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给力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病娇霍总有个恋爱想和你谈谈

病娇霍总有个恋爱想和你谈谈

钱笙笙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许真心与霍宴开曾经是校友,他身边从来不缺女孩追求,毕竟有谁会拒绝一个帅气又多金的男人呢?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原本毫无交集的两个人,竟然会成为夫妻!在结婚之后,许真心早就做好随时离开的觉悟,毕竟这场婚姻只是一笔各取所需的交易。可为什么当那一天真的到来,她的心会那么痛?

主角:许真心,霍宴开   更新:2022-07-15 23: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真心,霍宴开 的女频言情小说《病娇霍总有个恋爱想和你谈谈》,由网络作家“钱笙笙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许真心与霍宴开曾经是校友,他身边从来不缺女孩追求,毕竟有谁会拒绝一个帅气又多金的男人呢?她做梦都没有想到,原本毫无交集的两个人,竟然会成为夫妻!在结婚之后,许真心早就做好随时离开的觉悟,毕竟这场婚姻只是一笔各取所需的交易。可为什么当那一天真的到来,她的心会那么痛?

《病娇霍总有个恋爱想和你谈谈》精彩片段

“太太,霍总吩咐过了,这个以后就是您的房间。”

霍宴开不在,许真心松了口气。

其实,来的时候,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

怎么说她现在也是霍宴开合法的妻子,如果他提出什么要求的话,于情于理,她根本拒绝不了。

幸好,今晚他不在。

这个自称是陈妈的阿姨帮她把东西麻利的放好,许真心有些拘束的问道:“霍总什么时候下班?”

陈阿姨有些诧异:“太太,霍总出差去了。”

许真心连忙“哦”了几声,看着她有些紧张的样子,陈阿姨就下楼去了。

她不敢乱走动,随意整理了自己的东西。

再抬头已经是傍晚时分,陈阿姨得知她不吃晚饭,很利落的下了班。

别墅里只剩许真心一个人,微微的响动都让觉得她害怕。

记忆里最后一次见到霍宴开,还是在机场。

人海里匆匆一瞥,他就被人簇拥着离开了。

还是那副冷漠疏离的样子,和年少时期根本没有变化。

霍宴开是学校里的清冷男神,难以靠近,学校里不乏偷偷暗恋他的学妹。

无一例外都被他的冷漠劝退。

许真心自认为高中时和霍宴开也不熟悉,所以在霍宴开提出的条件是要和她结婚时,她是有些惊诧的。

她关上卧室的门,打开了电视。

好巧不巧,电视里正在播放娱乐新闻。

视频里穿着烟色西服挽着新进影后向思思的,不是跟她昨天刚刚领证的霍宴开还有谁?

新闻是霍式航空新代言人的发布会,向思思一身深蓝色的空姐制服,露出了白皙匀称的大长腿。

她一向以美腿出圈,空姐的短裙制服简直是为她量身定制的。

霍宴开更是不负“国民老公”的名号,一身高级手工定制的烟灰色西装,就连领带都和向思思的丝巾呼应上了。

男才女貌,天作之合,围观的人都透出的艳羡的目光。

许真心抿了抿唇,慢吞吞的换掉了台。

门突然被大力的推开,霍宴开带着冷冽的寒气走进卧室。

一瞬间她的全身血液冲上头顶,慌忙拉起被子,将自己只裹着浴巾的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有些结巴道:“你回来了。”

男人仿佛没听到她的话,将她当成空气,径直去次卧的阳台衣柜里拿家居服。

许真心目送他拿完了衣服出去,有些尴尬的从衣柜里挑出了一条还算整齐的白色纱裙。

她赤脚走在地毯上,紧紧拽着浴巾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听着霍宴开进去洗澡的声音,连忙拿开浴巾换裙子,门口传来声响,她惊呼一声,连忙又紧紧的又用浴巾把自己围成了一块。

果然,霍宴开又进来了。

听到许真心的惊呼,他停下脚步,眉头微微的拧起。

男人眼神不善的把她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遍,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刚洗完澡?”霍宴开似笑非笑看着她,冷冷扔出这几个字。

许真心脑海中瞬间一点空白,被他的目光盯得头皮发麻。

她情不自禁往后退了几步,想绕开他回到床上。

但是霍宴开忽然伸手,动作干脆利落将她按倒在了凌乱的大床。

床褥微微的还有些温热,许真心大气也不敢出。

少女偏过头,不敢看他那双冷然却深邃的眼睛。

她稍稍的推拒了一下便没了动作,只是慢慢的垂下了眼睛,但是颤抖的肩膀却出卖了她的紧张。

“嗯?不主动一点吗?”霍宴开的语调中带着些许嘲弄,“卖身救父救母?许真心,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伟大?”

霍宴开居高临下盯着她看,气氛有些暧昧。

听到他这样轻蔑的语气,许真心无力的咬住了下唇,他的眼神太冷太阴鸷,她的后背已经渗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

霍宴开忽然捏起她有些肉感的手,缓缓的抚上了自己的脖子。

“这里……”

“还有这里……”

“许真心,你是不是应该这样?”

他低声的一步一步的耐心教导着许真心,顺着他引领的方向,她整个手指都开始颤抖起来。

“你的旧情人卫写意没教过你吗?”

霍宴开话音还没落,许真心一个激灵的挣脱开他的手,异常羞恼。

“霍宴开!你够了!”

男人动作稍顿,脸色逐渐阴沉。

过了片刻,他若无其事的站起身来,拍了拍自己有些皱的衬衫。

他没说什么话,仿佛无事发生一样,转身出了房门。

许真心瑟缩着将白色的纱裙换好,提防着霍宴开再一次不声不响的进卧室,好在直到她睡着,隔壁房间再也没传来什么动静。

……

可能是霍宴开今天提起了卫写意,许久没出现在她梦里的人,今夜挥之不去。

梦里纠纠缠缠,卫写意的侧脸模模糊糊,恰好梦到他离开的时候,心头酸的说不出来话。

然而梦境一转又是霍宴开那副冷漠阴鸷的面孔,她慌不择路,但是跑到哪里都逃不过去。

再清醒过来,窗外的天光已经大亮了,她洗漱好下楼,陈阿姨做好了早餐,霍宴开应该是已经走了。

想起他那冷然的表情,神经质的脾气。

许真心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下了楼。

随手打开了电视,霍式航空的广告铺天盖地。

向思思非常有制服美女的气质,镜头一转,一个特写在她的上半身。

许真心看到了她手指上那枚异常熟悉的戒指。

那是结婚时候,无人的小教堂里,神父面前,她亲手戴到霍宴开的手指上的,他们的婚戒。

许真心垂眸,默默的摘下霍宴开异常冷漠的给她戴上的戒指,随手收了起来,扔进抽屉里。

一整天,许真心无所事事,总是有意无意的回想到向思思戴着那枚戒指的画面。

心里莫名的烦躁,也没有心情拍什么美食视频,自顾的坐在客厅沙发上发呆。

霍宴开今天回来的很早,不到五点他就进了家门。

开饭的时候,许真心认真的观察了一番他骨节分明的手之后,忍不住问道:“那枚戒指呢?”

正优雅的用餐的霍总头也没抬,轻飘飘的反问:“哪一枚?”

许真心很紧张的坐直了身体:“就是,就是在教堂我给你戴上的那枚婚戒。”

“很重要?”霍宴开反问。

许真心连忙点头,有些凝重的道:“很重要。”

话音刚落,电话铃就响了,是客厅的座机。

陈阿姨正在客厅打扫,接过来以后——

许真心清清楚楚的听到了“向小姐”三个字。


关于戒指的事情,还没有问完,霍宴开就去客厅接向思思的电话。

许真心突然就没有了胃口,看着饭菜一点一点变冷,她的心仿佛缺了一块儿,空落落的,有说不出来的不甘心和委屈。

她早该知道的,霍宴开并不爱她。

所以可以随手将他们的婚戒送给他真心喜欢的女人。

不过他们原本就是契约婚姻。

霍宴开再回来的时候,眉宇间还挂着一点点温柔,许真心忍不住又道:“那枚戒指真的对我很重要。”

“嗯,我拿下来了。”他说的轻描淡写。

许真心一阵生气,顿了顿说:“我把你的戒指还给你,你把我的还回来吧!”

霍宴开眼神里的轻松荡然无存,有些冷然的挑了一下眉,不耐烦的看着她道:“给别人的还能要回去吗?”

他的语气是满满的不悦,终究是在他的气势上败下阵来,许真心收了收情绪,有些机械的重复了一遍:“它是对我很重要。”

“哦。”他简单的应了一声,再也没有别的解释。

许真心无奈的看着他优雅的把饭菜送到嘴里,然后仿佛屏蔽了她的询问一样就要上楼,她再也忍不住,提高了声音:“霍宴开,你为什么要回来?”

他停下上楼的脚步,有些诧异,最后自然的道:“这里可是我家。”

许真心无话可说,其实她好想问问,既然向思思对你那么重要,你为什么还要娶我?

但是她不敢,霍宴开是她现在可以抓住的唯一救命稻草。

如果真的失去了这段关系,爸爸和妈妈将不会再有希望,那她会后悔一辈子。

霍宴开看着她的眼睛,仿佛在等她说完接下来的话,许真心张了张嘴,什么也没说,目送他上楼。

过了一会儿,霍宴开回过头来道:“我要出差几天。”

许真心就在楼下,她咬了一下唇说:“那我能不能也和异性去度假?”

霍宴开仿佛没听清一般,难得的反问了一句:“什么?”

许真心轻声道:“向小姐今天打电话,让我帮你准备好行礼,你们打算一起去迪拜度假。”

霍宴开转过身,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慢条斯理的反问:“你很不高兴?”

许真心沉默了一会儿,摇着头道:“没有,不敢。”

好像得到了满意的答复,他笑了一下,什么话也没说,快速的上了楼。

看着他消失在二楼的走廊,许真心无力的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

餐桌还没有收拾,她去拿碟子的时候,陈阿姨手疾眼快的拦住了她。

“阿呀,太太,这样的活不是你做的。”

许真心鼻子一酸,她算哪门子的太太,连大声和霍宴开说话都不敢。

外面传来车引擎的声音,看着霍宴开把车一路开了出去,许真心眼睛也开始酸起来,她慢吞吞的帮着陈阿姨整理厨房,天色已经有点暗了,没人看到她的眼泪,手疾眼快的赶紧蹭掉,她又恢复的木木的神情。

手机“叮”一声。

许真心随意的瞄了一眼,好像是卫写意的动态。

她连忙打开手机,上次去试镜的时候,手机被摔惨了,屏幕有些不灵敏。

弹窗好几下都点不进去,她气急败坏的摁了好几下,手机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又是大型社死现场。

社交帐号的消息记录里,反反复复的出现了好几条动态,都是她点赞又取消的记录。

她连忙做贼一样再一次取消了点赞,然后仔细翻看卫写意的动态。

他又开了画展,得到了一些大师的赞赏。

想了又想,许真心切换了自己的小号,默默的给卫写意点了一个赞。

霍宴开坐在向思思预订的包间里,心不在焉,他看着看着手机,眉头就轻皱了起来。

周遭的空气,明显比包间其他的地方降了好几度。

看他严肃起来,其余来给向思思庆生的人大气也不敢出。

封凯旋也是如坐针毡,他是这家会所的老板,凭着一张三寸不烂之舌,滨江上下就没有他吃不开的地方。

唯独霍宴开霍总,软硬不吃。

他话密,整天嘴巴不停,都觉得说的还不够过瘾,到这样的派对来,简直折寿。

“好了好了,姐妹们,听说我,今天可是向美人儿的生日,什么礼物啊,那都弱爆了,毕竟是二十四岁的生日,总得有个一辈子都忘不了的回忆吧!”

封凯旋拿起话筒起哄,来庆生的人随声附和。

大家都有意无意的扫视霍宴开和向思思,看到她一脸温柔羞涩的望着霍宴开的侧脸,众人起哄的更加起劲儿。

“亲一个!亲一个!亲一个!”

向思思站了起来,往霍宴开身边挪了几步,轻声道:“宴开!”

整个包间掌声雷动。

霍宴开眉头紧皱,心不在焉的把手机一塞。

然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无视了向思思,“砰”一声,离开了这个包间。

众人都傻眼了,呆愣愣的看着向思思。

她强颜欢笑的对着大家道:“宴开生意上的急事,大家继续,继续。”

心里涌上一股浓郁的委屈和不甘来。

霍宴开结婚了,还是和一个没名没姓的女人结的婚。

她无意间听到了他和家里的陈阿姨打电话,还给这个女人安排房间和住处。

一想到她为了霍宴开所有心意因为一个来路不明的女人通通变成了笑话,她就嫉妒的发疯发狂!

……

宾利车视死如归的往别墅区开,霍宴开一路闯了两个红灯,怒火滔天。

许真心对着卫写意的社交动态,又是点赞又是取消,最后还换成了小号又点了一次赞,全部都是刻在了他的愤怒上。

她想干什么?藕断丝连吗?还是引起卫写意的注意?她知不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就这么喜欢给自己戴绿帽子吗?

霍宴开整个人像浸在寒冰里捞出来的一样,到家之后怒气冲冲的推开了许真心的房间门。


她小小的,蜷缩在大床的一边,看起来睡得非常不踏实。

霍宴开有点庆幸整个房间的软包做的非常不错,他那么大力的推门,没有吵醒她。

窗户没有关紧,深秋的寒风从半扇窗户吹进来,他清醒了一些,关好窗户,拉上遮光窗帘。

再一回头,许真心已经醒了,睁着朦朦胧胧的眼睛看着他。

他不自觉的柔声道:“继续睡。”

得到他的指令,许真心翻了一个身,踏实了一点。

霍宴开不回家,她也不敢擅自睡觉。

毕竟他们还没有谈判好觉应该怎么睡,或者说是霍宴开对她这个“妻子”的态度。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中仿佛有一股冷冷的水气。

许真心一惊,不知怎么就睁开了眼睛。

霍宴开新拿了一床被子,躺下的时候很轻。

但是一躺下就背过了身,黑暗中他的各项感官都变得异常灵敏,身边的人虽然和他隔着大半个床,但是一股清甜的香味在脸边萦绕不散。

他不自觉的轻声吞咽,身体僵硬起来。

许真心也不敢动,其实她感觉到了霍宴开的不自在。

没有哪一对新婚夫妻能在新婚的前几天睡成这样吧?

她回过头,小心翼翼的说:“要……”

话音还没落,她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猛然震了一下。

在黑暗中分外的清楚,怕吵到霍宴开,她急急忙忙的按了锁屏键。

铃声戛然而止,还没放下,霍宴开却已经坐起来了,阴鸷的眼神没有半点商量的余地。

他讥笑着道:“接啊,怎么不接?”

许真心大大的眼睛里有些迷惑,很小心的解释道:“会吵到你,要不我们再收拾出一间卧室吧!”

霍宴开一瞬间像炸开一样:“许真心,你以为你是谁?不要太得意忘形!”

他不等她再说什么,起床大步走去衣帽间,换好衣服,把门摔的异常大声,然后离开了家。

许真心先是觉得莫名其妙,有点委屈。

她明明也只是觉得两个人都很不自在,谁知道他竟然能发这么大的火。

这个脾气,怎么比以前读书的时候还要暴躁?他高中的时候也不这样。

本来他的性格就够孤僻高傲,现在又平添了暴躁和阴鸷。

想想自己以后日子,许真心开始惴惴不安起来。

又是辗转反侧的一晚,霍宴开最后到底没再回来。

天刚亮的时候,工人送来了一张新的床。

陈阿姨忙忙碌碌的把三楼的卧室清扫了干净。

许真心现在三楼的走廊朝里面张望了一会儿,一言不发的又躺回了床上。

不能说这种感觉是失落,只是有点尴尬。

怎么说自己也是认真跟他结婚的,以后这么睡觉的话,还不如他的工作伙伴。

她吸了吸鼻子,老老实实的化了个妆。

大学的时候纪肖就经常约她做平面模特,以前她从来没同意过。

但是现在她连打车的钱都没有,就没再拒绝。

纪肖很热情的说要到家里来接她,想起来霍宴开那起伏不定的脾气,许真心连忙说没关系不用。

等到真的从别墅区走到地铁站的时候,她穿着细跟的鞋,腿都快走断了。

这里倒也不是一辆车都打不到,但是她这个“霍太太”真的窘迫到令人吃惊的地步,全身上下的钱加起来都没有一百。

到了摄影棚的时候,她和纪肖约定的时间已经晚了一个半小时。

摄影师急急忙忙的就催她化妆换衣服,几个化妆师态度很不好的埋怨她,头发被扯的生痛,等到化完状进去的时候。

向思思坐在自己的“专座”上,制片人和投资商客气的不得了。

许真心眼睁睁看着方才对她不耐的化妆师凑到向思思的身边,殷勤的端茶递水。

广告很简单,向思思的演技也确实自然,两条就过了。

许真心只是做了远景的一个群演而已,也不算什么平面模特。

刚要卸妆的时候,就看到向思思一脸娇羞的对着门口叫了一声:“宴开!”

许真心顺着她的眼睛看过去,霍宴开居然就站在摄影棚的门口。

许真心连忙朝着人堆里躲过去,想不到纪肖却跟了过来,很热情的把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

她不动声色的躲开,纪肖反而更热情的就要去挽住她的手臂,异常赞赏的道:“非常不错,周末还有个车展,要不要来试试?”

刚要摇头,纪肖就把手伸了出来,比划了一个“八”。

这是八千的意思,他真是捏住了许真心的命脉,思虑了一会儿,她还是应了下来。

霍宴开和向思思走的兴师动众,她悄悄的从人堆里离开,绕去公交站台。

公交车马上就要开了,她小跑了两步,坐在了后排。

霍宴开的黑色宾利载着向思思从她身边飞速开过,她突然难过的不知道怎么形容。

前二十一年她顺风顺水,是许家的小公主,在学校里人缘也最好。

可是现在,霍宴开那阴晴不定的脾气,还有向思思像是有意无意的挑衅,都让她觉得异常的委屈。

她真的讨厌死了那种讨好着讨好着还要被人嫌弃的感觉。

回了别墅以后,霍宴开果然还没回来。

她饿的头晕眼花,去厨房转了一圈。

陈阿姨把四周擦的一尘不染,就是一点食物都没留下来。

冰箱里只剩下了一盒鸡蛋,她打算给自己煮一颗的时候,才发现根本找不到这个厨房的燃气开关,还有其余的一应厨房家电完全没见过不会用。

她沮丧的把鸡蛋放回去,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是个陌生的电话号码。

直觉告诉她是向思思来兴师问罪。

果然,向影后有些歇斯底里的问她敢不敢来一趟“红广场”,那是滨江最有名的西餐厅……

许真心不知道怎么回答,她在那头用挑衅的语气一连串的说出了爸爸的看守所,妈妈的疗养院……

她马上一口就全部答应了下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