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现代都市 > 畅读佳作推荐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

畅读佳作推荐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

琉璃雪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周司寒阮软是霸道总裁《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琉璃雪雪”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成为女佣之前,我早就有了计划。我蓄意接近这个家的男主人,不过是为了报复他那位心如蛇蝎的老婆。他老婆害我姐姐惨死,害我失去了我最大的依靠——那我,就让她睁着眼睛好看清楚,我是怎样接近她老公的,又是怎样拉着他们一起下地狱的!...

主角:周司寒阮软   更新:2024-06-11 21: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司寒阮软的现代都市小说《畅读佳作推荐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由网络作家“琉璃雪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周司寒阮软是霸道总裁《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琉璃雪雪”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成为女佣之前,我早就有了计划。我蓄意接近这个家的男主人,不过是为了报复他那位心如蛇蝎的老婆。他老婆害我姐姐惨死,害我失去了我最大的依靠——那我,就让她睁着眼睛好看清楚,我是怎样接近她老公的,又是怎样拉着他们一起下地狱的!...

《畅读佳作推荐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精彩片段


我下了床,穿衣洗漱,这时我突然在床头柜子上看到了一个音乐盒。

我打开音乐盒,里面好听的音乐声传了出来。

可是很快我就发现音乐盒的隔层里好像藏了什么东西,我将隔层扒开,看到了藏在里面的录音笔。

我将录音笔里面的内容听了一遍。

这时身后传来了乔锦墨阴沉不悦的嗓音,“你在干什么?”

我站起了身。

乔锦墨看着拆开的音乐盒面色大变,“谁让你碰我的东西的?”

这是他妈妈临死前送给他的,他这辈子唯一的礼物。

我将手里的录音笔递给他,“乔爷,这是我在音乐盒里找到的,你听听吧。”

乔锦墨在我古怪的神色里接过了录音笔,然后打开。

乔夫人尖酸刻薄的声音立刻响起,“你这个贱人,竟然敢爬上我老公的床!”

这个时候他妈妈还可以说话,不停的哭,“夫人,不是的,是他强迫了我,是他欺辱了我!”

乔夫人,“那他为什么不找别人偏找你,肯定是你的错,现在你连小野种都有了!你不是喜欢勾引男人吗,我要拔了你的舌头让你每天接客,让你在你儿子面前变成一个千人骑万人压的娼妇,你要是敢反抗的话,你儿子就别想活了!”

小说《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我知道这一天会来的,但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乔烟这么快就查到了我的底细,并且将周司寒带来了。

我缓缓站起了身。

乔烟指着我姐姐的墓碑,“司寒,这个人就是阮软的姐姐,阮软以为是我害死了她姐姐,所以她利用你报复我。”

我立刻上前一步,目光发寒的看着乔烟,“什么叫我以为?就是你害死了我姐姐,你这个凶手!”

乔烟冷笑一声,“阮软,你给我听好了,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姐姐,也从来没见过她,她不是我害死的!”

什么?

我震惊,姐姐不是乔烟害死的?

怎么可能?

我开始激动,“乔烟,你竟然还想抵赖,我问你……啊!”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周司寒一把拽住了我的手腕将我带走了。

我被塞上了他的豪车,又回到了家,我不断的挣扎,想要挣脱他的大手,“周司寒,放开我!我要找乔烟问清楚,她为什么说她没有害死我姐姐,这个凶手一定在撒谎!”

现在我的大脑非常乱,一直以来我都以为乔烟是凶手,报复乔烟是支撑我走下去的信念,现在乔烟竟然说她不认识我姐姐。

真可笑。

太可笑了。

乔烟一定在撒谎。

可是,如果乔烟说的是真的,那姐姐是谁害死的?

我感觉自己笼罩在了一团疑云里,就好像有一场巨大的阴谋席卷了我。

周司寒为什么要将我带走,刚才我应该和乔烟在姐姐的墓前对峙的,都怪周司寒打断了我。

这时周司寒用力一扯,我跌进了他的怀里。

我抬头,撞上了他那双阴沉冷鹜的双眸。

他正冷冷的看着我。

我一怔,我知道到了我和他清算的时候了。

心里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流失,我很难过,但是无能为力。

周司寒拔开长腿,挺拔的身躯向我逼近,“刚才乔烟说的都是真的吗?”

我往后退,点头,“是真的。”

他一步步的继续逼近,“所以一切都是假的,你一直在骗我,利用我?”

我能说些什么呢,这些都是事实。

后背一凉,我已经退到墙角了,退无可退,我只能看着他继续点头,“是。”

呵。

周司寒勾着薄唇嗤笑一声,他那双冷鹜的双眸里一下子涌动出了狂风暴雨,向我低吼,“那我算什么?阮软你告诉我,我究竟算什么?”

他一拳砸了过来。

凌厉沉重的拳风袭来,我没有躲,只是闭上了双眼。

但是拳风擦过了我的脸,“砰”一声砸在了我身侧的墙壁上。

空气一片压抑的死寂,他双眼猩红,胸膛在戾气的喘动,砸在墙壁上的手流出了鲜血。

我的心像是被一只大手给紧紧的攥住了,连呼吸都是痛的。

我看着他,“周司寒,我陪你睡了,所以你也不亏。”

周司寒爆粗口骂我,“你妈的知道有多少人排队等着我睡吗,女人我不缺!”

我勾了一下红唇,“但我让你更爽,不是吗?”

周司寒捧着我的脸就凶狠的吻了下来。


周司寒立刻将我推开,站起了身,“我先出去了。”

他走了。

我坐在床上勾起了红唇,周司寒,我看你还能撑到什么时候?

此时,乔烟就站在我的门外,她看到周司寒从我房间里出来了,她拽拳,一脸的阴毒,“阮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来勾引我老公的!”

说着乔烟笑了,“勾引我老公的女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你也不例外!”

…………

我接到了乔烟的电话,乔烟让我去夜色酒吧。

我到了夜色酒吧,来到了豪华包厢门口,听到了里面乔烟的声音,“老公,前两天是我不对,误会了阮软,那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我想要道歉,所以我想了一个好主意,阮软不是还单身吗,我给她介绍一个好人家让她嫁过去,这个人就是你的司机王小虎。”

乔烟继续道,“王小虎家里有车有房,就是二婚,但是二婚的男人疼老婆,小虎对吧?”

里面传来王小虎的声音,“对的先生太太,我一定会好好疼阮软的。”

我想起了王小虎,他是周司寒的司机,见过我一次,眼神色眯眯的,很猥琐,都差流口水了。

乔烟给我准备了一场相亲局,打算让我嫁给这个变态司机?

哈。

哈哈。

我乐到不行,乔烟,你终于开始整活了,我还以为你不行呢。

来啊,搞我啊!

我收回了笑意,变成柔弱小白花的模样,推开了豪华包厢门,走了进去。

豪华包厢里,周司寒坐在暗红色的沙发上,他一身手工定制的黑色西装,英俊挺拔,乔烟坐在他的身边挽着他的手臂,夫妻俩姿态亲昵。

王小虎坐在另一边,看到我的时候,他双眼都亮了。

我乖巧的出声,“先生,太太。”

周司寒抬头看我。

乔烟笑道,“阮软,你来了,快点坐在小虎的身边。”

我听话的走到王小虎的身边坐下。

乔烟,“阮软,你觉得小虎怎么样,小虎现在还单身,他很喜欢你,我觉得你们很合适。”

王小虎立刻殷勤的给我倒了一杯果汁,“阮软,你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我会对你好的。”

我知道周司寒的目光一直落在我的身上,他在看我。

我小脸红红的看了王小虎一眼,娇羞道,“我听太太的,我愿意。”

王小虎开心的一把搂住了我的肩,“我的好阮软,以后你就是我的了。”

我埋在王小虎的怀里看了乔烟一眼,乔烟很满意的笑了。

我又看向周司寒,他一直没说话,他的心情好像不太好,英俊矜贵的侧脸线条都冷着,听到我说“愿意”后直接仰头将一杯酒给喝了。

我装作没看到,我对王小虎道,“小虎哥,我们出去吧,不要打扰先生和太太了。”

王小虎连连点头,搂着我就走了。

豪华包厢里就剩下了周司寒和乔烟,乔烟开心的依偎在周司寒的肩上,“老公,阮软和小虎谈恋爱了,明天是我们的结婚周年纪念日,我们好好庆祝下。”

周司寒又仰头喝了一杯酒,然后推开了乔烟,“行,都听你的,我去下洗手间。”

…………

周司寒走在了回廊里,这时他突然听到了我的叫声,“啊,不要~”

小说《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乔烟回来了。

我双眼一亮,我知道我等待的这一天终于来临了!

外面乔烟还一无所知,她问女佣,“先生回来了吗?”

女佣是知道的,害怕的支支吾吾,“回……回太太,先生回来了。”

乔烟心情还不错,大概在幻想我被那十几个乞丐折磨的画面,她的手搭在门把上,开门了。

周司寒已经听到动静了,他满是情欲的猩红眼眸动了一下,想要停下来。

我柔软的媚骨当即缠上去,紧紧的抱着他的脖子:“不要离开我~”

周司寒魂儿完全被我勾走,低咒一声。

嗒。

房门打开,乔烟走了进来。

我眼角被欺出水光,复仇的畅快,我哆嗦着大脑一白,声音夹了起来叫他,“老公~”

周司寒没忍住。

乔烟僵在门口,瞳仁不断的收缩放大,她不敢相信的看着床上的这一幕,整个人像是雷劈了。

很快她发出一声尖叫,“啊——”

周司寒立刻抽身而出,拎过被子盖住了我,然后他拿起床头的台灯砸到墙壁上戾声道,“滚出去!”

那些佣人们吓得转身就跑了,留下乔烟一个人。

乔烟满脸胀红,神色狰狞,她冲上来就要打我,“阮软,你这个贱人!”

我蜷在被子里,害怕的往角落里躲,天知道我等这场捉奸大戏等了多久,我扮演起绿茶小三的角色,“太太,你不要过来,啊,你不要打我~”

周司寒伸手,一把拽住了乔烟,不让乔烟靠近我。

乔烟疯了一样的想要甩开周司寒,她想要将我撕碎,这一刻她成了歇斯底里的泼妇,“周司寒,你跟这个贱人在干什么!放开我,我要打死她!”

周司寒手指凌厉的钳制住乔烟,“乔烟,你也看到了,现在她是我的女人,骂她是小偷,将她丢进巷子里的事情我希望你不要再做,不要动她,明白了吗?”

乔烟崩溃的大喊大叫,“周司寒,你为什么这样对我?阮软你这个贱人,我早该弄死你的!”

我冷眼看着乔烟,乔烟,失去最爱很痛苦吧,我失去我姐姐的时候跟你一模一样。

亲人的离世不是一时的暴雨,而是永远的潮湿。

是你亲手将我推进了地狱里。

来吧,地狱欢迎你。

周司寒抬手将乔烟甩开。

乔烟往后退直接撞在了墙壁上,她突然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肚子,“疼,我肚子好疼。”

很快,我看到一行鲜血从乔烟的裙摆里流了出来。

…………

乔烟进了医院,她流产了。

我站在外面还可以听到她崩溃的哭声,这一天她失去了她爱的男人,失去了孩子,丢了半条命。

我并不知道乔烟怀孕了,就算我知道,我也不会停下我复仇的脚步。

如果我有罪,我自会下地狱。

但若他人有罪,也请他们一起下地狱。

世间万物皆有因果。

这时前方走来了一个女人,乔烟的母亲乔夫人赶来了。

乔夫人来到我的面前,抬手就打我耳光。

啪。

小说《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乔烟站起了身,“老公,你怎么了?”

周司寒系上自己的皮带,“待会儿宾客就到了,时间不够,你先换礼服吧。”

说完周司寒走了出去。

…………

我抱着礼服跑到了偏僻的拐角处,这时周司寒追了过来,一把拽住了我纤细的手腕哑声问,“刚才你看到什么了?”

我看了他一眼,像受惊的小兔子,又羞又慌,简直欲说还休。

我挣扎着将自己的手腕从他的掌心里用力抽回来,转身就走,“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但是他不让,大手又拽住了我的手腕用力一扯,我直接撞进了他的怀里。

我拧眉,声音跟个小黄莺似的,“疼~”

他看着我手腕上被拽出的一道红痕,迅速松开了手。

我看着他的俊脸,他有些凌乱的炙烈盯着我,那层窗户纸没捅破的暧昧,在无声中肆意涌动。

这时王小虎的出现打破了这一切,“先生,阮软。”

我立刻走到了王小虎的身边,伸手挽住了王小虎的手臂,“小虎哥。”

周司寒的脸色都变了。

这时乔烟也来了,“小虎,阮软,今天是我和我老公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我放你们一天假,让你们去约会。”

王小虎开心道,“谢谢太太。”

乔烟对着王小虎使了一个眼色,那意思是今天晚上不要放过阮软,好好享受吧。

王小虎用眼神传递了一个OK太太请放心嘿嘿。

我假装什么都不知道,也跟着莞尔,“谢谢太太,小虎哥,我们走吧。”

王小虎带着我走了。

走到远处我还能感觉周司寒的目光牢牢的黏在我的身上。

乔烟看着周司寒,“老公,小虎跟阮软还挺般配的,今晚让他们去约会,他们估计好事将近了。”

周司寒什么都没说,转身就走了。

…………

周司寒心情郁结,一个人站在落地窗边抽烟。

干净修长的两指里夹着猩红的烟蒂,他仰头吐出一口烟雾,青烟缭绕里可以看到他紧蹙的眉心。

这时外面传来了王小虎的声音,王小虎是回来拿钥匙的。

王小虎在跟自己的朋友在通电话,“今晚没时间,我要跟我女朋友去约会……我女朋友啊,别羡慕我……去去去,我自己还没有得手,你们等等……”

王小虎已经走远了,等指尖传来被烫的痛感周司寒才回神。

他那张俊脸冷若冰霜。

…………

今晚的宾客都来了,乔烟穿着一身香槟色的礼服穿梭在人群里,接受着所有人的艳羡和祝福。

周司寒还没有下楼,乔烟对女佣说道,“上楼去叫先生。”

女佣到了楼上的书房传达了意思,周司寒合上手里的文件,“好,我这就下去。”

周司寒走了出去。

乔烟还有宾客们的目光都“刷”的看向了他。

乔烟勾着红唇将自己的手递给他,等他来牵手。

周司寒下楼,但是这时裤兜里的手机响了,是我给他打的电话。

周司寒按键接通,我哭道,“先生,救我呜呜~”

小说《为报仇,我与恶人同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坐在豪车里的乔烟很满意,她对着司机道,“开车。”

豪车疾驰而去。

我被这些乞丐压在了身下,我觉得好疼,只要想到这些都是我姐姐死前经历过的,我就疼的睚眦欲裂。

这时我一抬头,看到肮脏斑斓的墙角上有好多抓痕,每一道抓痕里都带着血。

我伸手轻轻的抚摸上去,眼里突然就流出眼泪来。

这是我姐姐的抓痕。

她曾经那么的害怕,恐惧,痛苦,绝望。

她也求生过。

她求生过的啊。

下一秒身上一松,后面有一只干净凌冽的大手伸了过来,扯着压住我的乞丐用力一甩,那个乞丐撞到墙壁上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周司寒带着人找过来了。

周司寒看到了我,泪水爬满我整张小脸,我缓缓蜷起自己,将自己抱成婴儿的模样,早已泪流满面。

周司寒当即将自己的黑色大衣披在了我的身上,用力的将我抱进他的怀里,他揉着我的长发亲吻我湿漉的脸颊,低醇的嗓音透着揉不开的心疼和凌乱,“没事了软软,我来了。”

我知道他会来,我将时间算好了的。

其实这个黑暗的小巷我也可以不来,但是,我想来亲自走一遭。

走一走我姐姐曾经走过的人间烈狱。

此恨绵绵无绝期。

我埋在周司寒的怀里,他的怀抱真的好暖啊,足以温暖我此刻瑟瑟发抖的冰冷身体。

我缓缓伸手抱住他,紧紧的抱住,放任脆弱的自己就这么依赖他,一秒就好。

周司寒的手下们已经将这些乞丐都给制服了,私人秘书问,“总裁,这些人怎么处理?”

周司寒掀起俊美的眼睑,冷鹜森然的目光在乞丐身上扫了一圈,“我不想再看到这些人。”

乞丐们当即求饶,不过很快就被堵住了嘴。

这时我抬头,被眼泪模糊的双眼落在了乞丐头子身上,然后往下看着他抽烟的手,是这些烟烫在我姐姐身上的吧?

我埋在周司寒怀里怯怯哽咽道,“他的手……弄得我好疼……”

周司寒目光一凛,看了手下一眼。

黑衣手下的手里当即多了一把锋利的刀,在乞丐头子惊恐的目光和挣扎的扭动中直接砍了下去。

周司寒伸手挡住我的眼睛,“软软别看。”

我将周司寒的手推开,又道,“他那只手也弄我了……”

乞丐头子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我在自己的泪光里对他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

周司寒将我抱进车里带回了别墅,而且带回了他和乔烟的主卧。

他将我抱放在花洒下,“软软,你先冲个澡,出来我们再聊。”

我眼眶红红的点头。

他出去了。

我洗了澡出来,架子上全是乔烟的睡衣,我伸手挑了一件,将她的睡衣穿在了我的身上。

算算时间她应该快回来了吧。

她还以为我在被那些乞丐折磨,结果一回家,看到我穿着她的睡衣,躺在她的床上,睡着她的老公,她会不会气死啊?

我努力不让自己笑出来,打开门走了出去。

周司寒也冲过澡了,身上穿着干净昂贵的白衬衫黑西裤,当看到我穿着乔烟的睡裙时,他的目光当即变得暗沉炙烈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