后,狂撩清冷世子爷全章阅读》,由网络作家“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重生后,狂撩清冷世子爷》,超级好看的古代言情,主角是谢宴周玉珠,是著名作者“青青紫紫的荒古龙族”打造的,故事梗概:她重生了!上一世她低嫁世家,夫君厌恶,婆母不喜,受尽磋磨,后来更是被残忍杀害。这一世她挟狠归来,设计了一场完美邂逅,一步步抓紧夫君的心。前世伤害她的婆母、小姑,这一次她通通不会迁就,狭路相逢,打脸胜!...

《重生后,狂撩清冷世子爷全章阅读》精彩片段


不过好在周家及她的那位夫君,即使不满意她的态度却也不敢给她脸色看。而且随着她年岁增长,即使没有孩子,她在周家的日子反倒愈发好过起来。

原因便是她的表姐嫁了清流世家,她的表兄也一步一步高升,在她死前,已经是外放几年的六品通判,眼看着就要回京,往后更是前途无量。

更何况她依附的定国公府,她喊过的长兄谢宴周,已是二品大员。

更别提另一位平日大家不敢提起的庶兄谢琰,如今已是刑部尚书,更是官家手中的一柄利剑。京城但凡有点权势的人家,谁家没点阴私,生怕被他盯上,惧怕至极。

所以周家只敢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她那几年也着实过了几年好日子,还经常回去看姨母,周家也极为乐意。

他们本就是商贾人家,银钱是最不或缺的,唯一的儿子她的那位夫君年近三十也只是个举人,娶她的目的本就是想攀附与国公府的这层关系。

就盼着她和定国公府能亲近一些,再亲近一些,这样到时有求于人时还方便他们成事。

玉珠不自觉便沉浸在前世所经历过的事情中,王嬷嬷也不打扰,只关注外头的动向,偶尔眼神温柔的看着她,又给她递来一碗热水。

“娇娇,喝点水暖暖身子。”

玉珠侧目,在这温暖如春的火堆前,一时间竟有些分不清今夕是何夕。

她接过水,又思索着上辈子,自己不记得遇到过李珣,如果遇到了,自家嬷嬷肯定会和自己说的。

这次遇到了,是因为什么呢?会不会所有的事情早已经发生了改变,想到这里,玉珠忍不住浑身一颤,下意识就有些害怕。

一旁的王嬷嬷却马上解答了她心中的疑虑。

她凑了过来,低声说道。

“我们娇娇真的是有福气,今日起晚了些,没想到竟然遇到那样的贵人。如若能顺带着我们去京城,或者帮我们给京城带个信,我们就不用受这样天寒地冻跋涉千里的苦楚了。”

说到这里,王嬷嬷短暂的停了一瞬,就在数日前,玉珠还是家中千娇万宠的小女娘。可如今,却要随她受这样的苦楚。

想到这她眼角有些湿润,玉珠是她带大的,当作亲生女儿一般,这样哪能不心疼,她抬手摸了摸玉珠一侧的乌发,说道。

“而且我也担心,一直这样受冻下去,会伤了你的底子。女子最怕受寒凉,只是如果没人帮我们,那我们便不得不去。天寒地冻,又没有吃食,嬷嬷无用,不快些去京城,别的法子嬷嬷想不到。”

玉珠能听出嬷嬷语气中的愧疚和心疼,现在中原地区易子而食,十室九空,根本找不到任何食物。而且她一个女子带着年幼的她,即便她孔武有力,也怕遇到麻烦。

所以即使是这样内心强大的嬷嬷,心中也是惶恐不安的。

她抱住王嬷嬷的胳膊,将头靠在她肩上,无声的安抚着。

不一会儿,门外便传来细碎的脚步声,玉珠仔细听着。王嬷嬷担心,起身跑去门口那边的缝中看了一眼。

是李珣带人过来了。

门外,李珣连带着十几名亲卫一起走了过来。

他们昨日走官道没有找到歇脚的地方,到了晚间,风太大了,又担心看不清路会不小心栽进坑里。

实在没有办法,众人只能停下来在外头凑合着过了一宿,风太大导致火堆都点不着,只能迷迷糊糊靠在马前打个盹。却也不敢睡着,就怕睡着人都冻没了。

但是到了今日早间,队伍中还是有部分亲卫开始发热了。知道这个消息,他就知道他们这行人不能再走下去了,必须尽快找一个地方歇息。

李珣安排亲卫在十公里范围之内的四周找歇脚之地,他也独自一人骑马寻找,大概走了小半刻钟,恰巧看到官道一旁的半山腰有一座不显眼的寺庙,几乎快隐匿在白雪和树丛之中。

他看到后便快步驾马走了过去,不到半刻钟便到了寺庙,得到寺庙内歇息之人的允许,立刻快步回去通知亲卫。

五个月前,扬州来了消息,李珣外家祖母身体说是不大好了。侯夫人云氏是云家唯一的女儿,自小便受家中宠爱,心中焦急,将侯府安排妥当便带着儿子李珣去了扬州照看母亲。

李珣他们来时,还没有什么逃难的灾民。侯夫人衣不解带的照顾自己母亲,只是可惜,在他们到云州的第三个月,云老夫人还是去世了。

那时灾情已经开始严重了,加上后期云老夫人的葬礼以及守孝,又耽误了一个来月。

这时已经无法回京了,路上都是逃难的灾民。李珣本想先回京城,但是担心外祖及自家母亲,只得在扬州待着。

谁知不到半月又发生昌州被灾民屠城一事,各地官府一时间全部紧张起来,各家各户白日都关门上锁。

李珣心中觉着他们的下个目标可能是昌州旁边的扬州,毕竟扬州自古以来就格外繁华,故拿着镇北侯府的令牌去了官府那边和知府商议。

果然没过几天,灾民又跑来了扬州,那些人杀红了眼,也抱着侥幸的心理想着在扬州也捞一笔。

好在扬州官府早有准备,还特意找了上峰从各处抽调了兵力去灾民多的几个城镇,扬州这才保全下来。

随着灾民便被官府分散去了南边,又过了几日,一切开始风平浪静,确定留在扬州也算安全,李珣便打算先行回京。

在扬州耽搁太久,这段时间也不知道京城那边怎么样。他将大部分亲卫以及丫鬟婆子留在外祖家保护母亲,叮嘱母亲等一切风平浪静再来接她回京。

随即轻装简行,连夜带着十几名亲卫出了扬州,去往京城。

但是情况并没他们想的那样简单,一路走来,除了积雪颇深,路况不明,还时常有深坑或者倒在路中的树木阻拦。以至于走了两三天,也没走多远。

小说《重生后,狂撩清冷世子爷》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身子微微侧着,并不去看他。像是意识到他的目光,她又微微垂下了头,白嫩的脸上好似有些不安,纤长的睫毛都在微微发颤。

李珣看着她反应,倒是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小女娘竟然这样腼腆。

他自知长相家世不俗,以往女子不管老少,看到他不管怎样的性子,至少会故意上前搭两句话。想到这,他抬眸看了一眼玉珠,眸中含着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笑意。

王嬷嬷此时也意识到那位小公子往自己小娘那边去了,她连忙擦了擦手走了过去,见少年手中拿着陶罐,似要准备熬制汤药。

她旋即便想伸手帮忙,深怕少年平日没干过这些粗活,不懂怎么弄,到时候把陶罐摔了。

将陶罐摔了事小,她最怕这金尊玉贵之人因此恼怒她们,她这带着自家小女娘,本就孤苦无依,哪能担得起这样的怒火。

李珣却没注意,他自顾自的拿树枝将陶罐架了起来。

王嬷嬷见状,也没出声阻拦,见李珣弄好,连忙说道。

“公子勿怪,我家女娘前几日受了惊。”

李珣一怔,便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其实他刚见到她们时便已经有了隐隐的猜测,没想到还真是。想到这里,他目光多了一丝暖意和包容,轻轻点头说道。

“无事,是我们叨扰了。”

王嬷嬷见这边不需要自己搭手,便继续过去帮忙,这一行十几个人,光是切菜都是大工程量,总要吃饱喝足才有精力,而且她们本就有求于人。

李珣看着火焰,时不时往火堆中添柴火。

时间久了,玉珠便有些好奇的侧头偷偷看他,她真的没见过李珣这番模样。

年少时心动过的人,只要足够优秀,再来一世,还是会让她心动。只是可惜,她们之间差的实在太远。

李珣自小习武,自然能感受到一侧的目光,里面没有探究和痴迷,只有淡淡的平视欣赏,这样的目光他并不觉得厌烦。反倒第一次有那种想逗逗这位小女娘的心思。

他蓦地侧头,与玉珠的视线对个正着。

玉珠不察,一时间竟因为他的目光脸色瞬间便涨得通红。

李珣这才是第一次真真正正的看清玉珠的容颜,小女郎看着应该十岁上下,她的仆妇将她保护的极好。明明是这样的冷的天气还连日逃难,她脸上的肌肤却如牛乳一般。因着正靠着火堆,带着浅浅的粉色。

五官生得明媚,睫毛尤其纤长,眉眼间看着都是让人欢喜的颜色,估摸着近日她身上出的事情让她忧心,所以带着些倦色,更让人看着心软想要保护的感觉。

身上穿的衣服有些脏了,露出的手背和脖颈更衬得如莲藕一般白嫩。

玉珠不敢再看他,只静静的窝在一侧。

第二波饭食又开始煮了,这次有亲卫还去外头不远处的马那里拿了铁锅,一时间,饭菜的香味便开始席卷整座屋子。

刚刚第一波那些个壮汉只简单的煮了米饭,上面随意放了些肉煮熟,加上盐调味,现在用上铁锅,便开始制作炒菜。

这次做的是风干肉,亲卫将食材清洗干净,王嬷嬷将肉切块。一入锅,风干肉特有的干香便被带了出来,闻着便让人口中开始分泌唾液。

接着便加入王嬷嬷刚刚去外头指挥打雪时,在寺庙外头一角发现的野葱,这一小把野葱下去,野葱混合的风干肉特有的干香味直冲鼻头,屋内的人都开始看向那一口铁锅。

玉珠因着刚刚的事有些难为情,却还是没忍住,也看了过去。刚刚风干肉有些炝锅,熏得她眼含泪水,眼中便雾蒙蒙的。

一望过去,便又直直对上了李珣,李珣本是也想看那锅中的菜,只是身体的动作却下意识的想看看眼前小女郎的反应。

两人相对而视,玉珠再次涨红了脸,没忍住略带嗔怒的看了他一眼。

若在前世的国公府中,她定然不敢这样看他的,只是重来一世,过了些洒脱日子,下意识一般胆子便大了些。

而且她心中,李珣自然是不同的。

旁人都没注意到两人,李珣看着她略带薄怒的模样,却只觉着自己心跳莫名加速,暗自责怪自己竟然开始欺负一个小女娘。

一时间暗红也爬上他的耳垂。

他倒也没有旁的想法,毕竟玉珠现在也只是个十岁的小女娘,只是对自己这种不知礼数有些不好意思。

两人只得都微低着头。

直到王嬷嬷将饭食做好,亲卫又连忙亲自给王嬷嬷和玉珠各端了一碗过来,才打破两人之间的尴尬。

不得不说王嬷嬷手艺极好,切得薄薄的肉片,肥肉的部分已经变成晶莹剔透的颜色,炒制后香气浓郁的野葱及干肉的香扑面而来。

在这天寒地冻的时候,碗中的饭菜油亮亮的冒着热腾腾的香气,格外动人。

很快屋子中便没了声响,都是扑哧扑哧的咀嚼声。众人端着碗,或站或蹲,无不例外的便是都大口大口吃着碗中的饭菜。

王嬷嬷再三谢过,也不客气,端了另一碗便递给玉珠。

“娇娇,你吃。”

李珣侧头看了一眼玉珠,心中想着娇娇这个名字确和她极为贴切,看着便是让人喜爱疼惜的模样。

垂下眼眸,此时他也熬制好汤药,不方便再打扰,便起身端起汤药跟着亲卫走了过去。

李珣一行人用过热饭,又喝了医治风寒的汤药,便准备躺下休息。

昨夜一晚都在雪地里休息,实则根本不敢真的睡过去,只是闭眼休息一阵。

吃饱喝足以后,睡意也来的格外快,十几人靠在一起铺上被褥便开始休息。

李珣看向一侧,知道玉珠她们是女子有些不便,便出去用贴身随带的刀,砍了几条树枝带了进来。

随即便将树枝立起来,又将随身的大氅罩在上面,用来隔开两侧,让对方也有私密的场所。

等到晚间,原本发热的几名亲卫陆续退热,李珣又安排人熬制了汤药,心中思索中今日休息一晚,明日一早便出发。


每个人的性子活法都不一样,玉珠羡慕并且敬重柳夫子,却也知道自己无法做到柳夫子那样。

想到这里,玉珠心中莫名一慌,终于意识到问题。

若柳夫子走了,她到时候去跟着表哥去府中的学堂怎么过关啊!她原先还有着夫子给她作弊的想法呢!

倒不求什么惊才艳绝,至少在那边布置的课业她能完成啊!

可是柳夫子要成婚,又有这样的志向,她也不能去阻止。

想到这里,玉珠瞬间绝望,脸色都苍白了几分。

这三年,也就认全了字,什么诗词,通通不会。世人常说,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她是连门都进不了那种。

那到时候即使过去了,课业怎么办,估计暴露她的真才实学,没几日就能被劝回来,到时怎么去有时间和谢宴周相处。

那自己嫁谢宴周大计岂不是要泡汤。

玉珠霎时脸色煞白一片,这几年的希冀难道就这样破灭了。她有些无措的回道书案旁,连忙定了定心神,又重新将能遇到的人在心中过了一遍。

目前在国公府,她能接触到的男子就四个人。首先表哥谢琛不行,他以后会有好的姻缘,玉珠即使想过好日子也不想是伤害别人为前提。

谢琰龙阳之癖,而且他往后的官职太危险,她想活。

李珣她不敢想,且不说李珣作为门槛更高的,就他年纪轻轻就战死疆场而言。到时自已在镇北侯府跟着侯夫人两人大眼瞪小眼一起熬一辈子,她没这个胆量。

她也想过救李珣,可是战场刀剑无眼,她不觉得凭自己可以将人救下来。

看来看去还是只有谢宴周最靠谱一些,侯府规定四十无子方可纳妾,且姨母也在国公府。

更重要的是,老夫人和国公夫人性子冷清高傲,估计就算和谢宴周成婚,也懒得搭理她。

眼看着明年及笄,今年可能就要开始相看了,玉珠觉着自己要想法子抓紧时机才好。

不然错过了等到了年岁便再也毫无机会了。

果然到了晚间,徐氏便和玉珠说起今日柳夫子请辞这件事。

“说起来,柳夫子要成婚也是喜事,这是人之常情,后面姨母再给你挑挑夫子。”

徐氏面带担忧,她担心玉珠难过,毕竟柳夫子已经教了她三年。虽说柳夫子没提过对玉珠学识方面的事,但看得出来,她和柳夫子相处的还是可以。

玉珠起身,轻轻为徐氏捶着肩。她知道,生辰一过,老夫人请的授课先生便要来了,所以她并不急着寻夫子。到时候新来的夫子可能还徒惹不便。

“姨母,这事不急,我也松泛松泛几日。”

徐氏笑着说她是想偷懒,却也应下暂时不找夫子,因着找女夫子的确不算容易。徐氏想了想,便打算先让身边的嬷嬷,教教玉珠规矩。

嬷嬷是老夫人派过来的,徐氏自然知道她也是一身本事。当即便和玉珠征求了意见。

玉珠自然愿意,她往后想嫁给谢宴周,自然要会些规矩。往后学还不如趁现在这个机会学。

晚间回了房中,玉珠看着一旁的瓜果,心中思索着到底有谁可以帮一帮她。

她只求能在学堂熬下去,那就必须有人能帮她做一下课业。按照她的真正实力,第一天估计就得被周大儒赶出来。

表哥谢琛不行,他太古板,到时自己让他帮忙作弊,不得马上就向徐氏告状,到时自己不仅要吃徐氏的唠叨,还要吃表哥的唠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